韶关市地情网 | 首页

您现在的位置:史志家园>市县志编修
来源:

 

 
提要:本文针对当前不少地、县级续志志稿篇幅过大的情况,从续志篇幅意识和续志篇目设置、材料选录、断限处理及章法等方面,揭示续志篇幅过大的问题与原因,并提出控制续志篇幅的一些措施与方法。
关键词:续志 篇幅问题 对策
 
本文所指的续志,是指我国第二轮编修的地、县级方志。所谓续志篇幅,是指一部续志的总字数。关于续志的篇幅,我国方志法规《地方志工作条例》、中国地方志指导小组(以下简称中指组)颁发的《地方志质量规定》均没有作出规定,但国家和各省市人民政府地方志工作主管部门,却有明确的规定和要求。1997年,中指组在《关于地方志编纂工作的规定》中提出:“志书的篇幅不宜过大,今后续志,字数要相应减少。”规定虽然没有明确续志篇幅应以多少为适,但已指出了首轮志书有篇幅过大的问题,要求续志的篇幅应加以控制。至于续志篇幅应以多少为适,2000年中指组在《关于续修地方志的几项规定》(讨论稿)中提出:“对志书篇幅加以适当限制。县级志书为单卷本,一般为30万~50万字;市级志书为单卷本或两卷本,一般为60万~100万字”。2002年上半年,广东省进行第二轮修志工作,对续志篇幅作出规定:“地级市志一般为120万字;县、区及县级市志一般为60万字”。韶关市的地县两级志书的篇幅实行省的规定。
目前,韶关市9部续志志稿已全部完成总纂,其中半数以上已通过复审或终审。志稿篇幅情况:地级市志1部约200万字(前志380万字);县级志8部,其中1部均约90万字(前志为120万字)、3部均约110万字(前志分别为150万、151万和106万字)、3部均约140万字(前志分别为100万、140万和90万字)、1部约160万字(前志为180万字)。从这9部续志志稿的篇幅情况看,虽然大部分志稿都少于前志的篇幅,有3部志稿的篇幅却超过前志,而所有续志的篇幅都超出了上述规定的范围。据笔者了解,广东其它地方续志的志稿篇幅超出上述规定范围的还是不少。如有两个地级市的续志志稿分别约300万和380万字,有不少县级续志志稿的篇幅都在140万字左右。由此可见,我省续志篇幅突破规定范围的问题蛮为普遍,也反映了续志篇幅有较大的随意性。
然而,上述续志篇幅的规定与要求是否适当、续志志稿的篇幅是否过大,笔者认为续志篇幅的规定应是控制过严,其理由:一是由于种种原因,首轮志书有不少内容记述不够完整或全面,有的甚至漏记,续志时有补遣的必要,这也是续志的任务之一,这样自然会给续志增加一定的篇幅;二是续志的上限虽以前志下限(多为上世纪80年代中后期)为准,但为了全面反映改革开放历程(前志虽有部分时间的内容作了记述,但有的过于简单或有的甚至未记),往往上溯到1979年,有个别的续志甚至把上限定到1979年,这样也会给续志增加一定的篇幅。因此,续志的篇幅应不能以续志的时限不长而控制过严。绝大多数地方的实践表明,地、县级续志篇幅分别控制在60万~100万字和30万~50万字,应该是很难做到的。再说,地、县级续志的篇幅分别控制在120万和60万字,能做到的也是极少的。
上述续志志稿的篇幅是否过大,回答是肯定的。其理由:一是续志记述的时段虽然是改革开放时期,各行各业有了很大的变化和发展,并取得了巨大的成果,但时间毕竟只有十几二十年,与前志记述的时段相比几乎少了上百倍。因此,续志的篇幅严格地说应比前志少,如果续志的篇幅与前志相等特别是大于前志,这恐怕就不合理了。当然,续志的篇幅不能单纯以记述时段长短来决定,但应是一方面的依据,因为时限长记述的内容必然就多,志稿的篇幅必然就大;二是所有篇幅过大的续志志稿中,确实收入了不少没有存史价值和多余的东西,重复前志的内容也不少,其篇幅完全可以减少15%至20%。
