漠南山川,钟灵毓秀。

 阳江南海之滨,屹古镇平冈,在南隅有百禄、黄村,地灵人杰,英才辈出。阳江县中共党组织创始人之一、中共阳江县支部书记、著名革命烈士敖昌骙就出生在黄村。阳江县中共党组织创始人之一、中共阳江县支部组织委员、阳江农民运动领导人之一敖华衮,就诞生在百禄村。有关敖华衮的生平事迹,史载甚少。近访敖华衮哲嗣敖道提先生,终有所获。

 敖华衮,字天放,清光绪二十九年农历七月七日(1903年8月29日)诞生于阳江县平冈镇百禄村一个书香世家。其曾祖父敖雍秩,字树槐,为恩贡生,国学教谕,清道光年间,在百禄村创办履信堂,教书育人,建树颇多。其祖父敖和琅,字竺郊,清末秀才,生有七子,长子敖松龄,号小森。四子敖梓龄,字琴普,秀才,为敖华衮的父亲。

 敖琴普生四男二女,前妻正室曾氏,为阳江白沙人,生育2女1男,敖华衮居二,大姐嫁平冈良朝村,小妹嫁埠场关村白沙地。敖华衮出生地在百禄村祖居。曾氏病逝后,敖琴普再娶苏氏,阳江县城西门濑人,为家庭妇女,生华裴、华秩、华表三子。1905年8月,敖琴普与举人何史华、陈德鑫,廪生敖昌礼(即敖经沧)等6人,被选派到日本考察三个月。尔后,敖琴普在阳江县城东门街县立中学(原市二中旧址)任国文教员,与妻苏氏居住在县城书院街鼎亨学舍(即敖氏公馆,今门牌34号),敖琴普约40岁病逝于敖氏公馆。

 敖华衮童年时代,入读百禄村仰山小学,后就读阳江县立中学,毕业后,赴广州求学。少年时代,敖华衮不得意,生活窘逼,常受后母苏氏虐待,13岁他便跑到生母娘家或二姐家居住生活,逐渐养成他倔强的性格。在广州求学期间,敖华衮结识阳江籍青年学生敖昌骥、阮绍元、谭作舟、黄贞恒等,并与他们在广州从事革命活动。1921年7月下旬,成立了中国共产党。1923年6月,中共“三大”在广州召开,确定了中国共产党和中国国民党建立革命统一战线的策略。1924年1月,国民党“一大”的召开,实现了国共第一次合作。1925年5月,爆发了五州运动,掀起了全国革命大风暴。同年夏秋间,谭作舟、敖华衮、黄贞恒等从广州返回阳江,在二区雅韶成立全县第一个农民协会。9月14日,敖华衮、谭作舟、吴铎民参加广州农民运动讲习所学习,系第五届乙班学员,所址在广州东皋大道1号,彭湃任所长,招收学员l14名,广东南路学员共9人,同年12月8日毕业,本届学员部分以中国国民党中央农民部特派员的名义派到各地从事革命工作。

1926年1月,敖华衮由钦廉调回阳江,与其他共产党员开展建党工作和工农运动。经上级党组织批准,3月初,中共阳江县支部秘密成立,支部书记为敖昌骙,组织委员为敖华衮,委员为关崇懋、吴铎民、黄贞恒。5月,谭作舟、冯军光返回阳江,增补为委员,支部设在县前市文昌宫。3月11日至13日,国民党阳江县代表大会在江城召开,敖华衮以代表身份出席大会。l3日,大会进行选举,随即选举县党部常委及各部委员,敖华衮为执委兼农民运动委员,敖昌骙为执委兼青年运动委员,关泽霖为执委兼商民运动委员,县党部设在江城孔庙的尊经阁。在县党部执委七人中,敖华衮、罗扬清、敖昌骙为中共党员。

3月30日,阳江市各界对外协会、国民党县党部等在旧游府衙(今中山公园)举行援助香港大罢工大会,之后,各界代表大会推派敖华衮、林振环、谭作舟等人,携带第一期捐款700元毫洋到广州慰向罢工工友。

5月,国民党县党部进行人事调整,常委敖华衮及宣传委员敖昌骥主办《两阳民国日报》。

7月16日,由奸商、暴徒、退役军人、土豪劣绅组成的反动势力,向国民党县党部和县政府施压,扬言“打倒县党部”和“打倒工会”,在这危急关头,县党部一些要员纷纷逃避,作为共产党员,国民党县党部执委常委的敖华衮,不畏强敌,挺身而出,主持县党部工作。18日,在农军利联闭队配合下,进城以武力平息阳江暴乱,翌日全城店铺复业,社会秩序逐步恢复,这充分体现了敖华衮处事精明才干和英雄胆识。

