当前位置:首 页>理论研究>地方史研究

地方史研究


2017-12-13   作者:高金山     点击数: 1354828


  一、对地方史、地方志的一般认识

  地方史与地方志都是记述地方的书体。李大钊认为:地方史是地方的“历史纪录”。章开沅认为:“以历史作为研究对象的专门性科学历史学,显然既包括研究历史事实本身,又包括在历史事实基础上总结出历史发展的规律,总结出研究历史的理论和方法。”地方史是地方的历史纪录,研究地方历史事实本身,总结地方历史发展规律,总结研究地方历史的理论和方法,这是相当长一个历史时期内史学界对地方史的一般认识。来新夏说:“首先遇到的问题是如何断限和划分阶段。”李大钊说:地方史记述“社会变革”。北宋吴缜说:“为史之要有三:一曰事实、二曰褒贬、三曰文采。”史学工作者将地方史的一般认识进一步形象化,指出地方史是划分时期阶段记述社会变革的历史纪录,是事实、褒贬与文采相结合的书籍。对地方史概念与属性的一般认识,为进一步理解地方史提供了基础。国务院《地方志工作条例》指出:“地方志书是系统记述本行政区域自然、政治、经济、文化、社会的历史与现状的资料性文献。”胡乔木说:方志“应该提供一种有系统的资料”。万里说:地方志是“一门专门的学问”。这是方志界对地方志的一般性认识,地方志是地方资料性文献,具有系统性、区域性、资料性、文献性以及学科性。从这些一般认识,我们基本可以把握住地方史与地方志在概念的内涵与外延上存在不同、在研究对象与属性上存在不同、在记述形式与方法上存在不同,这也为我们研究地方史学与地方志学学科体系提供依据。从一般认识出发,总结地方史与地方志的差异和不同,是我们研究地方史学与地方志学的基础。

  地方史与地方志在历史上曾经有过相互依存阶段。“地方史学的记述是志,地方志学的排比是史”,这种一般性认识曾经长期影响过史学界和方志学界。确实,地方史的发展、记述和研究曾经演绎出了地方史志学;地方志的积累、总结和研究也曾经演绎出了地方志史学,也就让人们产生了地方史与地方志同属一个学科的理念。“地方志是官修的史书”这样混淆两个学科的观点、理论和学说也就出现了。东汉的《越绝书》、《吴越春秋》被列在《隋书·经籍志》、《旧唐书·经籍志》和《新唐书·艺文志》的“杂史”之中;东晋的《华阳国志》被列在《隋书·地理志》的“霸史”之中,被列在《旧唐书》、《新唐书》的“伪史”之中。志中有史、史中有志影响着史学界、志学界,某些人也就产生了史志一源的理论。“志乃史体、史志合一、史志一体”就是这个理论的核心。到了清代,西方史著不断传播与扩大,史志一体观念也受到挑战和质疑,一体论存在造成的地方史与地方志不能分道扬镳就受到批评。其实,地方史与地方志在编纂形式、记述内容、编纂方法、编纂队伍等方面差异是清晰的。地方史与地方志的不同特征,实际为地方史学与地方志学分科开创着基础性条件。

  二、地方史、地方志的区别

  地方史与地方志在形式、内容、方法、队伍诸方面存在着明显区别。形式是记述地方时呈现的基本形态与结构。地方史记述过去,划分时期与阶段,纵排横写。划分时期与阶段、纵排横写是地方史的形式特点。过去是开端,延续离不开过去。地方史记述过去揭示客观发展规律、总结历史经验教训、指出影响和意义。阶段与时期,纵排横写,将过去、现在与将来联系在一起,表现错综复杂的矛盾及斗争,预示出矛盾和斗争将要产生的必然结果,以及对未来发展的影响与趋势,实现了存史、资治、育人。地方志记述地方重点在现状,天、地、人或者说自然、社会、人物用分门别类、以类系事、横排竖写联系起来,实现了地方再现。分门别类、以类系事、横排竖写是地方志的形式特点。结构是形式的主要因素,是内容的组织安排。地方史与地方志利用各自的特点将搜集、整理、概括、加工、裁剪的地方资料,集中为各自的形式和著作,展现出不同与差异。时期与阶段、纵排横写规范地方史细节;门类系事、横排竖写规范着地方志细节。

