《广东省地方志工作条例》解读
 
     一、出台《广东省地方志工作条例》有何意义?
    《广东省地方志工作条例》(以下简称“《条例》”)今年7月1日正式施行。《条例》出台实施,将开创我省地方志事业发展新局面,推动地方志工作创新发展,继续走在全国前列,是我省地方志事业发展的重要里程碑,意义重大。《条例》出台实施,既是依法治志的必然要求,也是弘扬方志文化的必然要求,更是新时代地方志工作转型升级的必然要求。中国特色社会主义进入新时代,地方志事业迎来前所未有的发展机遇,我省地方志工作迫切需要转型升级,亟需依法拓展工作范畴,在加强志鉴编纂主业的基础上,深化地情调查研究、资源开发利用、宣传教育以及能力建设等,用法治手段保障地方志服务党委政府中心工作、服务经济社会发展、服务人民群众,继续当好全国地方志工作排头兵。
     二、出台《条例》的背景是什么?
    编修地方志是中华民族的优秀文化传统,这为《条例》出台提供了丰厚的历史文化资源。广东地方志起源早、持续久、种类和数量多,旧志占全国总数的十八分之一。社会主义新方志编修工作开始后,党中央、国务院高度重视地方志工作,为《条例》出台明确了根本遵循和基本指引。特别是党的十八大以来,以习近平总书记为核心的党中央高度重视中华优秀传统文化的传承、发展与创新,从树立新时代中国特色社会主义文化自信的高度,对地方志工作提出了新要求。2015年,国务院办公厅印发《全国地方志事业发展规划纲要(2015—2020年)》(以下简称《规划纲要》),正式提出“依法治志”的工作要求。2016年,《中华人民共和国国民经济和社会发展第十三个五年规划纲要》将“加强修史修志”列为全国重要文化工程。2017年,中共中央办公厅、国务院办公厅先后印发《关于实施中华优秀传统文化传承发展工程的意见》和《国家“十三五”时期文化发展改革规划纲要》,再次强调要“做好地方史志编纂工作”“完成省、市、县三级地方志书出版工作。开展旧志整理和部分有条件的镇志、村志编纂”。我省也将地方志工作纳入国民经济和社会发展“十三五”规划,相继出台《关于加强地方志工作的通知》《广东省地方志事业发展规划(2016-2020年)》。 地方志法治建设不断加强,为《条例》出台奠定了坚实的法制基础。2006年国务院颁布《地方志工作条例》(以下简称“国务院《条例》”),是我国第一部地方志行政法规,明确了地方志工作步入法治化轨道。2007年《广东省地方志工作规定》(以下简称“省《规定》”)正式颁布,广州、深圳等各级政府、地方志工作机构也相继出台了系列规章制度。国务院《条例》与省《规定》,强化了各级政府的地方志工作责任意识,把地方志工作纳入法治化轨道,为实现我省地方志工作法治化奠定了坚实基础。国务院《条例》、省《规定》颁布实施以来,我省全力推动地方志法治建设,地方志事业得到长足发展,多项工作走在全国前列,但我们也清醒地认识到不足与存在问题,主要是地方志工作在如何讲好广东故事,树立广东良好形象;如何生产出更多满足人民群众需求的地方志文化产品上下功夫。这些都需要对地方志进行创造性转化,创新性发展,需要提供制度保障。
    三、《条例》的立法过程是怎样的?
    大体分为立项、起草、调研、征求意见、审议通过等阶段。 一是立项阶段。省委、省政府、省人大及其常委会高度重视地方志立法工作。2015年《条例》被列为省人大立法预备项目。2016年6月,《条例》纳入省人大预备立法计划。2017年4月,省人大常委会将《条例》列入2017年立法工作计划。 二是起草、调研、征求意见阶段。2017年初,省地方志办在省政府法制办的指导下,按照立法程序,牵头起草了《条例(征求意见稿)》;广泛征求省直有关单位和各地级以上市地方志工作机构、顺德区地方志工作机构的意见,并在广东省情网上公开征求社会意见;先后组织赴山东、四川等地进行立法调研;多次深入市县调研,召开立法研讨会和意见征询会,组织相关单位和专家进行论证,广泛听取省内外各方面意见,形成了《条例(草案)》送审稿,于2017年5月报省政府审议。三是审议通过阶段。2017年7月,十二届省政府113次常务会议审议通过《条例(草案)》,提请省人大常委会审议。省人大常委会有关工作委员会组织赴山西、深圳等地调研,充分听取意见,实地了解地方志工作情况,并对草案条文逐一研究修改。11月30日,省十二届人大常委会第三十七会议对《条例(草案)》进行了第一次审议。会后,法制委员会、法制工作委员会会同教科文卫委员会对审议意见进行认真研究、对草案作出修改,并就修改后的草案文本征求了我省选出的全国人大代表、省人大代表、省人大各专门委员会和有关省直部门、省法院、省检察院、各地级以上市人大常委会以及9个地方立法研究评估与咨询服务基地、4个立法社会参与和评估中心、63个基层立法联系点、67位立法咨询专家意见,同时在广东人大网向社会公众征求意见。2018年3月29日,省十三届人大常委会第二次会议对《条例(草案)》进行了第二次审议。会后,法制委员会、法制工作委员会会同省法制办、省地方志办对审议意见进行认真研究修改,赴清远、韶关等地调研,并就修改后的文本再次征求有关单位的意见。5月18日,《条例(草案)》修改稿通过立法表决前评估。2018年5月31日,省第十三届人大常委会第三次会议审议全票通过《条例》。
    四、《条例》主要有哪些方面的内容?
