当前位置:首 页>理论研究>党史视窗

党史视窗


2017-12-28   作者:秦梓高     点击数: 1354775


版权所有转载请注明出处

汕头市是粤东重镇,华南主要港口,也是潮汕政治、军事、经济、文化中心。解放前夕又是国民党残敌逃遁的出海口。由于汕头地理位置至关重要,国民党派重兵把守,进行血腥统治。特别是1947年喻英奇任第五“清剿”指挥官兼行政督察专员和保安司令时,实行“以杀治民”的政策,先后颁布《尝杀五信条》,《十四杀令》等,还实行“五家连保俱结法”和“居民身份证制度”,不时抽查户口,经常通宵戒严,城市到处设防,交通要道严加盘查,白色恐怖笼罩着整个汕头市。那时汕头市各级官吏,敲诈勒索,盘剥鱼肉人民;国民党货币银圆券、金圆券暴跌,物价扶摇直上,人民处于水深火热之中,这一条条锁链,一幅幅图景,构成汕头市黎明前的黑暗。

中共汕头市组织,抗战初期已发展到相当规模,1939年汕头市被日军侵占后,党组织受到严重摧残,党的力量很脆弱。随着抗战的胜利,中共潮汕特委来汕设立领导机关,抗日韩江 纵队部分骨干北撤,也有部分人员来汕隐蔽,增加了革命力量。1947年1月由于叛徒颜经墨出卖,汕头市工委受到破坏,书记池声清等人被捕,为了同志的安全,撤退了一批党员,又削弱了战斗力。同年6月潮汕人民抗征队成立,为配合反抗国民党的征兵、征粮、征税的斗争,中共潮阳县委派陈宁来汕头设立联络点。1948年党组织又调南撤到泰国的郑瑁回潮汕,被留在汕头工作。1949年初,中共潮普惠南分委又派姚泽华来汕设立活动据点。潮安、澄海、潮阳、普宁等县也先后调派党员到汕头市活动。他们与在地下坚持斗争的同志,战斗在敌人的心脏,开辟了对敌斗争第二战场,积极地配合潮汕的解放战争。中共七届二中全会确定把党的工作重心从农村转到城市的精神传达后,潮汕地委决定成立城工部,委余昌辉为城工部长,统一领导汕头地下党工作,并决定在汕头市建立地下工作团。1949年四、五月间,余昌辉先后召开汕头地下党各方面主要骨干会议,根据残酷的斗争环境,考虑到即使遭敌破坏后,仍还能继续开展工作,决定成立两个地下工作团委员会和一个情报站。在组织上由地委统一领导,协调动作;在活动上单线联系,互相策应,组成一条无形的战线,成为潮汕人民解放战争中的一个重要战场。第一地下工作团以郑瑁为代理书记,郑礼和、张文序为委员;第二地下工作团书记姚泽华,委员黄逊哲、王义炽;情报站站长陈宁。团站的任务是努力贯彻党的路线、方针、政策,积极组织力量,开展统战工作,宣传发动群众,瓦解敌人营垒,搜集情报,输送人员和物资。是一支隐藏在潮汕地区国民党反动统治中心的有力战斗队。同年6月,潮汕地委为迎接全潮汕解放,准备接管汕头市在揭西灰寨重新成立中共汕头市工委,书记李平,组织部长余昌辉,宣传部长王亚夫,统战部长王珉灿,这就加强了党对汕头市的领导。同年 8月20日至22日,汕头连续发生以教师职业为掩护的王义炽和进步人士杨瑞成因政治嫌疑被捕;礐光中学女学生蚁群(新青团员),又因敌从邮检中发现有过激言论被捕等事件。同时,国民党胡琏兵团残军又溃逃来汕,这些给汕头地下斗争造成暂时严峻的局面。对此,中共汕头市工委除撤退一些有关人员和加强防范外。紧紧依靠人民群众,不畏强敌,百折不挠地进行斗争,有力地配合了潮汕解放战争的开展,并为接管城市,防止敌人溃退前破坏,确保汕头市完好地回到人民手中做出了重要贡献。

