韶关市地情网 | 首页

您现在的位置:史志家园>其他
——在韶关市史志工作会上的专题发言
来源:

2015年是中国人民抗日战争胜利70周年,全国各地都在准备利用各种形式开展活动,纪念这一伟大的胜利。这对于深入进行爱国主义教育,进一步弘扬和振奋伟大的民族精神,具有十分重要的意义。今天,市史志办利用全市工作会议,开设韶关抗战历史专题讲座,也是纪念活动的一种好形式。

丁主任安排我在会上作专题发言,与大家一起重温韶关的抗战历史,我感到荣幸,但也觉得为难。抗战八年,广东省府迁韶六年,中共广东省也在韶开展活动,韶关成为战时省会和抗战中心。因此,韶关的抗战历史既是广东的重要历史,又是华南抗战历史的重要组成部分,并具有独特而又丰富的内容。说实话,要用一两个小时全面介绍韶关的抗战历史,对我来说的确有很大的难度。根据时间的安排,现就韶关抗战历史的主要内容分五个方面作一综述介绍。
在介绍内容之前,有必要对2005年前后“中国抗日战争”一词作一了解,以便大家对抗日战争作全面的认识。2005年前的表述是:抗日战争是中国共产党领导全国各族人民,为抗击日本帝国主义的侵略而进行的民族革命战争。纪念抗战胜利60周年起的表述:抗日战争是中国各族人民、各抗日党派、群众团体共同奋斗的一次伟大的全民族解放战争。从后一个表述看,是全面客观地反映了抗日战争的历史,下面介绍的韶关抗战历史基本按这一概念下进行的。
一、韶关(粤北)地区的抗日救亡运动
(一)韶关民众抗日救亡运动的开展
1931年9月18日,日本关东军炮击东北军驻地,开始发动侵华战争,不到三个月,东北三省落入日军手中。全国抗日救亡运动兴起。1935年,北平爆发“一二·九”学生爱国运动,掀起了全国抗日救亡运动新高潮。在全国抗日救亡运动的影响和民族抗日统一战的推动下,韶关多种形式的民众抗日救亡运动不断开展起来。
韶关民众抗日救亡运动最早而且有组织的开展是在韶城以学生为主体开始的。1931年“九·一八”事件后不久,韶城中学联合发起成立中国人民救国会曲江分会,开展抗日救亡宣传活动。“一二·九”学运后不久,韶州师范学校学生自治会联合韶城各中学,成立韶州学生救国联合会,开始在韶城内外进行抗日救亡宣传活动。此后不久,韶师和城中的各中学相继成立救国会,韶城学生抗日救亡运动迅速开展起来。学生们不仅在报刊上发表抗日救国文章,还组成抗日宣传队、歌咏队、剧团,利用寒暑假既在韶城内还到县城,开展抗日救亡宣传活动。
1937年7月日军对中国发动全面侵略战争,一年后广州沦陷省府北迁,韶关成为广东抗战中心,韶关民众抗日救亡运动更广泛深入开展。其表现,不仅地域和民众代表扩大,团体也纷纷涌现,内容和形式更现多样化。
1938年前后,韶关各县相继成立“县各界抗敌后援会”和“青年抗日先锋队”。不仅如此,南雄县青年学生还成立有“中华民族解放先锋队”,后改为“青年抗日同志会”,曲江县成立有“青年战时服务团”,翁源县成立有“县妇女抗日会”。1940年后,韶关各县相继成立“新生活运动促进会妇女工作委员会”。所有这些民众团体和组织,基本都是韶关范围内以国共合作为主体的抗日统一战线的组织,公开的领导者多为当地国民党当权者,但许多共产党人和进步人士负责做了许多实际工作。这些团体和组织成为韶关各地民众抗日救亡运动的重要阵地,在组织民众、宣传抗日、募捐慰劳、支援抗战等活动中,都起到了一定的作用,促进了当地救亡运动的开展。
