当前位置:首 页>理论研究>党史视窗

党史视窗


2017-09-25   作者:秦梓高     点击数: 1356305


1927412,蒋介石在上海发动反革命政变。715,汪精卫在武汉公开背叛国民革命,标志着国共两党合作的全面破裂和大革命的失败。这个惨痛教训,使共产党认识到武装斗争和土地革命的极端重要性,为了挽救中国革命,根据中共中央的决定,周恩来、贺龙、叶挺、朱德、刘伯承等人,领导党所掌握和影响的国民革命军第十军、第二十一军24师,第四军25师和第三军军官教导团及南昌市公安局部分警察共两万余人,于81在江西南昌举行武装起义,打响了革命武装反抗国民党反动派的第一枪。创建了人民军队和武装夺取政权新时期。

一、“八一”南昌起义军入汕的前前后后

起义军占领南昌后,根据党中央的预定计划,迅速撤离南昌,挥师南下,经贑南入闽西,直奔广东潮梅。其目的是准备同富有革命传统的粤东农民运动汇合,夺取出海口,取得共产国际的援助,发动土地革命与国民党反动势力抗衡。为此,中共中央命令广东省委:“粤省即刻全力在东江接应”。根据中央指示精神,广东省委于8月中旬,派省委秘书长赖先声(原中共汕头地委书记)到汕头,组织领导工农暴动,策应起义军入汕事宜。

赖先声到汕头后,马上会晤在汕的中共汕头市委书记黄居仁,随即召开市委会议,传达省委意见,布置接应任务,成立了领导武装暴动的汕头市革命委员会,赖先声为委员长,市委书记黄居仁,市委组织部长陈国威,工运负责人陈振韬,农运领导人吴焕芝为委员。随后着手组织工农武装,准备举行暴动,迎接起义军入汕。他们首先在市区以过去工人罢工纠察队、市建筑工会、码头运输工会、潮汕铁路工会、人力车工会等忠勇工人为主体,以共产党员和工会骨干为主导,组成500人的工人武装队伍,其次在市郊农民协会中,以农会领导为骨干,原农民自卫军为主体,再在各乡农会中挑选贫苦勇敢农民组成300人队伍,这支工农武装,以陈振韬为总队长、吴焕芝为副总队长。他们还将地下党原藏存枪弹集中起来,又从香港购进炸药自制炸弹并动员队员搜出长矛刀斧武装自己。

汕头市地下党组织,按照革委会在起义军未到之前,搞小规模的恐怖扰袭和制造革命舆论,配合起义军挺进的要求。830日晚,在市区碕碌尾警备司令部附近抛掷炸弹,这一行动,震惊了警司人员。是晚革委组织人力破坏潮汕铁路双溪口路段,使汕头到潮州火车不通,阻滞敌军运输。95日晚,又在警备司令部旁、公安局前、招商码头附近引爆了19枚炸弹,并到处散发传单,宣传贺叶进军胜利消息,吓慌了汕头国民党当局,敌人派出了军警四处搜捕地下党。97日他们先后在林丰合建筑公司,人力车工会,万安里9号,搜出炸弹30多枚,炸药四箱及旗帜宣传品等物,还捕去10多人。敌人不得不加强防范,从晚上8时起,市区不准行人来往,实行宵禁戒严,防止破坏骚扰巩固社会治安。