(一)开展宣传教育,发展党团组织,为潮汕解放战争输送革命力量

抗日胜利后,全国人民渴望和平建国,安居乐业。但蒋介石仍然继续发动内战,执行其独裁专制制度,横征暴敛,物价飞涨,民不聊生。人民对国民党政府大失所望,处于痛苦彷徨之中。汕头地下党针对当时群众的思想情绪,开展了反内战、反饥饿、反迫害的宣传。1946年3月,中共汕头市工委就团结民主人士谢海若、黄浪舟等召开汕头艺术工作者座谈会,反对奴化教育。地下党员王义炽则团结教育界、新闻界进步人士王子英、许美勋等,出版进步刊物《韩江》半月刊,宣传民主思想。同年夏,地下党组织又派余昌辉参与筹建汕头民盟工作,被推举为委员,并组织开展了争取和平民主的斗争。此外,党组织又非常注意在青年中进行启蒙教育,引导他们走革命道路。早在1945年9月,党就派王增辉来汕与张旭华开办华声书店,秘密发行革命书籍,还在该店成立华声通讯社和独立出版社,出版进步刊物《综合》半月刊,汕头市工委负责人陈焕新还为《综合》半月刊写文章。当时除市内有60多个订户外,大量的进步书刊还送到揭阳、潮阳等地出售。1947年华声书店被反动派查封后,地下党就发动党团员和先进青年,利用亲朋以各种化名,通过香港邮寄来进步刊物,聿怀中学学生黄琪就主动拿出200元港币,从香港邮进一批进步书报,一中团员姚三川用化名接受香港寄来的报刊,险遭被捕。这些革命书籍包括党的报刊,毛泽东、朱德等中央领导人的著作,党的公开文献,也有反映解放区新貌的文艺作品及苏联小说。仅礐光中学党支部的秘密藏书点,就有这类书籍500多册。这些书刊,在青年工人和学生中秘密传阅,起到很好的教育效果。他们还暗中组织读书会,读进步书籍,谈革命理想。学校的党团组织,利用公开合法形式,积极办壁报,引导学生关心国家前途和命运,如聿怀中学的《活力》;礐光中学的《心声》,海滨中学的《星星》;大中中学的《春雷》;市立一中的《热风》等,传播了进步思想,在校内影响很大,礐光中学党支部还针对学生存在的毕业即失业的苦恼心理,在女党员吴峰等人带动下,利用“三。八”节,自编自演《向何处去》的话剧,影射国民党的无能,指引学生走革命道路。聿怀等校还演唱《黄河大合唱》、《我们在太行山上》等歌曲,唱出学生的心声,鼓舞了斗志。

由于党的宣传引导和现实生活的教育,使许多青年逐步看清国民党的反动和腐朽,认识到只有共产党才能救中国的伟大真理,跟着共产党走成为当时进步青年的主要潮流。人民不满国民党,拥护共产党的情绪不断高涨,逐步形成了汕头市党组织进行地下斗争的群众基础。

汕头地下党非常注意在斗争中发展党团组织,首先是在读书会中物色一批积极分子,组织他们学习《党章》,进行革命气节和纪律教育,同时交给革命任务,把经过斗争考验的40名优秀分子吸收入党,并在礐光、聿怀中学和职二中建立党支部,1948年中国新民主主义青年团成立后,汕头党组织又及时在青年职工和学生中,先后发展团员70多人,并在一些中学中建立团支部或团小组,这些新生力量,对地下工作的开展,起到很好的作用。根据潮汕解放战争发展的需要,先后在礐光、一中、大中、聿怀、商船等校,动员了120多人上凤凰山和大北山入伍。职工支部也动员了几名印刷、机械工支援解放区需要,还有一批人在汕头市坚持地下斗争。

(二)保护过往领导干部的安全,出色完成为解放区输送人员、物资的任务。

随着潮汕解放战争的开展,潮汕地委决定动员撤退在东南亚一带和港澳各地的原抗日韩江纵队的人员和地下党员归国参加解放战争。这一工作由中共中央派出的以李平为首的“旅暹潮侨工作组”与中共香港分局派出徐扬和潮汕地委派出的陈维勤组成“韩纵驻暹联络处”进行组织领导。与此同时,还动员一批海外进步青年回国参加革命。香港分局和闽粤赣边区党委还先后派出军事、政治干部到潮汕加强领导,地委领导人因工作需要也经常来往于汕港之间。所以安全接送海外归来同志,保护过往领导干部,成为汕头市地下党的重要任务之一。

