韶关市地情网 | 首页

您现在的位置:史志研究>编篡研究理论
来源:

  1932年4月,中央红军西路军(红三军团为主力)奉苏区中央局指示,转战赣河以西湘粤赣边,筹集军需物资,巩固和扩大中央苏区,短时内在粤北仁化筹集30万银元、加工制作5000套军服。

1932年5月6日《李明瑞共匪攻陷仁化惨状》一文载:“据仁化逃难来省商民称:李明瑞部共匪,于旧历(1932年)3月20日,攻陷仁化长江墟,21日陷扶溪,22日陷城口。所过之处,苛素饷糈。计长江墟素缴12万元,扶溪勒缴10万元,城口勒缴7万元。……唯仁化幸有军队一团开到,未被攻陷。闻共匪现尚据驻长江、扶溪、城口等处,仍未退去云。”①
   《仁化县志》载:民国“21年4月20日,共匪李明瑞、彭德怀率众约5千余人,侵扰第四区长江市。该地驻军仅有两个连,因众寡悬殊,退守扶溪。翌日,又进迫第三区扶溪市,我军即缩防至白石岭。该匪于24日晚,分扰第二区城口市。三区地方,相继失陷,影响所及,人心惶惶。……幸赖西北区绥靖委员李汉魂亲率独立二旅及警卫旅两部大军,兼程来援,分路枭剿。至5月3日,匪知不敌,纷纷逃窜汝城、桂东方向而去。”②
———————————————
  ①民国21年(1932年)5月6日香港《循环日报》《李明瑞共匪攻陷仁化惨状》;摘自1997年6月《仁化党史研究资料选编》。
  ② 1933年编修的《仁化县志》。
 
邵雨强1992年撰写的《红三军团在仁化的革命活动及其影响》记述:1932年4至5月间,红三军团在仁化开展革命斗争活动,掀起打土豪斗恶霸高潮,捉拿豪绅地主、恶霸、资本家100多人,筹款30多万(银)元和物资一批,特别是没收反动资本家的大量棉布,集中在长江墟广州会馆,由乡苏维埃成员组织几十名缝纫工人,日夜加工了5000多套军服,送往中央苏区。
红三军团在仁化县长江、扶溪、城口等地,筹款近30万银元,还加工了5000多套红军服装,有力地支援了中央苏区。红军取得这样的战绩,到底有什么秘诀呢?
    一、仁化物华天宝,是红军筹集丰富物资的源泉。
    仁化天时地利,物华天宝。仁化城口镇位于粤湘赣三省交界处,更是三省边界工农副产品的集散地,是广东向湘东南、赣西出口之商埠,有三、四百商户,边贸交易极为活跃。公元前207年,秦末汉初,南越王赵陀在境内筑古秦城为南越北隘口,守卫边界,城口由此得名。也给偏僻的城口带来了秦汉浓郁的文明气息。
     城口镇恩村,是一座有着800多年历史的古村落,至今还保存着许多古老建筑和历史文物。恩村有两百多户,近八成以上姓蒙。该村蒙氏始祖蒙念四于宋神宗元丰年间由江西于都来韶州经商,卜居恩村。到第三代蒙天民首开科甲,中了进士,被宋宁宗钦点为仁化县知县。蒙天民之后,相继出了蒙应龙、蒙英昴、蒙渊龙等进士,故有“一门三进士”之称。恩村古民居建筑独具风格,祠堂大门柱子用丹霞山红岩石条砌成,并刻有对联,门前有石狮、石马、石麒麟,墙体用经过磨制的青石砖砌成,飞檐走壁,窗花有用丹霞山红石刻字篆图而成;古朴典雅,气势雄伟。居高临河,圈以城墙,构筑四方城门,四面开挖护城河,成为易守难攻的城防要塞,故恩村数百年免遭兵匪之灾。从明朝洪武年间开始,这个城堡一直作为韶州府的巡检司署,镇守湘粤边陲。蒙天民至蒙英昴时代,是恩村的勃兴时代。到了明清时代,蒙氏家族进入鼎盛期。陆续建了登第坊、都台坊、北门楼、图南门。万历年间又重修了始祖家庙,新建二房词、世科祠、功德祠等七个祠堂,加上门楼、牌坊、寺庵、孔庙,以及钩檐斗角、纵横交错的宅巷民居,形成了一个富甲一方、钟鸣鼎食的仕宦家族。
