当前位置:首 页>理论研究>志鉴园地

志鉴园地


2018-10-09   作者:罗伟伟     点击数: 1351506


摘要:汕头地处南海之滨,是东南沿海重要港口城市,更是国家确定的“一带一路”重点建设的15个港口之一。位于闽粤台交界处的汕头,历史上是广东东部与海上丝绸之路沿线国家联系沟通的重要纽带,是古代海上丝绸之路的重要节点,拥有丰富的海丝文化遗产,包括港口、灯塔、商贸、陶瓷、信俗、海防、华侨等物质与非物质文化遗产,与海上丝绸之路具有深厚的历史渊源。

关键词:汕头  海丝  史迹

汕头,位于广东东南沿海,地处闽、粤、台三省交汇,市辖六区一县均临大海,是一座著名的滨海城市,素有“粤东门户,华南要冲”之美誉,历史上一直是“海上丝绸之路”的重要组成部分,更是广东、福建两座海上丝路大省的中转站。本文笔者从将从港口文化、灯塔文化、商贸文化、陶瓷文化、信俗文化、海防文化、华侨文化等视觉出发,梳理汕头在物质与非物质方面的海丝文化史迹,探寻汕头与海上丝绸之路历史文化渊源。

一、汕头海丝港口文化

汕头地处东南沿海,韩江、榕江、练江在此汇合奔流入海,所辖各县(区)均临海洋,海域面积约1万平方公里,全市海岸线长217.7公里,岛岸线长167.37公里。[1]域内拥有数量众多的内河港口与沿海港口,且各大港湾错综相连,在古代为“诸夷贡道所必经”之地,南来北往的海上贸易造就了汕头成为“海上互市”的繁荣,是古代海上丝绸之路的重要节点。

丰富的港口资源是开展海上贸易的基础。历史上,汕头拥有凤岭港、南澳港、鮀浦港、辟望港、樟林港、厦岭港、海门港、后溪港、龙津港、关埠港、东陇港、达濠港、西堤港、汕头港等诸多内河与沿海港口,内陆能从韩江直达梅州、福建、江西一带,东南沿海能上达津沪、下到南洋。其中凤岭港、樟林港和沙汕头港三个港口尤为重要,代表了不同阶段汕头港口贸易与海丝沿线交往贸易的变迁。

作为早期汕头参与海上丝绸之路贸易的重要见证,凤岭港位于澄海程洋岗韩江东溪的江海交汇处,是汕头最古老的外贸港口,唐宋时期是潮汕第一个交通枢纽港和对外贸易口岸,素有“粤东襟喉,潮州门户”之美誉。早在宋代,潮州城笔架山百窑村生产的瓷器就通过韩江运往凤岭港再转运出海。清乾隆《潮州府志》载“旗岭港,距城十五里,南洋大洲之北,自韩江发源而来,凡来往客舟多泊于此。”[2]

樟林港的兴起是汕头港口贸易的第二个重要阶段,樟林港位于澄海东里,清代的樟林港与南宋时期的福建泉州港、元明时期的漳州月港共同构成中国古代海上丝绸之路三个重要起源地。[3]樟林港是汕头乃至整个潮汕海运史的地理坐标,被誉为“粤东通洋总汇”,是著名的红头船故乡。早在清光绪元年(1875)英国出版的世界地图上樟林这一地名就赫然在列。[4]清乾隆、嘉庆年间,从樟林港上交的关税最高峰时曾占全广东的五分之一,商贸兴盛期前后跨越了雍正、乾隆、嘉庆和道光四个时期100多年,最盛时港口停泊各类大商船100多艘,直到汕头开埠后,樟林港的地位才逐渐被汕头港所取代。

汕头港的全面兴起是在汕头被开辟为通商口岸后,凭借自身优越的港口位置,汕头港一跃成为东南沿海极具竞争力的港口。汕头港地处韩江西溪与榕江交汇出海口,以韩江梅溪为河道,能与潮州城互通有无,横向则是依靠牛田洋这一重要内海湾可达潮阳,往西则可依靠榕江抵达揭阳。此时英国太古洋行、怡和洋行以及清政府的轮船招商局都在汕头开办码头,航运相当繁忙,成为“商船停泊之总汇”,汕头也完全取代樟林成为本地最重要的港口。