当南昌起义部队还在福建汀州时,潮汕便风传起义军入粤。92日,汕头市中央银行就开始挤兑,市政府和商民协会虽屡出布告,以维持纸币的十足使用,但市民早已不信,特别是5日,中央银行突然宣布停兑5天,货币更是贬值。市内商店相继关门,市场顿失萧条,人心浮动。潮梅警备司令何辑五看此局势难以收拾称病辞职,警司政治部主任何兆清也不辞而去。急得在广州的“讨共”第八军总指挥李济深马上派姚雨平为东江军事视察员来汕巡视,加强敌对汕头防卫信心。这时汕头 政局动荡不安,各国驻汕领事分别撤离。官员眷属也纷纷离汕外避,停泊在港内国民党兵舰成为达官要人避难所。918日,起义军直入广东境内,刚接任的潮梅警备司令王俊,在大埔高坡吃了败仗,22日不战自退,放弃潮州城。王俊命令警司人员即日退往揭阳,这样人心更为慌乱。姚雨平为企图阻止起义军前进,令将自潮安浮洋车站的铁路掘毁。同时,以东江军事视察员的名义出安民布告,命令飞鹰号、安平号、民生号舰的陆战队登岸巡逻。汕头市公安局长严访武,以维持治安为由,向市总商会筹5万元治安费,但由于形势紧张,汕头商贾纷纷逃避无法筹到。这时姚雨平也知大势已去,则自己先溜下飞鹰号在海上蔽避。2223日两天,各国领事及外籍人员,也分别登上各国兵舰逃往外地。

起义军入汕头前夕,原中共汕头地委委员、工委书记兼汕头市总工会委员长扬石魂,从外地赶回汕头,积极参加组织工农队伍,领导武装暴动。23日午后,起义军进入潮州的消息传到汕头后,街上出现杨石魂以汕头市总工会委员长名义发布的《紧急通知》:令各工友准备迎接起义军进城,这一振奋人心的消息,革命群众奔走相告。是晚工人武装队伍集中各个秘密点,枕戈待令准备暴动。晚上10时许,尚未到预定时间,个别人员不慎弄响了炸弹,处于高度警觉的工人队伍,以为暴动时间已到,立即拿起武器冲向敌人据点,。在这情况下,领导当机立断,传令各工人武装一齐行动,攻打各区警察署。经过一番战斗,占领了各区警署,夺得了一批枪支弹药武装自己,遂合力围攻市警察总局,敌人依仗坚固的墙垒与工人武装对峙。与此同时市郊农军也发动攻打鸥汀警察所的行动。下半夜杨石魂等人从市郊的月浦乡,率数百名农军来汕增援,敌人凭精良武器死守不降。24日早上,起义军前锋已沿潮汕铁路进入市区,与工农军并肩作战,一举攻下警察总局,解除警察武装,冲入警察总局的工农队伍和起义军,救出了被扣禁的共产党员和无辜群众,监狱内一片欢呼声。这时逃散的国民党军政人员300多人,争乘泽生轮、山东轮逃往香港,其状极为狼狈。

924,起义军总指挥部人员率第二十军三师一部,第十一军24师一部兵力分二路,一路顺韩江乘船而下,一路乘火车来汕,首先进入汕头的是革命军参谋团主任李立三,接着是起义军前敌委员会书记周恩来、林伯渠、郭沫若,彭湃和军事指挥员贺龙、叶挺等人抵汕,设总指挥部于民权路大埔会馆。委周逸群为潮汕卫戊司令。

二、汕头红色革命政权的建立

1927924,是汕头人民难忘的一天。这天迎来人民子弟兵八一起义军,盼来了红色政权汕头市革命委员会。汕头获得新生,汕头人民欢天喜地。这天海关、车站、码头彩旗飘扬,大街小巷挤满迎军群众,大家像过节日一样喜气洋洋。赖先声第一个来到起义军总指挥部会见了前敌委员会书记周恩来,宣告汕头市革命委员会成立,赖先声被委为委员长,古汉忠为秘书长,李立三任公安局长(由徐光英代),郭沫若为海关监督兼外事交涉使。汕头市委协同革委会组织各方力量,迅速开展工作。

一是接管旧政权,安定社会秩序。首先是赖先声以革委会名义接收国民党政权,当赖带同古汉忠杨国秀等人来到市政府接管时,原汕头市市长早已逃到停泊在汕头海面的日本军舰上去了。赖先声以市长身份,着令旧市府人员马上复工上班,协助新政府开展工作。其次是维护社会治安,公安局代局长徐光英专门召开会议,成立治安委员会。赖先声把工人义勇军、农民自卫队召集起来检阅,分配他们协助起义军站岗放哨,市面秩序很快恢复正常。

