韶关市地情网 | 首页

来源:

 

 
说到岭南文化,不能不提韶关;说到韶关文化,本人的观点,则不能不说“石峡文化”的发祥地曲江。狮子岩、南华禅寺和张九龄-----曲江的两处古迹和一个人,镌刻着中国历史和文化的痕迹。
先说说狮子岩,也就是鼎鼎大名的“马坝人”遗址。我记得初中学历史的时候,第一堂课就有一个名词:马坝人。历史书上关于古人类,重点提到了“北京人”和“马坝人”,为了应付考试,我牢牢记住了这两个名词。“北京人”顾名思义是在北京,但“马坝人”在何处书上并没有说明,好奇的我对这个问题颇感兴趣,但因其时互联网并不普及,又懒于去翻资料,因此“马坝人”在我脑中就一直是非常遥远的关于人类始祖的名词。直到若干年后来到韶关工作,听闻韶关有个狮子岩就是历史书上著名的“马坝人”遗址,我心里暗暗称奇:原来心目中遥远的地方就在此地。狮子岩我去过两次,都在炎炎夏日,外面热得汗流浃背,洞内却清凉舒爽,当时我还开玩笑地对同行的朋友说,我们的祖先挺会享受的,选了这么个好地方居住,空调都用不着吹。
具有1500多年历史的南华禅寺在中国的宗教界、文化界也是鼎鼎有名的。去过好几次南华寺,每次去,寺内繁茂的林木、清澈的泉水、幽深静谧的自然环境都让我叹为观止。在南华禅寺,经过六祖惠能为代表的禅宗大师们的潜心修为,禅宗文化得到不断地发扬光大。“菩萨本无树,明镜亦非台。本来无一物,何处惹尘埃。”这一谒语所蕴含的禅意和哲理直到今天也能给人以启迪;《六祖大师法宝坛经》更被奉为“禅宗宗经”,在佛教文化中有着极其重要的地位。
张九龄,唐开元年间著名政治家、文学家、诗人、名相。政治上,他忠耿尽职,秉公守则,直言敢谏,选贤任能,为开元之治做出了积极贡献,为维护开元盛世起到了重要的作用,被后世尊为“贤相”;文学上,张九龄的诗歌清丽高雅、借物咏志、情致高远,被誉为“岭南第一人”。“海上生明月,天涯共此时”,脍炙人口的《望月怀远》更是成为了千古绝唱。
   狮子岩和南华寺这两处古迹相距十分近,开车也就是几分钟。我经常想,这方圆不过一百多平方公里的土地竟是上天的尤物,远古的人类始祖和思想界的哲人竟不约而同地选择了这个地方,或繁衍生息、让生命代代相传;或开宗布道、让思想福泽众生。“马坝人”尚处于求生存的阶段,应对恶劣的自然环境和寻找食物是他们生活的终极目标;南华寺的慧能大师则用他智慧的头脑思考禅宗思想和人生的哲学命题。短短十几公里,跨越十几万年,从“智人”到智“人”,从物质追求的“形而下”到探寻精神世界的“形而上”,如此巨大的跨越在曲江区马坝镇集中展现。这样一个地方,你该用什么词语来表达你的感叹?
我没有去过张九龄的故居,不过想来既然位于韶关区域内,无论在哪,离南华寺都应该不远。张九龄是真正“居庙堂之高”的人物,张九龄的“庙堂”非南华寺的“庙堂”,而这一人与一寺却生(建)于同一个地方,这是否又是一种文化的呼应?
文化是一个地方的“内涵”和“灵魂“,韶关从来不缺少文化,关键在于怎样去发现、挖掘、应用和发扬光大,我想,这应该是一个值得每一个韶关人思考的问题吧?