田汉是我国国歌的词作者,也是当代著名的戏剧家,被称为中国现代戏剧三大奠基人之一。他曾路过阳江,参观阳江漆器厂,并留下《参观阳江漆器厂》一诗,至今还为阳江人所津津乐道。其实田汉当时在阳江还观看了阳江的粤剧演出,另写下两首诗,却一直未见阳江报刊刊载过。

19624月,戏剧家田汉南下广东,参加在广州召开的陶铸、陈毅出席的话剧、歌剧、儿童剧创作会议,会后,他自广州一路南下游历到海南岛。412,他来到阳江,当晚县委邀请他观看县粤剧团演出的粤剧《十五贯》,演出做唱诚恳动人,观看后他写下两首诗。其一:

《过阳江观<十五贯>演出》

只为主观坏作风,青年血泪可怜红。

人间多少过于执,反向遗钱笑况钟。

 

昆剧《十五贯》在上世纪五六十年代颇受国人欢迎,并被多种剧种移植,阳江粤剧团演出的是粤剧《十五贯》。田汉在诗后注释“剧中常州知府过于执是一个典型的主观主义、官僚主义者,错判路遇同行的苏娟与熊友兰为杀害尊亲通奸潜逃,陷他们于死罪而自以为精明善断。苏州知府况钟仔细查勘死者尤葫芦家,在床后发现散落铜钱甚多,因而得到破案的线索,但过于执却认为况钟迂阔可笑。”“人间多少过于执”?这种草菅人命的官僚主义者为害极大,不只封建时代,当今仍频见其影子,日前平反的呼格案就是著名的例子。田汉此诗语出通俗,但字字辛酸,流露出一名传统知识分子忧国忧民的心态。其二:

《阳江观剧》

根源毕竟溯黄梆,荡气回肠几好腔。

处处歌场花怒发,不虚春夜过阳江。

 

温暖的春夜,阳江处处歌场,处处花开,这不仅指自然界的花开着,还指人们的心花也怒放着。这首诗赞扬了阳江粤剧团的成功演出,荡气回肠的唱腔让作者认为自己不虚此行。其中“几好腔”三字,颇见粤语韵味。对于“黄梆”二字,诗中有注:粤剧声腔许多来自二黄梆子,他们叫“梆黄”。粤剧作为岭南的特有剧种,在阳江一直深受群众的欢迎,当前市内遍布的粤剧“私伙局”便是明证。田汉这两首诗当时并未发表,《过阳江观〈十五贯〉演出》最早发表于1979428《人民日报》,是《田汉遗诗五首》中的一首。1968年田汉被文革迫害致死,19794月才得以平反。这是在田汉平反后第一时间发表的遗作。《阳江观剧》一诗仅见《田汉全集》,估计并没有在报刊发表过。

第二天,也即413日上午,田汉到阳江漆器厂参观,为阳江精美的漆器所吸引,并欣然当场题下一首五言绝句以作留念:

《参观阳江漆器厂》

静女心如发,名师手有神。

阳江朱漆好,留得岭南春。

 

这便是阳江人常常提起的一首赞美“阳江三宝”之一漆器的诗歌。诗人来到漆器工场参观,映入他眼帘的是女工们仪态安祥,心细如发地工作,设计名师的妙手有如神助,将一件件精美的漆器呈现在世人面前。诗不直接描述漆器而是写人,通过人的巧夺天工的技术来描写出漆器的精美。最后两句顺承上而得出,阳江高妙的漆器留住了岭南生机勃勃的春天,将漆器的美理想化了,成为春天的代言人。这首诗当时也没在报刊发表,后来出版的《田汉文集》、《田汉全集》有收录。作者在诗后记述:“六二年四月十三日过阳江参观漆器厂写此留念”,同时还加有注释:“阳江出产小刀豆豉,但漆器厂也很有名,男女巧匠甚多,出品彩画精美可喜。”一些书将该诗题目记为《过阳江观漆器歌》是不确切的。另外《阳江县志》将田汉参观阳江县国营漆器工艺厂记为“418”也有误。

据田汉诗歌写作日期,十三日晚他已到电白,看来他在阳江前后只逗留两天一夜,留下三首诗作,便又匆匆南下了。虽然时光一晃过去五十年有余,但是戏剧大师田汉对阳江文化的勉励应当让我们常常记取,不管漆艺或粤剧都应有所发展,才无愧于前 人!

 

(18981968)

田汉,原名寿昌,湖南省长沙县人,是我国著名的剧作家、戏曲作家、电影编剧、小说家、词作家、诗人、文艺批评家、文艺活动家,中国现代戏三大奠基人之一。曾任中国文联副主席、中国戏剧家协会主席。

田汉1920年代开始戏剧活动,毕生从事文艺事业,创作了话剧、歌剧60余部,电影剧本20余部,戏曲剧本24部,歌词和新旧体诗歌近2000首。他写的《义勇军进行曲》,经聂耳谱曲传唱全国,被定为中华人民共和国国歌。他不仅是中国革命戏剧运动的奠基人和戏曲改革事业的先驱者,同时也是中国早期革命音乐、电影事业的卓越组织者和创造者。1968年,文化大革命中,田汉被迫害死于狱中。

摘自《阳江日报》2015.1.18