一、敌伪入侵海陵岛的企图

   在日本帝国主义者实行它所谓“南进政策”以后,大半亚洲国家(包括东南亚在内)几乎都在它铁蹄蹂躏下做了它的牺牲品。当时在它这一个短暂间的军事上得手后,为了它的继续南进而扫清障碍,达到以战养战,扩大侵略战争,和美、英争霸世界的目的,因此,它竞于1941128日,集结了海陆空军的力量,突然偷袭美国的珍珠港。在偷袭珍珠港成功后两天,美国就向日本作出宣战的决策。同时,英国也跟着美国向日本宣战。这时,日本侵略者为着要应付这一新的形势,所以在它的国内国外(指它占领的国家和地区)加紧训练士兵,扩充兵额。同时也大量地向那些已被它占领或为它声势所吓倒的国家和地区从事经济上的掠夺。主要掠夺的是它需要的军事物资和民用的工厂的加工原料,以补充它的物质上的不足,并且还实行推销自己生产的日用工业品,作为它“南进政策以后的一个新经济侵略政策的重要一环。

中国,更是它们军事占领和经济掠夺的最大目标。拿阳江海陵岛来讲,本来不是它的军事占领的目的地,但在经济地位来讲,在当时是一个为它注意的地方。因为阳江南濒南海,西通西江而入广西、云南、贵州,在抗战时期为这一运输路线的起点,是抗日战争时期盐、糖、煤油、火柴的内销以及桐油、桂皮外运等购运的去路。而阳江之海陵岛又更为它想占领的天然岛屿。如占据了这一岛屿,它就可以获得一个进行经济侵略的好据点。因此,当时日寇指使敌伪占据海陵岛其目的确实为着经济掠夺。但同时,它的企图又是以海陵岛为基地,再进一步实行扩充地盘,囊括全阳江县为其目的的。

 

二、敌伪入侵和入侵后的海陵岛情况

汉奸甘志远(又名甘霖,台山县人)和他的副司令王承山(台山县人,曾任过越华中学教师)、参谋长吴华山(台山县人,曾任过越华中学教师)、中队长方正锋以及秘书陆某(闻此人当过某中学教务主任)、助手甘志和(甘敌的弟弟)等率领电扒二十多只,载伪兵三四百人,配备日式装备于19431210日凌晨直驶入海陵岛闸坡港口登陆。当时闸坡镇的自卫队及该镇的警察所的武装警察闻讯,仓皇应战,战斗一小时左右,我武装警察和自卫队人员被迫退出闸坡,退守闸坡镇附近的莳园村及大岭陉一带与敌伪继续对抗。

过了两天,我县的自卫队及国民兵团一二中队渡海(当时没有海陵大堤)增援,增援部队由国民兵团副团长曾岳任总指挥。增援部队达到后,会同当地的武装部队分三路反攻,开始时作战甚为剧烈,我正面部队曾一度攻击到晒网地,迫近闸坡镇上的民房,右翼也突击闸坡镇的鸭巷。后来敌人运用猛烈的火力还击前进,因敌我装备悬殊,被敌人火力压退,一退再退退到大岭陉的制高点的有利地带握守。而敌人为着控制我大岭陉的阵地及巩固已占领的闸坡镇,竟在闸坡镇外围左侧的飞鹅岭(比大岭陉高出数十米)建筑一个大型堡垒,并在堡垒后面挖掘坑道一条,作为增调士兵及运送弹药的通道。这一堡垒筑成后,敌人的机枪火力直射向大岭迳我军阵地,并控制了出入闸坡的路线。这样迫使我作战部队退守大岭陉下的北极及里灶等一带的乡村里。

敌伪甘志远为着扩充实力,又派人招收土匪头林贵仔的土匪四百人入伙。闻说林贵仔向甘志远提出合伙的条件是:“除粮饷优待外,还要允许他们打入某地时要劫掠一天。”所以,林贵仔匪帮一到闸坡时,就向闸坡商场和一部分居民搜劫一天。而甘志远的部队则在进攻到海陵下四堡地方也效法大肆抢劫。

林贵仔的匪帮加入后,甘志远的伪军实力增强了,于是继续攻打我军把守的北极村一带。我部队以军械不及敌人,为着避免损伤计,接火后随即退到那洋,朝表等村,后又退到白蒲墟一带死守。这样,我海陵岛的下四堡(过去海陵岛的行政区域除一闸坡镇外,又分上四堡和下四堡。上四堡属章蒲乡所管辖,下四堡属则属那济乡所管辖)及一个闸坡镇则全为敌伪所占据了。我方退守在上四堡的部队,不久又有一部分过海退回平冈墟作观望态度。在当时的情况来看,上四堡亦岌岌可危。而这时竞有一些民族败类曾秩平、黄光洽、粱文绪、黄德枢之流暗竞通甘敌,并准备鸡、鸭、鹅、猪、洒菜等物到约定时日进行所谓慰劳欢迎,企图引进敌伪队伍开到上四堡的章蒲乡来。这些民族败类,真的不知羞耻,竟作出箪食壶浆以迎敌人的丑态。

海陵事态如此危急,从海陵岛逃出县城的一批人士和在城工作的几位海陵籍人员不得不组成临时救乡会。笔者是主持救乡会工作人员中之一员。笔者又因职务关系,与当时的阳江县长吴式均比较接近,曾多次敦促吴式均开动县政警大队增援,以图收复家乡。可是县长吴式均,畏敌如虎,坚决拒绝我们的要求,不肯再派出一兵一卒,甘心让海陵岛沦陷在敌伪手上。

县长吴式均既不肯派兵去收复海陵岛的失地,我们救乡心切,迫而联系县内各社团,大造社会舆论,连电四邑南路抗日游击司令李江,请求他派兵收复海陵岛失地。在函电交驰下。终于得到李江的答应,调派他的第二挺进队开到阳江。