二是大造革命舆论,宣传起义军南下意义。当起义军进汕的隔天,革委会就接管《岭东国民日报》,出版《革命日报》。组织起40个宣传队,到处宣传起义军的主张和南进的意义,使群众对起义军性质有所了解,安定了人心。马路上张贴布告标语:有国民革命军第二方面军贺龙、叶挺的布告。内容大致是“回粤巩固革命根基,实现孙总理三大政策”。还有国民革命军义勇团总指挥杨石魂布告和公安局代局长徐光英布告,主要是安民肃反,要旧干警复职等内容。也有共青团的传单,号召青年农工迅速行动,参军参战。最有代表性的是汕头市革委的标语:“欢迎贺叶军!”“拥护国共合作到底!”“拥护孙夫人对时局宣言!”“实行孙总理遗训:耕者有其田!”“乡村政权归农会,县市政权归县市民议会!”“工农武装起来,肃清城乡一切反动势力!”等口号,革命气氛非常浓烈。

三是进行拥军慰问活动。925日汕头市上万群众在牛屠地(现月眉中专附近)集合隆重举行军民联欢会,欢迎起义军进城。周恩来、贺龙、叶挺等人在会上讲了话,给人们鼓舞很大。尤其是周恩来二年前曾率国民东征军来汕,并被委为东江各属地方行政长官,在汕头为群众办了不少好事。今天 他是起义军领导者,为解除人民痛苦再次来到潮汕,他是汕头人民最熟悉最爱戴的革命领导人。起义军入汕后,市革委会和军队政工员组成慰问队,向为革命牺牲的烈军属进行慰问。这一活动更激发了群众拥军热情,有的人为起义军当响导、任翻译,有的人替起义军购用物、挑东西。真是革命一家亲!军民鱼水情!

四是组织复工复产,为起义军筹集军需。由于国民党的反动宣传,当起义军到达汕头时有的工厂停产,有的商店停业。赖先声以革委会委员长名义,李立三以起义军政治部保卫处长身份,限令市总商会通传各商行即日开市营业,要求工人带头恢复生产。电话公司在共产党员马远行、马伟卿、郑心侠组成的接管会接管后,马上组织复工,使通讯畅通无阻,为起义军通传信息。市制弹厂工人也积极复产,努力制造子弹支援起义军。925日,起义军与革委会联名召集市总商会人员开会,赖先声主持会议,李立三在会上讲话,晓以革命大义,着令迅速分摊筹借军饷十万元。起义军财政委员会主任林伯渠还出布告,禁止银元出口,违者没收充公等财政金融管制措施,使革委会筹到一笔款项,解决起义军的供给问题。

当八一起义军开进汕头后,帝国主义和国内反动派对起义军虎视眈眈。927日,停泊在港外的飞鹰号军舰复驶入汕头港内,同来的还增加吉安、大力两轮,其中载有陆丰陈学顺一个团的兵力、同时驶入港内的还有英国兵舰6艘,日本兵舰2艘,美国兵舰1艘,法国兵舰1艘。有些战舰还卸去炮衣,蠢蠢欲动。英国和日本都以保护侨民为名,派出陆战队登岸。起义军和革委会派郭沫若以交涉使身份进行交涉,他们才佯佯回舰上。28日下午3时,在飞鹰号舰枪火掩护下,有军警80多人从西堤海墘揭阳码头登陆,飞鹰号还拉响汽笛壮胆助威,敌舰见人员已登岸,即下驶至崎碌石炮台附近,意再欲掩护另一股军警登岸,但起义军早有防备,用机枪扫射,敌舰不敢靠近。第一批登岸的敌人, 从仁和街口经镇邦到永平路,再分三队,一队从邮电局转攻打公安局;一队进升平路,一路出福平路,意欲攻打设在民权路的起义军总指挥部,在周恩来亲自指挥起义军警卫连的回击下,敌阴谋不能得逞。傍晚,敌舰见上岸士兵无法攻克,另一队敌兵又无法上岸,遂吹号退兵,上岸敌军被起义军部队和工农军击死打伤约30多人。