汕头是潮梅和闽西南华侨出入的口岸,也是归国人员的主要通道,国民党军警特务对过往人员检查很严。归国同志中有些还是反动派原来通缉或搜捕的对象,海外青年初入国门人地生疏,领导干部更是身负重任,如何把这些同志安全送达解放区是一个复杂而艰巨的工作。

汕头党组织非常重视这项工作,首先是建立联络点,当时联络点主要有几处:一是设在汕头市受福里二号郑瑁的舅父家。郑以侨眷身份,经常接到从泰国负责输送干部的同志寄来的“侨批”,联络回国人员。二是设在安平路202号郑礼和的冾裕烟杂店。三是陈大理利用他父亲开的盛华兴客栈。四是曾冬勖利用他哥哥开的新泰行。五是中山一横月眉桥边邱盛花的小店等几处联络点。其次是物色接待人员,凡是有条件有办法接待回国的党员和革命同情分子都分配接待任务。重要的人员还由原特委机关人员和专门交通员接送。为了人员顺利到达,还派来交通船,停泊在指定地点专门运送人员上山。

从国外回来人员,有的是我驻海外联络组直接介绍来汕的,有的经香港接待中转,他们用密信寄给汕头联络点,告知来者姓名,船期和联络暗号与标志。人员抵汕后,联络组先向他们介绍汕头敌情,并商定进入解放区的时间、路线及应付盘查的办法,有的还经过改装,尽量降低洋装异服,然后才上路。

进入根据地有不同路线,到凤凰山有水陆两路,进入大北山、大南山有五条路可走,哪条路安全就往那里走。由于地下交通员勇敢机智和周密的安排,经过汕头市进入解放区的人员,一批批都安全到达目的地。从1947年至1949年接待从东南亚和港澳回国参加革命的同志与归侨就有几十批达500多人。这样多的人员过往,在这军警林立的城市,从没出过事,真是难能可贵,也是地下工作一个重大的胜利。

汕头地下党组织为确保过往领导安全,地下党想尽了办法,付出了心血。多次出色的完成护送领导干部和机要人员的任务。

1948年11月底,受中央委派南下赴任闽粤赣边纵队副司令员的铁坚,经香港来潮汕转闽西,他化装为巨商,在吴健民的陪伴下与闽粤赣边区党委委员张招弟一起从香港来到汕头,船一靠码头,国民党军警就过来检查,当铁坚亮出“华商总会李良之先生”的身份证后,敌人也就放行了。上了码头,在吴健民带领下,安置在党员骨干郑礼和家。还由交通员张明先行探路,并到潮安江东地下党联络,派武装人员接应,在吴健民的精心安排下,安全到达解放区。铁坚高度评价汕头地下工作者的大智大勇出色完成护送任务。

1949年边纵副政委朱曼平与边纵二支队政治部主任郑希,从香港开会回来,身上带有机密文件要经汕头转入内地。情报站接到通知后,经研究决定把他们化装为华侨富商,并派秘密起义后,经过多次考验的关埠警察所巡官、翁照恒将军的亲信莫胜春,身着警服,腰佩手枪护送。翌晨,在余昌辉、陈宁陪同下,乘船到关埠,再转谷饶龙港,由联络站派武装护送入解放区。三天后,当陈宁返汕时,看到码头过往客人受到严格检查。据我搭线的内部起义特工人员报告,原是香港特务机关来电称:“潮汕边纵要员,从港乘机返汕进入内地,速截捕”。但他们已是马后炮了。

1949年五、六月间,余昌辉交代杨少文(时杨打入敌军联勤司令部医院当上上尉文书),要其全副武装,到机场接一带有绝密文件的女同志(后来才知她是华南分局电台机要员方芳,带新换密电码来汕),并要他们扮成未婚夫妇护送入内地。还交代万一遇到危险,即使牺牲自己也要保全这同志与文件。杨在机场对上暗号接到这同志后,即安排在其姐家过夜。第二天一早,雇一辆人力车出发,当行至利安路时,巡逻哨兵要拦车检查,杨就大摇大摆地说:是联勤总部的。敌军看他挂着上尉军阶,也就放行了。顺利送出汕头市,又护送到关埠由人接应安全到达解放区。使潮汕党组织和军事领导机关能及时与上级联系,更好部署工作和指挥战斗。

