冯希湛,曾用名冯一之(19152004)男,广东省阳江县溪头区白水乡人。

冯希湛出身书香门第,祖父冯应华是清光绪十一年举人,父冯文光亦饱读诗书,且家业甚丰,广置田产。

冯希湛在阳江一中初中毕业后到广州国民大学附中读高中。1932年到日本留学,入读日本东京第一高等学校、日本大学,获日本大学社会学学士学位。1937年“七七”卢沟桥事变后抗战爆发,冯希湛回国参加抗日。次年,在家乡组织抗日民众自卫队,任中队长。1939年,他取道湛江、香港、越南进入云南,随后赴重庆,在国民党中央训练团留日学生训练班受训,期间集体参加国民党。1940年冯希湛赴湖南宁乡,在南迁的北平国民学院当教授。随后投笔从戎抗日。1944年,他离校往云南任中国赴缅远征军长官部少将日文专员,负责中国远征军对日宣传工作,起草日文劝降传单、日俘教育文件等。1945日本投降后,冯希湛奉调回南京,任南京中国陆军总司令部日本督察专员,参与集中在京沪的百万日军俘虏及日侨的管教。1946年,他辞去军职,应聘到国立兰州大学任经济系教授。随后,在阳江家人一再要求下,辞去兰州大学教授职,回阳江参加国大代表竞选。1947年12月22日,国民党选举国大代表,阳江选区选举陈书畴为正式代表、冯希湛为候补代表冯希湛竞选失败,却一时成为阳江名人。1947年秋1949年夏,任广州国民大学教授,还曾任中山大学兼职教授,亦曾兼任广州大学附中教务主任。

1949年春夏,冯希湛赴香港参加“中国人民民主社会革命协会”,在中共华南分局统战部领导下搞策反等统战工作,同年10月广州解放时,他离港返穗回广州迎接解放。19501951年,赴番禺县人民政府秘书室工作,参加过土地改革,当过人民法庭审判员。1952年当番禺师范学校教师。随后以“政治不清”为由被清洗回乡,囚于看守所。冯希湛1954年2月因反革命一案,经阳江县人民法院判处有期徒刑五年,发配至内蒙古劳改。冯希湛不服,多次提出申诉。1957年刑满释放回广州,先后当过补习学校教师、炼焦厂技术指导、冶炼厂临工、农场工人等。1963年入广东省科技情报研究所、广东省科技业余大学当日语教师、翻译审校,可以展其一技之长。1966年始,中国遭遇十年浩劫,冯希湛被疏散回原籍阳江县溪头公社白水大队放牛。

冯希湛身处逆境,却能直面人生,泰然处之。他回溪头白水放牛时,住茅寮,生活艰难,但他能安天乐命,在茅寮门口贴一副对联“雨落檐阶天送水风抛枝叶树捐薪”,表现得心平气静。当年物资匮乏,他用自己学过的化学知识,为村民制造肥皂。他坚信:知识是他安身立命的本钱,终有一天会用得着的。

“文革”结束,1978年,冯希湛恢复广州市户口,到广东省科学技术协会、省科技业余大学当日语教师。1979年阳江县人民法院复查冤假错案时正式为冯希湛平反,宣布无罪。并致函省科协,请协助做好平反工作。但因他并非省科技业余大学的正式教师,几经周折,最终于1984年在其被捕前的工作单位番禺师范学校恢复公职并退休。

1980年,冯希湛与友人创办广州市岭南外语翻译补习学校,任负责人,愿为“四化”建设尽力。因开风气之先,无成例可循,在领牌和备案问题上遇到重重困难,在未得到认可的情况下,仍然做了大量工作,引起社会关注。《广州日报》1980年10月18日头版以“有心报国为何效无门”为题对此作过报道。其后10天,《光明日报》详细摘转《广州日报》该报道,领牌和备案之事终获解决。在领牌问题解决后,广州市岭南外语翻译补习学校办得有声有色,招徒授业,培训日、英、法、德、西班牙等语种的外语人才。适逢中国改革开放,有日语、英语专长的他,终于有用武之地。他除了办学,还搞翻译。1982年10月25日,中共阳江县委、阳江县人民政府召开“建设新阳江恳谈会”,该县在外地工作的部分专家、教授、学者和文艺界知名人士应邀参加冯希湛也应邀与会。

冯希湛晚年热心社会公益事业。1990年,以75岁高龄被兰州大学聘为兼职教授。他是兰州大学校友总会理事、广州留东同学会理事、民革成员,为培育人才发挥余热。

冯希湛三十年代留学日本四十年代任大学教授抗战期间投笔从戎,任中国远征军少将日文专员;解放前夕积极从事革命工作,从香港回广州迎接解放;解放后在政治运动中被清洗、判刑;文革中被疏散回原籍放牛改革开放后平反。冯希湛一生道路虽然曲折,但一颗爱国之心始终在跃动。

(本文根据冯昭明、冯昭海提供的书面资料及方少芬口述整理而成)