位于阳东县雅韶镇的西元村,是一个林茂竹翠、溪河充沛的小山村。在这个远离城镇的小村落,有一片建于清代的建筑群——雅韶十八座。村落依山而建,依势而就,高低错落,布局合理,结构严谨,颇具特色。

古建筑是历史的见证与文化的记忆。走访雅韶十八座,古老的院门,斑驳的墙面,巍峨的祠堂,百年的古树,寂静的古巷,爬满青苔的深宅,都静静地诉说着这里曾经的辉煌与荣耀。远离了都市的喧嚣与忙碌,这里仿佛就是一片心灵的“世外桃源”。

 

谭谓和十八座

 

有关雅韶十八座的由来,在西元村中流传着这样一个故事:

距今约250多年前,西元村有个叫谭谓的人。谭谓擅长贩牛,当时别的牛贩的牛发牛瘟,很多都病死了。谭谓的牛也发过牛瘟,但他把牛赶到村外的长塘浸过之后,牛就奇迹般地好了,因此在那个时候他赚了不少钱。

赚了钱之后,谭谓想建房子,就和他的伙计去城里买木材。谭谓是个不修边幅的人,又没有老板的架子,当他向一家木材店的老板询价时,老板扫了他几眼说:“那个木材很贵,你买不起。你旁边的老板有可能买得起。”木材老板所指的旁边的“老板”,就是谭谓的伙计。伙计比老板穿得光鲜,难怪木材老板以貌取人了。

谭谓没有说“他是伙计我才是老板”,而是说:“要是我买得起呢?”木材老板说:“你买得起的话,我就买一送一,你‘整’(阳江方言,建的意思)一座屋我送你一座屋。”谭谓说:“此话当真?”木材老板说:“一言九鼎。”谭谓说:“好。”谭谓差使伙计回家取钱,一下子买了九座屋的木材,木材老板也真的兑现了诺言,送了谭谓九座屋的木料,谭谓就建了十八座屋。这就是“十八座”的由来。

 

古屋开发与新农村建设结合

 

在十八座里,大屋、巷道、围堂等主要建筑基本保存完好,只是最有代表性的钓鱼台书房等被毁于公社化及文革时期。加上绝大多数的原住居民已迁往其他地方居住,只剩下一些老人留守在这里。资金和专业管理人员的缺乏,使得十八座的保护显得有些力不从心。

记者从周围的村民了解到,以前这些民居没有人管,也没钱修,在经济困难时期部分村民还将古宅改拆变卖了。由于该村以种地为主,村里也没有什么企业,收入有限。虽说文物坏了就得修,但缺乏资金,也没有修葺的技术人员,只好一直这么搁着。

谭鑫介绍说,几年前,一些热心村民自发组织了古村落修复委员会,并制订了一个颇为详细的修复计划。但苦于缺乏足够的资金,几年下来,仅仅修复了一个大门楼,做了一些旅游宣传专栏。到后来,这个委员会又沉寂了下来。

在记者走访的过程中,更多的村民希望由政府主导,派出有一定的文物、古建筑保护专业知识的人具体指导如何操作,并动员对此事有兴趣且有经济实力的人士参与,共同将其开发成一个旅游景点,争取成功申报省级古村落。

对于十八座的开发和保护,雅韶镇政府也有了初步计划。镇文化部门成立了专门的管理小组,发动本村外出乡亲积极参与文物保护工作,同时还积极争取上级资金支持,搞好周边环境整治和道路建设。“将十八座的开发与当地的新农村建设有机地融合在一起,使十八座成为阳东品牌旅游景点,既有效保护古建筑,又为构建和谐农村提供一个良好的平台。”当地镇政府工作人员说。

 

行走在过去的时光里

 

西大门直通的一条巷,串起雅韶十八座两侧的高墙古宅。青石铺路、白墙灰瓦,随便一条不起眼的古朴小巷中,就隐藏着有着两百多年历史的清代老宅。虽时隔久远,仍依稀可见往日的规模气派。

在一个细雨霏霏的上午,记者来到了雅韶十八座。和所想象的不同,上围塘和下围塘各有十八座大屋,这样加起来就有三十六座。雅韶村支部书记谭鑫看出了记者的疑问,介绍说这里原是十八座,后来随着家族的壮大,谭氏家族又增建了十八座,只是沿袭了以往的叫法。