潮汕解放战争的根据地是在山区,那里军需品缺乏。千方百计输送物资解决武装部队所需,也是汕头市党组织的一项重要任务。党组织布置地下工作者陈宁、邱盛花等人,多次为抗征队采购物资;姚泽华通过开诊所的江宁静医生,革命同情者林瑜联系五善堂医生罗以忠为游击队购买大批药品与医疗器械。郭启明为地下党购买通讯器材安装成收发报机供通讯应用;林友从军统汕头特务骨干那里,搞到一批抗日时期留藏下来的炸药。以上这些物资都由地下党伪装设法运出,及时地提供部队使用,这对解决部队军需供给,改善医疗条件,沟通信息联系,加强战斗力,起到积极的作用。

(三)策动国民党军、政、警、特人员起义。分化瓦解敌人营垒,为加速潮汕解放战争的胜利作出了贡献。

汕头市党组织把策动国民党军、政、特、警人员起义,作为削弱敌人力量,变阻力为助力的一项重要任务,为潮汕和汕头市的解放,增加有利条件。

在人民解放战争节节胜利,蒋家王朝日益崩溃的形式下,国民党内部,特别是中下级人员,更是感到日薄西山,前途暗淡。汕头地下工作者,抓紧时机,积极开展策反工作,有效地瓦解敌人营垒。

潮汕地委非常重视策反这项工作,边纵二支政治部就先后建立了敌工科和“策反委员会”;还发布《告蒋军官兵书》、《告国民党员和三青团员书》、《告国民党公务员书》,为汕头市开展策反工作创造有利条件和提供有力思想武器。由于多方力量配合,对敌策反工作进行得很成功,效果很显著。

1)策动军统局汕头特务骨干秘密起义,发挥其特殊作用。

1948年10月,陈宁在地下工作者林友从他的姐夫处搞到一批炸药后,又了解到林的姐夫在抗战初期曾是潮汕铁路工会主席和党支部书记,汕头失陷时,同党失去联系,后因生活所迫接受国民党特工训练,但没有出卖组织与党员的行为,又曾掩护过地下同志。此时,他的公开身份是汕头市警察总局督察,实际上是军统局闽粤赣特工队总务组长,是汕头敌特的中枢人物。在林友动员他献出炸药后,鉴于解放战争形势的迅猛发展,他有“身在曹营心在汉”的思想。陈宁对他经过一段时间的考察,认为如能争取他站到人民一边,将为潮汕解放事业起重要的特殊作用。经林、陈多次策动,他深感到今是而昨非,愿意起义后立功自赎。陈为了能从敌人心脏直捣情报,想在他家隐蔽下来,经领导批准,得林的姐夫同意,以合伙做生意为名,搬到他家楼上与策反组长林友住在一起,以“老板”身份出入住处,并把情报站设在他家,这就是解放前夕深藏在“虎窝”的汕头地下情报站。这个军统特务秘密起义后,发挥他特殊身份的作用,为汕头地下党提供了许多包括军、政、特、警很有价值的情报,更重要的是把军统离汕前的潜伏计划和潮汕八县一市的特务名单及其装备都提供给地下党,为解放后的肃清匪特斗争,准备了一网打尽条件。

2)争取卓积基率汕头市学警中队携枪起义,瓦解敌人武装队伍。

汕头警训所学警中队长卓积基(解放后曾任汕头市政协副主席),抗战初期参加国民党军队来潮汕抗日,由于有正义感与爱国心,解放战争期间,他密看一些进步书刊,加上解放大军节节胜利,在现实生活中也目睹国民党的腐败,感到跟反动派走下去没前途。卓又与该所雇员中共潮澄饶平原县委地下工作者余楚强有接触,在余的教育下,卓深明大义,决心弃暗投明。平原县委遂派委员林正昭与卓密商起义的行动计划。为使卓无后顾之忧,党组织还事先将其妻儿接上解放区。卓遂于1949年4月16晚,以演习为名,率第六期全体学警79人,带轻机二挺,长短枪59支及子弹一批起义。当队伍到达约定地点金砂独立树下时,林正昭已带突击队在此接应。学警中队经澄海、饶平、潮安三县十四个乡村,三个渡口,从夜晚到白天行程数十公里,在地下党周密布置下,组织了武工队、地下民兵、渡口船夫紧密配合,使起义学警安全到达凤凰山根据地。学警中队携枪起义,如晴天霹雳,震惊了潮汕的国民党党政当局,当时闽粤边“清剿”司令喻英奇,急忙派出军队企图阻拦,但已是徒劳了。

