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东进,东进!我们是铁的新四军!”这首创作于70多年前的《新四军军歌》,当年是如何诞生的呢?
 
陈毅受周恩来之命作词
 
1939年春,中共中央军委副主席周恩来以国民政府军事委员会政治部副部长的身份,来到皖南泾县云岭新四军军部视察。
不久后,在陈家大祠堂举行的一次联欢晚会上,大家欢迎新四军第一支队司令员陈毅唱首歌。于是他用法文演唱了青年时期在法国学会的《马赛曲》。唱完后,陈毅感慨地说:“要是我们新四军有自已的一支军歌就好了!”坐在身边的周恩来回答:“好呀!你是诗人,你就写个歌词吧!”陈毅欣然答应。
陈毅从军部返回苏南后,于3月30日完成了初稿。歌词共3段,概括了参加北伐战争的国民革命军第四军、工农红军第四军和坚持南方三年游击战争后被编为新四军的光荣历史,表达了新四军开展抗日斗争和建立新中国的决心的信心。
 
叶挺、项英等领导人集体修改
 
4月上旬,陈毅派专人把歌词送到了云岭新四军军部。副军长项英、政治部主任袁国平看后认为歌词写得不错,但也有应该完善的地方。随后,军长叶挺、副军长项英组织政治部主任袁国平、副参谋长周子昆等人,对初稿进行了集体讨论。
集体改词后同原词相比,有两个很大的不同:一是内容更为精炼,歌词由原来的三段改为两段,408字减为263字;二是突出了向敌后进军的思想,增加了“扬子江头淮河之滨,任我们纵横驰骋”“东进,东进!我们是铁的新四军!”“前进,前进!我们是铁的新四军!”这些内容。
最后大家决定,歌名由《十年》改为《新四军军歌》。集体修改稿完成后并未最后定稿,项英强调要等与陈毅商讨后再定。
5月,陈毅从茅山根据地回到军部,他根据大家提出的意见,在集体修改稿的基础上进一步精雕细琢。
《新四军军歌》定稿后,于1939年6月发表在《抗敌》杂志上,署名为“集体创作,陈毅执笔”。
 
文化队长何士德三谱曲调
 
为新四军军歌谱曲的任务,落在了文化队长何士德头上。
何士德于1938年参加新四军。参军前,他是一名受过专业教育的音乐家。1937年8月,在为上海国民救亡歌协会成立而举行的音乐会上,他指挥40多人的合唱队,演唱了18首抗日救亡歌曲。此前,何士德还曾为麦新的歌词谱过曲。
何士德接到为《新四军军歌》谱曲任务后,深感责任重大。他信心十足地表示:“我一定不辜负党和同志们的期望,一定要把这支歌谱好!”
何士德废寝忘食,抓紧时间,很快谱出了第一稿。袁国平和政治部宣教部长朱镜我听了文化队的试唱后,认为曲调虽然流畅,可战斗的劲头不足。他们要求:歌词第一段最后“东进,东进!我们是铁的新四军!”和最后第二段“前进,前进!我们是铁的新四军!”均应重复两遍。
袁国平对何士德说:“军歌的曲调应高昂雄伟,要有一往无前的进军气魄。”何士德根据袁国平和朱镜我的要求,又两易曲谱。
1939年7月1日上午,在文化队驻地再次试唱时,项英、袁国平、陈毅、周子昂、李一氓、朱镜我等新四军领导人到场聆听并报以热烈的掌声。
由陈毅原词、新四军领导人集体改词、何士德谱曲的《新四军军歌》,从此传遍大江南北。
 
《中国老区建设》2015.8期