那龙道中
车声曲径隔溪桥,雨后云生傍岭腰。
极目萧条苍翠景,清风吹遍秀禾苗。
 
戴花
枝枝浓艳露凝香,满院芬菲景色芳。
自是娇娆邀爱赏,折来轻衬绿云妆。
 
喜见家父回自湖南至舍旋即入京引见
十载归来缺问安,三湘风送片帆寒。
忽闻车马临江浒,喜卷帘栊迓绣鞍。
膝下慰劳欣问信,壶中载酒渐承欢。
匆匆驻马无多日,又向天边凤阙看。
 
示两儿
下愚乃不移,贤者随习俗。
男儿所贵自树立,贤则荣兮愚则辱。
汝曹况复幼而孤,抚此茫茫当自勖。
忆昔汝父初殁时,汝方三岁呱呱哭。
恩悲含泪抚诸孤,冀汝长大异庸碌。
从来习染在少年,血气未定宜约束。
敦厚周慎终有成,虚夸浮荡定非福。
画虎不成反类狗,刻鹄不成尚类鹜。
诚哉伏波垂诫书,汝曹每日当三复。
功名有志则竟成,经史潜心在勤读。
少年不学空自荒,老大无闻悔难赎。
虽余无德如欧母,愿汝有怀思永叔。
庭际梧桐雨露滋,菁葱百尺栽培笃。
 
送二妹随父之任长宁
雨雪远霏霏,从游万里违。
嗟余疏视问,羡尔得瞻依。
云梦孤帆渺,潇湘极浦微。
可因南雁便,早寄锦书归。
 
暮春送舍弟方则旋里
绿波南浦晓烟匀,相送津亭恰暮春。
几点落花寒食雨,数声折柳灞桥人。
耄年姊妹难为别,廉吏儿孙莫厌贫。
犹有诗书遗泽在,可将家传早铺陈。①
 
注释:①时命长儿为先大人作传。
 
附:谢方端传
冯敏昌①
 
古人具不朽之三,则可以信今而人传后,男诚有之,女亦宜然。如阳春刘节母谢太君者,为才女,为节妇、为贤母,固赫赫在入耳目问也。岂非具不朽之三可以信今而传后哉?其父仲坃为吾粤名解元,筮仕大湖南北,有青天之称。以归州盗案坚不会印事:上述宸聪,守永州署观察,直声震朝野。太君莫长女也,名方端,别字小楼。幼失母,依父宦游,聪慧善读,二三过辄记诵不忘。其父甚钟爱之。授之声韵之学,初好填词,后以为非正声,乃耑学诗,得性情之正。著有《小楼吟稿》,脍炙人口,所谓才女者非耶!长适刘君宗衍,亦能诗,有琴瑟唱酬之乐。初艰于嗣,阴为夫蓄姬妻,时论贤之其后举。子方三岁,夫遂见背,冰雪操持,抚孤成立,乡邻远近成敬礼焉。真节妇也,其教子也夜纺授经,四时不辍。故其长子世馨,字芗谷,诗文博赡,名噪岭海。少即见知于翁覃溪、钱辛楣、李雨村三学使。初,芗谷以母诗稿呈辛楣先生,深加叹赏。先生旋以忧去,其后雨村学使序而梓之。今二十余年,鸡林贾人皆传诵矣。余与芗谷遇于京师,不久即以思母南归,就教职,迎母就养官置。一时门下士皆执贽来主谒,求学诗,太君成为评点,时此之宣文君云。太君能强记《通鉴纲目》,晚间无事,儿与儿孝沦史,上下千古,而又勤于课孙。孙有孙士牵,髫年能诗文,为姚秋农殿撰所赏识。虽其子若孙克承家学,亦太君之庭训使然也。称之贤母,良不愧尔!夫古之阁秀,如蔡文姬、谢道蕴之流,非不才华炳耀,而节与贤无闻焉。惟太君兼而有之。信夫不朽之名,可以信今而传后矣。岁壬戍(清嘉庆七年,1802年),余庐居在箱,芗谷适以奉调烟瘴为钦师,与余乐数晨夕,时太君年八十余矣,芗谷旋即乞养归里,诸生送者盈道路。余闻之由乡追送三十里,并为太君作是传,盖嘉芗名之孝,而更重太君之生平为不可没也。
注:①钦州人·翰林院编修。