二、汕头海丝灯塔文化

汕头作为闽、粤、台三省及国际航线上的海上交通要冲,海岸线长,港口众多。但因岛屿多、暗礁繁复,给各种船只造成航行安全威胁。为确保航行安全,自清代以来,汕头沿海港口修建了不少航标灯塔,方便对外贸易船只航行,这也是汕头参与海丝贸易的一个体现。

汕头最早的航标灯塔是始建于清同治十三年(1874)的南澎灯塔,灯塔位于南澳县东面43.2公里远的南澎南侧山峰上,南澳自宋朝起就是海上丝绸之路重要的集结站、中转站和给养站,为“诸夷贡道所必经”[5]。为确保船只的航行安全,同时也为了收取过往船只的通行费,当时英国一家叫万国公司的保险机构便在公海航线附近的南澎岛处修建这座高达19.3米的航标灯塔。同时还在南澎灯塔的西北端修建了一座附属灯塔,主灯30.48米,中心离高潮水面有16.5米,为红光灯,俗称红火。[6]此外,南澳周边还大大小小矗立了南澳雾笛、芹澎灯桩、顶澎灯桩、乌屿灯桩、赤屿灯桩、云澳港口灯桩、青屿表头灯桩、后江新港灯桩、深澳鸡心礁灯桩、溜牛礁灯桩等多处航标灯,是整个粤东航标灯塔最密集的地方。

除了南澳之外,位于汕头港出海口妈屿岛东侧还有一座始建于清光绪六年(1880)的灯塔,称鹿屿岛灯塔,也叫德州岛灯塔,是潮海关在汕头港口修建的一座重要灯塔,地处汕头港出海口的咽喉,归属潮海关管辖,也是目前汕头海上丝路保存较为完好的古航标塔。在汕头港对岸的达濠岛东南端也有一座灯塔,称表角灯塔,与鹿屿岛灯塔一样都始建于清光绪六年(1880),二战期间曾遭日军破坏。

三、汕头海丝商贸文化

汕头是韩江、榕江和练江三江汇合出海口,优质的港口资源赋予了汕头独特的商贸文化基因。早在开埠之前,汕头的城市商业价值就已经体现出来。1858年,恩格斯就曾在纽约每日论坛报发表的《俄国在远东的成功》一文中指出:“由于开放五个通商口岸,使广州的一部分贸易转移到了上海。其他的口岸差不多都没有什么贸易,而汕头这个唯一有一点商业意义的口岸,又不属于那五个开放的口岸”。潮海关英人税务司辛盛也曾这样评价汕头:“汕头的重要性,首先在于商业。居民基本上都是商人。”英国一个商人在致英国对华全权大使额尔金爵士的信中也写到:“一个未经条约承认的非常重要的港口就是汕头港……汕头为常有沿海船只开来的唯一口岸。”1860年,随着潮海关的设立,汕头正式开埠,从此汕头以其自身优越的港口条件与商业氛围,开始成为华南地区对外贸易的重要黄金海岸。20世纪30年代,汕头的商业贸易呈现出前所未有的繁荣与发达。1933年,汕头市区总人口已达19万人,各类大小商号共3411家,商业交易额为6.92亿元大洋,商业贸易规模位居全国第七,仅次于上海、天津、大连、汉口、胶州、广州;港口货吞吐量达675万吨,仅次于上海、广州,居全国第三位,进出口贸易额达16073万元,进出汕头港的轮船达4478艘次之多,占全国沿海港口吞吐量总和的8.6%19321397年每年往来的外洋船舶吨数均位居全国第三,是粤东、赣南、闽西南的一个重要的货物集散地和中国东南沿海的国际性海港,成为广东仅次于广州的第二大商贸城市。[7]

除了商业繁荣之外,代表汕头海丝商贸文化组成还有洋行、海关、邮局、交通、金融、领馆、会馆等富有特色的文化烙印。随着汕头的开埠,来汕从事商业贸易的外国人也越来越多,各式各样的洋行也在汕头出现,比如由英国人创办的太古洋行、怡和洋行,此外也有本土商人从事外贸通商代理的洋行,比如捷兴洋行。捷兴洋行的创建者是蔡亮如,是旧汕头的田料和颜料业大亨,汕头市颜料业同业公会理事长。[8]捷兴洋行主要代理狮马牌肥田料为主,同时也代理法国鸡牌颜料,洋行在短短数年间,其田料代理便畅销于粤东、福建一带,是汕头对外通商贸易的重要历史见证。

