当前位置:首 页>汕头概览>文化艺术

文化艺术


2018-03-01   作者:□ 郭小东 来源:《汕头日报》     点击数: 1297013


潮阳建都于东晋隆安元年,公元397年,迄今1600多年,近日誉为“千年古邑”。潮阳最早的出土文物,是为铜盂孤山的东晋古墓青瓷羊。潮阳曾置都于铜盂。

潮阳自古未受草原民族及文化的侵蚀,置都之日便浸淫正统的中原文化且自守衍续。青瓷羊是源于魏晋江浙吴地的文明象征。它之于潮阳,是一种中古文明的开端,亦是魏晋风度的先启。

青瓷是魏晋之际生活中的重要元素,淡雅的光泽中透射出魏晋的飘逸风流。而青瓷羊是东晋时代生活的一抹曙色和光明。它集中了那个时代,人的精神风貌和对生活的向往,心灵的审美,以及民生的向度。是当时社会文明的象征。东晋隆安元年,是潮阳一个全新的起点。它直接导诱潮阳,于中古文明中,承续衍生一千六百多年,始由南荒之地,步入大中华的文明之境,终成海滨邹鲁,直至获撷“千年古邑”美誉。惟有东晋青瓷羊的意象,才能贴切尽叙潮阳千年古县的时间之古和时间之奇,以及悠久丰饶的传统文化精髓,同时突出它在大潮汕文化系统中的重要意义及独特价值。

青瓷羊,象征同时启悟并区別了潮阳在整个潮汕文明中的翘楚地位。分辨出潮阳作为潮汕文化组成部分,其中深厚的中原质素,以及最早步入中华文明的时间门槛。这是千年古邑的历史前奏和文化骄傲。否则无法解释潮阳从古至今的煌煌巨制,包括千余年来,代代人才辈出的文化原因。

浙江上虞等地,是我国青瓷的重要发源地。潮阳于东晋建县。其早期部分文明与生活风习,亦由江浙一带,随人口南迁融入,如后来潮汕歌册的词曲及主题所及,均与文风鼎盛的江浙相关。

魏晋风度的渊源,出于传统意义上的吴地。三国时期,东吴就建都于南京,青瓷羊的出土地点,大多在江浙,而潮阳最早的出土物,是为东晋青瓷羊,掘于铜盂东晋孤山古墓,而铜盂也曾于隆安XX年为潮阳县府所在地。

这件青瓷羊,由吴地而来,殉葬于潮阳。它在潮阳千余年的文明史上,可视为一个划时代,标志性的里程碑事件。它的源泉,安居及遗存的路线及文脉的痕跡,深具重大的人类学及文化史意义。它标识了潮阳文明时代的开启。既是一种文明的奠基,亦是一种时间的确认。

为此,这只东晋青瓷羊,是潮阳最早的文明象征,它的文化结晶,是中原成熟的文明渊流的标志性成果。它也决定着潮阳后来的文明走向,与中华文脉的同致性。完成了从血族向郡县文明的过渡。

千余年来,羊的精神和文化寄寓,丰泽着潮阳的人文性格,土地的饶富开发,以及社会文明的良序培殖。

中国古代“羊”与“祥”相通。古人还将羊看成知礼、有德、孝顺的化身。跪伏的羊,更是温顺谦卑的象征,最符合中国人将道德与审美合一的思想观念。

这件青瓷羊顶上开一小孔,多数学者认为它是插放蜡烛所用,是一件非常精美的烛台艺术品。烛由火把演变而来,内部灌注蜜腊、油脂的蜡烛一直是古人重要的照明工具。这件羊形青瓷釉色饱满、造型生动,是青瓷中的精品。它带来光明与吉祥。

青瓷羊的造型十分美观,整体作卧状,身躯肥壮,昂首张口,似正在咩咩而鸣,全身装饰划纹、圆点纹,卷曲纹。羊头上凿有一个圆孔,可以插蜡烛。从实物的形态看,因东汉已出现了蜡烛,而此类羊、狮等器物,其背部或头部有孔的,皆为烛台。是为光的使者,亦为盗火者。

《圣经》中,第一个知道并传递耶稣诞生的是牧羊人,而在中国民间传说中,羊是一位同希腊神话中的普罗米修斯一样伟大的生物,普罗米修斯因盗天火给人间而被送上刑台,羊则因盗五谷种籽给人间而舍身取义。

羊知礼,有德,孝顺,而又有品有义:为人间盗来五谷,侠义仁德,宽怀有度,有谋有勇,柔顺中具浪险,舍身取义,颇能解说潮阳人之精神向度和文化性格。潮阳,方言谐音为“潮羊”阳与羊同音。潮上之羊。

潮阳市花为木棉花(英雄花,攀枝花,高棉)

潮普惠自古囊为潮阳,首府在棉城,棉城之东有棉田,两棉双出。

再,阳与羊谐音,与祥通。

又,潮之阳,大海在其南。阳为上上,为北方,为干爽膏腴之地。陆为阳,水为阴。而海潮为阴中之阳,陆为阳中之阳。则潮阳为阳阳相悦,相吸,相生而为羊之命。

是故,东晋青瓷羊,是潮阳的“羊之渡”,也可视为潮阳的文化图腾。

潮阳——潮上之羊,羊之渡。加上市花木棉,海潮依托,三叠形胜。海潮,攀枝,卧羊,合体而一。

是夜海上有象,在海门日出处,在濠江门嘴外,海潮攀枝托羊而来,是为海潮之上,举出木棉花瓣,花蕊上卧东晋青瓷羊。

羊的形象和审美,所传达的声音,从人文角度言,美化了潮阳的外部印象,柔化了潮阳方言的拙重,以及外部向来对潮阳民风粗砺的误解。整体上源溯潮阳宽仁厚德,侠义舍我的精神传统。并以其丰腴温暖的羊之渡,攀枝花,刚柔兼济地合塑潮阳的人文形象及文化性格。

有一千六百年文明史的潮阳,理应是一座礼貌之城,尊严之城,丰厚之城,仁德之城。盖有千年之功!有海潮的宽广悍野,有羊的仁义礼德,亦有攀枝的英雄热烈。三者合为一体,方显潮之阳,花之情,羊之渡的情怀。

找到了东晋青瓷羊,找到了古潮阳的吉祥物,找到了潮普惠远古的声气。于是,深潜潮阳大地的文化密码,似乎在陶土青瓷的启应中,渐次显示出它隐约的解读。古旧的文化图腾,似乎也多少泄密了它的现代机缘。在戊戌年说起这些,似乎更有一种命定的喜悦。