今年春节,天气暖暖,心情暖暖,该叫暖年吧!关天试局长写过暖年一文记春节之事我也以此题,记下这暖年。

团年饭后,女儿拿起自拍器,拍下了外母、我们夫妻、儿子、儿媳、女儿、女婿、外孙妻在广州工作的两个弟弟的夫妻儿女合照。面对照片,心暖融融!即发微信,写下感言:融融!四代同堂”“好幸福的一大家”“老太太也很萌,朋友点赞不。细看70多岁外母,唯一戴着帽子,站在最前面,最中间,端庄的脸,慈祥地微笑着,还打着v手势,真的很萌!此刻,最幸福的她!在广州工作的三家儿女,两家在除夕日赶回吃团年饭,儿孙共聚,能不萌吗!一年,外母最盼的就是这一天!

年初一上午,外母、我们夫妻、儿子、儿媳、两个家人一同回到书村的家。村里此时,炮竹声彼起此伏,舞狮、舞龙锣鼓声喧天。此刻,儿时乡下过年感觉就重回!

离开农村36年了年过半百的我越来越感觉到回乡下过年才是真的过年!这几年,我都回乡下过年。期间,在村里闲逛,看看父辈虔诚地捧着祭品一个庙一个庙、一个祠堂一个祠堂地祭拜,看看村民挤在小屋里吆喝着小赌,看看儿童欢乐地烧炮竹,看看人们欢乐地舞狮、舞龙,在家乡的田头屋角溜溜,尝尝甜的咸的乡下年饼儿时的记忆,儿时的快乐就回来了!对此,妻子常嘲:你真的是一个农民!你真是老人成小孩了。

吃完了午饭,已是午后三时多,家人分散活动。我开车陪老婆到沙扒镇走走。只见天高日暖,新修的两公里长柏油路,中间是一排椰树,两边是一排风景树,左边是石叠树秀北额岭,右边是暖阳照下像了金的海子湖,给人一种爽朗的、暖暖的感觉!我由衷地对老婆说:沙扒靓了。过年这么暖,外来沙扒过年的人定不少。车至沙扒镇南边的海滩,果然游人如织。很多游客在这里过年。

对沙扒镇,我很有记忆!小时候,我常担蕃、蔬菜、鸡鸭到这里卖。那时候,我多渴望过镇上居民生活,不用在春节前走十里路挑着家人都舍不得吃的鸡、鹅到这里卖一次卖芥菜,开始卖0.15元/斤,后来卖到我要0.06元/斤,买菜的妇女只出0.05元/斤,我不卖担回家。母亲见了:怎么养了这样仔!这菜担回喂猪这么远路,你还担回。”1992年我回沙扒任社教”办主任半年,没事常到高中时女偶像的店铺逛逛,虽然她不认识我。1996~1997年我当沙扒旅游区开发指挥部办公室主任。当年设想开游轮到青洲岛,开公路至白额岭顶,在月亮湾建高档旅游区现在都已实现。

到海边的长堤散步。身着黄色子大衣,白色毛衣,黑色长裤的身材高挑的妻子面向夕阳,她的左边是海堤、海水,后边是闲暇的游人,远处是伸向海边的白额岭、礁石,此景有一种油画的质感。我用手机迅速拍下。同时让妻儿背向大海,以浩瀚的大海和距岸约三海里青洲岛为背景再拍一张。发之微信:春节陪老婆看海去。

暖男”“海样深挚的浪漫爱情”“年轻的大嫂”“美女啊,朋友赞之。在这片海,我们真的浪漫过!读大学时与尚在读高中有校花之称妻子恋爱。母亲因她是农村人而坚决反对,苦苦劝我:靓又无好吃,丑鬼又不咬人。娶了她你还是要过农村人生活33年前,大学毕业的夏日,我与她到姐夫家,叫姐夫的弟弟开船从东田村出发,驶约五六海里才到当时还是原态的青洲岛,爬礁石,观海浪,吹海风,戏海水。游完青州岛后,驶船回这片海滩漫步。记得当年,这一片海滩是原生态,沙滩很白,海水很蓝,椰树很密,木麻黄很高,行人很少,很适宜拖手。母亲知此事后,痛苦得直摇头:白供他上大学了!

年初二,我回福坞村接父亲与大哥到书村的家闲聊、饮茶、吃饭。午后我开车与父亲大哥去月亮湾走走。站在已成旅游区的海滩,父亲说:过去在这里拖地网,想不到现在建成旅游区,像城市一样。我看过父亲拖地网每次一至两小时,是一种辛苦而原始的谋生。父亲靠拖地网分一些、卖一些鱼养家糊口

站在离海水近处吹了一阵海风,父亲已有点冷,于是我与父亲、大哥到离海水较远的海滩长椅上坐下。看着熙熙攘攘的人群,一向不多言的父亲感慨道:现在吃好、穿好、住好,多好!我大辈子,都很艰苦。并断断续续地回忆起他走过的岁月:儿时,爷爷早逝,奶奶与大姑、大伯、父亲靠叔祖接济才熬过少年时,就会犂田、田;青年时寒冬双脚泡在海水里抱一百几十斤石头砌盐田基;凌晨三、四点钟到山上割100多斤草挑十多公里,赶在早上八九点到沙扒镇上卖,然后买一些一两角钱一斤的咸鱼头回家;壮年时冬天冒着严冬饿着肚子在水利工地上一干就是两个月春、秋两造早上六至七时空着肚子驶大耙(两牛拉的耙);80岁还帮大哥看牛,现在看守庙宇。父亲说:我大半生都很苦,很穷。你们要同情穷人。有一年春荒,生产队割早熟禾时,邻队断粮六平老婆向生产队借粮,社员不同意,我把自己那份50斤全借给她,当时家里还有稻谷。50多岁了,我是第一次坐下来认真听父亲讲他苦难的过去,第一次听他讲借粮之事。面前,高大慈祥的父亲似一座山立在我面前!令我仰止!