韶关民众开展抗日救亡运动的内容和形成,除上述成立民众团体组织和进行抗日救亡宣传外,还有如下几个主要的方面:一是开展民众义卖、义演和献金活动,向社会募捐,筹措钱物支持抗日;提供场地和物资,接待和掩护地下党员和抗日进步人士,支持抗日武装队伍;三是开展义诊活动,为抗日伤病员治疗,为抗日自卫队赠送药品;四是送子参军支持抗战,值得一提的是曲江著名的商界人士黄逸园和始兴知名中医陈大勋,分别将自己的几个儿子送去参军,乳源刘光军几兄妹先后去延安参军抗日;五是组织担架队、运输队配给粤北会战和地方部队抗击日军。所有这些活动和行为,反映和体现了韶关民众抗日爱国的民族精神和实际行动。
(二)广东抗日团体在韶的救亡活动
广东省府迁韶后,在广州的广东抗日团体也纷纷迁往韶关。这些团体在韶开展的抗日救亡活动,既推动当地抗日救亡运动的日益高涨,也成为韶关抗日救亡运动的重要组成部分。1937年“七·七”事变后,在中国共产党的积极努力和推动下,以国共合作为基础的抗日民族统一战线正式形成。根据国共两党协议,中共领导的红军主力改编为国民革命军第八路军(简称八路军),开赴抗日前线,并在国民党统治区的若干城市设立八路军办事处。1938年1月,中共中央派来的张云逸与广东驻军司令余汉谋商定,八路军驻广州办事处成立,它是广东国共合作的重要标志,也是广东实施抗日民族统一战线的重要组织和阵地。广州沦陷后,八路军广州办事处迁往韶关,改名为八路军驻韶关办事处,主任云广英,机关设在韶城河西一所民房里(今武江南路62号)。八路军驻韶办事处在韶关活动两年中,根据中共中央的指标,利用公开与合法的地位,卓有成效地配合中共省委工作,为推动和支持韶关抗日救亡运动乃至广东抗日战,作出了重要的贡献。主要表现:积极支持中共对《新华南》、《生活书店》的创办,广泛宣传中国共产党抗日民族统一战线的路线、方针、政策,扩大中国共产党的政治影响;二是努力开展对国民党当局李汉魂、余汉谋以及国民党北江挺进队司令莫雄的统战工作,并取得了突出的成绩;三是利用合法地位和身份,掩护中共广东省委和各地地下党组织的革命活动;四是组织和团结党的外围进步组织,介绍工人、农民、青年和知识分子前往延安学习,或参加抗日队伍,壮大中共和抗战力量;五是帮助中共购买武器弹药、物资和生活用品,发动救国募捐运动,筹措现金和物资支援抗日前线。
1938年1月,为适应广东青年抗日运动发展的需要,中共广东党组织决定建立广东青年群众组织,遂由中山大学青年抗日先锋队等青年团体,联合发起成立广东青年抗日先锋队(简称“抗先”队)。“抗先”队是以共产党员和进步青年为骨干、有各阶层青年广泛参加的全省统一战线的组织,是共产党领导下的抗日青年统一战线的组织。省府迁韶后,为更好地领导全省青年开展抗日救亡运动,省“抗先”队总队部迁到韶关,同时成立北江办事处。
“抗先”队总部北迁韶关后,认真贯彻中共广东省青委会的决议,开展了四项重要工作与活动,并取得显著的成效:一是不断壮大全省“抗先”组织,“抗先”组织的基础已开始建立在广大的农村,队伍成分也不断扩大。韶关地区各县几乎成立“抗先”队;二是开展战时文化,进一步广泛深入开展抗日救亡宣传活动;三是组织抗日武装,与国民党军队和地方武装协同作战,直接参加抗击日寇的战斗;四是推动和帮助国民党军队坚持抗战,保卫华南。
青年学生是抗日救亡运动的先锋主力。广州沦陷后,广州的许多大中学校北迁韶关,韶关亦成为学运中心。青年学生们纷纷参加“抗先”队,或利用“读书会”、“同学会”、“学生自治会”、“战时后方服务队”,采取多种形式开展抗日救亡宣传活动。
1939年3月,成立的广东新妇委会,在战时工作中,所进行的抢救难童难妇、慰劳抗日将士、协助抗战家属、组织战地服务、开展宣传救亡、发动社会募捐等活动,都取得了明显的效果。
二、省府北迁和省会韶关的抗日民族统一战线
(一)省府北迁韶关成为广东抗战中心
