阳春市岗美镇古村落,凉塘村,又名凉水井,是李姓人家的村寨。建村时间是清代,至今已有200多年历史了。

 

凉塘村李姓流派

凉塘村居民纯李姓,丁口1600多,源自陇西李氏,堂号陇西。2000年版《岗美思禹李氏族谱》载文称:“李氏出自赢姓,帝颛顼,高阳氏,生大业,大业生女华,女华生皋陶,为尧大理,生益。益生恩成,历虞、夏、商,世为大理,以官命族为李氏。商之季,世有理徵者为翼,封为吴伯,以直道不容,得罪于纣。其妻契和氏携子利真逃于伊侯之圩,食木子而得存,遂改理为李氏。李氏十一代孙老君,名耳,字伯阳。以其聃耳,又号为老聃,居苦县赖乡曲仁里,以周平王太史。以礼学传孔子,以道德经传关令尹喜,吾国开宗明义之哲学大家也。

老子之后有李宗者,战国时仕魏,封于叚,为干木大夫,生同,为赵大将军。生兑为赵相。生跻,赵封安阳君,有二子,曰云曰恪。恪生洪,为秦太子太傅。洪生兴族,为秦将军。兴族生,始皇统一六国,以为御史大夫。生四子:曰崇曰辨曰昭曰璣。崇子孙居陇西,是为陇西李氏之祖。其弟璣子孙居赵郡。而辨、昭之后无闻焉。

崇子伯祐为秦陇西守,封南郑公。生瑶为南郡守,封狄道侯;生信为秦大将军,封陇西侯;生超为汉大将军;生仲翔为河东太守,征西将军,以讨叛羌于素昌战殁,赠太尉。仲翔生尚,为陇西成纪令。尚生前将军广。故陇西李氏以名将世其家,遂为汉史所艳称。

广生当户,有二子,曰陵曰敢。敢为关内侯,生禹。禹生丞公,丞公生先。先为北太守,生长宗。长宗生君况,为大中大夫。君况生本,本生明,明生次公,为巴郡太守,西夷校尉。次公生轨,为魏临淮太守司农卿。轨生隆,为积弩将军。隆生艾,为晋骁骑将军,魏郡太守。艾生雍,雍字儁熙,官济北、东莞二郡太守。儁熙生伦及柔。柔四传生西凉武昭王暠。暠之后三世至熙,迁居武川,是为武川房始祖。迨七世至唐公渊,遂奄有诸夏,是为唐高祖神尧皇帝。其派最著伦五世孙文度,为西凉安定太守,与族人燉煌公宝同仕于魏,是为丹阳房始祖,实为我远祖西平郡王晟所自出。文度既奔魏,生权,为后魏河、秦二州史,封杜县公。权后数世及芝,为陇州史。生嵩,为岷州史。嵩生思恭,为洮州史,赠幽州大都督。思恭生钦,赠左金吾卫大将军。自芝以下至钦,世为临洮裨将。钦子晟,字良器,居洮之临潭。唐德宗时,以平朱泚、破李怀光、收复长安功,封西平郡王,官京畿渭北商华兵马副元帅、晋凤翔陇右诸军泾原四镇北平行营兵马元帅。

晟以唐玄宗开元七年二月生,德宗贞元九年八月卒,寿六十七岁,谥忠武王。晟有子十五人,曰侗曰偲曰偕曰愿曰聪曰总曰愻曰凭曰恕曰宪曰愬曰懿曰听曰愖曰慇。侗、偲、偕皆无禄。早世聪、总官卑,早卒。愿、愬、听、宪最知名。而愬以唐宪忠元和十一年平淮西擒吴元济首功,授凤翔陇右节度使,上柱国封凉国公,晋检校右僕射,同中书门下平章事。元和十五年卒于洛阳,年四十九岁。始,晟克復京城,市不改肆。及愬平淮蔡,復踵其美,父子同建大勋,终唐之世无以伦比。

