当前位置:首 页>汕头概览>名胜古迹

名胜古迹


2017-07-24   作者:□罗光辉 来源:汕头日报     点击数: 1297011


我喜欢悉听岁月,我喜欢行走,我属马,我的脚步一直在时紧时慢的声响中追随着我的心。

 

1

 

闽南侨乡,古榕树下,宣传股长,军务参谋,保密员,我,四个人;四特、花生、萝卜干,一瓶酒,两个菜。来,干!端杯,仰脖,一饮而尽。

灵秀山下,作训参谋在下达考核指令:课目:按方位角行进,第一个点,相思树,第二个点,独木桥,第三个点,土地庙,出发……

“吱”——车停了,梦醒了,我揉了揉朦胧的睡眼:凤岗妈庙。

汕头采风,我总感到汕头和闽南有许许多多相似之处。

“凤岗妈?是妈祖吗?”

“凤岗妈崇拜源于妈祖崇拜和珍珠娘娘崇拜。妈祖是沿海民众最尊崇的海神,而珍珠娘娘则是潮俗中专门护佑婴幼儿的保护神,凤岗妈是这两方面的结合体。凤岗妈可神了,她能夜走香炉,也能一脚踏下印记,为自己选一方风水宝地,凤岗妈能普降福音,护佑众生平安,善男信女有求必应,‘凤岗妈向外客’的美名更是流传甚广……”濠江区的陪同人员滔滔不绝,我听得津津有味。

凤岗向善,古村向善,置身于向善的祥瑞氛围中,人不可能没有梦!

 

2

 

凤岗村建于1319年,历史悠久,古建筑遗存丰富,古民居保存完整,是粤东地区独具魅力的滨海古渔村。这儿的民居,依山而建,古朴简约,错落有致,体现着深厚的宗族观念。处处透露着古朴自然的味道。就连石头,都照原始的样子长在自家的院子里,这些巨石,或在天井,或于房内,看起来不仅不觉得碍眼,反而有一种大美,大美至简。这些装饰,任何装修公司,不管它是“有限”,还是“无限”,都装修不出这种天然的效果。

在凤岗采风,仔细端详民居的屋顶、中脊、垂带上,潮汕嵌瓷点缀着不少龙凤、百花、百鸟等吉祥图案,而屋檐下的壁画更是多姿多彩,内容除了花鸟虫鱼,历史典故,还有飞机、轮船、洋楼和金发碧眼的外国人夜观天象的图案,虽经长久风雨侵蚀,仍清晰可见,形象生动。

我不是考古村落的考察专家,我不知道全国像这样完好的古村有几座?

站在古村的山腰上,我思绪万千,我想到前不久经过的城市边沿的村庄,到处是大红漆写的空调移机,专业搬家,拆、拆、拆。当时我站在那片乱七八糟的画面前,真想说:不要再拆了!把有特色的东西拆光了,到处都是一种风格的建筑,能立得起文化、信仰和道德吗?现代化的照明能照亮人心吗?没有了白天和黑夜的区分,看不见星星和月亮还叫生活吗?

一个劲地建高楼大厦,不注重民族文化的传承和保护,拿什么去谈中国特色?

说有五千年的文明,过个马路都要义工站在路旁,边吹口哨边指挥着能过还是不能过,买个鸡蛋都要问是买有机鸡蛋还是买无机鸡蛋,这不是扯蛋吗?

望得见山,看得见水,记得住乡愁,但愿这诗意的话不只是喊在嘴上,写在纸上,而是要深入人心,落实在行动上。一个聚宝盆千万别让过度的开发给打碎了!

我不会忘记:在汕头濠江东南部,有一个记得住乡愁的地方——中国凤岗古村落。

 

3

 

斑驳的照壁,高耸的屋脊,精致的窗棂,古朴的天井,郑氏宗祠,古韵蛊然,潮汕文化,耐人寻味。

我常常这样想,认识一种建筑的成长、存在,除了个性、学养、品味之外,还要认识建筑所处的那个时代。700年前的建筑。至今还生动、灵动,显示着它的价值,显示着它的辉煌,显示着它的存在感和幸福感。

作家、摄影家忙着在拍照,在提问,他们想把宗祠装进自己的记忆。我却想起了前不久一位90后在朋友圈看过我的文章后给我的留言:“在忙碌的生活中,整天应对着忙不完的工作和复杂的人际关系,我不知道我该怎么做,我想努力做点什么或做出点什么能给人们以启示的东西,也想把自己做成一棵树或一座有生命力的建筑,以供后人参观、欣赏、议论。但我什么也没做成,直到现在找不到感觉,感觉不到现在,感觉不到未知,感觉不到自己生命的存在。”看到他的留言我和他聊了几句,他说他没碰上好时代,我说你知道我碰上过什么时代吗?三年困难时期,“文革”时代,上山下乡,计划生育,改革开放等等等等。他又问我什么是幸福,我说了,他也说了,然后我们共同认为,无论什么时代,人都各有快乐和幸福,换算成一个绝对值,是没有本质区别的,只是细节有区别而已。

愿天下所有人都能找到自己的存在感和幸福感。

 

4

 

汕头油画院,一块醒目的牌子。这儿远近高低,每一个角落,每一处风景,都是写生、写作,写古风古韵的好地方,我喜欢这个地方。石阶、石板路,油画院,构成一幅安详而宁静的画面。

石阶上的青草,门上的对联为画院平添了几分生机,看着眼前的景象,我不由地想起刘禹锡在千古名篇《陋室铭》中的佳句:“苔痕上阶绿,草色入帘青”。站在那儿,我随口说了句,在这儿有个写作工作室多好。

“欢迎啊,您要多少平米?”濠江区周部长的热情让我非常感动。

我热爱文字,兴趣散文。散文,滋养着我的人生,从上个世纪80年代开始,业余时间,我都会勤奋笔耕,写诗写散文,不过,我目前还没有写大部头的打算,真要给我一方宝地我对得起这儿的山水吗?