1926年12月初,阳江县农民协会成立,开展减租减息斗争。早在夏秋期间,敖华衮、敖昌骙、敖华日等在百禄村新祠堂(原仰山小学,后称百禄小学)组织百黄乡农民协会,有骨干15人,如敖和铮、敖和锵、敖家骏、敖绍平、敖昌槐等,组成400多人的农运队伍,向以敖和惠、敖昌忠为首的大地主作斗争。当时村中有两条河流,叫黄村涌和那达涌,均由10多个地主霸占,限制农民捕鱼。一天早上,百禄、黄村两村有400多人在百禄开会,因有人“报水”(泄密),平冈区长敖小森带着10多个全副武装的乡兵前来镇压、干预。敖华衮带领全体农军,手持锄头、镰刀,冲锋在前,与敖小森针锋相对,据理力争。作为大伯父的敖小森,见到侄子敖华衮这样“多事”,十分气愤,骂他“反骨”(犯上作乱),最后,敖小森见势不妙,下令乡兵撤退。于是,敖华衮率农军来到10多个地主霸占的蚝塘,进行斗争。蚝塘为黄村、百禄村共有财产,过去两村人结婚、红白事都要到此买五斤蚝鼓、十斤生蚝使用,此习俗一直延续到1949年阳江解放。经过一番斗争,农军取得了胜利,收回了两个蚝场产权。村民对敖华衮大义凛然、勇于斗争、为村民谋利益的行为大为称赞。

1927年4月12日,国民党右派在上海发动反革命政变。4月15日凌晨二时许,国民党阳江县长陆嗣曾、驻军营长梁开晟等在阳江进行“清党”,敖昌骙等革命同志先后被捕。15日凌晨,敖华衮刚好在百禄村其二伯父敖仲龄家中书房住宿,尚未得知“清党”消息,前几天他接到上级通知,要到江门开会,故在当夜乘着朦胧夜色赶路,当他步行至埠场渡口时,认识他的船夫立即将夜里发生的事情告诉他,这时,敖华衮才知道国民党当局在当夜进行“清党” 行动的消息。在这情势危急之下,船夫将他藏在船舱底下,用棉被盖住。此时,国民党几个追兵上船搜查盘问,船夫称舱下人为自己患病的儿子,追兵看了几下,便离开渡船。船夫急将船使向对岸渡口,敖华衮这才得以逃脱追捕。(据《中国共产党阳江县历史》第一卷,第34页记载,国民党在阳江“清党”期间,敖华衮、冯军光在广州开会,幸免于难。)敖华衮离船登岸后,远走他乡,改名换姓。敖华衮直到1928年返回阳江,4月,阳江县建立起4个基层党支部,敖华衮任中共阳江县四区北宿乡支部书记。与此同时,对原中共阳江县委进行改组选举,产生新的县委,冯宝铭、许基旭、敖华衮三人为县委常委。县委改组后,县委机关设在三区丹载小学。1929年春起,中共阳江党组织遭受严重破坏,停止了活动。从此,敖华衮与中共阳江党组织失去了联系。他曾到广州、香港等地寻找党组织未果,后在顺德勒流镇当小学教师。他脱险后,曾与阮退之联系过。阮退之曾同平冈小学校长林念良等16人到百禄村安慰敖华衮妻子,祝她保重身体。

1928年后,敖华衮曾一年几次秘密回家。他有一次回家,被人发现,梁开晟即派兵围捕,因有村民报讯,才安全脱险。临走时,他把身上配带的一支手枪藏在平冈琅堰山一座坟墓背后,后来寻找,手枪无法寻到。

1939年,已是抗战第三个年头,军民抗战,共赴国难。此时,敖华衮回到阳江县溪头小学任校长,改名敖天放。他的四弟敖华表应聘在该校当教员。敖华衮经常下乡,募捐抗日,参加抗日救亡运动。当时,他的二儿子敖道提曾到学校探望过他。约一个学期光景,敖华衮得了伤寒病,便告假回家。

1939年农历6月4日(公历7月20日),回家半个月的敖华衮因患伤寒病不治,于平冈百禄村家中逝世,终年36岁。其墓葬原在百禄小学界路,1953年平坟时被毁。其故居破烂不堪,至今仍未修复。敖华衮之妻程景莲,阳江县岗列乡程屋围人,她的父亲程汝良曾在阳江城开过私塾,与敖琴普为同科秀才,故推波助澜,敖华衮与程景莲结为连理。程景莲于1988年农历11月5日在平冈百禄村家中逝世,终年77岁,其墓在平冈周村赤沙垅。

敖华衮生两子一女。长子敖道琪,次子敖道提。长子生于1925年,卒于2009年3月,终年74岁,他曾在平冈吉树村小学任校长以及在平冈元头村、北甘村当过教师。次子敖道提,生于1932年农历3月9日,当过教师,曾在平冈电影院工作,现已退休。女敖淑贞,生于1929年,嫁平冈村头村,卒于1998年,终年69岁。

敖华衮英年早逝,他的事迹永载史册,名垂千古。