1937年12月日军攻占南京后,为迫使中国政府投降,加紧准备入侵华南,继而策应武汉会战,切断中国海外补给线。1938年9月7日日本大本营召开御前会议决定攻占广州。10月12日,日本组成庞大的南支派遣军,在广东惠州大亚湾登陆,进攻惠州博罗,守军阻击不支,三天后迅速向广州推进。第四路军余汉谋部虽进行阻击,但日军很快突破该部的增江防线,广州郊外工事尽毁,广州守军弃城而逃。10月21日下午,日军机械化部队3千余人冲入广州市区,广州沦陷。期间,余汉谋率部离广州前往清远;省政府主席吴铁城率僚属附军退出往粤北;广州市长曾养甫率所部模范团、自卫队西撤高要、广宁一带。广州当局狼狈撤退时,市民纷纷向四处疏散,城区秩序大乱。当时,各地出版的报纸和号外纷纷登载民谣,讽刺说“余汉无谋,吴铁失城,曾养无谱”,谴责国民党广东当局无能,表达民众对丢城失地的国民党军政要人的愤恨。
广州沦陷前后,国民党广东省当局陆续北迁。余汉谋因广州弃守受革职留任处分,其部第四路军奉命改编为第十二集团军,余仍任总司令。集团军总部10月21日迁清远后,于次年春起又迁翁源三华圩。1938年11月后,主管两广军事的第四、第七战区司令部设在韶关韶州师范学校内。张发奎任四战区司令,余汉谋任四战区副司令和七战区司令。吴铁城率省府撤到翁源一周后的10月29日由翁源迁往连县三江镇办公。同时,国民党省党部先后迁连县、韶关。1939年1月,李汉魂在连县接任吴铁城省政府主席兼省党部主任和民政厅厅长。2月,因连县偏僻,而韶关为曲江县城,位于粤汉铁路要冲,居粤北门户,东北可入江西,西北可连湖南,历来为兵家必争之地。省政府迁往韶关驻黄岗。省府迁韶后,广州大批学校、社会团体迁往韶关,八路军驻广州办事处和中共广东省为适应抗战形势的需要先后也转移到韶关。从此,韶关成为广东战时省会和抗战中心,至1945年1月韶关因日军攻占省府东迁,长达6年之久。
(二)战时省会韶关的抗日民族统一战线
1977年“七·七”事变后,在中国共产党倡导的抗日民族统一战线推动和全国强烈的反响下,中国国民党当局蒋介石提出了“不屈服、不扩大”和“不救战、必应战”的方针。一方面,在军事上准备应战;另一方面又急欲与日本政府交涉,“期事件之早日和平解决。”同时,还把希望寄托在列强国的干涉上。但事与愿违,8月13日,日军又在上海发动进攻,打到了国民党的心腹要地,直接威胁国民党的统治地位。14日,国民政府发表《自卫抗战宣言》。9月22日,国民党终于通过中央通讯社发表了《中国共产党为公布国共合作宣言》,23日蒋介石发表《对中国共产党宣言的谈话》,提出团结抗战的必要,承认中国共产党的合法地位和实行两党合作,第二次国共合作成立,抗日民族统一战线正式形成。这也是国民党从反共内战到联共抗日在路线和政策上的一个重大改变。
国共两党合作成立后,广东国民党党政军当局的抗日态度与国民党中央相一致,从反共内战转变到贯彻执行其中央的联共政策,有开明的倾向,并有抗战的一些主张要求和行动。在政治上,开始实行一些局部开明的政策,放宽了一些抗日民主,对中共和民主党派的态度比较开明,为争取民心,作出了团结抗日,开放民主的进步姿态,初步开展抗日救亡活动,组织抗日团体,允许共产党和民主党派参加合作,释放“政治犯”,发动大中学生到各地宣传抗日,成立第四战区动员会,同意八路军广州办事处成立,允许广东抗先等抗日救亡团体到工农群众中作抗日宣传,等等;在军事上,开始面对危急的形势,在军事方面作出积极的反应和准备,抵抗日军对广东的空袭,至日军登陆广东前,广东国共合作,共同发动各界人士大力开展抗日救亡运动是最好的时期。
