当前位置:首 页>理论研究>地方史研究

地方史研究


2018-09-26   作者:罗伟伟     点击数: 1351531


潮汕地区地处东南沿海,三面背山,一面临海,韩江、榕江、练江、黄岗河、龙江、濠江等水系在此奔流入海,域内拥有数量众多的内河港口与沿海港口,且各大港湾错综相连,在古代为“诸夷贡道所必经”之地。南来北往的海上贸易造早就了潮汕地区古代“海上互市”的繁荣,并逐渐形成了独特的潮汕海洋文化,是古代海上丝绸之路的重要节点之一。

潮汕地区地处粤、闽、台这一三角地段,对外贸易相当发达,是海上丝绸之路的重要组成部分,丰富的港口资源是其开展海上贸易的重要基础。历史上,潮汕地区曾拥有过潮州港、凤岭港、南澳港、鮀浦港、榕城港、辟望港、柘林港、樟林港、厦岭港、庵埠港、海门港、后溪港、靖海港、神泉港、炮台港、龙津港、关埠港、东陇港、资深港、贡巷港、溪尾港、达濠港、西堤港、沙汕头港等诸多内河与沿海港口,内陆能从韩江直达梅州、福建、江西一带,东南沿海能上达津沪、下到南洋。

潮州港有古今之分,古代的潮州港更多是指潮州城外的韩江沿岸港口,而随着潮汕分设三市之后,饶平县被划归潮州市管辖,原三百门港如今也被称为潮州港。作为古代海上丝绸之路的重要组成部分,古代潮州韩江港口依托潮州粤东政治中心的地位,在对外贸易上也扮演着重要角色。在唐宋时期,潮州城外离海岸线不远,交通较为方便。唐代诗人贾岛在《寄韩潮州愈》一诗中描述了“海浸城根老树秋”这一景象,在《寄韩湘》中亦讲到“潮州涨满川”,可佐证潮州城外离海岸线并不远。

凤岭港位于澄海莲下,又名岐陇港,地处韩江干流东溪的江海交汇处,从唐代开始形成并逐步发展,到宋代已经形成相当的规模,是唐宋时期潮汕地区第一个交通枢纽港和对外贸易口岸,是韩江三角洲地区晩唐至北宋的主要港口。潮州城大量生产的瓷器都是通过韩江运往凤岭港再转运出海,素有“粤东襟喉,潮州门户”之美誉。

柘林港位于饶平柘林,是“海上丝路”粤东第一港,潮汕地区都盛传未有汕头埠,先有柘林港一说。它坐拥旗头山、马头山等天然屏障,是一个理想的船舶避风停靠地。古时天津、上海、泉州等港口南下东南亚的货船经常选择到柘林港停泊避风,并补给航行物质,从唐代开始就成为南来北往的一处重要贸易港口。

樟林港位于澄海东里,古时因“遍地樟木,枞灌成林”而得名。这里东北迳通南海,畅达五洲重洋,曾是粤东第一大港。清代的樟林港与南宋时期的福建泉州港、元明时的漳州月港共同构成中国海上丝绸之路的三个重要起源地。[①]樟林港还是重要的历史地标,素有“粤东通洋总汇”之美誉,是著名的红头船故乡。

庵埠港位于韩江西溪下游的河道分汊梅溪河西侧,紧靠济河,古称龙溪都。这里在北宋时还是滨海之地,位于韩江、练江、榕江三江出海口交汇不远处,梅溪在这里分两叉,海上交通相当便利。清康熙二十四年(1685),粤海关成立,在广东沿海设立了7个总口,潮州府属的海关总口即设在庵埠。

神泉港位于惠来神泉,是历史上闻名遐迩的对外通商港口,汇集县内龙江河、雷岭河、盐岭河三大河流,是粤东地区最大的天然良港之一。据记载,早在唐朝时已有往来于广州的闽浙沿海商船在此停泊。[②]《广东古代海港》一书亦有载:“隋唐以来,粤、闽、浙船只进出港口频繁,神泉港成了潮州、普宁、惠来的物资集散地。”[③]神泉港由此成为潮汕进出口物资的转运点,是“海上丝路”粤东段的重要中转站

后溪港又称后溪官渡,位于潮阳城区北部,由后溪小河外延至汕头海湾,对内连接护城河。唐代大文豪韩愈刺潮后曾二度至此,使得后溪渡名声大噪。后人为纪念韩愈潮阳之行,在后溪港附近立韩愈塑像,并建有“韩愈渡江亭”。另据明隆庆《潮阳县志》载:“磊口山……为海洋之门,其下为马耳港,潮揭之水咸会于牛田洋入于海。凡商船入潮阳达濠、后溪诸港,俱由此经过。”[④]它是潮阳最古老的港口,也是潮汕重要的贸易港口之一。

海门港是潮阳最大的港口,素有“洋海之门”之美誉,是潮阳的海上门户。早在宋代,这里便有渔舟集结,又是通商口岸,货运直通新会、斗门一带,水运和渔业都有所发展。明洪武二十七年(1394)置守御千户所,建筑所城。

隆津港,俗称龙井渡头,是潮阳早期的主要商港之一,近年来在古渡头发现5块清代禁示碑,从碑文可看出这里原来是清代红头船聚集的地方。清乾隆四十九年(1784)所立的“廉明县主毛太老爷牌示”碑提到“潮邑地居滨海,所有山海出产货物皆由船只装各省出售”。据说古时曾有一次,前往琉球国贸易的红头船有21艘,水手1300名,可见当时商贸之盛。