自西平王晟,涼国公愬,亦世踵武,尝以补天浴日之勋佐唐中兴,其后子姓蕃荣,支派递衍,他不悉述。而吾云步李族之子孙,沿流溯源,由枝及本,自当以西平王晟为百世不迁之祖。自西平王以下,愬生裕,裕生宣,宣生仰常,仰常生泽溥。先是仰常公有子六人,分迁各郡:长曰沧,居咸阳;次曰波,居安定;三曰潀,居河北;四曰澎,居雍涼;五曰洪,居鄂;六曰泽溥,年最幼。时值唐末,寇乱纵横。(泽溥)随父仰常自洛阳避寇南下,徙居南唐盱江(今江西吉安)谷村,于是为盱江人。泽溥生敏惠,敏惠生礼,礼生素,素生翔泰,翔泰生銮。当宋徽宗崇宁初元,崖黎内扰,柱国公以王命镇抚粤边。銮以御史监其军,自闽入粤,别率舟师循鼍阳(今潮州汕江,古称鼍江,又名鮀江)东下。而岭南瘴湿,海风不时至,将士多病死,师遂大溃。銮与第三子桓泛楼船乘风南驶,师次海陵山(新会海中山),时飓风大作,舟人洶惧,乃自海陵进驻溽阳(台山广海卫)。卒以年老,又兵间积苦,间关万里,病益剧,遂卒于溽阳城。桓伐巨木作棺槨,葬公于溽阳漕峨峰下荷木迳,桓旋奔越南。銮既卒,长子禧,次子源仍居江西吉安。源有子四人:曰楹楚,为宋兵部尚书;曰柱硕,曰师道,曰友闻。其后以次自赣入广,是为尚书瓦岗荷塘鹿洞各派之祖,另有谱不具述。禧字梧江,有子二人:长曰栋,次曰棕。栋公号任堂,是为我云步李族始迁祖。栋公有子三人:长曰侃,次曰侚,三曰佁。侃字直卿。时栋公世居吉水,以勤劳皇室,身在行间,未遑兼顾。而赣南盗氛孔亟,所过为圩。遂命我侃公奉始祖妣禤太夫人南迁广州以避乱,因侨寓省城高第街,继迁番禺流溪里。其后,栋公以年老解兵柄,亦南下至广,卜居新会城外礼仪坊中步巷。侃公旋定居新会云步里,是为我一世祖。”

侃公九传至思禹。思禹偕次子广英公于明成化二年1466迁阳春岗尾留安村开基。至清代,李初熠又从留安村迁至凉塘村开基。李初熠,号乐先,字其兴,有二子:长两生,次行生。

 

古屋建筑

凉塘村,又名凉水井,1958年又与邻近村庄合并为银塘村,终以凉水井名传远近。

凉塘村位于岗美(旧作岗尾)圩南面0.5公里处,西北向东南,全村23条直巷(南北向),每条巷有屋四五座,共110多座古屋,呈放射状排列,号称“算盘地”。古屋雕梁画栋,饰山墙镬耳,庄严肃穆,古色古香。村后有广龙山,村前有池塘环绕,对面有远山名纱帽岭。全村400多户,1600多丁口。计划经济时期(19491979)全村分为六个生产队。因凉塘村是岗美李氏望族村寨,一向守备森严。直至民国年间,村中都还设有联防大队,队员110多人,有轻机枪一挺。每个中队配冲锋枪一支,十分气派,非比寻常。

凉塘村具体建村时间无从考证。就古屋的建筑风格判断,应属清代中期建筑。110多座古屋均系砖瓦木结构。古砖有大有小,有的砖有砖脐,有的是平底的。木料多为上等杉木,门框及门料多为波罗格等坚木经200多年风吹雨打尚且不废。屋顶盖多重瓦批灰,瓦口多呈圆筒状。为防盗计,古屋的墙体做得特别坚固厚实,2米以下为重墙,里层用石条砌筑,外层用青砖。屋的外墙有灰雕装饰,檐梁和屏风等多处还有木浮雕,饰以“福禄寿周全”“连年有余(鱼)”“松鹤延年”“荣华富贵”“招财进宝”(貔貅吞珠宝)等,应有尽有,显得富丽堂。一般的古屋是三间两廊一天井,开旁门(向东)。特别大的古屋有四座,建于清乾隆年间,分上下座,有梢头镬耳,飞檐翘角。有山墙,村人谓“一字马”。部分古屋有围墙防卫。围墙是舂墙,历200多年风雨仍坚固如初,完好无损。

凉塘村古屋豪华是有目共睹的,当年的造价无人知晓。但有一点是肯定的:造价昂贵。村中李学湘兄弟拥有一座古屋,近年重修。整座屋的墙体不动,只换桁条桷子翻新屋顶修复灰雕木雕等饰物,就耗资人民币53万元,单是做雕饰的工钱就达二三万之多。如此类推,要修复凉塘村的古屋,耗资是数以亿计的。

 