造成志稿篇幅过大的原因虽有多个方面,志稿篇幅过大的表现也有多种多样,但只要我们认真对待并采取一定措施与方法,志稿篇幅也是可以控制的。
(一)志稿篇幅随意性较大,但又受不到约束。因此,应树立精品和志稿篇幅控制意识,采取必要的措施控制志稿篇幅。
续志的篇幅,从国家到省、地的地方志工作部门都作出有相应的规定和要求。但是,在续志编修各个环节中,不知是由于这些规定和要求过严难于做到或是中指组颁发的《地方志书质量规定》没有要求,还是别的原因,使续志的篇幅出现较大的随意性,甚至不把续志的篇幅过大作为续志质量存在的问题。具体表现:一是在志稿编纂过程中,虽然各篇章都有一个基本的篇幅字数,但志稿承收单位提供的初稿大都篇幅比较大,而有的志稿续辑部在纂稿中却“尽米下锅”,有的志稿在总纂后,明知志稿篇幅过大也见之认之,提供评议;二是在志稿评议中,评议人员对所评议的篇章志稿,提出相关的存在问题涉及到篇幅问题时,多数人只是指出某些内容记述或某文字不够精练而已,很少有人对全志篇幅过大提出意见;三是在志稿的复审和终审中,也不知是否志稿复审和终审没有控制志稿篇幅的职责和任务有关,还是志稿篇幅过大与志稿的质量无关,明知志稿篇幅过大,也没有把它当作一回事,去提出任何压缩意见,同意通过。由此可见,续志篇幅的控制意识普遍比较淡薄,续志篇幅过大的问题在续志编修的各个环节中均没有引起足够的重视,这应该是续志篇幅过大得不到控制的一个重要原因。
志书的精练应是志书质量的重要标准之一。志书精练,狭义上讲是指志书中没有多余的词句,广义上讲是对志书文体、语言的要求。1996年5月,李铁映在全国地方志第二工作会议上,总结全国首轮志书质量时指出:“现在志书多而不精”,今后的志书“要写得精练”。鉴于首轮志书记述文字臃肿,水分过多,尤其是空话、套话过多,文字不够简练等情况,中指组分别于1997和2000年,对续志篇幅提出了“相应减少”和“加以适当限制”的要求,不仅是必要也具有重要的指导意义。上面提到的续志篇幅控制标准也许过严,实行中难于做到,但从目前不少续志篇幅过大的实际情况看,控制篇幅是很有必要的。其理由:一是篇幅不加以控制,是造成一些志稿水分过多、复重拖沓较多的主要原因之一;二是志稿篇幅过大的种种表现直接影响志书的质量;三是不必要的内容收录入志越多篇幅就越大,投入的人才、物力也就越大,造成一些不必要的浪费,也影响了志书的出版周期和志书的利用。因此,控制志稿篇幅的问题,应该引起修志工作的重视,并采取必要的措施加以解决。各地续志在编修之前,都有一个基本的篇幅标准,如果当时定得过严可作适当的调整,但不能放得大松。同时,应把控制篇幅作为验收续志质量的一项内容,解决好续志篇幅过大的问题。
(二)部分篇目沿袭前志,静态内容照搬过多。因此,应采取篇目组合和内容简述重点记变化的方法,避免前志内容的过多重复。
相当部分续志在篇目设计时,也许是从续志的完整性考虑,或是由于没有对续志篇目设计合理性进行研究,使静态事物记述的篇目设计很大程度上沿袭或套用前志的篇目。其表现:一是地域或区域性的内容,如地理、建置和沿革;二是自然环境的各要素,如地质、地貌、气候、水文、山脉、土壤、植被等;三是风俗、语言;四是名胜古迹。为了保持志书记述的内容具有连续性和相对完整性,处理好续志与前志的关系和衔接,续志记述上述这些静态的事物是完全必要的,必要的重复也是允许的。但是,允许必要的重复并不是意味着续志的篇目设计和内容记述可以照搬照抄,而不去根据续志的要求和静态事物的具体情况,对续志篇目进行重新组合,对内容的记述方法采取较理想和有效的方法。目前一些志稿的实情情况也是如此,篇目设计和内容记述与前志大至相同,篇幅有的甚至相等,变化的情况很少得到反映。这种照搬照抄的做法,显然重复了过多前志的内容,给续增加了一些不必要的篇幅。
