大量编修专业志,不是某些人的主观愿望,而是客观发展的必然,是时代的需要。这主要是因为:

(一)随着社会经济、文化事业的发展,分工越来越细,行政机构和企业事业单位越来越多。民国时期的县政府一般只有秘书室和二三个科,现在多数有上百个局级单位;民国时期一个县只有三几间小工厂,现在经济发达的县有几千间工厂,其他医院、学校、研究所等事业单位和社会组织,也相应增加。单靠一本综合志书,要记述如此众多的单位的活动,是不可能的。

(二)由于科学技术发展很快,知识更新很快,各种出版物很多,各方面产生的信息量越来越大,对信息的需要也越来越多,综合志书虽是庞然大物,但分解开来,每一部分都很简单,很浅薄,单靠一本综合志书已不能适应要求。

(三)由于分工越来越细,整理各种资料信息越来越需要有专业知识,而人们不可能有“百科脑袋”。因比,依靠少数“秀才”闭门修志已近乎不可能,修志工作必须发动和依靠各部门来配合,并以各部门的专业志和提供的材料为基础。这样,大量的事业志便自然而然地应运而生,而且受到人们的欢迎。