徜徉在十八座里,颇有古韵的建筑元素,让人感觉恍若时光倒回。每座大屋建有两间两廊一厅一天井,屋顶饰有“龙船脊”,上有龙凤朝阳的灰雕,酷似无数龙凤飞舞于云彩之间,给这些森严的高墙古宅增加了动感,也多了些刚柔并济的味道。

现存的大屋里,仍可发现一些精致的木雕和灰雕,其图案栩栩如生,巧夺天工。站在院外望向屋顶,有些风火墙的两边拱起高高的弧形屏障,成为大屋最独特的设计。谭介绍说,这些就是“镬耳”,因为这个特色,十八座又叫“镬耳屋”。这些镬耳除了增加雄伟的气势外,还有防火隔火的作用。

镬耳是古代建筑文化的遗存。在十八座里,保存下来的镬耳却只有几个。听周围的街坊说,以前每一座都有镬耳,只是绝大部分都在大跃进、文革劫难时被毁去。剩下的一些因年久失修,碰到台风天气,就逐步地崩裂,成为一堆废石。

高墙古宅之间,巷道纵横交错、窄小蜿蜒。谭鑫说,由于十八座以前居住的都是富庶人家,经常有盗贼“光顾”。在每一个单元的巷道,谭氏一族之前都建有“闸仔”,安上“梇子”,以防匪贼。如今,走在这些巷道里,还能看到用于防盗的木门残迹。

综观整个古建筑群,整齐划一的屋舍,精美的雕刻设计,严密的建筑格局,让人不禁感慨古人的智慧。街坊说,这里曾经最有气势的建筑,就是东南角二房的钓鱼台书房。据说是谭谓到南京专门请人设计建造,具有江南园林特色,花草遍布,景色怡人。只是后来被分给外人居住,最后变得面目全非了。

静谧的十八座,还贯串了一系列惊险的革命故事。从村民们的口中,我们得知这里是解放战争时期的一个革命据点,曾建立了广泛的群众基础。这里还拥有着悠久的文化底蕴,有不少名人都是从十八座里走出去的。漫步在雅韶十八座,就像是在读一本绵长的历史小说,令人回味无穷。

经过岁月的洗礼,雅韶十八座的古风古韵依然还在。只不过,居住在这里的人家、十八座的“守望者”,给古建筑群增添了一些生活的气息。如今,玩耍的孩童,悠闲的老人,慕名而来的游客,继续述说着这里的过往和今天。

 

老屋的“守望者”

 

中国散文作家叶龙虎的散文集《过去的时光》中,用温暖、细腻的笔调,描绘了浙东农村浓郁的风土人情,那些老街、老屋,行走其间的老人,犹如一幅又一幅色泽鲜明的风俗画,朴拙而多姿。

徜徉于十八座的高墙古宅,也能见到这样温润人心的画面:蜿蜒的藤蔓与紧闭的朴素木门相依相偎,小男孩驱赶着鹅群到石榴树荫下,满面皱纹的老者倚着大门,微笑着看小男孩的一举一动,温馨又令人动容。

谭鑫说,常年居住在这里的人家,也不过五六户了,他们大多是年过半百的老人,习惯了这里的生活,即使子女想接他们去城市居住,老人们也不愿意。用他们的话说,就是清净的日子过惯了,去了城市反而不适应。

在十八座里,有一间老屋升起了袅袅炊烟。今年87岁的谭启冲坐在老屋的天井边打着盹儿,厨房里他的老伴儿正在生着柴火,白白的蒸汽从锅里升腾,香气溢满了整间屋子。灶台上,已经切好的菜用碗盛好,只等着下锅翻炒。

听到记者参观老屋的请求,谭启冲的老伴儿一边忙一边说“随便看”,谭启冲也睁开眼睛笑脸相迎。这是一户“光荣之家”,谭启冲的弟弟谭志就是在革命战争时期壮烈牺牲的。如今大门上悬挂着由省政府颁发的“光荣烈属”牌匾,屋内的墙壁上张贴着“烈士证明书”。

谭启冲是谭家一房第二十三代孙。他告诉记者,近年亲人们都去外面居住了,子女也都在市区工作,就剩下他和老伴儿,守着这里的老屋。

在这里居住的唯一四代同堂的一户,就是谭仕计一家了。他的老妈今年96岁,还有30来岁的儿子和小外甥。儿子每天外出务工,并在家里养鹅。谭仕计夫妻俩就帮儿子照看一下鹅群,做些农活贴补家计。