海关文化也是汕头海丝商贸文化的重要载体,汕头的开埠就是以1860年在汕头设立潮海关为标志,当时位于妈屿岛的潮海关是继上海与广州之后清政府设立的第三个外籍税务司控制的“新关”处所。而在“新关”设立前,1853年,粤海关在妈屿岛就设立了海关,称“常关”。作为海丝文化的历史见证,汕头还保留着旧时海关钟楼和海关帮办宿舍。潮海关钟楼还是是目前国内保存较为完整的民国海关钟楼之一,[9]也是省内仅次与广州省城粤海关钟楼的第二大海关钟楼,此外礐石还保留着潮海关副税务司公馆,妈屿岛上也有潮海关税务司旧址与“潮海关地界”石碑。

能见证汕头海丝商贸文化的还有潮海关在海关区内服务于当时在汕头的外国人而开办邮政业务,现存的汕头老安平邮电局与广州邮政博物馆是广东省邮政系统中保存最完整的两座采用欧陆式建筑风格的邮政建筑实体。交通运输上,清光绪十八年(1892)汕潮揭轮船公司的创办是潮汕最早的民营轮船公司;轮船招商局汕头分局的设立,开通了多条汕头对外贸易航线。金融上,近代有多家外国银行在汕头开办营业点,比较典型的有日本台湾银行汕头支行,还有早期妈屿岛上办起了广珍银行、赤埠银行等。外国领馆上,曾有英国、法国、美国、荷兰、德国、丹麦、瑞典、挪威、日本、奥匈、西班牙、意大利、比利时等13个国家在汕设立领事馆,目前位于礐石的英国领事署和位于市区大华路的日本驻汕领事馆都还比较完整地保留下来。会馆文化上,作为沿海重要商埠,各地来汕从事贸易者众多,会馆也随着出现,清咸丰四年(1854)汕头第一家联合商业组织漳潮会馆出现,后来还出现了洋商会馆、大埔会馆等。

四、汕头海丝陶瓷文化

汕头海丝陶瓷文化构成主要包括两个部分,一是集中在澄海一带的古窑区,二是以“汕头器”和“南澳Ⅰ号”为代表的海上陶瓷之路。

唐宋时期,凭借交通优势,潮州城笔架山窑陶瓷源源不断在澄海程洋岗出口,客观上带动了程洋岗一带陶瓷业的发展。据载,程洋岗一带早在五代就有七窑,北宋有十三窑,明有十七窑。[10]从目前考古发现来看已经找到了其中十二座古窑址遗存,与潮州市北关窑、笔架山窑同是北宋时海阳县的姐妹窑区。近年来,随着考古的发现,在程洋岗附近的韩江沿岸先后发现大量陶瓷碎片,并多次发掘瓷碗、船桅、锚练等物,各类完整和古瓷碎片近10万件,由此可见当时陶瓷生产之盛。

“南澳Ⅰ号”是汕头海丝陶瓷贸易的代表,古船是明万历年间一艘向海外运送瓷器的商船,失事地点在南澳县半潮礁附近,船上装载瓷器数万件。瓷器大多来自周边漳州平和窑克拉克瓷,此外还有景德镇产的彩釉瓷器以及金属器等。瓷器类型很多,主要有青花瓷大盘、碗、钵、杯、罐、瓶等,此外还有釉陶罐、铁锅、铜钱、铜板以及锡壶等。由此可见,当时周边地区陶瓷大量外销,而在南澳发生沉船是一次意外事件,是航行路上遭遇飓风所致,但是却证明了南澳所处的交通位置的重要性和地缘优势。汕头“南澳Ⅰ号”的发现充分证明了南澳岛是“海上丝绸之路”的重要通道,说明了近代潮汕海商的商业贸易活动成为“海上丝绸之路”的角色。[11]