仁化东北部之长江镇地处粤、湘、赣三省五县交界处,具有悠久的人文历史,据长江镇覆船岭新石器时代遗址出土文物记载,早在4500多年前,就有人类在此繁衍生息。全镇总面积313平方公里,耕地面积1400公顷,山林面积23894.2公顷,其中毛竹12000公倾,是个山多地少的山区镇。长江土纸在清朝光绪年间有着“长江土纸贵洛阳”的美称,盛产香菇、笋干、腊鸭等名优土特产。有丰富的铀、钨、铜、硅、石英和钾长石等矿藏资源;长江市场是粤、赣、湘三省交界处的中心集市。每逢墟日,商贾云集,摊挡近千,车水马龙,川流不息,繁华异常。旧街市为泥砖瓦房,鹅卵石路,还保存有完好的广州会馆、江西会馆、湖南会馆、中山公园等古建筑。
天时地利、物产富饶的仁化城口、长江和扶溪一带,造就了一大批商贾富豪,达官贵人,他们竭尽敲诈劳动者的血汗,积蓄了大量财富,买田地,置房产,购枪弹,征土匪,占山为王,独霸一方,逼得民不聊生。
阮啸仙、谭甫仁、朱云卿等从城口、仁化走上革命道路,跟随毛泽东、朱德、陈毅、彭德怀等,开创了井冈山、湘赣和中央革命根据地,同时,让他们了解到仁化城口、长江、扶溪等地的情况。
朱德、陈毅、彭德怀先后都在仁化城口、长江打土豪,筹集军需,战果累累。《彭德怀自述》记载:“城口是广东省向湘东南出口之小商埠,有三、四百户,(1929年4月,红五军)在城口缴获步枪数十支,子弹三万余发,筹款约三万元。打听南雄无正规守军,又决定夺取南雄。占领5天。在城口与南雄买了大批药品及盐布,特别是奎宁(治疟疾特效)和阿德林,在南雄筹款及收集物资与城口大致相等,缴获的枪支子弹少于城口。……”①说明仁化城口就是个富庶之地。
    二、党的政纲和宗旨,是红军争取群众、夺取胜利的强大动力。
(一)中共六大提出《共产党十大政纲》。1928年6至7月,中共六大通过的政治决议案提出了中国革命现阶段的十大政纲:1、推翻帝国主义的统治。2、没收外国资本的企业和银行。3、统一中国,承认民族自决权。4、推翻军阀国民党的政府。5、建立工农兵代表(苏维埃)政府。6、实行八小时工作制,增加工资、失业救济与社会保险等。7、没收一切地主阶级的土地,耕地归农民。8、改善兵士生活,发给兵士土地和工作。9、取消一切政府军阀地方的捐税,实行统一的累进税。10、联合世界无产阶级和苏联。
———————————————
  ①《彭德怀自述》 ,1981年12月人民出版社出版。
 
 
六大认为,这十大政纲,就是中国共产党现阶段争取群众,准备武装暴动,以推翻帝国主义、豪绅资产阶级政权的主要口号。
(二)朱德、毛泽东颁布红四军布告。1929年1月,军长朱德、党代表毛泽东颁布《红军第四军司令部布告》,其中规定:红军宗旨,民权革命,官佐兵夫,服从命令。平买平卖,事实为证,乱烧乱杀,在所必禁。土豪劣绅,横行乡镇,重息重租,人人怨愤。饭可充饥,药能医病,共党主张,极为公正。地主田地,农民收种,债不要还,租不要送。军队待遇,亟须改订,发给田地,士兵有份。敌方官兵,准其投顺,以前行为,可以不问。累进税法,最为适用,苛税苛捐,扫除干净。外资外债,概不承认,外兵外舰,不准入境。打倒列强,人人高兴,打倒军阀,除恶务尽。全国工农,风发雷奋,夺取政权,为期日近。革命成功,尽在民众。
 红军布告以四言句形式,朗朗上口,简易明了,易懂易记,很容易被士兵和群众传颂和接受。共产党十大政纲和红四军布告,决定了工农红军是人民的军队的性质,体现了共产党和红军的宗旨:革命的最终目的是推翻帝国主义和封建统治,建立工农兵政府,开展土地革命,实行耕者有其田。红三军团用它来指挥和统一红军官兵的行动。