    《条例》严格贯彻执行国务院《条例》的相关规定,同时,结合近年来我省地方志工作中出现的新情况新问题,实事求是地提出解决办法,是继承过去行之有效的做法与创新发展的有机统一。一是更加强化了新时代地方志工作的政治担当。首先,《条例》再次确立了地方志工作在传承中华民族优秀传统文化中的重要作用,明确立法宗旨和目的在于传承发展中华优秀传统文化,弘扬社会主义核心价值观,发挥地方志在促进经济社会发展中的作用。其次,充分彰显了地方志书、综合年鉴鲜明的“官修”特点,这是对绵延千年的地方志优秀文化传统的传承发展。再次,《条例》提升了开发利用、服务经济社会发展的作用,将地情调查研究确定为地方志的主要职责之一。各地应围绕服务地方经济社会全面发展,通过地情调查、信息化建设等方式,积极开拓社会用志途径,提高开发利用水平。再次,强调创新引领未来发展趋势,对数字出版物的编纂、管理与开发利用提前进行法治谋划,对地方志未来发展提前布局,从而保证良好的发展方向。二是极大地拓展了新时代地方志工作的范畴。首先,适应新形势下地方志事业发展实际,将地方志适用范围从志、鉴扩充为志、鉴、史,将志书从地方志书扩充为地方志书、部门志、行业志、专题志,将年鉴从地方综合年鉴扩充为地方综合年鉴、部门年鉴、行业年鉴等。同时,界定了地方志工作适用范围,将“组织编纂地方志书、地方综合年鉴”扩充为“组织编纂地方志书、地方年鉴、地方史及其他相关地方志文献和资料”;将“搜集、保存地方志文献和资料”扩充为“征集、整理、保存地方志书、地方年鉴、地方史及其他相关地方志文献和资料”。其次,适应我省基层地方志工作实际和满足今后地方志事业发展需要,把地方志行政管理层级上拓展到乡镇、街道办事处一级,这非常符合我省工作实际,有利于地方志事业进一步向基层发展。再次,将组织开展地情调查研究纳入各级地方志工作机构职责。2015年,按照省委省政府部署,我省地方志系统牵头组织开展了全省自然村落历史人文普查工作,不仅弥补了“自然村落”层面上的统计空白,而且为当前乡村振兴战略提供了数据支撑和有力抓手,对服务党委和政府决策、服务人民群众需求具有重要的意义和价值,省委书记李希专门对此作出批示。在《条例》中规定这一条,是对实践中产生的好的经验和做法的固化。三是最大范围地拓展了新时代社会广泛参与地方志工作的有效途径。首先,详实规定了各级机构参与地方志工作。地方志是一地之百科全书,涉及面广,需要参与的单位众多,《条例》规定了国家机关、社会团体、企业事业组织、专家学者、公民、法人和其他组织参与地方志工作的权利与义务,明晰了各级地方志工作机构、社会团体、人民群众参与地方志工作、开展地方志活动、提供地方志资料的义务与权利。其次,《条例》保障了公民的广泛参与,明确规定地方志编纂过程向公众公开、公众依法开展地方志研究、地情调查研究、享有署名权、取得劳动报酬,对作出突出贡献的单位和个人给予表彰奖励等,打通了地方志服务人民群众的最后一公里,为人民群众参与地方志工作创造良好的条件。四是有力地创新了新时代地方志工作的能力平台。首先,《条例》对各级方志馆建设、服务功能提出明确要求,这是全国第一部地方性法规对方志馆建设作出的系统具体规范,赋予方志馆清晰的法律地位,从此方志馆建设有了明确的法律依据。其次,《条例》发出了地方志工作机构动员社会力量参与地方志工作的动员令。实际工作中,我省不断建立健全省情专家库,先后与华南师范大学、仲恺农业工程学院等高校共建实践基地,创建方志专家工作室,引智引力。特别是自然村落普查工作实现国家、省、市、县(市、区)、乡镇、行政村、自然村、社会个人“八级联动”,连续与省教育厅、团省委等联合举办主题教育实践活动,动员上百万人参加,实现了社会力量广泛参与地方志工作。同时,地方志工作又是专业性很强的工作,参与编纂人员必须具备相应的专业知识和学术水平,才能确保编纂质量,因而地方志工作不是地方志工作机构一家之工作,必须充分吸收专家学者参与,借鉴国内外先进经验,加强理论研究与人才培养,提升地方志工作水平。五是强化了新时代地方志工作的保障措施。首先,《条例》强化了意识形态工作中的政治站位、质量保障、人员要求及严格的审查(审批)程序,确保其客观性、权威性和准确性。其次,围绕“一纳入、八到位”,《条例》规范了各级政府及各级地方志工作机构的工作职责。地方志工作是各级政府的一项基础性、长期性工作,各级政府要把地方志工作纳入国民经济和社会发展规划、各级政府工作任务之中,做到认识到位、领导到位、机构到位、编制到位、经费到位、设施到位、规划到位、工作到位,确保政府对地方志工作的领导和管理职能落到实处。再次,《条例》强调了处罚措施,增强了约束力。依法对有违法行为的单位和个人给予法律处罚,从而保障《条例》的权威与尊严。同时,注重全社会地方志意识的培养与宣传教育。六是落实了编纂周期、地方志质量体系建设、评议制度、备案保存制度等相关业务规范。
    五、《条例》具有哪些新时代的特色?