韶关地区的国民党当局,随着抗日民族统一战线的形成,也逐步放宽了对群众团体的限制,允许民众成立各种团体宣传抗战,并出面组织成立各县的“各界抗敌后援会”,开始改变大肆镇压共产党员和革命组织以及革命人士的政策,释放“政治犯”,停止对党组织和红军游击队的“清剿”。1938年8月前后,任南雄县长兼广东第二十三游击区司令的莫雄,在南雄释放“政治犯”300余人以及共产党员干部24名,还邀请共产党人加入其部任职。国民党当局还组织守军抵抗日军对韶关的空袭。
广州的沦陷,引起了国民党当局的反思,对北迁韶关的广东军政当局进行了人事调整,以张发奎、李汉魂分管粤省军事、党政大权,余汉谋虽因广州失守受处分,但仍为广东国军司令。他们代表广东当局,在中共抗日统一战线的号召和其他种种原因、条件的促使,出现了“坚持团结、抗战、进步的新气象”,当时称为“曲江新气象”。当局三巨头于1939年3月,联名发表《告民众书》,发动民众参加抗战,体现了改组后广东当局在大敌当前以抗战为目的。因广州失守,备受舆论谴责的余汉谋,为挽回名誉,恢复实力,积极进行军训,并号召部下:“广州是在广东军人手上丢失,要凭广东军人之手夺回。”并同意中共广东省委派大批扩先队(其中有中共党200多人)入十二集团军做政治工作。张发奎在曲江就职也发表《告粤人书》,强调“团结、整军、民运、进步”。李汉魂也提出了振奋人心的施政纲领。这些新气象虽然没有维持多久,有的甚至昙花一现,但为当时中共开展统一战线工作进行抗战和随后的第一、第二次粤北会战取得胜利,均起到了重要的作用。
三、省委在韶的统战工作和抗战文化
(一)开展统战工作,扩大抗日统一战线
广州沦陷省府北迁,韶关成为战时省会,为适应抗战形势需要,中共广东省委于1938年10月底迁往韶关,在西河八路军办事处附近办公。当时虽然是国共合作时期,但省委机关依然处于秘密状态,因此有过几次搬迁。1939年冬由韶关西河迁往南雄瑶坑村,1940年2月又迁往始兴沈所红围,同年12月广东省委分为粤北省委和粤南省委,粤北省委于次年春由始兴迁往韶关五里亭。国民党顽固派制造“皖南事变”,在全国掀起第二次反共高潮后的次年5月底,粤北省委书记李大林和省委组织部长饶卫华以及八路军香港办事处主任廖承志分别在韶关、乐昌被捕,这就是国民党顽固派制造的“粤北省委事件”,随即粤北省委暂时停止活动。
广东省委迁韶近四年,为全省的抗战做了大量的工作,作出了重大的贡献。省委迁韶后马上实行工作重点转移,除加强党的自身建设、宣传发动抗日救亡运动、组织抗日武装斗争、与反共逆流作斗争外,还把开展统战工作扩大抗日民族统一战线作为重要的中心任务。
省府迁韶后,韶关出现了“坚持团结、抗战、进步”的新气象。广东省委在党的抗日民众统一战线指引下,抓住这一机遇,运用各种有利条件,在国民党抗日将领、地方实力派和进步人士中,积极开展各种形式的统战工作,努力扩大抗日民族统一战线,收到了显著的效果。1939年初,张发奎在韶关就任四战区司令,省委通过担任张发奎机要秘书的四战区中共特别支部的左洪涛等共产党员,积极开展对张发奎的统战工作,使其坚持团结,坚持抗战。其时,张发奎“曾经在几次逆流来时,表示应该抗战、进步、团结,大胆的用青年,对共产党不用怀疑,内部不应摩擦,”公开反映共产党的抗日意见。1941年皖南事变后,张发奎是唯一没有发表反共通电的战区司令官。
此外,省委对余汉谋、莫雄、陈汝棠等国民党上层和地方实力派的统战工作也取得了一定的成效,有力推动了韶关抗日民族统一战线。余汉谋部12集团军驻韶关后,省委青年部动员部署800多名青年(其中200名为共产党员)加入其政工队培训班,毕业后分配到各师、团,组织政工队,从而改变了12集团军的志气,并在两次粤北会战中发挥了重要的作用。