这次学警起义,不但瓦解了国民党潮汕地区的一支武装力量,使之加入人民武装行列。更为重要的是迫使原来准备出动围剿凤凰山区的国民党军队,不得不暂时缩回驻地,使闽粤赣边纵队第四支队获得时机,迅速向外围发展,形成对敌进逼之势。

3)策动汕头市警察局干警起义,对汕头市的解放和初期社会治安的稳定起了积极的作用。

1949年7月,边纵二支政治部敌工科,派原国民党156师一等军需官候明来汕头开展策反工作,遇到旧友原国民党潮普惠南“清剿”司令部主任参谋唐展,此时唐也受中共华南分局指派来汕进行策反。由于两人不约而同,彼此格外高兴,经请示上级同意,候、唐遂与隐蔽在汕的陈全,打入国民党地方部队的蓝名雄,汕头地下联络站的孙敬森、在香港的谢科维和蓝洋组成“潮汕待解放行动组”,直接受二支政治部领导,政治部还指定潮阳棉城姚绍文为其中转情报及联络工作。为策动警察起义,唐利用与汕头市长方少云、警察局代理局长吴锡桥的关系,10月出任汕头警察局第一分局(即安平分局)代理局长,唐到职后一方面利用各种途径,对上投其所好,使其取得信任和重用;对下尽量安抚,以求赢得人心和支持,很快就在警察机关中站稳脚跟。另一方面积极物色对象,以“投石问路”的方式掌握思想动态。经过一番教育与政策攻心后,一些有爱国心和思乡之情的警察分局长表示要弃暗投明,不跟蒋介石跑。在唐的努力下,当国民党军溃逃台湾之际,吴锡桥弃职逃离之时,唐代理汕头警察总局局长职务。

10月23日,“潮汕待解放行动组”获悉闽粤赣边纵队已进军汕头,率领汕头警察武装起义条件已成熟,遂即起草起义宣言,首先在起义书签名的是唐展,接着其他分局长也签了名,保安六团和四团副团长也在宣言书上签名,连最后一任代市长王哲夫也请人代他签名,至此,汕头市警察总局及其所属分局干警480多人全部起义。

与此同时,汕头地下工作者张庚人,通过邓慧做汕头盐警大队长余振群的工作,结果汕头盐警大队200多人枪也全部起义。溃退来汕的保安六团二个营、保安四团一个营,挺进第一纵队四个营及国民党陆军第27医院医护人员247人也相继投诚。被胡琏、方天遗弃的国民党官兵及家属和伤病员2000多人也向进城部队投降。在不费一枪一弹的情况下,就瓦解数以千计的国民党军队,为汕头市数十万人民性命财产不受炮火摧残,为汕头解放初期社会治安保持稳定起了积极的作用。

(四)收集敌情,有效地服务前线和做好接管汕头市的准备。

搜集情报是取得对敌斗争胜利必不可少的条件。只有了解敌情,才能主动掌握战机,才能更有效地部署阻敌歼敌。汕头地下党组织为配合潮汕解放战争和准备接管汕头市,通过各种关系,多渠道地从各个方面开展社会调查,搜集情报,开展各条战线斗争。

