陈达增同志是信宜县水口陈讹村人。1938年初随爱国将领张炎将军回到南路从事抗日救亡工作。在中共南路党组织领导人陈信材、黄景文的启发和教育下,陈达增同志在国民党掀起反共高潮的逆境中,经黄景文介绍毅然参加中国共产党。此后,他先后以国民党七区保安司令部参谋主任、国民党信宜县自卫总队副总队长的身份从事共产党的特工工作,直到1949年10月22日信宜县城解放,人们才知道他是共产党员的卧底英雄,出任中国人民解放军粤桂边纵队第五支队第十五团副团长。

  陈达增同志在近10年的特工生涯中,发挥他的智慧,把生命挂在炸弹的引线上,游刃在魔鬼狂舞中心,扮黑脸,说鬼话,忍辱负重,赤胆忠心,于无声处为党作出了重大贡献。

精巧安排  掩护党的领导人

  1941年初,中共南路特委领导机关在高州城。陈达增同志为掩护特委领导人开展革命活动,根据特委的指示,打入国民党内部去做特工工作。他以信宜老乡的关系找到时任国民党七区专员的林时清,顺利地当上了七区保安司令部参谋主任。随后,陈达增就以参谋主任的身份担当起南路特委领导人的情报员。

  同年冬,陈达增经过多方面的观察和分析,最后才确定在高州城后街,为南路特委领导温焯华夫妇和特委财经委员潘文波夫妇找到一处安全的住地。但是,他还是不放心,因为他们住在敌人司令部旁边,真是老虎嘴下,太危险了。但是最危险的地方往往最安全,为上双保险,陈达增请示党组织同意后,极力拉拢保安副司令郑维缉参股做生意,以郑维缉、陈达增的名义在温焯华住地附近开设一间“鸿泰祥”店铺,注册老板为郑维缉。这样,郑副司令有钞票进腰包,当然高兴;党的领导人利用郑的威势作护卫,当然安全。

  但是时间长了,引起了隔壁反动法官容汝曹的怀疑。有一天晚上,有几个生面人纠缠温焯华,情况十分危险。陈达增猜透是容汝曹耍的花招,他就以上门拉家常的形式到容汝曹家里,从平常的生活谈到眼前的工作,大吹容法官的德政如何好等等。容在得意忘形中称赞起陈:“老兄有能力,军务做得好,生意也火红。”陈达增顺理成章切入主题:“说起生意,不是我的本事,生意兴旺一点全靠郑副司令的老朋友温老板帮搞促销;很多货入货出都是他一手搞掂;郑副司令常叫我尽可能让利,看在他面上,多点关照他的老朋友。”昕到这里,容汝曹遗憾地惊叫:“哎呀,你怎么不早说,差点儿水冲龙王庙,自家人撞自家人”。“什么事?”陈达增故作惊讶问。“你不知道,刚才我叫了几个手下到他那里摸摸他的底细,既是郑副司令的老朋友,这不是水冲龙王庙吗,真是冒犯天威,请多多原谅,多多原谅!”容边说边示意家人通知撤回他的喽啰。陈达增如释重负,爽朗地说:“不知者不罪嘛。”就这样机智地保护了特委领导人的安全。

  不久,温焯华等人转入农村开展革命活动。

搞好情报  狠狠打击反动派

  1943年春,国民党的广东省政府为了推进其反共逆流,决定在曲江举办情报工作训练班。陈达增认为这批人都是国民党筛选的反共谍报人员,对共产党的地下活动危害极大。因此,他请示潘文波同意后,就通过林时清的关系,由七区保安司令钦定自己参加情报工作训练班。为了弄清全省各地参训人员名单,陈达增特意搞了一本纪念册,纪念册里有姓名、职务、通讯地址等,让参训人员都在纪念册上“签名留念”。回到高州后,陈即把纪念册交给党组织,这一纪念册在全省开展锄奸反特的斗争中起了不可估量的作用。

  1943年起,国民党高州专署每月都要开一次党工汇报会,汇报内容是反共的绝密情报。按业务范围参会人员只有专员、保安司令、县长、县党部书记长、三青团书记等人,没有排上保安司令部参谋主任的号。陈达增为了获得“绝密情报”参会权,带了厚礼登门拜访林时清,通过拉乡亲、谈家常、谈工作,结果使林时清不但要陈达增参加会议,而且钦定由他作会议纪录。在一次会议上,三青团书记长林颂福提出:《高州民国日报》有问题,编辑杨飞可能是共产党,云潭有共产党游击队活动,具体汇报了郑奎在茂南活动的情况。会议作出派军队到云潭地区扫荡,捕捉梁昌东父亲等决定。陈达增立即送出这一情报,党组织及时采取了应变措施,避免了损失。

  1944年冬,党组织要求陈达增想方设法从敌人手里取到一批机枪,以便开展武装斗争。陈达增通过多方面的暗查,终于了解到敌人在11月14日将运到高州检修的机枪运回化州。他即把这批机枪的数量、起运时间、途经地点、多少武装护送等具体情况报告给党组织。结果谱写了茂名沙田伏击战抢夺机枪获得胜利的凯唱。

  1949年夏秋之际,我第五支队十五团在信宜云开地区及信罗边界打了几次胜仗,使敌人怕得要死,恨得要命,频频召开会议研究对策。在一次军事会议上,时任信宜县自卫总队副总队长的陈达增,把县长、自卫总队长陆祖光确定分兵八路向云开地区进攻的时间、线路、各路兵力等情况报告给党组织。粤桂边纵队五支司令员兼政委王国强,十五团团长兼政委全国明接到情报后,即运用敌进我退,打击敌人弱军的战略,先后在渤垌、锦衣、茶垌等地狠狠打击了敌人,使敌人最终龟缩回县城,惶惶不可终日。

精心策反  一举解放信宜城

  1949年春,陈达增按照党组织的指示,抓紧时间,利用一切可利用的机会,对敌人做策反工作。大多数的官兵都表态:到时有什么风吹草动就跟着他走。

  1949年10月21日晚,中共高州地委指令地委委员车振伦率陈赓桃起义部队900多人到茂信边境柴口宿营,准备攻打信宜县城镇隆。县长陆祖光惊惶失措,急找陈达增商量对策。陈达增乘机说:“我与陈赓桃是老相识,并且是他的老师,我可以劝他不来信宜。”陆祖光听后,甚为高兴,于10月22日清晨,亲自备轿,叫陈达增去与陈赓桃会面。借此机会,陈达增去到柴口向车振伦汇报了策反工作的情况,并商定起义部队攻打信宜城和自卫总队起义事宜。陈达增回到营地后即向营地官兵说:“共产党的部队装备好、斗志旺、人数多,我看大势去矣。”说话间,陈赓桃起义部队的炮弹按原定计划在城郊打响了,自卫总队的官兵目瞪口呆,六神无主,一致叫陈达增作主。陈达增顺水推舟,大声说:“形势十分危急,只有立刻举行起义才是万全之策。”“拥护陈副总队长的决定,就地起义。”众官兵高声地回应着。有几个士兵脱下了自己的白衫当白旗在文明门楼上挥舞。陆祖光眼看大势已去,率警卫连向西逃命。就这样,驻在信宜县城的信宜自卫总队两个营四个连队就地放下武器,列队欢迎中国人民解放军粤桂边纵队第五支队第十五团和陈赓桃起义部队进城。从此,信宜的历史揭开了新的篇章。

  1949年11月初,陈达增被任命为中国人民解放军粤桂边纵队第五支队第十五团副团长,和全团官兵昂首阔步踏上新征途,为保卫新生的红色政权再作工贡献。