  内容是记述地方时体现的实质和意义。地方史与地方志记述地方在内容上是有区别的。地方史内容侧重过去,要记述阶级斗争、生产斗争和科学实验中体现生产力与生产关系、经济基础与上层建筑关系、精神文明与物质文明关系的重大事件。这就是说,凡进入地方史的内容都是有过重大影响,经过编纂者精心选择的重大事件,既不能面面俱到也不能随意遗漏,都在揭示客观规律、经验教训和指出影响意义。地方志内容侧重现状,既坚持自然、社会、人物并重,又坚持详今略古,一般包括自然内容、社会内容、人物和群体,内容可以说是宏观与微观的结合。记述过去、揭示规律、指出影响和意义是地方史的要求。记述现状、分门别类、强调真实再现现实是地方志的特点。

  方法是在编纂中解决记述思想、事物、人物、行为等问题时所采取的门路与程序。编纂者的世界观会对编纂工作起到决定性作用。世界观决定编纂材料取舍,直接影响编纂工作的客观程度,影响成书的质量。世界观的两重性会直接造成书籍的矛盾性。因此我们不能忽视编纂者的世界观和素质教育。但是,世界观并不等于编纂,世界观与编纂工作也不是相等关系。编纂者只要坚持马克思主义毛泽东思想、邓小平理论、三个代表重要思想和科学发展观,就会自觉不自觉地把握住事物发展逻辑,把握住社会变化特色,保证书籍的政治方向。正确思想会使编纂者觉悟提高,实现精益求精。地方史整理档案资料、文献资料、口碑资料、网络资料、报刊资料时,不需要使用过多的文体形式就能够反映出地方事物的实质和规律,或者说只要做到认真归纳、整理、分析、研究,就能够将历史发展变化过程和影响总结概括出来,揭示出规律、影响和意义。地方志强调体裁多样化,要求述、记、志、传、图、表、录多种体裁共用,再现不同的社会生活,体现全面翔实,准确无误,原原本本。自然、社会、人物在所有体裁中相互联系、相互照应,资料性文献也就出现了。

  队伍是机构和人员的总和,两者区别很大。地方史机构简单,人员偏少,机构和人员可以独立地按照编写方案,把所有任务承担下来并最后完成。地方志机构相对复杂,人员偏多,即使这样仍然不能够承担全部任务,还需要大量政治、经济、社会、文化、史学、科学等方面专家、学者配合,所谓“众手成书”说的就是这个道理。机构、人员与社会力量结合是搞好地方志编纂工作的重要因素。

  三、地方史、地方志传统观念的辨析

  地方史学与地方志学界,目前普遍存在忽视理论研究的现象,有时候甚至相当严重。所以,我们经常会听到“志乘为郡邑正史”上海市地方志办公室编著:《方志编修教程》,方志出版社2004年版,第2页。;“重要的篇章可以引史入志”;“方志是分门别类记述一个地区人类活动的总体史”;“方志乃地方史志的简称,地方志即地方史”;“所谓方志就是地方资料的历史化”等学术观点。李泰芬在《方志学》中就有“志即史”的观念,认为:“在中央者谓之史,在地方者谓之志,故志即史”。“国有国史、郡有郡志”这种用行政区域大小划分地方史与地方志的理论是一种非常肤浅的理论,不仅严重地制约着地方史与地方志的发展,而且严重地干扰着地方史书与地方志书的编纂工作。