不过,我感谢散文。“写我”的散文让我的生命充满激情,充满能量,让我对这个世界充满着向往和好奇。

散文是块多情而又肥沃的土地,既可以接纳我心灵的寄托,也可以让我的情感得到充分的释放。散文可以描写刀枪剑戟,也可以叙述风花雪月。面对随行的几位女记者,我说出了我对散文的理解——直性、率性、随性。也说出了我对凤岗村的印象——富实、朴实、厚实。

 

5

 

一片随性生长的灌木挡住了前方的路,“特级向导”有踏平荆棘前行的豪气,跃跃欲试要踏过去。

“停,等等后面的人。”有人在喊。走在前面的人停下来了,我也停了下来。望着正前方的榕树发呆。有人问:“您在想什么?”,“我在想,树那边的那边,不知道还是不是树?”我注视着灌木,绕不开。拦路的灌木,生动、灵动,在述说着山那边的故事,大方,热情,期待有缘聆听的朋友。我不可能过去,大家都不打算从那儿过去。我移开了视线,却分明听见灌木在问:你从哪里来?要到哪里去?来干什么?我待在那里迷迷瞪瞪,不敢迈动步子,生怕会失去什么。

 

6

 

很想找一个古村的人讲讲古村的故事。我努力寻找着,巷子前面飘过来一线红,是红领巾少先队员,我走近她,只见她在一朵小花前细声细语地说着悄悄话。

我好奇地弯下腰问:“你在说什么呀?”我在说:“小花乖,小花好,小花是我的好朋友,我向小花招招手,小花对我点点头。”

“小花能听懂你的话吗?”

“能啊,只要你靠近它,亲近它,用心对它说,它就能听懂你的话。”

我没有任何理由怀疑女孩,我深信,纯朴的民俗文化育出的人复杂不到那里去,她的心与花儿的心一定靠得很近,花儿肯定能听懂她的话。

我又在想周部长给我讲的珍珠娘娘庙会独特的祭祀形式——活桌席。:正月十七那天,在凤岗妈庙前搭建一个大铁棚,铁棚下摆着各种各样的精美供品,还有两对活鸡活鸭,为什么供活鸡活鸭,这是千古之谜,至今没解。但有一点不可思议,就是活鸡活鸭是凤岗妈的忠诚卫士,也是尽职尽责的食品质量检查监督员。它们在供桌上,不啄食,也不拉屎,一旦发现不干净的供品就会毫不留情地掀翻。据说,有一次在掀翻的食品中找到一枚绣花针,一次在糕点中发现一根头发,一次在几十斤重的甜粿中发现一片小抹布……后来,提供这种供品的人得到了应有的惩罚。我不知道这是不是真的,但我愿意相信这是真的。

是的,真,是世间最宝贵的东西,真心交流,谁都可以听懂花儿的话,人与花是这样,人与人也是这样。真心诚心,用心交流,人就可以听懂人的话。

 

7

 

我在海边防线上站岗放哨训练生活了十八年,我知道渔村,也知道渔村的孩子,抓鱼,对渔村的孩子来说,就跟吃饭睡觉一样,是本能。

见过千年古榕,走出万年巨石,在一石拱桥下的礁石上,我看见四个孩子趴在那儿,脑袋对着脑袋,屁股撅着,他们在干什么呢?

我悄悄地走近了他们。他们抓了一些小鱼,有的小鱼还是活的,在礁石上胡乱地跳着,两个小孩拿着打火机,另两个拿着干树枝,他们在礁石上烤鱼,多有生活的画面!我赶紧拿起手机,对着他们,“咔嚓”“咔嚓”。响声惊动了小孩,先是两个小孩看了我一眼,紧接着,他们喊了一声,我没听懂喊的是什么,只见他们一哄而散,一下子没了踪影。

我后悔不迭,真不该打扰他们“火红”的生活!渔村的孩子,海浪不怕,台风不怕,怎么会怕我?是他们不了解我,不了解我的心,也不了解我这个人。我在凤岗村,呆的时间实在是太短了,太短了……

 

 

 ■罗光辉简介

  罗光辉,笔名益彬。江西高安人。1988—1990年在南京陆军指挥学院学习。1972—1988年在中国人民解放军32834部队任战士、排长、副连长、组织股干事、股长、政治处副主任, 1990年至今先后在解放军国际关系学院任政治部宣传处干事、宣传办主任、政治部副主任、主任等职。1979年开始发表作品。2009年加入中国作家协会。著有散文集《军号与玫瑰》、《秋色之旅》。《先锋颂》获全军文艺汇演二等奖,《下雪天,母亲走了》获全国首届真情人生散文大赛二等奖。1989年因创作成绩突出荣立三等功。