阳东县雅韶镇有一谭姓人家的古村落叫鸥村,鸥村有古屋72座,160多户,800多丁口。
鸥村村名的由来
鸥村始建于明代。那时村前有一条大河,有成群的鸥鸟,有在天空中飞翔的,有在河中觅食的,“白鸥晚浴”就是村中八景之一。其时,村前大河有大小船只来往,交通十分方便。现在还有土名叫“抛锭墩”的地方可作佐证。村名以鸥鸟故名,是顺理成章之事,后来因为俗人书写慵懒之故,把鸥字的“鸟”给去掉了,写成了“区”字,令人误以为村民姓区。阳江地方还流传着这样的顺口溜:“岗尾李惟扬,上洋姚炳冕,鸥村区百万,雅韶谭大昌。”以讹传讹,一直流传至今。说谭大昌是雅韶人也没全错,因为鸥村谭氏祖宗自雅韶迁入,鸥村又属于雅韶镇管辖。但是说区百万就错了,鸥村号称百万者,唯有谭大昌一人。准确的说法应是鸥村谭百万才对。
鸥村谭姓源流
谭姓祖先乃尧之后,封食邑于山东谭国(今山东平陵县西南)汉称弘农郡,清为弘阳。谭国君失礼于大国诸侯,于周庄王十三年(前683年)被齐桓公举兵问罪,谭国被陷。谭公弃国奔莒(山东莒县)。谭公之后为便于日后相认,约定以国为姓,这是谭姓之源起。尔后,谭姓族人逐渐播迁到了福建江西等省。
鸥村谭氏远祖虔翁,即谭宏帙,世居古虔州(今江西赣州)虔化县西俊乡。虔翁有二子,长洪次瀚。洪生一子嘉言,瀚有一子伯苍。洪与嘉言伯苍皆进士,三代五人登金榜。虔翁以孙伯苍贵,诰赠资政大夫。至朝端公择居高明仓步,偶得异人授绍马谭提刑之兆。因伯苍考妣已葬仁化虎山。遂复故乡迁翁与夫人遗骸葬于仓步北十里绍迳山,即前云绍马也。翁虽生于虔而没,实迁于岭表皈于绍马,为岭表谭氏开基之始。
伯苍,号松雪,潮翁之子,宋庆历登进士,官吏部侍郎,摄刑部尚书事。公镇湖湘,偶过仁化,爱其风俗纯古,遂择居平山里。伯苍有子八人:长朝政,次朝端,又次朝用,继而朝贵、朝靖,以递朝安、朝佐,朝圣。朝政朝用安居仁化乐昌,不复再迁。余各散处岭海:朝端居高明仓步,朝贵则卜顺德坑口,朝安则卜新会长沙。余者未考。朝佐则官于南恩,肇基兹土。朝佐,讳昂,字可仰,号心纯,系伯苍第七子。初居韶郡,举于乡,宋绍举登进士,任南恩州教授。慕鼍阳环山带海,俗美风纯,与氏邓孺人有同志,遂不返韶郡,卜居城西门外龙津坊。公与孺人寿终合葬于北山塔冈之麓。至其孙甫,字子美,号双韶,为宋皇室御医,赏赐甚多,死后赐温泉热水村北墓地,名“饱虎守肉”,即是虎山。甫善相阴阳,思择里以垂裕昆。而知雅韶山川俱美,后必昌大其族,故僻处一隅,迁至雅韶开基。
自朝佐入南恩之后,子孙蕃衍:朝佐生玉鉴,玉鉴生甫,甫生成大,成大生子德,子德生细车,细车生真悌,真悌生荣谧,荣谧生谏、谏生泰,泰生□、詠,詠生绅、真,真生文锦、文绣、文灿,文绣生道明,道明生恩。恩于明季从雅韶村迁居于鸥村,是鸥村的开基始祖(一世祖)。自恩之后,鸥村谭氏又传十六世矣。经几百年子孙蕃衍,全盛期全村达2000多人。
恩寿终葬于鸥村背面山上,墓堂有一双石狮把守,1966年文化大革命期间被毁,石狮后移回村中谭氏宗祠门口。恩生猷龙,猷龙生公锡、光锡、卿锡。卿锡生鼎文。鼎文生秩明、秩松。秩明生仕修、仕伦、仕俸。秩松生仕儒、仕位、仕保、仕倬。自恩之后七传至天昌。天昌生于清乾隆丁亥(1767年),当其赴科场赶考时,因忌天子讳,故改天昌为大昌。大昌无心士途,以营商为业,富甲一方,号称百万。鸥村谭氏自恩始,至今已传25世。恩之七世“天”字派就有36人,八世“洪”字派72人,九世“梦”字派108人,可谓枝蕃叶茂矣。
鸥村的地理环境
鸥村谭氏先祖善相阴阳,熟谙五行学说,选择了这块风水宝地:坐北向南,冬暖夏凉。村后有罅仔山、长镜山、园子山、佛子山和马仔山,这五座山称为五碌龙。村前有大河,经潮蒲向北津出海,水路交通极其方便。河两岸是无边的稻田,农时耕歌遍野,天空中鸥鸟飞翔,河水中鱼肥虾大。有号称鸥村八景的鸡冠耸峙、螺岛前环、白鸥晚浴、马岭牧归、层楼观海、古庙榕阴、艺圃评花、桂林踏月。这样的地理环境,造就了鸥村天人合一的宜居村落。