    红军宗旨融心中,军民团结力无穷。红三军团转战仁化、汝城、崇义期间,书写标语,广泛宣传党和红军的政策与主张。红军标语口语化,形象化,大众化。很容易被广大群众理解、接受。
     一是墙壁标语。红军所到之处,在当街、当路、当巷、当铺和祠堂等人群聚集的地方,红军官兵一面深入群众,宣传共产党和红军宗旨,争取群众了解红军,支持红军;一面拿起毛笔、扎起扫帚,在墙壁、围墙上大写特写红军标语。战士们开展写标语竞赛,看谁写得又快又好。
红军在仁化长江、城口、扶溪、红山等地书写《共产党十大政纲》、“开展红五月竞赛运动。”“建立苏维埃政府。”“农民组织农会、贫农组织贫农团。”“农民组织起来打土豪分田地!”“打倒屠杀工农的国民匪党!”等标语。
红军在汝城县马桥、濠头书写:“红军是工农的军队,白军是军阀的军队。”“武装保卫苏联。”“建立苏维埃政府。”“消灭残害工农劳苦群众的靖卫团!”“穷人不打穷人,士兵不打士兵!”在濠头中学院内的红军楼写上:“招募自愿兵夫报名处。”“自愿当红军,在此洋房报名。”“组织农会。”在田庄乡田庄湾组写有“红军不拿工农贫民一点东西!”
 红7军35团9营10连在汝城集龙谭集村谭庄土地庙书写《告靖卫团丁书》和“欢迎靖卫团丁回家分田。不杀靖卫团丁,只杀靖卫团长。欢迎靖卫团丁打土豪分田地!”红骑丙三组在濠头乡濠头村郭家组何大兵家谷仓写了16条标语:“纪念红五月!”“反对帝国主义发动第二次世界大战!”“建立工农兵代表会议苏维埃政府!”“男女平权。”“婚姻自由。”“只杀靖卫团长,不杀靖卫团丁。”
二是大会标语。红五军三师三团、九团在仁化、汝城等地召开群众大会,会场周围写有激奋人心的标语:“朱总司令万岁!”“红军胜利万岁!”“拥护中国共产党万岁!”“拥护中国共青团万岁!”“拥护苏维埃政府万岁!”“红军胜利万岁,消灭地主武装!”“保障分田地胜利万岁!”“打倒屠杀工农的胡凤璋,只有苏维埃才能救中国!”“打倒土豪周文山!”“建立和拥护苏维埃政府!”“发放公债纸标(票),加重剥削群众;制造军阀混战,摧残工农群众!”“工农暴动起来,杀尽贪官污吏!”这些大会标语口号极富感召力。
红军标语,威力无比。赤化了河西,振奋了群众,震慑了敌人,扩大了苏区。正如1933年《红星》报第二期《一件不应当忘记的工作——写标语画壁报》一文所载:各级政治机关引起必要的注意,“不要忽视这一工作对于争取群众,瓦解白军的重要性。”红军标语、口号、漫画、壁报,在红军队伍,在国民党军队,红军所到之处,都引起了强烈轰动。①
     三、“三大纪律六项注意”,是人民军队区别于一切旧式军队的显著标志。
    湘粤赣边诞军规,军民情深如鱼水。工农红军自建军之日起,就非常重视加强革命纪律,并严格执行统一的纪律,这是人民军队区别于一切旧式军队的显著标志。
  1927年9月,毛泽东领导湘赣边秋收起义时,就要求部队官兵对待人民群众说话和气,买卖公平,不拉夫,不打人,不骂人。同年10月,在江西省遂川县荆竹山动员部队向井冈山进发时,规定了三项纪律:行动听指挥,不拿群众一个红薯,打土豪要归公。次年1
月,部队进驻遂川县城,分散到县城周围农村发动群众时,提出了六项注意:上门板,捆铺草,说话和气,买卖公平,借东西要还,损坏东西要赔。同年3月间,部队到达湘粤赣边桂东县沙田村,毛泽东向———————————————
