韶关市地情网 | 首页

——纪念红军长征经过粤北80周年
来源:

 

 
中国工农红军的长征是举世无双的壮举,它像一条永远铭刻在地球上的红色铁流,从东至西,横跨大半个中国,成为人类坚定无畏的象征。
今年10月是工农红军长征80周年的纪念日。1934年10月中央红军从江西、福建出发,于1935年10月到达陕北,行程二万五千余里。取得了著名的工农红军二万五千里长征的胜利。
1934年10月,红一方面军撤离中央苏区开始长征,从1934年10月26日至1935年1月7日,红一方面军第一、九军团大部、第三、五、八军团部份沿着粤湘边向西转移,先后经过粤北的南雄、仁化、乐昌、连县等县。
1934年10月22日,红一、三军团打垮了国民党军陈济棠部一个团,占领了江西省安远县的版石,信丰县的新田、金鸡、古坡、安息和韩坊等地,基本突破了国民党军的第一道封锁线。24日,红一军团主力占领铁石子,红三军团主力占领大塘等地后,红一军团第二师向广东的乌迳方向前进;红三军团第五师即占领江口等地,前锋进至南雄的梅岭关、中站等地。25日,中华苏维埃共和国中央革命军事委员会(简称中革军委)决定,乘国民党尚未弄清红军意图之际,沿赣粤边界推进。红一方面军向湖南省的汝城县,广东省仁化县的城口方向前进。并规定:第一步进到大庾、南雄地域,主力向大庾、南雄之间西进;第二步进至沙田、汝城、城口地域,并相机占领汝城。26日,红一军团前锋经小和、万隆进入粤境南雄县的界址、乌迳一带。此时,红军获悉国民党军陈济棠部一个连,正在乌迳区的新田构筑工事,妄图迟滞红军的行动,使其主力跟上截击。红一军团直属侦察连受命奔袭乌迳,连长刘云彪率全连160多人分三路开进夹攻,他带领中路从正面进攻,击毙敌人10余人;同时,侦察连的左右两路也插向敌阵两侧开火进攻。敌人发现被包围,一边急忙还击,一边沿一条小山沟逃命。此战斗共歼敌20多人,缴获枪支弹药一批,红军胜利占领乌迳。这是红一方面军进入粤境的第一仗,也是在粤的第一场胜仗。当晚,红三军团第三师和红九军团直属部队在敌机不断骚扰下,也进驻乌迳。而红一军团部队直属队即进驻南雄县境的界址墟。
10月27日,红一、三军团大部渡过大庾河,此时,国民党粤军突破水口向我方推进。至10月28日,红一、三军团主力已胜利突破国民党吹嘘的坚强封锁线。红一军团大部经乌迳、大塘、夹河口、平田坳一线出大余县的兰村。红一军团另一部由信丰县的下坑,经南雄县的黄地、大兰到达大余县的兰村会合,在大余县的南部向赣、粤、湘边开进。红九军团随后跟着急行军,经界址,尾随红一军团路线疾进至平田坳,兰村一带。
与此同时,红军先头部队已迅速进入湘东南地区。红军总部经王坑口、打狗坑,在仁化的长江附近通过浮桥,驻进在杨梅城。10月29日,中革军委获悉国民党粤军第一军集结于大庾、南雄一带,湘军西路军何健部六十二师向地处湘、赣边境的汝城、桂东移动,企图在我军还未进入湖南时,阻击我军向西前进的情报,即命令红一方面军于11月1日进至汝城、长江地域,并通过国民党军设在桂东、汝城、城口之间的第二道封锁线。这个重要决定,为红一方面军突破敌人的第二道封锁线,争取了先机之利。
10月30日,红九军团沿着崎岖山路进驻小梅关,31日连夜离开向西前进。