926,中共中央临时政治局候补委员中共南方局成员,广东新任省委书记张太雷从香港秘密来到汕头,并先后两次在汕主持召开南方局会议。参加会议的有周恩来、李立三、晖代英、彭湃、张国焘等人。张太雷在会上传达了党的“八七”会议精神。并根据中央政治局919关于放弃左派国民党旗帜的决议:提出取消国民党旗号(在南昌起义时,十一军、二十军仍沿用国民党第二方面军的番号)。停止在汕头成立国民政府的意见。会上还补选李立三,晖代英为南方局委员。与此同时,彭湃与汕头地方党领导,研究如何进一步协助起义军。遂决定把原潮梅东路工农讨逆军改为东江工农革命军,彭亲自总指挥,杨石魂,郭瘦贞为副总指挥。为了支军支前,彭带上工农革命军总指挥部人员随军出发,到揭阳汾水前线参战。

三、陈赓将军在汕头博爱医院避过劫难

陈赓1903年生于湖南湘乡,1922年加入中共,1924年到广州黄埔军校受训。毕业后留校任连长,参加过两次在东征。1926年赴苏联深造,19274月,蒋介石发动反革命改变时,陈刚回到武汉,他眼看亲朋成刀下鬼,十分气愤,组织讨蒋大会。这时周恩来受党中央重托、准备赴江西组织武装起义,陈要求同往,周恩来在黄埔军校任职时,知陈是位党性强,有魄力好干部,所以一同来到九江。81日在南昌举行武装起义时,陈被派任二十军三师六团一营营长。当起义军撤退来到会昌时,三师六团与敌遭遇,在激战中。陈赓左腿二处中弹,被送进汀洲福音医院救治。院长傅连璋查其左腿、膝盖处筋被打断,脚腕骨也被打断,准备给其截肢。时三师政治部主任徐特立也住该院,他对傅院长说,陈赓是黄埔军校优秀生,是位难得人材,如能保住其腿将为革命保存骨干。院长经复查研究,决定保守治疗不截肢。在医护人员精心护理下,病情有好转,又坐着担架随军南下,辗转来到汕头市送进博爱医院,继续治疗。汕头博爱医院是日本人1925年来汕创办,位于外马路与博爱路交界转角处,外马路169号(现农林水宿舍)。是日侨在汕专用医院。

汕头对陈赓来说并不陌生,1925年他参加第一次东征时在国民革命军一团任队长,的揭西棉湖战场上,一团独挡十倍位于我的强敌,在军中到处颂场来过汕头。二次东征在华阳战场上,他舍身救了蒋介石,被人誉为“黄埔三杰”,也随蒋再来汕头。这时陈很想旧地重游,怎奈心有余而力不足。

924陈赓被抬进博爱医院病房时,一位男工马上来收拾床铺,一位年轻姓李的女护士为他处理伤口,安静的过了一夜。隔天男工来清洁卫生时,就在病房大讲入城部队纪律严明,社会秩序稳定。第二天他又向大家讲述,昨天起义军在牛屠地开军民联欢会盛况,并讲二年前曾在汕头任东江各属行政专员的周恩来上台讲话,博得阵阵掌声。陈赓听后,知道这些都是我军做的好事,才能得到群众的赞誉。

28日,远处传来枪炮声,似是从海边打来,那清洁工慌慌张张走来对病友说,国民党的“飞鹰号”载着军队与起义军打起来,陈赓听后有些焦虑。过段时间李护士面带笑容进来,说国民党军已被义军打退了,你们可安心静养。