1939年初,陈汝棠在第四路军组建的看护干部训练班迁韶,并改为广东省赈济委员会救济总队。在此前后,陈汝棠经过省委的统战工作,安排了许多共产党员(包括一些重要干部),在护干班、救济总队任职,使他们获得合法身份,为全省救济工作和保护共产党活动,做了许多有益的事。同年11月,省委在救济总队驻地韶关北郊黄朗坝,以开救济总队分队长会为名,召开省委第五次执委扩大会议。后来,陈汝棠还掩护八路军驻韶关办事处安全撤离。
北江莫雄部,1940年后为四战区北江挺进纵队,以莫雄为司令,后又改为挺进第八纵队第二纵队,简称“挺二”。当莫雄等建“北挺”时,省委指示中共北江特委做好对莫雄的统战工作,不少中共党员受北江特委指派进到莫雄部工作,并担任一定的职务。莫雄通过特委的统战工作,利用自己职务关系,多次协助和掩护中共党员的地下活动,营救被捕党员,筹措活动经费,掌握敌特情报,做了不少工作。“挺二”第五和第九中队、第四大队、特务第二中队,就是北江特委掌握和领导的北江抗日队伍,为发展粤北抗日武装力量,推动和开展北江抗日武装斗争作出了贡献。
省委在开展统战工作中,北江特委除参与对陈汝棠和莫雄的统战工作外,对始兴张光第、清远黄开山两名进步人士也做了许多争取工作,使他俩为当地抗日武装斗争的开展,发挥了一定的作用。
(二)利用和领导粤北抗战文化
抗日战争爆发后,各地进步文化人士积极投入抗日救亡的宣传活动中去,出现了极有特色的抗战文化。广州沦陷省府迁韶,在广州积极开展抗日宣传活动的大批广东文化团体和组织以及文化界人士纷纷云集韶关,香港沦陷后,部分从香港退出来的文化人亦来到韶关,同时广州大批大中院校也迁往韶关,使韶关成为广东文化中心,也为韶关抗战文化的开展提供了有利的条件。
为了广泛开展和利用粤北抗战文化,推动粤北全面抗战,省委不仅重视也做了大量的工作。省委为加强粤北抗战文化工作的领导,成立粤北地区党的文化小组;后又成立省委文化工作委员会。党组织积极领导文化界人士,占领和开辟文化阵地,开展抗战文化活动。当时粤北的文化团体主要有:中国青年记者学会粤北分会、中华全国文艺界抗战协会粤北分会、中苏文化协会广东分会、广东戏剧家学会、广东美术学会、中华全国木刻家抗敌协会广东分会等。在大、中学校内,也建立了一些文艺社团,如中大话剧团和歌咏团等。
当时韶关报业兴盛一时,进步报刊就20多种,其中《新华南》、《北江日报》、《新军》等,由于大力宣传团结抗日而享有声誉,尤其是《新华南》,成就和影响最大。《新华南》是省委机关刊物(半月刊)。以统一战线刊物的形式出现。在四战区共党的支持帮助下,取得张发奎支持,于1939年4月创刊,行销粤、桂、湘、赣、闽和香港等地。《新华南》在创办近两年中,担负起在广东等地宣传共产党主张的责任,该刊物也成为抗日统一战线的阵地。
《北江日报》是在统一战线条件下创办的报纸,是共产党与国民党商定,以国民党省党部名义创办,以“联共抗日、反对投降”为宗旨的日报。该报坚持进行联合抗日及持久战的宣传,深受抗日人士的欢迎。《新军》创刊于1939年8月,是共产党掌握的综合性半月刊。该刊除发表宣传抗日文章外,还发表一些论及解放区、游击区的文章,在北江地区有较大的影响。
此外,中共党组织还掌握了第四、第七战区文化阵地,主要有国民政府军事委员会政治部抗敌宣传队第一队、剧宣七队、第四(七)战区长官编纂部、第七战区政治部政治大队。所有这些团体和组织及其活动,对推动粤抗日救亡运动开展和全面抗战,都起到了一定的作用。
四、正面战场的粤北三次会战和韶关沦陷
(一)粤北第一、二次会战