  ①《中央红军西路军攻占汝城研究文集》,《谈谈红军西路军在汝城书写标语的特征》,2014年2月中共党史出版社出版。
全体官兵正式宣布三大纪律六项注意。三大纪律是:行动听指挥,不拿工人农民一点东西,打土豪要归公。六项注意是:上门板,捆铺草,说话和气,买卖公平,借东西要还,损坏东西要赔。从而奠定了中国工农红军统一纪律的基础。
  1929年以后,根据形势的发展和部队的实践经验,又将“行动听指挥”改为“一切行动听指挥”,“不拿工人农民一点东西”改为“不拿群众一针一线”,“打土豪要归公”改为“筹款要归公”,后又改为“一切缴获要归公”。六项注意也逐步修改补充成为八项注意:说话和气,买卖公平,借东西要还,损坏东西要赔,不打人骂人,不损坏庄稼,不调戏妇女,不虐待俘虏。
    从此,军规成为工农红军的行动准则。
(二)军长带头守军规,军规成为无声令。
“彭德怀赔牛”广为传颂。1929年5月,红五军每到一处,与人民群众结下鱼水深情。彭德怀率领的红五军在仁化的九天,恰逢黄梅雨天气,战士们衣服破烂,生活艰苦,经常转战,十分疲劳。但他们精神抖擞,队伍齐整,纪律严明,一路宣传党的六大精神,打土豪、斗恶霸、分浮财,住在祠堂庙宇、圩街、屋檐下,对老百姓秋毫不犯;帮群众看病、挑水、搞卫生,与群众谈心。红军在闻韶下徐、金竹园宿营时,彭德怀部下误杀了农民的一头水牛,当时正逢春耕大忙季节,对农民来说,水牛就是他们的命根子。彭德怀知情后,令部下买回一头大水牛赔给这户农民,当地农民盛赞彭德怀爱民护民好作风。
 红七军转战仁化秋毫不犯。1931年2月初,邓小平、李明瑞率领红七军1000多人突出重围,转移至仁化,8日,红七军出长江,经冷饭坑,入江西内良,向中央苏区挺进。红七军指战员在高岗庙四周的街道、村庄宿营时,向村民购买粮食等物,照价付款。红军进驻长江时,群众得悉这支队伍虽衣衫破烂但纪律严明,表现得非常热情,有的主动为红军送青菜、大米和盐,有的让出自家的大厅给红军住宿,有的为伤病员寻医找药,红军非常感动。
 红军长征过境深受群众欢迎。红军长征过境长江、城口、红山等地,有1000多人主动为红军做向导,向红军介绍情况,为红军磨谷、舂米,买蔬菜、铺草;城口镇广和安商店易牛仔,天天为红军烧开水,还替红军屠宰3头生猪。在马奢村,有13位红军伤病员住了几天,村里的群众争相给伤病员送药、送饭、送开水。大水村李德林还冒着国民党清乡的危险,秘密收留一位受重伤的红军战士,坚持每天为这位红军洗伤口,敷草药,送茶饭,经过20多天的精心护理、治疗,这位红军战士的伤势有所好转。在反动乡长连登贤到处悬赏捉拿红军伤病员之时,李德林又做好糍粑,送给这位红军战士,并亲自护送到30里外的湘境。红军感激不已。
    四、赢得群众支持,是红军筹资扩军的根本保证。
(一)召开群众大会。群众大会是发动最大多数群众支持革命的最好形式。
    1927年12月10日,朱德率领南昌起义军余部由汝城到仁化董塘墟,在泰丰店召开第五区农民协会、农民自卫军骨干会议,决定当晚行动。一举逮捕了土豪劣绅33人。次日,在禾坪岗召开万人群众大会,当场公审后枪决谭学云等罪大恶极者24人,大快人心。朱德在大会发表讲话,振奋人心。从此,仁化工农革命运动由被动转为主动,由低潮进入高潮,迎来了一场新的革命风暴。
1929年5月间,彭德怀、滕代远率红五军由井冈山到仁化,在城口萝卜坝、长江大戏台、扶溪樟树头下召开群众大会,宣传革命道理,号召群众拿起武器,以革命的武装反击反革命武装。在红五军革命行动影响下,群众纷纷起来帮红军解决生活困难,提供情况,主动参加红五军召开的群众大会。城口赤卫队员谭世宗等参加红军,奔向井冈山。