五、汕头海丝信俗文化

作为海丝重镇,汕头保留着诸多海丝信俗文化,其中最为典型的当属妈祖信仰。妈祖又称天上圣母、天后、天后娘娘、天妃、天妃娘娘、湄洲娘妈等,是中国东南沿海地区共同的海神信仰,被誉为“海上守护神”。汕头地处东南沿海,妈祖信仰一直受到历代先民的崇敬,渔民、船工、海上商人都将妈祖视为心目中的保护神。商贾船户渔民上船前总要到妈宫进香许愿,平安归来时再到妈宫跪拜还愿。汕头人的大小船只均供奉妈祖神位,船头贴着妈祖神符,在舟中祭拜妈祖,以保平安。出洋的番客,也要先到妈宫诚心敬拜,请来妈祖的香灰和神符,随身保佑。早在宋代,作为海上丝绸之路重要中转站的南澳就建起了妈祖庙,据《东里志》记载:“天后宫,一在大城东门内,一在柘林守备营后,一在深澳,宋时诸番舶建”。这也是目前所已知的潮汕天后宫中唯一由外国人所创建的,可见早在宋代,南澳就是海上丝绸之路的重要一环。元代汕头妈屿岛上也建庙祭祀妈祖。明清以后,妈祖信仰更为广泛传播,信众也不断增加。各地都建起了妈祖庙,明清时期仅澄海一带就有妈宫十余座,而其中较为著名的妈祖庙包括了厦岭妈宫、樟林妈祖新宫、汕头老妈宫。厦岭妈宫建造的时间比汕头开埠时间还早出400多年,故民间有“未有汕头埠,先有厦岭妈”之说。他也是目前汕头市区建成时间最早的妈宫。作为红头船故乡,海丝重要始发港的樟林港,清乾隆五十二年(1789)开始修建妈祖新宫,历时五年竣工,他以福建泉州的天后宫为蓝本,也是当时广东最大的天后宫,占地约十亩,其香火遍及粤、闽、浙诸省船户、商贾,“未上红头船,先拜妈祖娘”是当时的重要习俗。此外,作为汕头开埠的重要见证,汕头老妈宫与毗连的关帝庙是汕头开埠前汕头埠沿海滩地最早的建筑。

除了妈祖信俗,汕头各地还保留有真君庙、三保公庙等,都是汕头作为海丝前沿节点的重要信俗体现。

六、汕头海丝海防文化

海防文化是汕头作为海丝前沿阵地的组成部分,体现了汕头重要战略位置。现存汕头海防遗迹主要包括了南澳总兵府、沿海各炮台及沿海卫城。

南澳总兵府是汕头海丝海防文化的首要体现,总兵府全称为闽粤南澳总镇府,是南澳总兵的衙署,也是全国唯一的海岛总兵府。历史上,由于朝廷怕这个海岛上的地方官拥兵自重,曾将海岛划分由广东和福建共管。中间由雄镇关做为分界线。但是适得其反,明清时期虽然朝廷厉行海禁政策,但是民间走私活动却愈猖獗。加上外有倭寇的侵扰,内有海盗盘踞,朝廷派驻的士兵越来越多,南澳的规格也逐步升级,最后成为管制闽粤台的重要军事基地。总兵府初建于明万历四年(1576),是当时的南澳副总兵晏继芳建造的。万历九年(1581),副总兵侯继高增建总兵府的后楼,成为一个完整的总兵衙署,这充分体现了汕头的重要海防战略意义。

古炮台遗迹上,汕头沿海各地现存众多,其中最为著名的当属崎碌炮台,它始建于清同治十三年(1874),是由时任潮州总兵方耀以“邻氛不净、潮海严防”为本上奏清政府修建的,为清末粤东海防设施的代表作。是目前全国保存较为完好、独立体面积最大的炮台,2013年被确定为全国重点文物保护单位。此外还有南澳长山尾炮台、达濠广澳炮台、澄海大莱芜炮台、汕头放鸡山炮台、潮阳关埠南炮台、潮阳海门炮台等海防炮台设施。

沿海卫城上,位于南澳的猎屿铳城为明天启三年(1623)南澳副总兵黎国炳建,包括上座、下座及瞭望台,在其前北侧有清光绪十三年(1887)南澳总兵邓万林所题摩崖石刻“海阔心雄”。猎屿岛是一座小山,岛上无人居住。作为扼守闽粤航路的要冲,猎屿铳城曾是海上丝绸之路的要津,也是闻名遐迩的海上古战场,民族英雄戚继光、郑成功、刘永福、俞大猷等都曾先后在这里抗击过外来侵略者。而坐落于南澳县深澳镇金山村西天岭的雄镇关则有“中华雄关”之美誉,这里地势险要,东倚金山,西连马鞍山,是沟通南北的重要通道和海防屏障,历来兵家必争的军事要地,也是扼守海丝之路的重要堡垒。位于达濠城区的达濠古城俗称“城内”,始建于清康熙五十六年(1717),是当时清政府驻军的堡垒,也是地方官署驻地,古城面积仅有0.014平方公里,也是全国唯一保存完好的袖珍古城,“麻雀虽小,五脏俱全”,清代城西设有“水师左营守备府”,相当于团一级的军事指挥部;东面设“招宁司巡检署”,城北则设 “招收盐场”等衙门,东西北三个机构形成品字形布局,民国期间“招宁司巡检署”改为“达濠警察所”。此外,位于汕头市区西北部桑浦山东麓,古代是海滨沙丘地带,为了巩固海疆边塞,明洪武二年(1369)在此兴建“蓬州所城”。