  “隔代修地方史、当代修地方志”是从时间出发概括史志编修工作的。时间是地方事物存在的客观形式,由过去、现在和将来组成连绵不断的系统,显示地方事物运动、变化的持续过程。“隔代修地方史”强调“隔代”,强调沉淀,强调地方,强调过去,目的是想尽量避免人为干扰不能客观评价历史的现象发生。“当代修地方志”强调“当代”,强调现实,强调地方,强调纪实,目的是将地方原原本本地记述下来,供后人使用。从时间先后着眼区别地方史与地方志,将隔代与沉淀、当代与现实通过时间展现出来,时间在区别地方史与地方志编修工作中发挥着重要作用。

  “地方史重论述,地方志著广征,地方史专而地方志广。”这是从资料范围上概括两种书籍内部的实质或意义的观点。地方史重视论与述结合,要求述而有作,在专上有所作为。地方志重视广泛征集资料,以事实为准绳,述而不作,在广字上着意。“地方史一条线,地方志一大片,地方史简而地方志繁”说的就是这个道理。一条线强调时间的延续性,一大片强调内容的广泛性,专与广、线与片从不同角度揭示着地方史与地方志在资料范围上的区别。专与线强调简,强调记述背景、起源、发生、发展、结局、影响和意义,要求语言文字简约明快,有所评论。广与片强调繁,强调记述的全面系统性,资料广泛,丰富翔实,微观与宏观相结合,自然、社会与人物并重。地方史比地方志专,地方志比地方史广。这就是说,地方史内容比地方志专,地方志内容比地方史宽;地方史侧重继往,地方志侧重开来;地方史举大弃小,地方志宏微兼备。

  “地方史探索研究规律,地方志寓观点于记述之中”是从深度与作用上辨析书体的观点。规律是反映地方事物内在必然联系,不断重复出现并在一定条件下经常起作用,决定地方事物朝着某种趋势发展变化,不以人的意志为转移的东西。地方史探索研究规律,既强调客观存在又强调明理,将客观实在与客观明理联系在一起是地方史的基本要求。观点是观察地方事物所处的位置和所采取的态度。地方志强调含蓄,要求将政治观点隐藏在事实记述之中。编纂者虽然站在一定立场上并有鲜明的政治观点,但是并不直截了当地说出来,而是以事实说话。寓褒贬于文字与事实记述之中是地方志的基本要求之一。重探索研究规律与重记述客观事实,重观点明确与重思想含蓄区别着地方史与地方志,定位着地方史学与地方志学的研究对象、完善着记述方法和学科体系。地方史重鉴,地方志重用。地方史书在于揭示规律,总结经验,指出教训,用镜子推动发展。地方志书强调资料性、事实性,在于向人们提供研究发展、变化规律以及经验教训的资料。

  “地方史体纵看,地方志体横看”是从书体形式上进行区别的一种观点。史体与志体是地方史书与地方志书的体例。地方史的体例强调“纵”,即在时间上按照前后编排,用时间与阶段系事,这是“地方史体纵看”的基本含义。地方志的体例要求按照社会分工或者地方事物性质划分门类,以类系事,类类横排,区域用省与省、市与市、县与县横排,社会分工按照行政、事业、企业横排,按照农业、工业、商业横排,按照第一产业、第二产业、第三产业横排。门类是基础,横排是特征,按照社会分工记述是地方志的体例特点。分门别类,以类系事,“地方志体横看”说的就是这个道理。

  地方史重褒贬,地方志重纪实。地方史直接告诉人们褒贬,地方志书间接展示观点。地方史古今并重,地方志详今略古。地方史有古代史、近代史、现代史、当代史。地方志有省志、市志、县志,也有自然志、政治志、经济志、文化志、社会志、人物志。地方史以时为经以事为纬,事有主次大小。地方志先综合后局部,先自然后社会,先经济基础后上层建筑,强调归属科学实在。