1932年4月,崇义文英大捷的特大消息传到汝城后,人民群众欢欣鼓舞,各区乡苏维埃、农会干部、群众五千余人云集到湘赣边集龙墟,参加红三军团召开的群众大会。会上,彭德怀登台讲话,号召群众团结一致,坚持武装斗争,开展土地革命。选举成立了汝城县革命委员会,何本有任主席,彭永盛为秘书兼财务委员,谢庭甫、谢庭辉、谢标凤分别为宣传、组织、交通委员。提出革命委员会的任务:第一步宣传发动群众;第二步办农民协会,打土豪;第三步分配土地。当场将打土豪得来的衣物、粮食分给农民,将土豪的土地分给农民。集龙乡苏维埃政府委员彭桂凤被敌抓捕后,不畏强暴,宁死不屈,最后被敌人分尸抛江。濠头樟溪青年游击队员廖炳南,被彭遨师长任命为湘粤赣边区游击大队长,在他的带领下,全家五兄妹都参加了红军,其中四兄弟献身赣南中央苏区。
彭德怀部在汝城县城、热水、大坪、附城、濠头等地召开群众大会,共有5万多群众参加。红三师师长彭遨、政委徐策还专程到濠头下河村,为工农革命军二师一团团长何举成烈士举行追悼会。勉励烈士亲属发扬革命传统,继续与敌人斗争。在烈士精神鼓舞下,濠头乡有200多名青年农民报名参军。大坪乡大坪村朱路明、袁元生,山口村吴为真、邓成奴、邓顺喜,堆上村朱秋成、范细黑等报名参加了红军。同时,红军得到了休整补给。
红三军团在上犹营前坳头珠岭下召开2万人大会,号召人民在党的领导下,团结一致,发展生产,保卫苏区。南康建立了坪市赤卫队、暴动队,队员130余人,在南康隆水和上洛举行了武装暴动。
红军广泛深入群众,察贫问苦,帮助群众插秧、开水圳,创办了上犹上寨、崇义大王洞红军医院。苏区妇女一个月连夜做了35000双军鞋送给红军。积极为红军筹措粮食、军需物资。崇义县委、县苏维埃政府节省各项开支和粮食,红五月,发动群众供给红军1000担米。组织货郎担将军需物资一担担送到大王洞医院。
正如1932年5月17日《江西苏区河西道委给苏区中央局工作报告》说:“三军团未过河前,西河苏区只有上犹崇义两县……道委训练班已于四月底开课,五月十六日即完毕了,共五十三人,现分配半数在上崇工作外,其余派到新发展的区域去工作——桂东、汝城汤湖崇义南丰县……桂东桂阳汤湖一线——五军相继占领桂阳桂东城后群众斗争情绪很热烈,每次开群众大会可到七八千至万余人,据滕代远同志来信说:‘这是在干(赣)东南所未见’。这一区域的工作,在东部深入工作开辟苏区,西部则建立秘密组织。”①
此外,通过谈心、串联、摸情况,演戏等群众喜闻乐见的形式,宣传中共六大精神,掀起打土豪斗恶霸高潮,在各地群众支持下,捉拿豪绅地主、资本家,没收其财产、粮食、衣物,将其分给贫苦群众。筹集了大量物质,补充部队供给。
(二)红军替群众着想,群众为红军帮忙。1929年4月12日,是仁化城口百子诞辰日。红五军成千人来到城口,纪律严明,街上很
———————————————
 ①1932年5月17日《江西苏区河西道委给苏区中央局工作报告》,原件存赣州市档案馆。
平静;红军为筹款,一时情况不太明。广洪安老板听说红军来筹款,悄悄溜走。当地党组织地下党员悄悄向红军提供线索。红军把广洪安老板的儿子张亚成抓去长江镇抵押,老板运去二担银子赎回儿子。