谭仕计一家现在居住的,只有一部分是十八座原来的老屋,在老屋的后面,他们建起了一栋居民楼。他说,原来的房子被贼烧过,只得规划重建。如今他的房顶,也成了十八座的最佳观景点。站在这里一览无遗,成了很多摄影爱好者的“据点”。

忙完农活儿,谭仕计还经常去周围转转。这里的一砖一瓦,都承载了他儿时的美好回忆。“解放战争时期部队南下,就到十八座里住过几次。那个时候解放军用白豆喂马,我们这些小孩儿就去偷来吃。有时候还能听见他们钉马蹄的声音。”谭仕计回想着,一脸陶醉。

青砖碧瓦,一排排老屋静默而立。行走在幽深、狭长的胡同,听着老人们饱经沧桑的讲述,读着一排排老屋厚重而悠远的历史,仿佛听见了从古老的留声机里传出的悠扬而委婉的音乐……

 

儒雅风流“十八座”

 

250多年来,除了留给后人一片恢弘壮观的房舍,雅韶十八座里还有传承至今的文化底蕴。

据《阳江市雅韶谭氏族谱》所记,该村自谭谓开基以来,从康熙年间至光绪年间,出现过武举一人,县丞一人,恩贡一人,入县学厅学国学的文武生员21人。其中谭鹭飞入厅学、厅试冠军,而这段时间全族总共有92人入县学厅学国学。

雅韶小学自1907年(光绪37年)建立至民国结束数十年间,出任该校校长的总共15人中,竟有6人出自十八座的。此外,该村最有名气的是旅居印尼的谭光复,他早年曾在印尼首都雅加达创立了圣保罗华侨大学。他本人获得三个博士学历外,其四个子女及两个媳妇都是各种学科的博士。

被人称为博士之家的,还有国民党将领陈章甫的启蒙老师谭檄真,民国时期他两次出任过县中学校长。还有阳西奋兴中学的创始人之一谭宗侃,原县中学教导主任、县一小校长谭国谟等,至于大学教授、中小学教师更是比比皆是。以前民间流传的“无谭不成校”的“谭”绝大多数就是十八座人。

还有一组数据也很能说明问题,据《阳江市雅韶谭氏族谱》(千禧版)收录的长房14名大学教师中,十八座的竟也占了6人。此外,体育精英有奥运跳水银牌得主谭良德,体操理论专家、大型舞蹈史诗《东方红》团体操的设计者谭修德夫妇等。

 

祖屋变成革命“大本营”

 

十八座不仅在建筑上极具特色,而且还延绵着光荣的革命历史。在这条小小的村落里,族人历来重视读书求知,重视教育,总祠和分祠都免费开放供族人子弟入学读书,故族人容易接受新思想。早在大革命时期,便有族人积极参加革命斗争。

解放战争时期,1948年春,共产党人谭保业奉命回乡发展武装斗争,与其在乡间的兄弟谭保亚研究行动方案,对当时农村形势进行了分析:以祖屋为“大本营”,以钓鱼台为联络点,由谭保业居住在钓鱼台以便进行工作。

他们首先确定以统战工作为核心突破点,分头做好在乡中有威信又较开明的上层人物的思想工作。这样,共产党人不仅取得了他们的支持和掩护,还获得了一定的经济援助。除此之外,谭保业两兄弟还做好对放假回乡的大、中学生的统战工作,建立群众外围组织。

经过两个多月的时间,周围群众基本被发动起来。1948年秋,200多人在十八座里开骨干分子大会,成立了雅韶农会和雅韶壮丁队。以雅韶壮丁队为首成立抗征会,进行反三征工作。很快,驻雅韶民国税所和杜村庙粮仓的人员全部撤离雅韶。

是年八月,谭保业召开雅韶骨干会议,决定成立雅八乡人民政府。19497月,恩、阳、台独立大队扩编以迎接南下大军,雅韶即输送谭琼玉等人参队。是年八月解放前夕,准备做好地方政权接管工作。

——根据谭保亚回忆材料整理

 

                           

 

材料来自:《阳江日报》(201231)