    《条例》全文充分贯彻、落实习近平新时代中国特色社会主义思想和党的十九大精神,具有鲜明的新时代特色,主要表现在三个方面。一是《条例》始终坚持以人民为中心。《条例》的制定过程及条文内容,始终坚持以人民为中心的价值追求、坚持人民主体地位。制定过程中广泛征求社会各界人民群众及人大代表的意见建议,充分吸收采纳意见建议,反映了人民意愿。《条例》强调传承发展中华优秀传统文化,弘扬社会主义核心价值观,发挥地方志在促进经济社会发展中的作用,明确提出以传承人民群众创造的优秀传统文化为己任,以求真存实地记载人民群众创造历史的进程为职责,以为党立言、为国存史、为民修志为地方志工作的最终目的;鼓励公民、法人和其他组织参与调查研究,挖掘、整理相关文献资料,传播地方历史文化,吸纳人民群众参与地方志事务,编纂过程向群众公开,保障公民的知情权,成果让人民共建共享,增进了人民福祉,维护了人民权益。二是《条例》体现着强烈的“四个意识”。《条例》的制定与条文内容充分体现了牢固的政治意识、大局意识、核心意识、看齐意识,压实了广东方志的历史责任,体现了地方志文化自信与家国情怀,强化职责担当和使命自觉,强调地方志的正确政治导向,加强人员能力建设保证正确的用人导向;加强质量建设,规定严格的审查评议公示程序与审查重点,保障了程序、内容上的准确性;严格的责任追究制度,筑牢了地方志的政治底线;主动作为,将地方志工作领域从地方志拓展到地方史,从省市县拓展到部门行业、乡镇街道村庄,从地方志编纂拓展到地情文化资源调查与开发利用,从地级以上市建设方志馆拓展到县乡镇街道建设方志馆,从人民群众关注地方志到培养人民群众的地方志意识、保障人民群众的知情权参与权,体现了广东方志的担当精神及坚定的“四个意识”。三是《条例》是地方志文化创造性转化和创新性发展的结晶。首先,党的十九大对新时代地方志工作提出了新要求,其中有关完善公共文化服务体系、坚定文化自信、弘扬中华优秀传统文化、振兴乡村战略、推动产业经济发展、为人民美好生活提供精神食粮、加强爱国主义教育、培育和践行社会主义核心价值观等方面的内容,都与地方志工作息息相关。只有创造性转化和创新性发展,才能做好对接。比如,打造方志馆能力建设平台,“省、地级以上市人民政府应当建立方志馆,县级人民政府按照国家和省的规定建立方志馆。鼓励乡镇人民政府、街道办事处建立方志馆”,首次对县、乡镇、街道方志馆作出明确规定,这是广东的创新性发展。只有建设好能力平台,才能适应新形势新发展,把方志馆这一阵地打造成“收藏保护、展览展示、编纂研究、专业咨询、信息服务、开发利用、宣传教育、业务培训、文化交流”于一体的服务平台。其次,广东是全国地方志事业的排头兵,多项工作走在全国前列,志鉴在实现省、市、县(市、区)全面覆盖的基础上,已经开始向部门行业、乡镇街道村庄延伸;2000年,广东首次召开用志现场会,要求全省读志用志,在全国开创了开发利用的先河;地方志资料年报是广东首创的地方志工作制度,被中国地方志指导小组认可并已部署在全国实施。所以,《条例》中的适用范围、内容拓展、地情开发利用等创新性地适应广东地方志事业发展趋势,是创造性转化与创新性发展的结晶。
    附:《广东地方志工作条例》http://www.gd-info.gov.cn/shtml/zjs/xxgk/xxgk_4/zcfg/2019/01/03/293388.shtml