濠头农会负责人廖炳南、赖鉴冰经常向农协会员邓言瑞、赖春莲、邓如英、邓秋珠讲:大家团结一致,不管白军土豪怎样凶恶,我们不要害怕。打土豪分田地会员分工明确。农协会员经常向土豪财主筹钱筹粮,一切缴获归农会。1932年,廖炳南为了支持彭德怀部解决给养,他带领游击队约100人从上堡入樟溪,向土豪劣绅筹粮筹钱。可是樟溪何家山土豪钟五狗皮不仅反抗捐钱,还抓起烂泥扔向廖炳南额头和眼睛,并抢夺游击队的驳壳枪。廖炳南怒火中烧夺回枪,当即开枪打死钟五狗皮。随即将其父钟茶林捆绑起来,逼其交出埋藏的300块银元。农会会员邓言瑞、邓招桂抬起走不动的钟茶林和300元银元交给红军。红军当场奖给邓言瑞、邓招桂各棉布1.2丈和猪膏1罐。
1932年5月,彭德怀派马代表在汝城田庄帮助建立了铺前农民协会,有成员何寿奴、罗会文、何万福、何满仁、罗道喜;田庄墟农协委员黄礼恩以理发店为掩护,秘密向彭德怀部提供财主豪绅线索,红军将土豪黄春三、黄昌寿、黄乐寿的财产予以没收。
   (三)减租减息、分田分地,群众由衷拥护红军。仁化农民协会成立后,广大农民群众自觉起来要求参加废除苛捐杂税,实行减租减息的斗争。特别在朱德、陈毅的支持下,阮啸仙迅速恢复和成立了中共仁化县委、县革命委员会,颁布了《仁化县革命委员会政纲》和《暴动宣言》,大张旗鼓地没收地主土地、粮食、浮财,焚烧契约,铲平田基,把土地革命推向高潮。安岗乡苏维埃政府成立大会开得庄严隆重,群众敲锣打鼓,会场四壁粘贴标语,大门上还贴了一幅由朱德部属蒋国杰书写的楹联:“实现土地革命,完成世界大同。”
    1928年2月1日《浩(阮啸仙)给北江特委省委信》中指出:“全区没收一切地主土地,归原耕农民,限七日内掘去田基,限七日后起册,领土地使用证;即刻拆毁董塘市反动商店,示威;即刻锄田基,群众巡行大示威;追悼邓祝三诸烈士并建立一烈士纪念碑;邓烈士(c.p.有土地值三万余)所有土地归原耕农民,另由区政府划出若干亩为纪念田抚恤烈士家属;蔡卓文、刘建中同志(c.p.各有田百余亩)放弃土地权归原耕农民,另由区政府给回若干亩归蔡、卓同志自耕;豪绅地主自耕农耕土地由区政府收回,发给失业农工、烈士遗族、士兵家属耕种;没收或征发豪绅地主谷石、银两、财物、枪械。谷石十分之五归农民,十分之三归区,十分之二归乡。银两财物一律充公归区政府及军事机关管理。银两财物不满十元者由农民自己取用。”①
   董塘区农协在彭公庙开会,布置“二五”减租减息,掀起了斗土豪劣绅热潮。安岗蔡德兆、谭为利两户受苦农民,仅借了谭介卿30元,就分别把七八岁的女儿押给谭介卿作婢女,农民起来斗争,谭介卿才退回两个女孩给蔡德兆、谭为利。并烧了契约。为了全面发动群众参加农会,县委书记蔡卓文做通老父蔡攸春的思想工作,将自家百亩田让给农民耕种,自家只剩几亩自耕田。由此,全县掀起了土地革命,实行“二五”减租减息、退押,收缴地主豪绅武器,实行耕者有其田,狠狠打击封建反动势力,有力推进了革命的发展。
———————————————
 ①1928年2月1日在《浩(阮啸仙)给北江特委省委信》,1997年6月《仁化党史研究资料选编》,原件存中央档案馆。
 
   总之,红三军团与仁化苏区及周边地区人民群众建立了鱼水关系,得到了人民群众的大力支持帮助,筹款30万银元,加工5000多套红军军服,购买了大批药物和食盐等,补充了红军供给,增强了红军活力,为红军夺取“南雄水口战役”胜利奠定了基础。扩大了党和红军的政治影响,震慑了国民党广东当局,打乱了国民党粤军“围剿”中央苏区的部署,促进了中央苏区的巩固与发展。
 
(作者徐宝来,湖南郴州汝城县史志办正科干部,13973518832,
qq 1149906090,通信地址:湖南郴州汝城县教育局 424100;
徐诚林,广东韶关仁化县史志办主任,电话13802816183)