鸥村人选择在农村居住,只是看好其五行四灵的好环境,村人并不务农。所谓五行,即指金木水火土之属。所谓四灵,即指山、水、田园、路。鸥村后枕青山,有依有靠,龙真穴的,地灵人傑。前有尖峰,状其文笔,世代书香。村中号称百万的谭大昌就是出生于书香门第,官宦之家。曾祖父谭鼎文当官时无苛政,祖父谭尚志是国学生。父亲谭高新少年入县学。鸥村村前兼有远山来朝,如众星拱月,人丁兴旺,人才济济。村前有水,令人心明眼亮,精明睿智。田园则有如粮廪,仓盈廪满,则食足衣丰。路通则财通,路康庄如人之抱负远大,古今如此。鸥村这块风水宝地,就具备了如此美好的自然条件。
鸥村的古屋建筑
鸥村的建村时间无具体年月记载,我们根据村中谭大昌的生年这样推算:谭大昌生于清乾隆丁亥年,即公元1767年。而谭恩是鸥村的开基始祖,谭大昌是恩的七世孙,若以25年为一代,七代则要往后推回175年,即公元1592年为谭恩建鸥村的时间,即明代万历二十年(壬辰)。换言之,自谭恩建鸥村至今,已有520多年了,可谓古矣。
鸥村有8条南北向的直巷,北边入口宽,南边出口窄,称戽斗巷,意谓入多出少,容易积财。每条巷有9座屋,全村共72座古屋,一例开大门向东。每座屋的结构相似,都是三间两廊一天井的模式。古屋的墙体用底面一样平的大青砖砌筑。墙的基部(1.5米以下)砌双重墙:里墙用青砖,外墙用条石,或外墙用青砖,里墙用条石。屋顶用杉木桁桷,大多是方桁方桷。屋面盖多重瓦批灰。每座屋的门墙都装饰得富丽堂皇:石门框,石梁加木梁,石梁在上,木梁在下,皆雕刻各种花纹图案。有的木梁和梁枕用镂空浮雕,精工细刻,十分美观、可称之为大作。鸥村古屋是岭南多见的居室格局:三间两廊一天井。三间当中一间为客厅,厅两边卧室称正间。与他处不同的是,鸥村古屋正间与廊相连处有一小阁楼,阁楼与厅相通,与廊则有一墙之隔。鸥村古屋虽以9座为一令,但每令屋南面(前面)并无照镜(照壁),这又是鸥村古屋的一个特点。
鸥村除了民居之外,还建有谭氏宗祠一座,有联云:“南恩诒教泽;顿福振家声。”从联语看出是祀南恩州教授谭朝佐的,同时也告诉人们,鸥村也曾称为顿福村。同时,村中还建设有灯棚,便于添了男丁的家庭挂灯庆灯。灯棚长联云:“顿教气象维新,喜今朝麟趾呈祥,正借灯光光不夜;福自心田广种,欣此日螽斯衍庆,好将香酒颂元宵。”也说明鸥村曾用顿福之名。
鸥村人的生活
鸥村人虽家住农村,但都不事农耕。这在阳江地方是少见的。
鸥村村前有大片良田土名面前垌,有田2000多亩,广阔无边,这片望不到边的良田,统统归村中谭大昌等少数人拥有,租给潮蒲村、坡头村、那洋村、那苏村等外村人耕种。谭大昌买的田地远不止面前垌这一片,他在台山、恩平、阳春都买有田地。拥有田地者靠收租生活。自己没有土地,又不租种田地的人,都靠当官、当教师、当医生、经商或从工为业。经商者的商号多开在雅韶圩、合山圩、北惯圩、东平镇和阳江城。务工者则散布阳江各处圩镇。谭大昌在阳江县城、合山圩、北惯圩和东平镇都有当铺。在阳江南恩路有谭惠心大屋(原阳江县工人文化宫处),有谭宗衍的“白燕酒家”。在阳江太傅路还有鸥村人谭颂宜开的阳江第一间西药房“民生”。在南恩路还有鸥村谭汝松开设的油糖酒米日杂铺“松盛”。在雅韶圩开的商铺更多,诸如谭志光的日杂百货店“万春园”和谭大昌的当铺等。
鸥村的谭氏家族是村民过上城市市民的生活。有土地出租者,靠收租享福。有商铺在圩镇者,靠经商致富。无土地出租又不营商者,多从工或当教师为生。鸥村出来的教师干部特别多,真正不扶犁不事农耕者是雅韶鸥村人。
鸥村和雅韶村都是文化之乡,谭氏家族素来重视文化,尤其是谭大昌,逐年捐出租田作为谭氏宗祠的祠产,部份用以奖学助学。凡在雅韶本地就读的贫困学生都免费入学。凡能升上高一级学校读书的谭姓学生还可得到助学金奖励。鸥村过去有六间书房,分别是桂林庄书房、六家屋书房、运涛书房(即花韵轩)、串柱厅书房、书楼巷书房和狮子山书房。1949年后还开办了鸥村小学。
鸥村谭姓族人知书识礼,以诗赋传家,村人的文化生活是多姿多彩的,一班读书人结成了“桂林诗社”,经常有征诗和唱和活动,诸如鸥村八景征诗活动。鸥村人也有诗集传世,众人合集有《鸥村诗学渊源集》《鸥村形胜唱和集》《埙箎集》。个人诗集有谭凌汉的《自怡诗集》,谭梦玺的《宿儒诗稿》,谭伯潢的《解嘲遗稿》,谭鹤年的《绿鉴山房诗》和谭学年的《花韵轩诗选》等。
撰文:刘裔清
摄影:莫乐记
提供资料:谭惠娟、谭  锑、谭  干