凉塘村人靠行商致富

岗尾圩建圩之前,本地区的集市贸易是在黎姓人聚居的大圩进行的,距今岗尾圩不足1公里。李姓人开设的五间商铺,不能满足众多人口集市贸易的需要。其兴公遵照父命,决心办好在岗尾开辟集市这件事。但是,原有的大圩距离岗尾太近,按照当地的规定,两个集市之间必须相距10公里才合适。李黎二姓人曾为此事打官司,衙门派员到来调解。李姓的族长预先疏通了轿夫,轿夫得了李姓人的好处,抬着衙门的调解官员从大圩出发,转来转去,兜了许多弯路,费了两个多小时才到达岗尾下轿。岗尾的百姓问这个官员:“先生,大圩到岗尾这么远,你看够不够条件开圩呢?”“坐了两个多小时轿子,很远呀,够条件开圩有余。”那官员肯定地说。凉塘村李姓人便顺利地在岗尾建起了圩市。

起初,岗尾圩是“竹筒形”一条街,70多间店铺(含居民住宅),经营油糖酒米凉果海味缸瓦酱料百货日杂及药材等。街道中间还有盖瓦顶的圩亭,方便群众在四、七、十集日摆摊。圩内店铺户口组成“谦和社”,共同管理集市贸易。夜晚,还派专人打更巡逻,以维护集市治安。70多间店铺全是凉塘村李姓族人经营的,商号有聚昌、时兴昌、新永昌、赞昌、富德昌、仁昌、大新昌、保昌等十间带“昌”字号的店铺,凉塘村因有“十枪(昌)”而盛极一时,生意兴隆,越做越旺。谦和社还给进入岗尾圩做买卖的人三圩优惠:凡进入圩内摆卖的货物,如果滞销,一律收购或代销,减少卖家的损失。李姓人还请来戏班,一连十天十夜在岗尾新圩市演戏,吸引四面八方群众观看。一边看戏,一边摆摊卖东西岗尾圩一时人山人海,来来往往,熙熙攘攘,热闹非常。嗣后,岗尾圩逐渐扩大,商铺更多,经营范围更广,客栈有了,酒楼也开起来了,还有油槽、酒厂等。后来的店铺名目多多,源来客栈浩生、恒生等。李学湘家现在还存有一块商号的招牌,名为“亨利栈”。

岗尾圩兴旺起来了,凉塘村人富起来了大圩渐渐衰落了。

当时,李姓族人从新会云步迁来,分布于留安村、永安村和凉塘村,数凉塘村人最富有,生活最幸福。有“永安村人养鱼花,留安村人大冬瓜,凉塘村人屐仔花”之说。意思是:永安村人靠鱼花(苗)为活,留安村人靠种瓜菜卖,都很辛苦。唯有凉塘村人不用劳动,靠做生意和收租过活,穿鞋踏屐,清闲自在。

 

时过迁,凉塘村破败

凉塘村开基始祖李其兴,及其子两生、行生行商致富,显贵一时。至其孙(两生子)潮公,家世渐衰,终致败落。

李潮真正是个阔人,扬言要买尽漠阳江两岸的田地,租田多到无法计算。有人说,要二万八千四百大斗谷种才能种过他的田地。换言之,(按一斗谷种种一石田算)他该有租田二万八千四百石。他的租谷年积一年,底层尽已霉烂。他在电白、吴川、信宜等外县的田租也懒得收取。李潮有7房妻妾,儿子13人。这还不够阔,最阔是他一次娶儿媳妇的排场显摆。时遇大雨,道路湿滑难行,他命人担稻谷填路。工人要求担沙换谷,他竟不应允。但是,好事办过后,丑事接踵来:

清咸丰四年(1854),贼首派四李环带匪众破城灭寨,凉塘村惨遭劫掠。同治元年(1862)三月初六日晨时,恩邑犵狫入寨,焚劫殆尽,生民四散逃命。同治二年(1863)正月初四日晨时,犵狫数千人,由龙门潜入凉塘村,焚烧劫掠,一扫净尽。民国初年,八甲大山徐东海股匪来犯,匪众大叫“钱谷是做来的,命是自己的”!恐吓村民四散逃命,任由贼人劫掠。

经过多次贼劫,加之潮公之世族人骄侈淫逸,凉塘村人元气大伤,渐渐破落。至民国年间,潮公后人几经努力,艰辛创业,才又由衰转兴、衍李姓1600之众。

 

撰文:刘裔清

摄影:陆海华

提供资料人:李儒干