蒋介石部署堵击红军的第一道封锁线被突破后,于10月30日,探悉红军相继进入赣、湘、粤边境,判断红一方面军不是战术机动,而是战略转移,立即重新调整国民党军的部署和紧急调动武装:“令北路军顾祝同第六军薛岳率领吴奇伟、周浑元两个纵队四个师西进,协同南路军、西路军追击红军。”令航空队协同作战。西路军何健命六十二师陶广部布防在汝城县的羊竭、连珠港、土桥一带;南路军陈济棠命余汉谋第一师李振球,从大庾出南雄、曲江向乐昌、坪石相机堵截红军;率第二师叶肇部及独立第二旅(当时划归叶肇部指挥)从信丰出大庾向仁化长江、城口和乐昌的九峰方向,专事衔尾追击红军;令独立第三师李汉魂部镇守曲江、仁化县城(师部设在韶关市);令陈汉光率独立警卫旅第一、三团开往仁化县前沿阵地,直接阻击红军。与此同时,还令粤、赣、湘边各县加强警察、保安队、民团的军备,投入战备戒严,扼守碉堡、碉楼,封锁山隘要道,强化乡里制度,清查户口,处理食盐,集中粮食,坚壁清野,实行经济封锁,妄图把红一方面军堵截在第二道封锁线以内,加以围剿。
正在赣、湘、粤边疾进的红一军团二师四团、六团,于10月31日,由江西省崇义县的聂都出发,经大庾县的五洞,进入广东省仁化县长江区的冷饭坑、犁壁岭、佛坳、里周一线。而国民党军独立警卫旅第一团莫福如部,先于30日赶至长江墟,进行严密布防,红军在长江墟旁的象形岭、黄石角、里周坳、高岗庙等地与敌人展开激战。红一军团二师四、六两团为了争取时间和完成红一军团部部署的进军任务,于是回避国民党军堵截,迂回向群山高耸,森林茂密的佛坳、羌子坳、垒岭、矮墙背、甘溪岭、石桥头、陈奢一线的崎岖小道开进。11月1日进入陈欧一带;红一军团直属队在聂荣臻等率领下,从聂都经五洞进驻犁壁岭村。
11月2日,红一军团直属队经垒岭进驻陈奢,红二师四团经陈欧进入湘境东岭、八丘田、三江口一带,切断国民党湘粤军之间的联系,从北面侦察、警戒、控制城口镇。红二师六团经欧奢、浒松的驼形岭下,兵分两路:一路折向牛皮洞、响塘、大石下,到土洞、水东,过锦江进至恩村、厚坑一带,从外线截击仁化方向的追敌和城口镇的退敌;一路经半山、塘弯、半奢水到达东水桥头一带,控制东岸,侦察、警戒城口镇敌情,并与进至三江口一带的红二师四团,组成对城口镇的钳形攻势。
仁化县城口镇位于粤、湘边境,处于仁化至汝城的中段,东临东河,西连西河,东西两河汇合于城南,成半岛状,城北依托羊牯坳,四周群山环抱,山峰陡峻,谷狭路隘,地势险要,是仁化至汝城必经之处,也是历代兵家必争之地。蒋介石决意把城口建成堵截红军第二道封锁线南端的中心据点:四周高山构成碉堡二十余座,密布成网,扼守着峡谷,道口,可了望和控制仁化、扶溪、长江、东岭、汝城、延寿、乐昌方向来路;镇内驻有国民党军独立第三师李汉魂部一个连和部分民团固守。红一军团二师六团团长朱水秋、代政委王集成(聂荣臻回忆录说<王必成>)鉴于镇守城口镇的国民党军人数不多,但设防坚固,有精良武器和充足弹药的情况,决定智取,乘守敌自持工事坚固,不知被包围之机,奇袭城口镇,经过一番激烈战斗.红军共俘虏国民党官兵100多人, 缴枪几百支,子弹1万多发,煤油几千箱。对城口战斗的胜利,中革军委通电全军:我一军团前锋于2日经过战斗已占领敌人第二道封锁线上重镇城口,突破了敌人的封锁。