静态事物在续志中应如何记述,方志界从不同的角度考虑提出过多种不同的看法:有人认为续志的时限不长,篇目可大部分不设,内容也可以取消;有人认为续志是百科全书,静态的内容也是续志内容的组成部分,因此篇目和内容都应保留,以便用志时可不再去翻阅前志;而多数人认为项目可以归并,内容写法可以简化。笔者认同第三种意见和做法。这种做法实际上是对类目进行整合,在内容记述上分别采取详略的办法。具体操作上就是在篇目上把类目进行整合归并,也可将原来的篇降为章、章降为节、节降为目。在记述上采取变化不大的事物略记,变化大的详记或重点记。
用这种方法解决静态内容在续志中的记述,做起来其实也不是很难,只要志稿编纂人员在收集和研究材料中善于发现静态事物的变化,记述时把注意力放在变化的问题上,重点记述好变化的内容。静态的事物是与志书其它内容比较而言的,静态事物本身而言也不是绝对,其实变化也是有的,只不过不为人所注意。如地理环境中,由于改革开放以来大规模的基本建,不少山冈被推平,不少农田改宅地,一些河沟被填埋,使城市地形地貌发生不少的变化。气候、水文也有不少值得记述的变化。如全球气暖造成的局部不同的表现(有的季节不明显,有的高温天气时间超长,有的旱涝平濒河沟水干枯)。又如语言、风俗,由于社会和科技的快速发展以及人口的流动,也不断发生变化,出现了不少新的词汇和节日新风俗。至于名胜古迹应注重记述其维护与开发和新的发现。这些方法的采用,既可避免前志内容过多的重复,也可减少续志的篇幅。
(三)续志的断限和上溯控制不够严,限外的内容记述过多。因此,必须严格把握续志时限的原则与标准,制约志稿的篇幅。
续志是断代志,有明确的上下断限。但普遍的地方认为:为保持志书的连续性和相对完整性,续志应处理好与前志的衔接;续志的上限虽然是前志的下限,但为保持改革开放内容记述的完整,时间上可上溯到1979年,这也是首轮续志衔接前志的一个明显的特点。因此,续志出现超上限内容的记述是允许的也是必要的。但是,由于衔接和上溯的原则和标准不够明确或把握不严,不少地方的续志随意向前延伸记事时限,与前志形成诸多不必要的重复,增加了续志的篇幅。其表现:一是机械性重复和无限制的上溯。有的将前志的内容整段整段地移到续志作为衔接,还有的个别内容过分延伸到改革开放前或解放初期,甚至到民国期间;二是有的续志不是把改革开放内容作为上溯的重点,而是将其它内容也跟着上溯。在突破续志下限的问题上,也有不少地方的续志,竟以各种理由或受上面和社会上的干扰,随意延伸下限。主要内容有大事记、重要经济数据、领导人任职情况、文件、行政区域变动情况等,也给志稿增加不少的篇幅。
那么,应如何对待续志断限解决好续志与前的衔接和上溯问题,可从两个方面着手。第一,消除那种读者拿到一部续志可不再翻阅前志就能握知前志内容的想法。这是续志之所以随意打破上限重复前志内容的一个原因。其实续志对上限前内容的重复记述也不能解决这一问题,因为这种简单的记述并不能给读者得到完整的内容。再说,读者也不能苛求一部志书了解两部志书的内容,要了解前志的内容仍须阅读前志。读者既不能苛求如此要求,编者亦不必抱如此不切实际的追求。因此,续志一般不必要过多重复前志的内容。第二,不能盲目重复前志内容和随意延伸下限,应遵循和掌握一定的原则和方法。对此,方志界在续志实践中进行不少有益的研究和探索,并总结出许值得借鉴的经验和做法。例如:记述事物的时间范围,要把握在断限内。为保证所记述事物的完整性,个别事物的记述可以适当突破上限或下限,但必须有度;如属于不可割断,需要“会通”的重要史实,尽管前志作了记述,也需适当上溯,简要概述;既不能“一刀切”,也不能延伸得太长、太滥;上溯时限对前志内容的必要重记,应精炼浓缩。概括起来,笔者认为应当因事制宜,当延则延,应断则断,克服随意性和盲目性。