日军占领广州后,积极准备进攻战,于1939年11月至1940年6月,先后两次大举进犯粤北,企图歼灭余汉谋部,夺取广东战时省会、华南战略要地韶关,切断西南国际援华补给钱,发动和配合“桂南会战”。这两次会战史称第一次粤北会战和第二次粤北会战。两次会战,多在翁源及南部的佛冈、从化、英德、新丰、清远、花县等地进行。中国军队以余汉谋第十二集团为主力,因此,这两次粤北会战又称为国民党军队正面战场在广东的两大战役。
第一次会战于1939年11月27日开始,至1940年1月16日结束,分三个阶段进行:第一阶段为战役发起阶段,日军从花县新街沿粤汉铁路向北进攻,目的是修补道路和敷设粤汉线,并把余汉谋军队牵制于此,然后军主力实施中间突破攻占领翁源,尔后会战曲江。时间由1938年11月27日至12月15日;第二阶段为日军全面进攻阶段,日军除由花县北进外,还分别由增城、从化向北发动全面进攻,时间由12月15日至1月16日;第三阶段为余汉谋部反击阶段。日军北犯攻占英德、翁源前后,12集团军8个师退守、集结英德以东、翁源以南、佛风以北地区,形成日军在前,12集团军在后,战场局势异常混乱。很快,12集团军采取各个击破和策应战术,在从化良口、吕田、牛背脊,新丰梅坑,英德青塘,翁源官渡、新江,实行全线反攻,日军不支退往广州。时间由12月26日至1940年1月10日。此次会战,中国军队取得胜利,缴获武器一大批,日军伤亡近2000余人。中国军队阵亡6000余人。
第二次会战于1940年5月13日开始,至同年6月12日结束。主战场在从化良口一带,故又称良口战役。这次战役是日军“扫荡”余汉谋部反“扫荡”的战役,此战亦分三个阶段进行:第一阶段为战役开始阶段,日军分两路北进占领从化街口、领风院后,进占良口、横坑、石榴花项等地。时间由5月13日至23日;第二阶段为激烈争夺阶段。进占米步、良口的日军,因未能与花县、增城日军协同作战,孤军深入,在良口展开拉锯战时,受到12集团军的沉重打击。时间由5月24日至31日;第三阶段为日军退却、中国军队追击阶段。良口日军不支退却,12集团军发起全面追击,日军全面南退,良口战役结束,时间由6月1日至12日。此次战役中国军队取得胜利,打死打伤日军约4000多人,缴获武器一批。中国军队阵亡3000余人,加上负伤、失踪合计6523人。
这两次粤北会战虽从日军失败而告终,但12集团军也付出了巨大的牺牲,也是一种消耗战,尚未摆脱防御上的被动局面。尽管如此,这两次会战粉碎了日军攻占广东战时省会和战略要地韶关的战略企图,保卫了粤北和粤汉铁路,配合和支持了桂南会战,是粤省抗日战争中两次规模较大、战斗较激烈、影响较大的战役。
(二)第三次粤北会战与 韶关沦陷
1944年11月间,日军驻汉口的第六方面军在“湘桂战役”部署中,制定了打通粤汉线南部的作战计划,企图占领并利用该铁路,防备美军在中国东南沿海登陆,将华中、华南连结起来歼灭中国军队。于是,决定兵分两路由湖南和广州进犯粤北占领韶关以南粤汉线,夺取南雄机场,歼灭其周围的中国军队。
1945年1月3日起,日军40师团组成的4个挺进队,陆续从湖南道县、零陵出发,于22日偷袭占领郴县和乐昌之间粤汉路段主要桥梁和隧道。24日,40师团主力抵达坪石。一部东进至廊田,对乐昌采取包围态势;另一部越过乐昌向韶关急进。23日晚,乐昌、仁化守备军应战不利,撤出乐昌向东转移,日军占领乐昌城。
与南下的第40师团相呼应,打通粤汉铁路,日军104师团和独立第8步兵旅团共4千余人,1月17日在清远集结,20日向守卫清远、英德、佛冈地区的65军154师、独立20旅进犯。23日,先头部队进至马坝附近。24日,南下日军第40师团7千人沿铁路进入犁铺头附近,形成南北夹击韶关之势。