七、汕头海丝华侨文化

汕头是全国著名侨乡,据统计,目前我国有超5000万的海外华侨华人,其中祖籍潮汕的华侨人数超过1000多万人,数量在全国遥遥领先。汕头华侨与海丝各国联系最密切的当属东南亚地区,这里集中了80%的潮汕籍海外侨胞,人数以泰国、马来西亚、新加坡、印尼、越南、柬埔寨等国家最多。作为汕头海丝华侨文化的重要组成,除了华侨数量多之外,还体现在汕头的红头船文化、侨批文化、潮商文化,以及华侨带来的建筑文化和语言文化。

红头船是清代潮汕地区从事海上远洋贸易的商船的俗称,因其船头油刷朱红色而称“红头船”。红头船是近代潮汕和海上丝路各地经济和文化交流的纽带,也是潮人华侨同故乡联系的桥梁,更是潮商重要的精神象征。这些坐着红头船出外打拼的潮汕侨胞遍布世界各地,其中以东南亚一带为甚,而当金融业和通讯业还不发达的情况下,潮人往故乡寄钱就只能通过“水客”、“客头”和私营商号的侨批馆、侨批局递送汇款,而且在所急钱中还会夹带家信,这种特殊的汇款业务也就是潮汕侨批,俗称“番批”、“银信”,这是是一种信、汇合一的特殊邮传载体,他是维系海内外潮人的感情纽带。

文化上,随着潮汕与海外联系的日益密切,作为交流媒介的语言也就开始出现了外来文化的渗透与交流,潮汕话中出现很多从“番畔”借过来的词语。[12]潮汕话与东南亚土著语言互相渗透,大量词汇至今通用。建筑上,潮汕与东南亚各地也相互影响,潮汕的嵌瓷、金漆木雕、泥塑、彩绘等工艺是从东南亚各地采用学习,而汕头小公园一带的骑楼也独具东南亚风格,包括典型的南生百货大楼、胡文虎大楼、胡文豹大楼等都带有浓厚的东南亚风情,而马来西亚柔佛州新山市更有“小汕头”之称,可见两地交往之甚。此外,位于澄海的陈慈黉故居更是汕头本土与外来文化融合的典型,他是旅泰著名华侨实业家陈慈黉及其家族兴建的近现代典型民居建筑,既保留潮汕民居“下山虎”、“四点金”、“驷马拖车”的建筑风貌,又效仿中国古典的宫廷式建筑,在此基础上更融进西方建筑艺术,具有中西合璧建筑艺术,有人称他为“南国大观园”,有人称他为“岭南第一侨宅”。

正所谓有潮水的地方就有潮人,华侨是汕头的财富,也是汕头参与海上丝绸之路贸易与建设的最好佐证。



[1] 汕头年鉴编纂委员会:《汕头年鉴·2016》,广州:广东人民出版社2016年版。

[2] 清乾隆《潮州府志》,第16卷,台北:成文出版社1930年影印版,第54页。

[3] 郑传锋:《樟林古港与中国"海上丝绸之路"关系探索》,《南方职业教育学刊》2017年第7期。

[4] 郑传锋:《樟林古港》,《汕头史志》,199211月,第4期。

[5] 陈梅湖:《南澳县志》卷22,“艺文志”,2007年影印版,第340页。

[6] 林俊聪:《南澳航标灯史话》,《海洋世界》,1995年第1期。

[7] 罗伟伟:《20世纪30年代的汕头商埠》,《汕头都市报》,2016712日。

[8] 邓忠庭:《永兴街和捷兴洋行的故事》,《汕头特区晚报》2013425日。

[9] 汕头海关办公室:《关史展品背后的故事》,中国海关出版社,201211月出版 

[10] 陈历明:《潮汕文物志》,汕头市文物管理委员会办公室编印,19856月。

[11] 郑松辉:《论“海上丝绸之路”潮汕节点的遗产价值及其申遗》,《汕头大学学报人文社会科学版》,2015年第6期。

[12] 林伦伦:《潮汕方言:潮人的精神家园》,暨南大学出版社,2012年出版。