韶关市地情网 | 首页

红军早期领导人李任予
来源:

 

    在广东省中部偏北山区,有一个千年古县——新丰县。她位于珠三角地区最高的山峰,海拔1438米的云髻山下;她是新丰江的源头,也是东江、北江和流溪河水系的支流;她历史悠久,源远流长,是客 家人主要聚居地和集散地。就是在这么一个有山有水,风景秀丽的粤北山区,飞出了一个革命的雄鹰,他就是我党红军的早期领导人——李任予。

鹰展翅飞翔
李任予乳名亚桥,辈名济道,曾用名李力一、李德山、黎亚克、李之道。1903年11月4日(农历九月十六日)出生于广东省新丰县丰城城东村车田围一个农民家庭,兄妹五人,他为兄长。李任予家境贫寒,其父李名五,以教书、行医为生兼种几亩薄田,每年的收入仅能勉强维持七口之家的生活。其母潘氏是个贤良、俭朴、正直、善良、勤劳有德行的女性,因身染重病,早早撒手人寰。艰难的家境,培养了李任予吃苦耐劳、勤奋好学、刚正坚毅的性格。他幼年随父在私塾就读,学习成绩总是名列前茅。1924年,他就读的神道学校进步团体发起反对学校当局压制进步活动的学潮斗争,李任予因积极参加学潮,被校方开除。
李任予是个有抱负的热血青年,他并未因校方开除而消沉,反而更加坚定了救国救民的决心,旋即到广东甲种工业专科学校就读,不久又考入中山大学。为了救国救民,1925年8月,他毅然放弃学业,投身到广州市工会组织的工人运动中,在工人运动领袖苏兆征、邓中夏、李森等人的启蒙教育和培养下,光荣地加入了中国共产党,成为一名坚强的共产主义战士。
他积极参加著名的“省港大罢工”,并担任工人纠察队队长。随后,受党组织安排,他担任国民革命军第四军第十师教导团政治指导员。1926年初,随部队驻防北海,积极参与发动北海的革命群众运动。同年6月,担任国民革命军第十一军第二十四师七十团指导员,后参加了北伐战争。1927年8月1日,与七十团团长董朗率部参加了著名的“南昌起义”,后随起义军南下,撤退到东江地区从事革命武装斗争。同年12月,受党组织安排,返回广州参加了“广州起义”。起义失败后,根据党组织的安排,几经周折,1928年春,他来到了福建,任福建临时省委大学巡视员,在闽西地区参加并领导农村武装斗争。
雄鹰在闽西腾飞
到闽西后,李任予参加了平和县暴动。1928年11月任中共上杭县委书记,为创建闽西苏区,建立工农武装做了大量工作,受到党组织和人民群众的好评。1929年3月,李任予任中共闽西临时特委常委、军事书记,成为闽西人民开展武装斗争的最高领导人。
1929年6月,朱德在红四军军人大会上宣布,组建红四军四纵队,任命李任予为四纵队政治部主任。7月,调任第二纵队党代表、纵队委书记兼政治部主任,后转任红四军政治部主任。7月27日,在闽西创办了我军第一张铅印军报《浪花》。12月初,李任予与毛泽东、朱德、陈毅等率领红四军主力到连城新泉,进行了著名的“新泉整训”。1929年12月28日至29日,参加了著名的“古田会议”(即红四军第九次代表大会),并被选为红四军前委委员(由毛泽东、朱德、陈毅、李任予、黄益善、罗荣恒、林彪、伍中豪、谭震林、宋裕和、田桂祥等11人组成),同时继续兼任红四军政治部主任。按照古田会议精神,李任予认真整顿军队纪律,纠正错误思想,端正党的作风,转战闽赣地区,粉碎国民党围剿。1930年2月7日,重新成立中共红四军军委,李任予与朱德、潘心源、林彪、熊寿祺、罗荣桓任中共红四军军委常委,朱德担任军部“党团”书记,李任予担任政治部“党团”书记。同年6月,任红二十一军政治委员兼军委书记,同时兼任中国军官学校第一分校(闽西红军学校)校务委员、校政治部主任,后兼任红二十一军军长。9月,李任予任闽西革命军事委员会主席。10月,红二十军、红二十一军合编为新十二军,李任予任政治部主任。
雄鹰展翅北上
    1931年11月,李任予受中共中央派遣,化名李德山,任中共北平市委组织部长。到任后,他积极投入恢复整顿党组织,领导北平各界反蒋抗日斗争。1932年4月,接任北平市委书记,负责北平市委全面工作。他深入到北平大学、清华大学,了解实际情况,整顿发展党组织,建立各种抗日团体,组织领导各种抗日救亡活动。
当年12月,他就与共青团北平市委共同发动了一场声势浩大的群众性反蒋抗日运动,并组织了由北平大学等院校几千名爱国学生组成的南下请愿团,向国民党政府请愿示威,要求出兵抗日。12月4日,各校参加请愿的同学集中于南门火车站,准备乘火车南下请愿。车站奉当局之命,拒绝学校上车。经过研究,共青团北平市委召开各校代表紧急会议,决定采取卧轨斗争。同时,李任予按照市委的部署率领部分请愿团学生到张学良驻地和国民党北平市党部请愿,要求立即允许学生上车南下请愿。在学生的顽强斗争和社会舆论压力下,国民党北平当局惊恐不已,为摆脱宭境,于12月7日允许学生们乘车南下。至此,卧轨斗争取得了胜利。
