婚  嫁 

     
      新中国成立前,湛江市青年男女结婚多是“媒妁之言,父母之命”。一般十五六岁时,媒人上门提亲或父母托媒提亲。有的不信媒人花言巧语,托人密查。一方父母如有意,则了解对方的家境、性格、相貌、住宅、家庭收入,看有多少个装粮食的油缸等,叫“睇屋舍”或“睇门第”。双方父母同意后,即请八字先生“合命”,如认定双方的“八字相生”了,男方就择吉日良辰结婚。这时的青年男女是不相见的,只到新婚洞房之夜才见面。新中国成立后,提亲的规矩仍存在,只经过了男女“相睇”一环节,买卖包办婚姻逐渐淡化。20世纪60年代后,男女青年多经相互恋爱阶段,城镇青年在工作和社交中相互认识、自由恋爱已成主流。农村青年亦以情投意合为基础。男方要完婚,在征求女方同意后,便备礼于婚前使媒人去“说日”,将结婚“报日书”和礼尾(含礼金余数、化妆品之类)送到女家。婚期定了,双方各自做好准备,男方筹划婚礼、筵席和结婚用品、被褥、衣冠等,女方则筹措嫁妆。旧时穷人嫁女,嫁妆甚少,一般是按男方“礼金”所置,有一个竹篢或木箱,装几件衣服。中等家庭嫁女,“两篢单铺”,包括两个竹篢或木箱、皮箱,装数件衣服,一床新被、蚊帐。较富者嫁女则“四双铺”,包括两床新被、蚊帐,衣服百件,梳妆匣、暖壶、茶具、圆镜等用品。用两张八仙木台装着,多以红绳系之,两人抬着,俗称“迎台”。富人则更是“迎台”数十,奴婢随嫁。在雷州,在准备嫁妆的同时,必须为夫家的前辈准备布料,分别赠送祖父母、父母等人。新中国成立后,随着人民生活水平的提高,嫁妆随之变化,由20世纪60年代的手表、缝纫机等,80年代后期的两式组合家具乃至新潮电器,到如今的小汽车等,嫁妆的档次越来越高。
  旧时女子在出嫁前数天多者十多天,开始在房里哭嫁。麻章区东海岛称为“东海嫁”。每天哭一两次,早上哭叫“金鸡开口”,晚间哭叫“金狗吠夜”。一般由婶嫂带哭(教哭),还有一批同村姐妹陪哭,大都是接近婚龄来学哭者,村子里闲来无事的小孩也常来听哭。哭嫁并不是哭个不停,通常是哭一阵停下来,说说笑笑。哭的内容大多是诉说离情,如“平时相聚,妹呀,姐妹情深,妹呀!咋下分别,妹呀!孤雁离群,妹呀!”亦有母亲参与哭嫁借机教育女儿的,当然也有怨父母包办婚姻,新郎老或丑样的。新娘要“拾面”,就是除去脸部的茸毛,但不用刀剃,而是要请“命好”的中年妇女用细麻绳绞掉。男方家长要为新郎“加冠”,即起新的名字;择日安床,布置新房。结婚之日,大门张挂“彩门架”和贴上对联。结婚前一天下午,男方起轿到女家“迎亲”。通常轿前有人提着“×府迎亲”的红灯笼,还有八音、锣鼓一起前往,热闹非凡。轿有四种:一是八柱花轿,是富贵人家用的;二是红衣大轿,中等人家用的;三是绿衣大轿;四是竹轿。后两者为穷人用的。当夜新娘要“坐夜”。女家要设便筵款待亲友。零时至上午十一时(具体按报日书定)是出门时辰,新娘头戴凤冠,身穿绣裙、头罩红帕(红纱巾),由两位命好的妇女牵上轿(古代亦由父或兄扶上轿)。花轿在姑娘的“哭嫁”声中,由四条汉子抬至男家门口停下,锣鼓鞭炮齐鸣。新郎到轿前躬身作揖,用纸扇在轿顶轻敲三下,然后踢开轿门,意谓“先礼而后兵”,显出男人的威严。新娘由两妇女牵出轿直至新房。下午,新郎新娘拜堂后双双进入新房。新郎挑开新娘头上的红帕,新娘即对花烛、罗斗端坐,叫“坐斗”。在雷州,有当晚举行“合卺”礼,俗叫“打外茶”或“闹房”,第二天早上,行“谒祖”礼,并摆喜酒,招待至爱亲朋。婚后第三天新娘回娘家,俗称“三朝回门”,也称“归宁”或“睇头转”。新中国成立以后,这些程序逐步改变,如坐轿、坐夜、哭嫁等已消失。20世纪80年代后,农村结婚一般包括择吉日、送(迎)亲、摆酒宴、三朝回门等。城镇人结婚迎亲大多亦有此过程,酒宴一般在酒店摆设。饮婚酒者红包多在50至100元之间。婚宴有大叔、陪嫁娘或伴郎、伴娘、主持人、证婚人等。亦有部分青年实行婚事新办,集体婚礼,或旅行结婚,或举办舞会、茶话会等。