此时,女儿他们一帮人也来到月亮湾。我抱起外孙,外孙与父亲对视,父亲满脸慈祥,外孙眼显探究,我与大哥微笑着,背后是簇拥的椰树,蓝色的大海,明朗的天空。女儿用手机迅速把此景定格。我发于微信,并写下:幸福,就是生活的点点滴滴。年过半百,幸福生活就是上有老,下有少。瞬间,30多位朋友点赞、评论,四代同堂”“祝福老伯”“你父亲后生时靓仔哇

嗣后,我开车父亲和大哥沿新开的盘山公路上额岭,岭上很多人在欣赏风景。父亲重复着一句话:现在的人,吃好、穿好、住好,又有时间玩,多好!让父亲此刻吃好点!于是带父亲与大哥到酒店吃晚饭。我点了两只共一斤六两的龙虾。一开二清蒸的龙虾上来,我把头、尾分开,虾尾让父亲全吃,让大哥吃三块虾头。在父亲吃了三块虾尾后,大哥说装两块虾头让大嫂尝尝,父亲便把我夹进他碗的第四块虾尾硬夹回碟里,也说要留给大嫂。从来对大嫂没流露半点恩爱的大哥怎么就记起了大嫂!亲情,在这一刻,令我心里暖暖的!年初三下午,我再次回家,陪父亲游他淘过矿的前海滩砌过海堤的福湖港。到福湖港,点了一条野生石斑魚配野生虾蟹煲粥,父亲吃很香。

陈老师,年初四同学聚会,大家想你回来!”过去,我教他们初三语文兼班主任,离开教坛、离开他们满满30年,许多学生30年没见,我想见见。

当日下午,阳春东湖广场,阳光明媚。见到他们,有些若路人,有若昨天。此时,一个熟悉的很有范儿的学生走到我面前:陈老师,你记得我吗?让你说三次名字。我说:记得,XX!我记得:每当在课堂上让大家看书时,从课室后面走向讲台时,目光常偷驻那柳腰与肥臀,为此常感羞愧我记得:批评低她一级某调皮学生父母少管教。第二天她说:陈老师你不要批评XX爸妈。我惊讶:为何?她说:他爸妈也是我爸妈!只是当年令我羞愧的柳腰丰满了!当学生把一束鲜花送进我怀时,让我坐在前排合影时,真的很幸福!离开教坛后,我以各种角色参与合影,此刻,却以老师身份端坐其中,我真的想不到!

聚会在杯盞间进行!很少饮酒的我几乎敬者不拒,因为30年不见!老师,我敬你一杯吧!这个在1988年元旦贺年卡上写着天天有我的祝福,今天也不例外的学生来敬酒,此时,当年的柳腰学生也走过来。我站她俩中间,用右手轻搂着祝福祝福学生笑容可掬,柳腰学生则满脸虔诚。一张敬酒图定格在30年后的此刻!当年!我莫名地想起这两字,莫名地百感交集,马上把此照片发于微信,并在感言中写下:当年!朋友见之,调侃:标题掉了一个情字,是当年情,是否还少了一个人。”碗筷放下,歌声响起,聚会在继续。灞桥柳……我人在梦中在回响。30若一梦!

30若一梦!当夜,不成,写下了当年:当与女学生敬酒的那一刻/莫名地想起/当年/刹那间/莫名的百感交集/

当年/是如此遥远/曾经朝夕相处的学生/一些名字已忘记/一些面孔已如路人/

当年/是如此之近/曾经朝夕相处的学生/一些名字就像在课堂上刚提问过/一些面孔就像在课间中嬉戏/

当年/是如此年少/年少得目光偷驻背影/年少得思虑常伴淸宵/

当年/是如此成熟/成熟得俨然夫子/成熟得那是风动叶动/

30年了/满满30年了/那背影依然/柳腰怎么不见了/

30年了/满满30年了/那偷夹着字条的女孩呢/她今天可回了/

30年了/满满30年了/那堂上偷看倚天屠龙的男孩/侠气怎么不见了/

30年了/满满30年了/那迷恋琼瑶的婉君小妹呢/她今天可还首低回/

30年了/当年的时光/当年的记忆/当年的年少/当年的痴狂/你都去哪了/你都去哪了/

在白发上/在凝䏬内/在歌声里/在杯盞中/在拥抱间

当年/从来没有走远/从来没有走远/依稀中传来一句歌声/尘封的日子/始终不会是一片云烟/

这春节,真的很暖!暖到年初七情人节!当日,学生群女群主要我发不带点520红包让大家抢,我让她代发。女群主在微信感言:今天是个特别日子,老师为给某人520叫我转发,结果给我平分了,对不起某人心领了!我问女群主某人是谁?答曰:反正不是我。我开心一笑!