隔天早上几天不见的日本院长来巡房,对陈赓看了一眼,抛了一句话:这里对你们的安全是没有责任的,你们要自行为之。陈结合昨天发生战事,感到局势有些变化,所以每天他询问工友和护士外边有发生什么事否?不出所料,我军在前线失利,汕头守军又单薄,起义军总指挥部决定930日晚夤夜撤出汕头。这时周恩为不忘住院的陈赓,星夜派人送信和钱给陈赓,并安排他撤退。但使者摸黑来到医院时,大门紧闭无法进入,从此陈与起义军失去联系。101日上早班李护士匆忙来找陈赓,说起义军已于凌时撤离。陈赓听后心里一怔,估计敌人会来医院搜查,想暂避一避,护士找来清洁工,把陈扶至男工宿舍避蔽,她马上回去整理病床,男工友又拿出老百姓衣服给陈换,不一会国民党军来了,看到病房空无一人,也就离开。再过一阵又来几个国民党兵,翻箱倒柜到处搜查。幸得李护士把陈藏在女厕所,又避过一厄。陈赓考虑这里非久留之地,决定离汕往港再转沪。在李护士赞同陈的想法叫工友代陈买往香港船票和雇来小船,停泊在医院对面日人的汕头旅社等待。在李护士搀扶下,陈撑着拐仗横过马路来到旅社后门,由工友背上船。李护士坚持要送陈上轮船后才回,使陈感激万分。在船工帮助下陈李上了火船,刚安顿好后,一位军警前来盘查,因这是起义军入汕头来第一艘开往香港轮船。敌盘查很严,李护士马上将一支温度计塞进陈嘴里(有意让他不说话),又将手按在陈手上打脉,军警看到李护士白帽上印着博爱医院字样,也就转身走了。李又倒来杯开水,叮咛陈要按时服药就要离开,陈赓激动地说:我永远不会忘记您的恩情。李护士只说了一声保重就下船了,陈要想问她名字也来不及。船开香港后,陈又转道上海找到党中央,又重新投入新的战斗。
 
 当起义军进占潮汕后、蒋介石急调陈济棠东路军2个师兵力、又调黄绍雄率第七军9000人,合潮挴警备部队总共兵力2万多人,向起义军发起围攻。起义军经过沿途作战和在暑天长途跋涉行军。有的病倒有的掉队,这时已不足万人兵力,在军事力量对比悬殊下,同国民党军开展 血浴奋战,在揭阳山湖的汾水战场上,经过两个昼夜的激烈拼杀,双方伤亡很大,也很疲惫。起义军弹药将罄无力再战。潮州也因守军力量单薄而撤离。930日,起义军主力不得不退出汾水主战场。

是日傍晚,贺龙从揭阳赶来汕头报告战况,周恩来立即召开前委会议,根据前方战况和海面敌舰仍在弋游,汕头又只有一个警卫营和一个不足团的兵力防卫的情况,起义军总指挥部决定放弃汕头,所有机关和部队于101日凌时撤出汕头市区。这时周恩来已患病发热,还亲自带一连人断后,杨石魂率汕头工农武装部分人员,随起义军乘坐“大逸号”等电船逆榕江而上,向潮阳的关埠方向撤退,与起义军大部队汇合于普宁流沙。

起义军离汕后,赖先声与黄居仁等人处理善后工作。要工人武装掩藏好武器后,即返回原单位工作。如已为敌人注意,不能返回者,工会协助转向各县或另找工作;参加农军的农民,应尽量返回农村,如确不能回农村生产的,另找职业或迁往外地务农。汕头市委应立即转入秘密状态,重新建立隐蔽据点,干部不能留汕者,调往别的地区工作。赖先声已被敌明令通辑,待善后工作处理后即回省委。黄居仁因在群众中没有公开露面,仍留汕头领导市委工作,继续进行隐蔽地下斗争。