一是派干部深入虎穴,掌握情报要害部门。汕头市党组织注意选派与敌方有关系的人员打进去,千方百计搞情报。1949年6月,蒋介石为帮胡琏兵团逃往台湾,将整编后的主力11师调来潮汕接应,闽粤赣边纵队还没有和这样全副美式装备的军队打过仗,急需取得情报。根据上级的指示,余昌辉了解到党员杨少璋曾在国民党军校受训过,要其设法打入。杨通过旧军校在11师的同学,军士队的少校队长和师参谋主任的介绍,与敌11师师长刘鼎汉见面后,被委为该师参谋处少校作战参谋。杨打入敌军后,余即派杨之胞弟少文为他联络接线,搞情报。杨首先利用该师上报报表,搞到11师人员、装备等情报,又利用作战参谋的有利条件,把敌军要围攻铁嶂山根据地的情报送出。杨少璋还非常注意抓要害部门,他了解到谍报队长是个鸦片烟鬼,生活腐化,多领空额,就向老同学参谋主任反映,参谋主任也嫌谍报队长是北方人,不熟悉潮汕情况,情报多是道听途说,正想撤换,要杨兼任情报参谋和谍报队长,这样杨又顺利的把谍报队抓到手里,从此利用他的公开身份做到敌动我知,敌变我变,成为地下党设在敌军内部的雪亮眼睛,为我部队阻敌歼敌创造有利条件。

二是策动敌方人员秘密起义,利用他们职业身份为地下党提供情报和做事。如关埠警察所巡官莫胜春,秘密起义后仍留在内线为地下党做事。关埠是汕头通往西南的一个转运站,莫胜春除了把揭阳、潮阳内陆及水运敌情告知地下党外,还利用其身份护送过往同志,传递文件及宣传品,如潮汕地委《团结报》和宣传品,被装在布袋贴上警察所的封条带来汕头,成为共产党的“运输大臣”;又如国民党汕头市政府户籍科事务员陈士美(曾参加过中共)经联络与教育后,除多次为地下工作者做身份证,为出入汕头市的同志提供便利条件外,还及时提供敌方要查户口的时间、地段等情报,使地下党及时做准备或转移。她还把汕头市国民党党、政、军要员的住址提供给党组织;国民党汕头军事构筑委员会委员兼构筑组长陈遇南,秘密起义后将汕头市军事战备图献出,使上级党委对敌军事设施及兵力部署了如指掌;敌联勤总部汕头港口办事处上尉联络官林本立起义后,经常提供汕头市沿海军运情报,使指挥机关能及时掌握敌军动向;复兴印刷厂经理黄照起义后,提供了军统复兴社和宪兵团在汕活动情况;原汕头港引水业务所主任沈饶生被策动后,不单把港口设施、海运情况告诉地下党领导,还把汕头港航道图等重要资料送来,在国民党军溃退时还设法保存港口全套引水设施和特级引水船,使解放后能即投入使用。

此外,工作团和情报站,还先后直接间接的策反了一批国民党官员和其他人员起义,其中有国民党汕头市党部执委,第七区专员公署科长,321师少校副官,汕头水上警察分局长,南山管理局科长,澄海谍报队员等人,他们为汕头地下党送来了不少情报。

三是通过汕头地下工作者,团结争取亲朋。只要政治上不出问题,都大胆吸收参加调查社会情况,反映敌情。如王铭铨联系老同学顾锡奇,做他胞兄顾锡龄(汕头市府人事科长)的工作,弄来汕头市政府组织情况及各级人员名单;郑瑁通过舅父陈翼云在信托局主管全市敌伪房地产,将业主、地段编号造册送来;林瑜通过市府会计股长林鲁平了解会计室情况,林并完好保存1946年至1949年政府财政收支等资料;王陵通过学友蔡宏了解到汕头警备指挥部情况;丁蔚文通过丁国珍了解到第七战区军粮局情况;王逸之通过《建国日报》的孙德展,掌握了报界以及国民党军政界的情况和社会动态。

此外,对企业、学校、医院、税局、银行、海关、储汇局等单位利用各种关系,采用多种方法进行调查,掌握了很多情况和资料,参加策反与调查工作的情报站系统人员有52人。第二工作团系统76人。第一工作团仅职工系统就有52人,他们分布在19个行业,33个单位。为汕头市的解放与接管提供了很多有价值的资料,对领导机关作出正确的决策起着重要作用,为后来恢复生产和开展肃反打下良好的基础。