解决续志超下限是一个比较简单的问题,因为续志严格来说就没有记述下限内容的任务。需要记述的也只有个别重大工程和事项,而这事物也正好在续志下限不长的时内结束或完成,为了保证这些事项的完整性,允许部分内容超过下限。而其它内容应一律杜绝往下延伸,并把坚守志书记述下限的原则作为硬性的规定。统计数据也必须一刀切,一律统计到下限之年,以确保续志下限的严肃性。
(四)选录材料详略欠合理,致使不少多余材料录入志中。因此,应把好选材关和详略记述方法,缩减志稿的篇幅。
在志稿编纂中,也许是由于没有很统一和明确的选材标准,或许是志书详略记述方法难于把握,因此不少续志志稿中,收录了一些无存史价值和使用价值的材料,从而增加了志稿的篇幅。这些情况不解决,也会影响续志的质量。主要表现有如下几个方面。
第一,在大事记选录中,增加志稿篇幅的问题有几个方面:一是选题失当,没有地方性内容的共性事项也选录入志;二是并非大事收录入志,显得收录过滥;三是述事过细,把不必要记述的过程和细节过详记述;四是越境而书,把全国、全省或全市的背景材料代替本地情况,而且有的记得过长。要解决这些问题,一是要从存史角度出发,严格选择大事,防止滥设事条。二是掌握体例,处理好与志书各部分的关系,精心编写好每一条目,控制一定的数字,使条目达到精炼。
第二,共性的东西如部门职能或职责、工作程序、工作制度等,选录过多过细。这些全国各地同样的东西,写入志书不仅没有存史价值,也会增大志书篇幅。因此,作为综合志书来说不应过多收录这些共性的东西,应重点和尽量多写一些贯彻和执行情况及其效果。
第三,材料选录主次不分或详略不当。主要表现:一是有的不是从综合志书的角度去选录材料,而是把行业或部门的工作选录过详过细,使志稿的一些章节的内容看似专业志或部门志;二是在内容安排上,有的级别低业务范围小的部门(类目)反而多于级别高业务范围大的部门(类目)。出现这些问题,除选录详略得当难于掌握的原因外,还受来稿长短的左右:来稿长入志的文字就长,反之来稿简单入志的文字就短。有的人感到资料来之不易,舍不得割爱。志书是资料性著述,但不是资料越多越好。志贵详备,但也不能愈详愈好,致详失体。否则,不仅会加大志稿的篇幅,而且会淹没重要资料和造成主次不分,对表达志书主题不利,影响志书质量。因此,首先必须消除不管资料价值大小都尽量收录,把一些不应详记的内容塞入志中的做法。其次应从综合志的角度出发和主次的需要,做到应无所不载,又有所不载,详所当详,略所当略。
第四,背景说明材料和引据过多。有的在记述一项重大工作时,把上级甚至省和国家的部署和要求记述一番;有的罗例诸多上级相关的法规和文件;有的把文件的标记(代号、文号)也全都记上。这是没有必要的,会给志稿增加一定的篇幅。各地重大工作的开展和法规的贯彻实施,都是在国家和省的统一部署下进行的。因此,各地志书没有必要过多记述背景材料,也没有必要找更多的依据,应重点记述当地工作开展的情况和贯彻实施的做法和效果。至于必须记述的文件,也只记文件的标题,其它文件标记应不写入志中。
(五)章法上不符合志体的规范要求,造成志稿不少多余的内容和词句。因此,必须加强志稿总纂工作,在定稿中减少志稿篇幅。
