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南海Ⅰ号”所沉没的海域不仅正处在“海上丝绸之路”的航道上,而且由于它是目前中国发现的年代最古老、保存最完整的沉船,蕴藏着异常丰富的超乎想像的资讯,因而堪称“海上丝路”研究最可信的模本。

 所谓海上丝绸之路,是指古代中国与外国交通贸易和文化交往的海上通道,由于其在隋唐时运送的大宗货物主要是丝绸,所以人们都把这条连接东西方的海道叫作海上丝绸之路。但由于在不同的历史时期,所输送的大宗货物有所侧重,故亦称陶瓷之路、茶叶之路、白银之路,香料之路。如到了宋元时期,瓷器渐渐成为主要的输送货物,自此之后,人们也把它叫作“海上陶瓷之路”。其承载内涵之丰富,影响之深远,丝毫不亚于任何一条陆地通道。
 海上丝绸之路有两条主要线路,一条是东海起航线(东线),另一条是南海起航线(西线)。东海航线由中国向东到达朝鲜半岛和日本列岛的航线,它在海上丝绸之路中占重要地位,起始时间 最晚不迟于周武王灭纣,建立周王朝(前1112年)时。其间,武王派遣箕子到朝鲜传授田蚕织作技术,中国的养蚕、缫丝、织绸技术由此通过黄海传到了朝鲜。
 秦始皇(前221年)兵吞六国时,齐、燕、赵等国人民为避苦役而携带蚕种和养蚕技术不断泛海赴朝,加速了丝织品在朝鲜的传播。西汉哀帝年间(前6年~前3年),中国的罗织物和罗织技术已传到日本。公元三世纪,中国提花丝织技术和刻版印花技术传往日本。隋代,中国镂空版印花技术再次传到了日本。
 隋唐时期,日本使节和僧侣往来中国频繁,他们在浙江台州获得青色绫,带回日本作样板,仿制彩色锦、绫、夹缬等。在这一领域,日本至今仍沿用中国唐代的名称者有:绞缬、腊缬、罗、绸、绫、羽等。唐代,浙江出产的丝绸直接从海上运往日本,丝织品已开始由礼物转为正式的商品。奈良是当时日本的首都,可以说是中国东向海上丝绸之路的终点。宋代也有很多的中国丝绸运往日本。
 元代,政府在宁波、泉州、广州、上海、澉浦、温州、杭州设置市舶司,多口岸向日本出口龙缎、苏杭五色缎、花宣缎、杂色绢、丹山锦、水绫丝布等。明代则是日本大量进口中国丝绸的时期,这一时期,日本从中国输入的生丝、绢、缎、金绵等不计其数。清初(1644年),统治者担心人民出海与明末抗清志士勾结而采取海禁政策,乾隆二十五年(1760年)为了换取日本出产的铜,允许中日官方往来,进行丝绸贸易。此后,中国的丝绸更源源不断运往日本。(以上行文主要参考资料:《海上丝绸之路概述》华夏经纬纲·2010-05-27)
 据王元林先生考证,南海起航线起始于秦汉时期(另有一说:广州海上贸易早于秦——吕思勉·《宋代广州的海外贸易》),繁荣于南宋时期,转变于明清时期,其始发点在徐闻、合浦,魏晋南朝时期东移至广州。此航路以南海为中心,从中国出发,向西航行,所以又称为南海丝绸之路(亦称西线),是已知最古老的海上航线。
 “自汉平南越后,由于中原王朝对南海诸国的珍宝异物的需求和岭南对南海诸国的货物交易,使广东的海上贸易有了初步的发展。……广东对外的海上贸易的最早记载见于《汉书·地理志》。从日南障塞(在今越南境内)、徐闻、合浦(在今广西境)发船,经马来半岛,傍海航行(途中一度登陆岸行10余日,换船再前进)抵黄支国(一般认为在今印度境内),再到印度之南的已程不国(今斯里兰卡)而还。……西晋统一全国后,太康二年(281),大秦国(罗马帝国)遣使奉献,派船来到广州(番禺),奉献给西晋皇帝以外的货物,便在广州贸易了。这是外国船只来到广东,亦即来到广州已在广州进行贸易的首次具体记载。是年也是番禺此后逐渐成为主要贸易港口的开端。”(上述行文主要参考资料:《广东海洋经济》王荣武、梁松等著)
 “海上丝绸之路开辟之后,在隋唐以前,即公元6~7世纪,它只是陆上丝绸之路的一种补充形式。但到隋唐时期,由于西域战火不断,陆上丝绸之路被战争所阻断,代之而兴的便是海上丝绸之路。到唐代,伴随着中国造船、航海技术的发展,中国通往东南亚、马六甲海峡、印度洋、红海,及到非洲大陆的航路的纷纷开通与延伸,海上丝绸之路终于代替了陆上丝绸之路,成为中国对外交往的主要通道。……当时通过这条通道往外输出的商品主要有丝绸、瓷器、茶叶和铜铁器四大宗;往回输入的商品主要有香料、花草等供宫廷贵族赏玩的奇珍异宝。这种状况一直延续到宋元时期。明初郑和下西洋把这条海上丝绸之路发展到巅峰状态。郑和之后的明、清两代,随着海禁政策的实施,中国航海业的衰败,这条曾为东西方交往作出过巨大贡献的海上丝绸之路,也随着愈来愈严厉的海禁而逐渐消亡了。”(以上行文主要参考资料:《海上丝绸之路概述》华夏经纬纲·2010-05-27)
 但作为一条贸易之路,朝贡之路,文化交流之路,海上丝绸之路在人类文明演进中所发挥的巨大作用并没有湮没在历史的波涛之中,而是作为一种潜在的力量推动着当今社会经济文化的发展。那些静静地躺在海床中的宝藏在耐心地等待着重见天日,等待着向世人诉说那光辉的往昔。我们可以想象得到,在没有机械动力的帆船时代,往来海上丝绸之路的船只随时会遇险沉没,直到19世纪初,因遇上海盗和风暴而沉没的货船比例仍高达30%~40%,船中所载的不计其数的陶瓷、丝绸、金银珠宝等宝物也就随之沉埋海底。
 中国沿海的古代沉船主要分布在古代海上丝绸之路沿线,有人推测,中国沿海有3000多条沉船,仅在南海就有2000条以上的古代沉船。它们所蕴含的许多宝贵信息,正好填补陆地考古的许多空白。而“南海I号”所沉睡了八百多年的海域正位于南海上丝绸之路上,它是迄今为止发现的宋代海上沉船中年代最早、船体最大、保存最完整,最具考古学价值的远洋贸易商船,也是古代海上丝绸之路的重要见证。根据有关专家的预测,它的出水与研究,将给中国海洋经济社会史研究的带来重大突破,甚至可以复原和填补与古代中国“海上丝路”密切相关的一段历史空白,很可能带来“海上丝绸之路学”的兴起。譬如人们可以从沉船形态、沉船文物的考察,延伸到沉船的航线及船货的外销地区、舶来产地等方面的研究,进而延伸到中国的航海史、海外贸易史、港口史、造船史、移民史、国家关系史、科技文化交流史等方面的探讨,其历史价值不亚于近代中国的两次重大考古发现——“甲骨”和“敦煌”。所以“南海I号”蕴藏着超乎想象的信息和非同寻常的学术价值,堪称海上丝绸之路上的明珠,备受各界瞩目。
转自《阳江文史》第三十期