合山镇北去3.5公里处,有一个260多年的古村落朝东(塘寮)村。全村114户,758口人,一色钟姓。

 

一、朝东村钟氏源流

朝东村钟姓始祖上溯至黄帝五代孙契。契封于河南商丘,赐姓子,是子姓始祖。成汤王灭夏桀,建立商。商纣昏庸无道,周武王合诸侯克商。周成王迎回仁厚的微子启,封于商丘,建立南朝宋。后由启之第微仲衍继位。仲衍裔孙宋桓公御说孕育两支钟姓。至宋国君偃,骄横暴虐,结怨强邻,公元前286年被齐、楚、魏三国联军所灭。偃之三子烈携妻带子避奔河南颍川钟离山,改子姓为钟离。与烈同宗的钟离接,亦因避父难,回归颖川长社,弃离字单姓钟,开创了另一支钟姓。钟烈、钟接皆钟姓始祖,颖川是钟姓发源地。

南朝宋时,社会动荡,民不聊生。钟姓有善、圣、贤兄弟三人携谱带家渡江南迁。贤迁江西虔州,后奉南朝宋武帝刘裕诏命入闽平“陆戎之乱”,官为督府,后迁宁化石壁村,再迁长汀象洞千家坪。从此,钟贤家族得子孙蕃衍,代代衣冠,兄弟子侄一大家,进士及第16人。嗣后,南朝宋增设汀州府衙,钟屋迫迁,山坟被毁。再后来是朝庭借追查元祐党为名排斥朝中元老,扬言要诛钟氏九族,迫使贤公携子朝避于福建武平县。

朝东村钟姓始祖海达,字大使,是福建武平县朝公之裔。明洪武三年(1370年),大使从军至南恩州,初驻足热水,再迁马栏塘,三迁贵湖寨,四迁那梢上坎村。海达十三世孙儒智于清乾隆十五年(1750年)从祖居上坎(那梢)村迁居至朝东村,因村庄坐西向东故名。清光绪二十二年(1896年)朝东村钟氏十五世孙玉山公中武举,选为阳江千总,故按例改村为朝东乡。又因当地盛产甘蔗,村中开设糖寮制糖,故俗人称为糖寮村。20世纪六、七十年代后,机械糖厂代替了土法的糖寮,所以村名又悄悄地改成了塘寮。

 

二、朝东村的古屋群落

朝东村全村共10条直巷,10幅照镜(10令屋),每幅照镜6座屋,每隔两座屋留一条横巷。全村60多座青砖杉木瓦顶古屋,全部向直巷开前门(南向),向横巷开后门(西向)。当年盗贼猖獗,这样的十字巷设置便于与贼匪周旋。村的两头又各建有大小闸楼(两层),楼的四周设有枪眼。村中各房购有枪支三支,并成立联防小组。村的四周都种上有剌的勒竹,形成一道天然屏障,朝东村的防卫壁垒森严。

 

三、自给自足的古老农村

朝东村民世代靠农耕为活,是典型的自给自足的古老农村。全村有水田290亩,旱地110亩。水田种稻,旱地种花生和甘蔗。村民自己开糖寮,用土法制糖酿酒,自己榨花生油,还兼养猪种菜,粮油酒米肉菜一概自给。在那封建社会的年代,朝东村是一个封闭式的古老农村。

1978年以后,朝东村逐渐起了变化。今天,村貌焕然一新,是一个像模像样的社会主义新农村:水泥路可从阳江市区直达朝东村,村中巷道全部硬底化。村中有了文化室,有灯光球场,有娱乐中心,有路灯,有游泳池,还用上了自来水。朝东村获广东省卫生村的殊荣,有两人专职负责打扫全村卫生,工资在村集体经济中支付。朝东村方圆4平方公里,有林地1800多亩,发包林地、鱼塘、沙场每年纯收入5.8万元。村里人均年收入为4850元,可以说是衣食无忧了。

 

四、朝东村是文化之乡

朝东村两头有大小闸楼,大闸楼有对联云:“朝山四奕帷罗帐;东道当头接锦江。”小闸楼有对联曰:“朝拱彤云光福地;东来紫气集祥门。”人到村头,就已感到文化气氛的浓郁。清同治十二年(1873年),朝东村钟氏十五世孙钟振珧(字敦豪号玉山)赴省城会考开科中举(武举),选为千总(厅丞衔)。因清政府有规定,凡村落中出过举人者,由村改为乡,故朝东村便改成了朝东乡。清光绪二十年,钟玉山集长二两房绅耆及寅谷祖,惠夫祖后人商议,购买了江城南门街顺斋旧宅,改建为钟氏“海达书室”,延师掌教,教钟氏子孙读经习史。书室中还购置床被家私,方便钟氏族人出城食宿,故后来又称玉山公馆。村中的钟明经(号静山)于清光绪二十一年(1895年)考入厅庠,毕业于省城高等警校,并奖以贡生称号,选为阳江第五区二分区署长,后又任第三区区长,最后又提升为第八所兼第三分署所巡官。因村头有文贡生,村尾有武举人,外村人称朝东乡为文武之乡。

朝东村村民能用杠杆的原理,用牛拉一条弯弓形的车挨(杠杆)转动一个石轮,再通过这石轮身上的齿轮传动另一个石轮,致使两轮同步向相反的方向转动。把甘蔗从两轮之间的剑门放入,压榨出蔗汁,再煮成片糖。这种土法制糖,在今天看来已经是很落后的生产方式了,但在那封闭式的自然经济社会里,不能不说是先进文化了。

概言之,朝东村是文化之乡,体现了一个时代的文明。

 

本刊编辑部根据合山那龙钟氏史料整理