有位生意人刁乙星,婚后十多年,生下八子。由于人口增长迅速,以致住房十分紧缺。建房已是刻不容缓之事。幸好他连年生意兴隆,颇有积蓄,选定刁坊圩西面的周兴村,买下水田十五、六亩,作为建房基地,以三子为首,带领兄弟建屋。在购地过程中,赖某有水田三升种(约0.45亩)却不肯出卖。因那田正好坐落在他屋内的“花头脑”,刁家到处求亲托友,前往赖某家说情,愿出十倍于时价的钱给他,但赖家还是不肯卖。刁家兄弟互相劝说:“没关系,不要强求,他有田在我屋内,定要耕种的,他们进屋来干活时,我们不但不要说怪话,还要以宾客之礼迎之,定要以茶水招待,更重要的以后还要千方百计保护好他的禾苗,保证他有个好收成。”刁家兄弟还买来许多竹子,用篱笆把他的禾田裹好,免受牲畜践踏。

 有一年,中秋前几天,刁家来了许多亲朋,正当他们兴高采烈地在厅里吃点心时,赖家人却在施刚从刁坊圩店家买来的大粪,弄得满屋臭气冲天,令人作呕,众宾客皆掩鼻离席。当时有一客人,气冲冲地要出去对泼大粪的人大骂一顿,但被刁家兄弟劝阻了。

 到了秋收季节,赖家一行四、五人到刁屋内收割。忽然大雨倾盆,大雨过后,小雨还是不停,可他们没带雨具,只好站在屋檐下无法劳动。刁家妯娌忙给他们端来茶水,并拿出蓑衣竹笠给他们穿戴,使他们能继续干活,依时完成收割任务。

 转眼间,几年过去了,刁家兄弟妯娌对赖家进屋干活之人,始终待之以礼,赖伯听家人经常诉说刁家宽怀大量一事,深受感动。一天,他家人又去刁家屋内割禾。家人走后不久,他便亲自去看个究竟。无巧不成书,那天恰逢刁家炙酒,酒沸之后,刁家妯娌亲自端着一大碗老酒和一包花生,满面笑容送到他老人家手中,并祝老人健康长寿。人非木石,谁孰无情?这时赖伯双手端酒,面对禾田,低头落泪,久久不能出声。最后,他直腰端坐,把那碗酒分五口喝下,便回家去了。没过几天,他便托屋人转告刁家兄弟,愿将该田平价卖给刁家,并请刁家原谅。刁家兄弟闻言,非常高兴,并以高价把田买入,还宴请了赖家人。自此之后,刁、赖两家如同异姓兄弟,过从甚密,众皆称道。

注:①花头脑:指客家围龙屋第一围前面与祖堂后