目前,不少续志稿在总纂后,章法上依然存在着一些与志不相符的问题。主要表现:一是总结极告体。在记述内容时不是开门见山,直叙其事,而是先讲某事或某项工作的重要性和意义,然后才讲事实,有的在最还谈点体会;二是论说体或评论体。在记述事物的关系和过程时不是直叙,而是作一番推理和论证阐明道理有的记述完一件事或一项工作后,习惯用一段文字或一句话进行评价或加以肯定;三是教材讲义体。在记述事实之前,有的先对标题作解释,有的对记述对象下定义,还有的对事物的源流作一番叙述;四是叙述内容时,有的习惯一开头就用一些空话、套话作铺垫,有的在用语上出现一些华而不实的词语,如宣传广告词和形容词等;五是不根据实际情况的需要在篇、章、节中滥用“述体”(综述、概述、无题小序)。述体是很难写好的一种文体,写得精练却很难见到内容,写得粗便是重复篇、章、节的内容,增加志稿的篇幅。志书篇幅有限,没有存史价值的内容和词句的篇幅多了,必然占了志稿的一些篇幅。
出现上述情况主要原因有两个方面:一是志书的编修是众手成书;二是志稿总纂工作做得不够扎实。志书编纂虽有其体例和编写方法及要求,由于志稿承修单位撰稿人多为兼职、认识各异、水平参差、各自为政、“体兼众制、文备多方”、方志部门指导欠力等原因,使编写出来的志稿在不同程度上存在这样或那样的问题。然而,那些经过总纂的志稿依然存在的上述问题,不能不说志稿总纂工作还做得不够。因此,加强志稿总纂工作减少志稿篇幅过大问题,显得十分必要。
志稿总纂工作,虽然不单纯是解决志稿篇幅过大问题,但它应是总纂工作的一项任务。总纂解决志稿篇幅过大问题,并不是一味压缩志稿的字数,而主要是根据志书质量要求,检查是否有毫无价值和不该入志的东西收入志中,对志稿中的繁琐冗长之段、画蛇添足之笔、前后重复交叉之事、空洞无物之论、离题万里之句、可有可无之字,给予全部删削。但是,这些问题在志稿总纂中本应容易化解的,却往往没有得到化解,其原因除了总纂工作做得不够外,另一个原因就是总纂人员特别主编或总统稿人业务素质有待于提高。
 
主要参考文献
第二轮《韶关市志》、《曲江县志》、《南雄市志》、《乐昌市志》、《仁化县志》、《乳源县志》、《翁源县志》、《始兴县志》、《新丰县志》(评议稿)。
《关于地方志编纂工作规定》,《地方志编纂参考资料》,广东省地方志办公室编印,2006年1月.
《关于编修地方志的几项规定》(讨论稿),《中国地方志》2000年底2期.
《关于开展第二篇新方志编修工作的实施意见》,广东省地方史志办公室,2004年4月。
许还平:《续志篇目设计要强调突出时代特点》,《河南史志》2000年第1期。
于天平:《关于市县续志篇目设置中的几个问题》,《河南史志》2000年第3期.
陈泽泓:《控制篇幅与编志创新的思考》、《中国地方志》2001年第5期。
郑云淇:《方志的性质与续志的体例》、王新福:《志稿的修改与总纂》,《续志实用读本》,天马图书有限公司出版,2002年。
程慧:《强化总纂责任,处理好续志与前志的关系》,《续志篇纂要览》,广州出版社,2003年。
曾新:《广州市志(1991~2000年)篇目设置构想》,广州市地方志办公室编:《续修志书业务九讲》,2002年
苗丰麟:《关于续修自然地理编纂的几个问题》,《中国地方志》2004年第1期。
范本龙:《第二轮修志中应更加重视志书框架》、宋新军等:《续志应着力写好民俗篇》,《地方志资政文集》(下),山东省地图出版社,2005年。
肖艳娥:《浅谈一、二轮地方志重叠年份内容的处理》,《广东史志视窗》2006年第1期。
陈泽泓:《关于志书记述下限----广东省93年部省轮志书评析》,《广东史志视窗》20008年第5期。
《地方志篇目要求研讨会会议纪要》、缴世忠:《八议化解第二轮修志难点》、孟庆斌:《传统著述的新探索---〈景县志(1986~2003)〉读后的思考》,《中国地方志》2009年第8期。