(五)组织人民群众进行护城斗争,确保汕头市完好地回到人民手中。

1949年7月乘胜南下的人民解放军,势如破竹,直迫广东,潮汕解放指日可待。为了准备解放和接管汕头市,潮汕地委干校,连续举行二期的接管城市人员训练班,8月,市工委书记李平特到干校作“城市政策”的报告。与此同时,余昌辉分别召开团、站领导人会议,部署在敌人败退前的保护城市斗争,这是汕头地下党又一项光荣而艰巨的任务。在领导这场反对敌人破坏城市的斗争中,主要是组织群众,重点保护好关系到国计民生的公共设施。

1)       是保护水厂。早在1949年夏,上级就把保护水厂的任务交给汕头地下党组织,

为更好地完成任务,并同时交来在解放区工作的林炎蕃给其父林忠俊(水电厂顾问)的信,经过地下第一工作团研究决定,派张文序去执行任务。张扮成商人,先后四次到澄城找林商谈,讲明形势,阐明保护水电厂的重大意义,林深明大义,表示愿意为保护工厂出力,并同意做水厂上层人物的工作。在情况紧张时,张要林组织工人护厂,林不单采纳意见,还表示亲自来汕留守。不出所料,当敌人即将逃遁之时,先后有两批敌军冲入自来水公司,准备破坏机器。经过林的周旋,并用二万港币买通敌军,他们才愿离去,从而使汕头市供水系统设备终于全部保全下来,对新生的汕头市,保障人民的正常生活,起到很大的作用。

2)保护发电厂。第二工作团通过中山大学电机系毕业生张景宜,以实习为名打入汕头发电厂,张团结技师吴伟庭等人进行护厂。敌逃离时有20多名士兵窜进电厂,要进行破坏,当时张吴两人已把发电机汽缸压力阀作了技术调整处理,使整台电机因气压不够开不动,造成设备出事故的假象,敌人认为电机以坏也在拿到厂方买通的钱后走了。又使发电厂无损地保留下来,为尔后的恢复生产和民用照明做出贡献。

3)保护电信局。张文序通过陈仕华联系电信局的胡立群,胡又团结陆山海、王乃珠、江明训等一批技术人员,组成护局小组。当敌人要抢劫主要电讯器材时,护局小组巧妙地将多部重要机件和无线电发讯台大功率发射管转移。10月19日下午,一股凶残的敌军突然包围电信局,并拉上电线,装上炸药作炸毁的准备。20日,敌人抢走一些器材与职工衣物,在慌乱中敌按响部分炸药后就逃跑了。护局小组立即带领职工冲进局里,剪断引爆线,把10多包尚未爆燃的炸药清除,保住了这座当时粤东地区的电信总枢纽。使解放后电信能及时畅通。

4)保护桥梁。敌军为了阻止人民军队进军汕头市,最后一个手段就是烧毁通往潮安道路的咽喉——榕耀桥。当敌兵点燃柏油企图烧桥时,由地下情报站组织起来的汽车工人与搬运工人护桥小组,早已监视着他们的行动。由于敌人逃命心切,放火后立即离开,因此先后二次烧桥都被护桥小组扑灭, 保住了解放军进城的主要通道。

在组织护厂、护局队伍的同时,地下党还积极组建汕头市工人纠察队,这支队伍是以

地下党团员为骨干,吸收工人积极分子组成的,有120多人参加,编成一个大队。队长江炎兴,副队长陈绍琳,指导员郑礼和。在国民党军逃离汕头市,解放军尚未进城,汕头处于真空状态盗匪出没,人心动荡不安的情况下,地下党领导工人纠察队在起义警察的互相配合下,负起警戒城市、维护社会治安的任务,制止了多起流氓、地痞和地匪准备窜入市区趁火打劫的企图,保护了人民的生命财物。

10月4日,为加强对广东第二大城市的解放和接管工作,中共华南分局决定将汕头市工委改为市委,并委闽粤赣边区党委副书记,边纵政治部主任林美南兼任汕头市委书记和军管会主任,李平、吴南生为副书记和军管会副主任。

10月18日解放汕头市的战斗开始,在“活捉喻英奇,解放全潮汕”的战斗口号声中,闽粤赣边纵队兵分三路直指汕头市。21日汕头守敌逃亡。10月24日边纵部队和汕头市党政领导机关人员,在数万人民群众夹道欢迎下进入市区,汕头市解放了,汕头市人民翻身了。这一天记载着潮汕解放的光辉业绩,也记载着汕头市地下工作者不可磨灭的贡献。