2日晚上,红二师六团一部迂回到城口镇南面20公里厚坑一带的铜鼓岭北麓截击从仁化方向赶来阻击红军的国民党军独立警卫旅第三团彭智芳部。3日拂晓,彭部恃居高临下的有利地势,用轻重机枪向红军扫射。红军随即沉着应战,一边隐蔽,一边观察敌情,待敌人冲至阵地时,与敌人拼刺刀,展开肉搏战,战斗异常激烈。战斗一直相持到4日夜幕降临才结束。这次战斗,红军付出了很大代价,伤亡了140多人,彭部也伤亡了80多人。时至深夜,红二师六团一部完成了阻击敌人的任务后,乘黑夜一边警戒,一边分批撤出阵地,往北方向转移。
此时,红一、三、五军团结集于汝城至城口一线,继续与固守在沿线的国民党军发生战斗。红一师占领汝城线大坪墟一带,红二师六团一部又在铜鼓岭阻击仁化方向的敌人。红一军团部直属队经湘境东岭进驻三江口。
红一军团占领城口镇后,认为城口情况相对有比较稳定,我军在突破国民党军第一道封锁线后,连续十多天的急行军,部队疲劳,需要在城口休整。因此决定,红二师四团和六团一部在城口休整,以便恢复体力,为继续西进补充给养。
红军在城口一边休整,一边向人民群众做宣传工作,同时筹到款项四万多元、粮食、物品一批,很好地解决了部队的给养问题,还把一批物资分给贫苦群众。
11月4日,红一军团部直属队翻越羊牯坳,到达城口镇,住在广州会馆。在城口经短暂休整的红军继续西进:红二师六团一部经上寨、恩村回黄沙坑进至内洞一带,另一部深夜撤出铜鼓岭山地,经带头进至鱼尾岭以东的左坑、马奢、双树坑进至老熊山以东的内洞一带;红二师四团经围坑进至新田一带。红三、五军团各一部经赣境崇义县的竹洞进至长江地域。11月5日,红军总部电令各军团,从5日晚至8日晨,红军各部队必须通过汝城到城口间的封锁线,进入湘南粤北地域。红一、五、九军团由城口沿湘粤边境经大小王山向九峰山脉前进。红三、八军团主力绕过汝城县城,由大来墟一带经泉水进抵延寿。同日晚,红六师暂留汝城城北进行佯攻,钳制汝城国民党军⑤。
11月6日,红二师四团、红一军团部直属队经新田、清水江出乐昌县山寨岐到达麻坑一带,红十五师经长江、城口一带,向白石洞开进;红二师六团一部翻越鱼尾岭,经鱼皇进入新洞,一部翻越老熊山进入新洞会合向白石洞集结,其前锋迂回至糍粑坳前进到中山乡(原属乐昌县)大庙子分路经大洞子与下洞子进至乐昌县麻坑一带。红三、五、八军团各一部经东岭、三江口、城口、两江口进入湘境蕉坑、延寿一带。后卫红九军团经长江一带到达城口镇,红九军团直属队住在广州会馆,部属在城口宿营。
11月7日,驻在城口的部队与当地群众扑灭了一场由匪探放纵的大火,并处决了两名主犯,把缴获的一批粮食和衣物分给居民后,部队即向延寿疾进。
11月6日,红军总部电令:“一军团(缺十五师)分向麻坑九峰前进”。命令红一军团派部队控制粤汉铁路以东约十多公里的制高点—九峰山,防备粤军先期占领粤汉线上的乐昌后,向我袭击和堵截,以掩护中央纵队从九峰山以北的五指峰之间安全通过。同时又指示:“红一军团之基本任务为夺取并巩固九峰墟以及乐昌以北之头子岭(乐昌以北道路交叉点),以便野战军迅速西进”。“如九峰山之敌坚守顽抗,则应钳制该敌,并切断其与乐昌之交通,以便协同三军团向该敌攻击。”果然,在红一方面军西进之后,余汉谋率李振球师、李汉魂独立师、邓龙光部沿韶关北上乐昌、延寿进行堵截;叶肇第二师、陈章独二旅也将进至城口北上尾追;陶广六十二师由汝城县土桥盘旋于文明司一带;反动民团胡凤璋部又从汝城向延寿追逼。对红军形成三方面追逼的攻势。此时,红一军团直属队、红二师四、六团、红十五师集结于麻坑、五山一带。为执行军委命令,红一军团在部署战术机动时,林彪拒不执行要红一军团派部队控制九峰山的命令,聂荣臻与之进行了抵制。在侦悉乐昌前日已到粤军邓龙光部三个团,一个团今日开往九峰去了时,林彪才着了急,赶紧派红二师四团昼夜直奔九峰山,抢先占领阵地,监视九峰墟的敌人。