韶关守军为直属第七战区曲江守备军,总兵力1.5万人,以及12集团军野战补充第1团、宪兵16团、地方武装等。其兵力部署:以曲江城防指挥部担任市区守备;把浈江左岸、经帽子峰北、武江左岸至黄冈,划分南北两区,以曲江城及帽子峰为核心,利用河川、障碍物、在城区各山头为阵地,在重点地区修筑碉堡。
23日晚,日军104师团先遣大队从马坝向曲江城南进攻,守军向莲花山主阵地转移。24日5时,先遣大队分两路进攻莲花山和鹤涌坪,激战至10时,莲花山阵地被突破,日军向北进攻火车站周围,当通过曲江大桥向曲江城区突击时,受到守军的猛烈射击,退回南郊。20时,日军偷袭浈江对岸碉堡成功,顺利渡江,向城区猛攻,12集团军两个团坚决抵抗,双方在城区发生剧烈巷战。26日,正当曲江守备军与日军激战时,南下日军40师团从城北向主要阵地进攻,守军不支,27日零时,由城北良村突围,向南雄转移,日军占领韶关。
28、30日,日军40师团两个联队,分别从乐昌、韶关向南雄进犯,2月2日突破63军始兴防线,奔袭南雄。日军先头部队进入南雄时,受到由韶关突围到南雄的曲江守备军的阻击,并在次日将其包围。后日军主力部队赶到,对守备军实行反包围,双方呈现混战状态,守备军伤亡严重,突围向水口转移。同日,其他阵地的守军被日军突破,遂向江头转移,日军占领南雄县城和飞机场,战役结束。此次日军侵占韶关、南雄,有学者称其为粤北第三次会战。此役,据七战区战斗报告统计,国军阵亡1819人。日军战史材料统计,日军仅20军亡伤2000余人。
五、地方抗日游击战和根据地的开辟
(一)建立抗日武装开展对日游击战
1943年6月,后中共北江特委书记李守纯被捕牺牲后,中共广东省临委决定撤销前、后北江特委,在全北江重组中共北江特委,由黄松坚担任书记。北江特委重新成立后,根据中共广东省临委的会议精神,制订了今后工作任务:恢复和加强党组织活动,组织武装,开展抗日游击战争。并决定派一批干部分别到英东、翁源、始兴、连县、清远、潖江、南雄、英西恢复党组织。此时,韶关地区沦陷,北江特委要求各地党组织及时建立抗日武装部队,开展抗日游击战争。
1945年5月、6月间,为进一步扩大韶关地区人民武装,抗击日寇,北江特委通过爱国将领莫雄作掩护,先后在清远、英德建立起由北江特委直接领导和掌握的“挺二”第五中队和第九中队以及第四大队、特务第二中队。这些抗日武装后来编入东纵北上粤北的北江支队和西北支队,在清远、英德、佛冈、翁源、新丰、曲江等地,开展抗日游击战争,并取得许多战果,有力地打击了日军。
在此前后,北江特委所属的党组织,分别组建了潖江三乡人民抗日义勇军自卫大队、始兴人民风度抗日自卫大队、曲江联乡抗日自卫委员会和曲南大队、南雄县抗日自卫队第市二中队、新丰人民抗日游击队、英德沙口抗日武装大队。这些北江特委领导下的人民武装,与东江纵队、珠江纵队北上的部队相互配合,使韶关地区的抗日武装斗争迅速开展起来,在抗击日寇中,立下许多战功。
此外,韶关各地被日军侵占后,民众抗日团体“抗日自卫队”也纷纷成立,拿起武器抗击日寇,为韶关民众抗日斗争,谱写出许多英勇抗敌的战斗诗篇。
关于韶关民众武装抗击日寇的战事,有一例值得一提。该战例发生在由广州北迁韶关南郊鹤涌坪的仲元中学。1945年1月24日凌晨4时左右,一股约60名的日军向校方进犯。梁校长立即组织指挥30多名青壮年师生进入战斗准备。很快日军开枪向学校的宿舍袭来,梁校长带头开枪,指挥师生抗击日军,战斗约半小时,击毙日军10余人。天将破晓,日军又从侧面袭击学校,梁校长又指挥师生继续战斗和掩护人员撤退,此时,梁校长头部中弹,当即牺牲。梁校长的长子年仅16岁的梁铁见父亲中弹,怒火中烧,用步枪拼命扫射日军,击毙日军三名,后因无援,也英勇牺牲。同时,也有部分师生在战斗中相继牺牲。梁校长的次子年仅12岁的梁元博也被日军刺刀刺至重伤而休克(后被救活)。