关埠港属河口港,是榕江水上运输枢纽,与达埠(今达濠)、庵埠统称为古代潮州三埠,是古代潮州的重要商埠之一。史料记载:“宋代关埠水运,达邑城、桑田,日可往返。”[⑤]清末,邑人萧鸣琴在关埠港创设潮揭轮船公司,是当时广东最大的民营轮船公司,人货皆由电船运输。关埠港口年吞吐量近万吨,客运量逾10万人次,关埠港一派繁荣。

榕城港位于榕江的中心节点,水运便利,自古以来对外商业贸易活跃,其功能一点也不亚于沿海港口。饶宗颐在《潮州志·交通志》中记载:“1949年以前从揭西硁下经河婆至汕头通航里程达147公里,其中棉湖以下可通小汽轮。北河也可通航到汤坑。所以历史上榕江是陆丰、普宁、丰顺、揭阳、潮阳等县的水运动脉,榕城是流域内的水运枢纽,也是一个海港,从榕城北河至汕头港58公里可通行几百吨的货轮,千吨级轮船可候潮开进榕城港。”[⑥]可见其规模与效应之大。

南澳港位于闽、粤、台三省海面交叉点,是东南沿海一带通商的重要泊点和中转站,早在明代就有“海上互市”的记载。以南澳的深澳、长沙尾澳为出发点,古代潮汕稻米、食盐销往国内各地,同时也向海外出口陶瓷、香料等。南澳港享有“粤东海上明珠”“潮汕屏障,闽粤咽喉”的美誉,饶宗颐称其为“台海与大陆间的跳板”。[⑦]

西堤港位于为韩江、榕江内河航运与外海运输的交汇处,历史上曾称“沙汕头”,简称“汕头”,前临牛田洋,北通榕江,西对练江。这是汕头作为一座海滨商贸城市的原点,带领着汕头逐步走向辉煌的海洋商业之路。与汕头小公园一样,西堤港是汕头百载商埠的发源地,也是汕头商业文化的地标。

厦岭港位于汕头市区西北部、光华埠东南侧。明嘉靖年间(15221566)兵部尚书翁万达在《鮀济河记》中记述道:“海口有沙汕脊出,横激巨浪,滔涌拍天。”[⑧]厦岭村在当时是韩江出海口的一个渔村,韩江支流梅溪至杏花村后分流为迴澜新溪和厦岭溪,自解放桥至光华桥出牛田洋这一段被称为厦岭溪,也叫厦岭港。在汕头还没正式形成商埠之前,这里民众聚集,商业兴隆。因为厦岭港为海上丝绸之路通往韩江流域的一个重要出入关口,所以在潮汕有一句俗话叫“未有汕头埠,先有厦岭村。”[⑨]

辟望港,又称南关港、衙前港,位于韩江东溪出海口,是韩江口海防重镇上的一个重要通洋港口。相传唐宋时期已有渔民在此聚居,并逐渐发展成为一个海盐鼎盛、交通发达的重要港口,素来有“潮之门户”之赞誉。

靖海港位于惠来县靖海镇,为泻湖型天然港,原港池多乌泥,故古称乌涂港,明洪武年间(13681398)置靖海守御所改称靖海港。关门山一带水源汇集狮石湖,由此出海。雍正《惠来县志》记载“靖海为东南屏藩,神泉为南海门户”[⑩],由此可见靖海港地位之显要。

资深港位于惠来县靖海靖海镇西南部,面向靖海湾,是一个拥有得天独厚条件的优良渔港。自明隆庆年间(15671572)创祖至今,资深港附近渔民靠海吃海,以渔为生,在周边享有“海上农夫”的美誉。该港区水域面积约4万平方米,明清时代已有商船通航。

地都港位于榕江中下游,也是潮汕海上丝路不可忽视的重要一环。在汕头埠尚未形成规模之前,这里是揭阳最为重要的外海贸易通道。位于榕江边的钱岗山(过去是一海岛),有着以贸易为成因的望夫石,至明清两代成为揭阳重要的海上贸易与检查机构之所在——钱岗口。

海上丝绸之路是一条以经济交流为纽带的贸易之路,也是中国对外友好交往之路。历史证明,潮汕地区由于受所处的特殊地理环境影响,港口众多,海洋资源丰富,自古以来就在海上丝绸之路贸易中扮演着重要角色,是海上丝绸之路的重要节点,更是沟通粤、闽、台、赣的重要交通枢纽。

 



注释:

[①] 郑传锋:《樟林古港与中国"海上丝绸之路"关系探索》,《南方职业教育学刊》2017年第1期,第97页。

[②] 林道成:《惠来神泉古港》,《揭阳日报》,2011925日,第6版。

[③] 张伟湘、薛昌:《广东古代海港》,广州:广东人民出版社2006年版,第7071页。

[④] 隆庆《潮阳县志》卷6《舆地志》,汕头:汕头市潮阳区地方志办公室2016年影印版,第61页。

[⑤] 光绪《潮阳县志》卷4《津梁志》,汕头:汕头市潮阳区地方志办公室2016年影印版,第49页。

[⑥] 《潮州志》卷14《交通志》,汕头:潮州修志馆发行,艺文印务局1949年版,第765页。

[]  杜经国、吴圭信:《海上丝绸之路与潮汕文化》,汕头:汕头大学出版社1998年版,第1页。

[] 王琳乾、邓特:《汕头市志(第二册)》卷40《水利》,北京:新华出版社1999年版,第1213页。

[⑨] 陆集源:《古今潮汕港》,北京:中国文联出版社2004版,第27页。

[⑩] 雍正《惠来县志》卷首《靖海守卫所图说》,台北:成文出版社1930年影印版,第51页。