1932年5月,中共河北省委将李任予调到保定任中共保属特委书记。刚到保定,李任予就遇到国民党镇压省立第二师范(简称二师)学校的革命活动。李任予立即召集保属特委成员会议,决定在二师开展“护校斗争”。在校内,他们以党组织为核心,建立护校斗争委员会,在校外,以二师附小为基地,建立“二师护校斗争后援会”,负责向社会各界宣传二师学潮真相,寻求支援。为此,保定反动当局调集大批军警对二师学生实行武装包围,断粮、断电、断柴,断绝与外界接触,企图以武装威迫学生离校。李任予和特委成员发动校外党团组织和各界群众,为护校学生筹粮筹款送干粮,支持护校斗争。二师护校委员会在保属特委领导下,带领全体护校同学,坚持斗争,粉碎了敌人武装包围、经济封锁等阴谋。敌人恼羞成怒,于7月6日晨,推倒校墙,砸开校门,对手无寸铁的护校学生进行血腥镇压,制造了震惊华北的“七六惨案“。
二师学生的抗日救国护校斗争,虽然遭到国民党反动当局的血腥镇压,却唤醒了河北人民反对国民党反动统治的热情,进一步扩大了我党的抗日主张和政治影响力。
雄鹰壮烈牺牲
1932年7月下旬,李任予参加了中央河北省委委贯彻中央北方各省代表联席会议精神而召开的省委全会和县委联席会议。会后,他立即返回保定,召集党团特委成员,传达党中央和省委会议精神,根据保属各县情况,决定在高阳、蠡县一带发动农民暴动。8月8日起,李任予和徐云圃(省委秘书)马不停蹄地在高蠡地区巡视,周到细致地布置有关暴动的各项工作。
8月20日,他在保定主持召开了中共保属特委全委会,会议一致认为:“在蠡县东北区与高阳县东南区地方暴动的条件已经成熟,请求组织领导群众暴动,夺取政权”。 会议还决定,参加暴动的武装队伍编为红军,李任予任军政治委员;红军设一个师三个团,初步议定师、团领导人员。8月21日,李任予以特委的名义向河北省委作了《保定特委为布置蠡县高阳致省委的报告》。中共河北省委根据北方会议精神,批准了这一“高蠡游击战争的行动计划”。
“高蠡游击战争行动计划”由李任予和团省委特派员白坚负责全面指挥,省军委书记湘农和保属特委的其他同志于8月25日按照分工奔赴斗争第一线,组织暴动。8月27日,一场轰轰烈烈的高蠡农民暴动首先在蠡县宋家庄发起,随后,蠡县东北区、西区和高阳县东南区的农民纷纷起来响应。暴动队伍所到之处,张贴保属革命委员会第一号布告,向群众公布游击队十大纲领,发动群众,扩大队伍,收缴反动武装的枪支、打土豪、斗地主、废除高利贷和苛捐杂税,深受群众欢迎。当晚,湘农在北辛庄召开紧急会议,宣布建立地方苏维埃政府,湘农任主席,宋洛曙任副主席,成立河北红军游击队第一支队,下设3个大队,共300余人,湘农任支队长。
对此,国民党反动当局大为震惊,急忙调兵遣将,对游击队进行疯狂围剿。8月31日,当红军在高阳县西演村等地获胜班师返回北辛庄召开大队长、政委军事会议时,被国民党驻安国县白凤翔骑兵团包围,红军游击队奋力抵抗。经过两个多小时的激烈战斗,17人英勇牺牲,19人被捕,大部队突围时,在数倍敌人的追击下被打散。
高蠡暴动失败消息传到保定,李任予十分痛心,更加痛恨国民党反动当局,不顾敌人搜捕、屠杀,强忍悲痛,继续指挥战斗。他一面派人秘密到暴动地区,做好烈士安葬和家属的安置;一面组织保定及周围各县党团组织做好暴动失散人员的安顿工作,以最大限度减少损失,待机再行暴动。
1932年9月30日下午1时许,李任予按约定时间到保定青年会馆阅报室与一位同志商议转移特委油印机等物资时,遭到埋伏被捕。李任予被捕后,中共河北省委和北平市委通过各种社会关系积极进行营救,并联系冯玉祥、蔡廷锴等有声望的国民党爱国高级将领面见蒋介石力保,蒋均以“李之道(李任予)是中共保属特委书记,组织领导高蠡暴动有据”而拒绝通融。
1932年11月27日早晨,敌人谎称把李任予等人解送北平,从牢房中将其捆绑押上刑车,在军警的严密看押下驶向西城根水闸冰窖处。在此,李任予被推下刑车,他昂首挺胸,高呼“红军万岁”、“共产党万岁”等口号,敌人被这突如其来的口号吓得目瞪口呆,慌乱中敌军急令开枪。罪恶的子弹击中了李任予。为了中国人民的解放事业,他献出了自己年轻的生命,时年29岁。这就是人民的好儿子,中国共产党的坚强战士,红军早期领导人李任予短暂而光辉的战斗人生。
1945年,李任予(黎亚克)的英名被刻在高阳县烈士陵园的纪念碑上。2000年5月,经广东省人民政府批准,追认李任予为革命烈士。2002年4月,新丰县委、县政府为了纪念红军早期领导人李任予,在新丰县文化广场竖起李任予烈士铜像,并将该广场命名为“任予广场”,让李任予的英雄形象永远活在人民心中。