这次抗击日军的战斗持续了一个早晨,师生因敌我悬殊而失败,校舍也被烧光,但有力打击了日本侵略军,击毙日军20多名,当时一名日军不得不承认:中国学生顶呱呱,比军队还厉害。这场抗击日军的战斗,也引起了当时国共两党的高度关注和评价。中共在重庆出版发行的《新华日报》第二版,以“一校忠烈——曲江仲元中学师生抗敌殉难”为题评价和报道其事作为公开表彰。事后,国民党主持出版的《中国教育年签》和1947年出版的《广东教育》,均收录了梁校长抗击日军的事迹。全国解放后,党和人民没有忘记梁校长及两个儿子的英勇事迹,1986年8月,中华人民共和国民政部追认梁校长及其长子为革命烈士,给次子颁发了特级残废证。
(二)抗日根据地的建立与开辟
韶关地区被日军攻占后,面对沦陷的局势,中共广东省省委和东江军委会于1944年8月召开联席会议,决定在全省放手发动群众,武装群众,开展敌后游击战争,建立、发展根据地和游击区。
根据省委和东江军委联会议精神,东江纵队决定成立北上抗日先遣队北上抗日,并决定东江纵队北江支队挺进英德、翁源、新丰地区;西北支队挺进清远、英德地区。1944年9月至1945年初,西北支部队先后进入北江,不断开展抗日武装斗争。1945年3月两支部队,在英德鱼湾召开军队和地方党组织领导人联席会议,决定建立粤北抗日根据地,开创北江地区抗日游击战争新局面,并计划部队分两个地区进行活动,北江支队铁路以东,沿铁路向北发展。西北支队突过北江河,进入英、清边境,作为立足点,继续向小北江前进,发展粤桂湘边的抗日游击战争。
4月,北江支队和西北支队到达英德后,在当地民众配合下,多次粉碎了日伪军的“扫荡”。7月,北江支队与北江特委掌握的“挺二”第四大队,共同开辟了英(德)佛(冈)新(丰)翁(源)抗日根据地。当时,北江东岸先后成立了14个乡抗日民主政权,总人口20余万人。北江东岸抗日政权的建立,标志着北江东岸抗日根据地的建立,从而促进了当地抗日游击战的开展。
与此同时,西北支队按照向铁路以西发展的计划,渡过北江进入清远,与北江特委掌握的“挺二”第五、第九中队会合,在清英边境,不断粉碎日、伪军围攻和“扫荡”,开辟了以文洞为中心的清英抗日根据地,开展游击斗争。
为进一步发展华南敌后抗战,1944年11月,由王震、王首道率领的八路军4千多人组成的南下支队,遵照党中央关于南下湘粤赣与东江纵队打通联系,并依托五岭山脉创建根据地的指示,从延安挥师南下。次年8月28日到达粤北南雄县城西北的百顺地区。
为了配合八路军南下部队在五岭创建根据地,广东区党委于同年8月中旬成立粤北指挥部,决定东江部队千余人,从博罗开往粤北。与此同时,珠江纵队南山三大队,在英德与北江和西江支队会合向北挺进,准备与南下部队会合,共同开辟五岭根据地。北上部队相继到达粤北始兴、南雄时,日军已投降,国内形势发生变化,南下部队按照中央命令回师北返,南北部队未能实现会师,共同创建五岭抗日根据地。广东北上的部队,遵照中央和广东区委的指示,在粤北继续坚持武装斗争,直到粤北解放。
韶关抗战历史的主要方面就介绍到这里,由于时间关系和自己水平有限,难于具体介绍,也难于满足大家要求,有不对之处也请大家指正,谢谢大家!
 
 
                   韶关市史志办公室原调研员 梁观福
                          2015年5月22