同日,红九军团进驻城口。
为切实做到掩护中央纵队安全西进,红二师五团于11月5日从湘境大坪进至简家桥一带,向九峰山前进。5日下午,又冒雨摸黑翻越大王山,在红二师五团翻越大王山时,继有红一师跟进。6日到达九峰山一带,在樟姑岭脚与敌接火战斗后,又奉红一军团部命令,于7日按原路返回文明司一带,为中央纵队安全西进到外线开路,以作掩护。同日,红军总部针对湘南粤北山区的情况及国民党在这一带布置的第三道封锁线,制定了“一军团之主要任务仍为占领及巩固九峰、枫门坳、岭子头”,“对乐昌之敌钳制之”,“对九峰之敌应攻击及切断归路,并威迫其撤退”的指示,和突破敌人设置的第三道封锁线的行动计划,此时,总部也随大部队在大山中扎营。8、9两日,红一军团第一师全部及第二师二、四团在茶料与李汉魂独立第三师一个团发生激战,控制了九峰通往砖头坳的大路,在抢占了粤汉铁路边的制高点—九峰山后,掩护军委一、二纵队及其它部队安全通过九峰。至10日,红二师五团经汝城县上章进至乐昌县三界墟,出宜章县里田,再进至乐昌县平田、新塘、紫溪、三界墟,又出宜章县的香花树下一线。红一师经三界墟出间水、油铺、罗家渡、银子仙到田头,与红二师五团从南、北两侧警戒和抢占白石渡。红一军团部直属队、红二师六团、红十五师相继翻越大王山到达桃竹坑、樟姑岭一带。
红一军团撤离九峰山一带后,越过大王山,沿湘粤边境,与红五、八、九军团一齐多路向粤汉线不停地西进。至13日,红一军团部直属队、红二师四团、六团、红十五师经三界墟后,沿着红二师五团行进路线,相继进至白石渡。此间,红五军团后卫从延寿进至砖头坳时,受国民党军独二旅陈章部、叶肇二师衔尾追上,被迫交火,连续战斗了一天,完成掩护任务后,经三界墟向宜章进军。
自从红军开始长征后,在短短的一个多月时间里,连续突破了敌人设置的三道封锁线,其中就有两条是设在赣粤边、湘粤边,给红军长征部队经过广东境地制造了不少麻烦,红军为突破这两道封锁线也付出了不少牺牲。
此外,蒋介石继良田—宜章第三道封锁线崩溃后,又紧急调集嫡系部队构筑湘江第四道封锁线。红五军团十四师(原三十四师)在桂境全州、灌阳一带,完成掩护全军通过湘江、潇水的任务后,遭国民党湘、桂、粤军重兵堵截,部队未能渡过湘江,遭受严重损失。12月25日,红十四师余部由兰山县荆竹转入粤境的连县黄洞山一带,在老茶坪等地休整五天后,进入湘境江华县。1935年1月初,又迂回复进连县黄洞山、天光山一带,先后在小东口、牵牛练两地与国民党军独立第三师部属发生战斗,共毙敌10多人,红军也牺牲了8人。因敌众我寡,力量悬殊,于1月7日转入湘境临武县平溪洞开展游击战。
在红一方面军开始长征前的1934年9月,为同粤军陈济棠建立抗日反蒋统一战线,由朱德和周恩来主持,派出代表与陈济棠部举行谈判,达成了秘密协议,为红一方面军长征通过粤北创造了有利条件。
让我们翻开80年前的历史,重温红军长征经过粤北这段经历,再次领会“红军不怕远征难,万水千山只等闲。五岭逶迤腾细浪,乌蒙磅礴走泥丸。金沙水拍云崖暖,大渡桥横铁索寒。更喜岷山千里雪,三军过后尽开颜。” 这段中国革命的壮烈史诗,使我们更加缅怀红军长征精神,更加珍惜今天来之不易大好日子。