 

三、阳江军民和第二挺进部队击退在闸坡的敌伪

19441月某日下午,第二挺进队队伍从阳江县城开到平冈墟。大队长李建唐竟留在阳江县城中,参谋马某也裹足平冈墟上,只由中队长陈立芳带领全部队伍渡海出击。那时是农历隆冬天气,寒风冷雨交相侵袭,从而迟滞了进军时间,原计划袭击敌伪设在那洋村的中队部,因而未能实现,敌伪早已闻风而撤到闸坡镇一带的阵地上。我方部队也跟踪进驻大岭陉下的北极村。

敌伪退集闸坡一地,着重防守飞鹅岭的堡垒和晒网地、莳园村的阐坡外围防线。而我军则以进攻敌人的飞鹅岭堡垒为主,而进攻又以夜袭为主,从而困扰敌人。估计待堡垒攻破后,便可控制闸坡,那时,敌人所据守的闸坡外围防线便可不攻而破。后在我军夜袭困扰下,敌人顽抗廿天左右。当时敌伪头目甘志远想一面顽抗固守,一面分散我军攻击力量,便令林贵仔匪帮去进攻织区属的溪头(与闸坡隔海相对)。而林贵仔为着保全他自己的实力,不肯听命。因此,甘、林敌伪发生内讧,感到危机潜伏。特别是第二次世界大战,在1944年,盟军已进到反攻阶段。在太平洋战区和中国战区上,日本侵略者已步步退守,缩短防线,日渐觉得势穷力蹙。这一大势,更使甘贼有不久的将来,就会树倒猢狲散,末日快要到来的感觉。甘贼为了逃脱海陵人民对他们的惩罚,便于1944219日深夜全部逃出海陵岛。我军这次的胜利是在全局的大好形势影响下取得的,同时也与官兵用力、群众帮助、密切配合分不开的。

 

四、敌伪败退的前前后后

敌人退后,我军顺利地收复了闸坡镇。当我军收复闸坡时,先在街道、铺户进行搜索,然后分派部队布防沿海一带,以防敌人再度重来。闸坡面向海洋,潮水涨时可入巨舶。在日寇南侵越南、东南亚各地区时,敌舰常常由远海驶过闸坡港外,有时会发炮轰闸坡。自敌伪甘志远侵占闸坡后,敌舰来往时未曾向闸坡发炮,只在外海停留短暂时间,遥遥与闸坡敌伪相犄角。而敌伪甘志远亦有旗帜设置高处,用“旗语”和敌舰联系。

这次在甘志远敌伪蹂躏下,闸坡镇及海陵下四堡(即旧行政区那济乡)的人民损失粮食及家禽牲畜最多,其次则衣物等。村乡以那洋村、广陵村及北极等村受害为大。

敌伪退后,县长吴式均惺惺作态,在敌伪退走后的第二天,他带领配备机枪的政警队100人左右,前呼后拥,渡海到海陵岛办理所谓善后工作。可是当着与敌人战斗的时候,连他的影子在海陵岛也没出现过一次。贪官污吏大都如此弄虚作假,不足为怪。又当敌伪占据海陵岛的闸坡及下四堡时,更有些民族败类如上文所提到的曾秩平、黄光洽、黄德枢等之流暗中与甘敌联络。自甘敌败退,他们怕会受到惩办,有的便藏匿起来不敢露面,而曾秩平这人则远离县境,逃亡他去。汉奸的命运就是注定这样下场的,与汉奸、贪官污史的恶行相反,象平冈区的陈景桓,他身无职责,临时见义勇为,率领平冈自卫队队员及溪头自卫队员会同海陵岛自卫队和县国民兵团的队伍,对敌并肩作战,委实值得表彰的。

查此次对敌作战时,敌伪人员被我打死了十多人。最为群众称快的是一名敌伪排长,他曾奸淫过妇女,因退走稍退,被群众逮住,用绳把他勒死了。而在这次自卫反击战中,我方的平冈自卫队员,被敌人打伤,死在后方医院的一名,在阵地当场牺牲的一名。这两人都失记姓名,均被埋葬在凤尾岭上,立碑纪念。又挺进中队在飞鹅岭夜袭敌人堡垒时先后牺牲了两名战士。一名班长,名叫谢桂芳,一名排长,是姓谭的,但忘其名字。这两人经我军民把他们的忠骸埋葬在闸坡晒网地的炮搂侧边小冈上。两位烈士都是开平县人。当埋葬他们时,我军民等都送上花圈及挽联以示哀悼。我本人曾撰有挽联,联文是:“攻垒勇先登,血战飞鹅寒敌胆;歼奸轻一死,名留忠烈在人问。”海陵岛群众也送有挽联,联文是:“血战飞鹅寒敌胆,功留陵岛慰忠魂。”这也是海陵岛军民人士对捍卫祖国而献出生命的烈士们表示万分哀悼和敬仰的心情吧。

【附记】收复海陵岛后,第二挺进大队留驻阳江。计1944年至1945年间驻阳江的第二挺进大队,成为国民党军队中军纪最败坏的一支地方军队。大队长李建唐是一个无恶不作的烟毒犯。他纵兵殃民,他的部属对群众敲诈勒索,无所不为。1945年“六六,事变日寇陷阳江时,挺进队的官兵更趁火打劫,群众恨之入骨。“六六”事变后,国民党一五四师经阳江时,在群众的强烈要求下,该师师长刘镇湘不得不顺应民情,将恶贯盈的李建唐和他的副官枪决于阳江城南郊。枪决李建唐后,观看的群众还用大石块砸他的头,以泄公愤。