春节,客家人称为过年。进入农历十二月便作准备,炙老酒,踏()米粉,做新衣裳。十二月二十五日叫“入年价()”,老幼相呼:“入年价,讲好话”,村村屋屋开始敲锣打鼓,家家炸煎堆、蒸甜粄,清洁大扫除,除夕前一二天,屋门吊灯笼,贴对联和门神、利市。除夕,男女老少均用松毛、杉蘖、柚树叶等煮水沐浴;傍晚,家家用三牲(鸡、鱼、肉)敬祖宗、灶神和龙神。敬祀毕,合家吃团圆饭。年初一子时一到,人们便起来烧早香、敬祖宗、放鞭炮。早餐后开始拜年,见面后长辈要给儿童分“红包”(添岁钱)。从除夕起一连3昼夜,家家户户点“年光”。神龛前亦点长明灯。年初三叫“穷鬼日”,不出门寻亲访友,家家户户扫除秽物,说是“送穷鬼”。年初四至初八,大多数媳妇都要去“转外家”(娘家),新婚女婿上门拜见岳父母。春节期间,舞龙舞狮的敲锣打鼓,走村串屋,热闹非凡。到了年初五,就是“出年价”,春节也就过去了。

  赏灯,兴宁过元宵节叫“赏灯”,从正月初九起至十五日止,有的至正月十九日;结束那天叫“暖灯”,有的地方“暖灯”比“赏灯”更热闹。节前先到县城或圩镇去“请()花灯”。花灯请回来后,悬吊在祖屋上厅,喻为“添新丁”(男孩)。赏灯节比过年更热闹,家家都有亲戚朋友来,尤其是有新丁的。族众齐集祖堂,敬祖宗,办筵席,饮酒猜码();厅堂内灯烛交辉,门前禾坪上舞狮舞龙,大放鞭炮、火箭、焰火,孔明灯连升夜空,热闹非凡,兴尽方散。解放后已一切从简。本县民俗赏灯节,意在于庆祝添丁,向祖宗报吉;近年受新思想的影响,有些地方新生男女孩一起“赏灯”,风气又有所不同。

  清明,清明节那天,兴宁人有吃“清明粄”的习俗,用苎麻、鸡屎藤、黄皮树、田艾等的叶捣烂和米粉做成。清明节也有扫墓的(兴宁旧俗多在八月扫墓,俗称铲坟)。扫墓时,除草添土,挂纸焚钱,用三牲敬先人。近年,祭扫革命烈士墓,多在清明节进行。

  端阳节,农历五月五日是端阳节,俗称过节。人家多用葛藤、菖蒲、祈艾挂在门户上,以示避邪。过去有饮雄黄酒的,或者把雄黄放进水缸里,现已很少。人们吃糯米棕、酿豆腐或酿苦瓜。有的人家把布惊叶、土防风、虱麻头等药草采回、晒干,做“午时茶”,以备平日小病时服用。

  立秋节,俗称秋日。这时夏收夏种大忙季节已过,人们辛苦了1个多月,正是休整的时候。一般人家都踏()粉做粄,有的杀鸡鸭或买猪肉、牛肉过秋日。俗语云“秋日唔()踏粄,心舅(媳妇)眼耿耿”。这天,一般农家都不去干活。

  中秋节,俗称八月半。亲朋互赠月饼,家中买鱼肉、杀鸡鸭,或炒粉面,全家欢聚。入夜,备花生、柚子、月饼,在庭中赏月。孩子们到野地里用土砖、石头、瓦片等砌成空心窑,放进碎柴草,点火燃烧,火烟冲天,拍掌欢呼。大人、小孩,男女伙集请“扫把神”、“筷子神”、“笠麻神”等,此类迷信活动解放后已少有。

  重阳节,农历九月九日是重阳节,兴宁人有登高习俗。附城的多登神光山。一些善男信女到石古大王坛前敬神烧香点烛,燃放鞭炮,年青人在山顶放风筝。爬山竞赛,是重阳节的传统活动。有些学校,也趁时举行短足旅行。

冬至节,到来,天气转寒,又是农闲季节。“重阳狗肉冬至鸡”,人们多在此时杀鸡滋补身体。解放前,冬至又是祭祀祠堂的日子,县城一时热闹异常。有歌日:“月尾冬至节,祠堂多景色。一姓人都齐,猪羊来祭设。虽无祠堂份,去看也做得。他日发了财,主祭我做得。”建国后,已无此习俗。