  地方史标题突出记事,避免共用与通讯、总结、小说式标题。地方志标题强调科学、准确、言简意赅,精练醒目。地方史强调时间、时序及其递进性,划分时期与阶段以重大事件、主要朝代更迭、社会形态为主。史观、史律、史鉴贵在准确、公正、启迪。地方志强调空间展开,志首由图、照片、序、凡例、目录、概述、大事记组成;志中以类为序,容纳志、传、图、表、录,组成编、章、节、目,揭示地方事物内在联系与区别;志尾由杂记、附录、编后记(编余)组成。首、中、尾浑然一体、全面系统。志中与志首、志尾和谐统一,血肉筋脉相连。

  四、建设马克思主义地方史学、地方志学

  加强“志”这个概念的研究。“志”是一个具有双重性质的概念,既是书体又是文体。作为书体,“志”包括图、照片、序、凡例、概述、大事记、特载、编、章、节、目、表、录、传等文体,包括分门别类记述地方事物的编、章、节、目。作为文体,“志”只是一种与述、记、传、录、图、表相并列的体裁。现在,社会主义新方志已经改变了“志”的双重性质,早已经抛弃了表示文体的涵义,但所谓“诸体并用以志为主”仍然被地方志书验收标准或者凡例大量使用。我们认为,社会主义新方志的“志”体已经被编、章、节、目所代替,所以地方志工作者应该加强编、章、节、目内涵与外延的探索与研究,不要再重复“述、记、志、传、图、表、录”并重,也不要把已经消失的“志体”纳入编纂验收标准。“以志为主”的“志”已经变成书体的编、章、节、目。书名中的志是书体,研究也应该进一步到位。“志”除了表示“书”不再承担“志”的功能,应该得到理论界的重视。“志”究竟是指“书体还是指旧理论中常说的文体”,地方志学应该给予准确的回答。

  从广义的角度说,地方史学是以地方史为研究对象的学科,地方志学是以地方志为研究对象的学科,两者都以地方为记述对象,都从属于地方文化事业,都是系统工程。地方史与地方志承担着对地方事物进行搜集、整理、研究、编排、撰述、开发、利用的功能。建设马克思主义地方史学、地方志学要求我们,从两者的根本区别入手,仔细辨别它们在存史、资治、教化中的功能与定位。只有这样,地方史学与地方志学才能够成为独立的学科,发挥出独特的作用。这就是说明确的定位和职责应该是建立马克思主义地方史学、地方志学的重要前提。

  建立马克思主义地方史学、地方志学应该在本质论、编纂论、文献论、编写者论、鉴赏论、管理论、工作论以及地方史志论、地方志史论上下工夫。地方志学作为一门科学,既是世界观又是方法论。研究对象应该包括地方、地方志书、地方志工作,也应该包括体系、体例、结构、门类、文体、管理、培训、期刊、出版、整理旧志以及编纂方法等。地方志将天、地、人合一,将地方资料、类别、事情、人物统一,分门别类,涉及自然、政治、经济、文化、社会等方方面面,只有通古今系于政达于政才会具备典型特征,才能形成科学体系,具备科学意义。地方史学是研究地方人类社会以往运动过程的专门学说,包括人类社会发展过程、历史经验总结、历史规律探索等内容。范文澜说:“一切在于本身的行动,公正的纪录。”运用马克思主义唯物史观,从研究地方本身出发,记录地方人类社会进化发展的真实过程,总结地方各方面实践的历史经验,揭示地方整体进程中的发展规律,提供推动地方社会整体向前发展的借鉴,是建设马克思主义地方史学的任务。用历史唯物主义观点分析研究地方全部事物,以社会发展为准绳,按照一定的时间、地点和条件,观察事件和人物在那种情况下所表现的行为,对社会所起过的作用,并对是非功过、历史事件和人物自身做出科学的结论,是地方史学的基本任务。地方史如何运用分期与阶段,如何确定分期与阶段的划分标准,应该成为地方史学建设的重要课题。