1949年4月初,共产党的部队在信宜水摆重创敌军之后,敌人老羞成怒,国民党广东省保警一个团纠集罗定自卫大队共1000余人,于4月下旬再度“扫荡”罗镜游击区。“扫荡”后,敌人派出一个营的兵力常驻在罗镜圩内。敌人因为吃了上次分散兵力的亏,改为白天集中兵力作重点“扫荡”,晚上龟缩罗镜圩内。人民群众对敌人的烧、杀、抢、掠等罪行恨之入骨,纷纷要求部队拔掉这口“毒钉”。我部队五支十二团、三罗支队十四团和罗定西南区队的领导人根据群众的意见,集中磋商“拔钉”的方法。通过分析,最后确定了作战方案:罗定西南区队熟悉地形,负责“引蛇出洞”;十四团作主攻力量;十二团在侧翼设伏,形成一个中间开花,四壁合围的战局。

  一天夜里,战斗打响了,罗定西南区队很快消灭了敌人的流动哨及门前的岗哨。但敌人只是蜷缩在大本营里放枪。刘绍兰副团长命令“博古”连派出爆破手炸掉敌人住地的闸门。闸门被炸掉了,敌人还是伏在原地顽抗。怎么办?我军组织夜呼队,开展宣传攻势:“你们被包围了,出来投降吧!”“缴枪不杀,优待俘虏”!“你们再顽固,我们就开炮啦!”呼喊声冲破夜空,响彻原野,令敌人不寒而栗。但10分钟过去了,还不见敌人有什么动静。十四团抬来几门装满火药的台炮,对准敌人的指挥部连放三炮。霎时,敌人的大本营火光冲天。随着“轰隆隆”的巨响,敌军哭爹喊娘的惨叫声也随之而起。一片混乱之后,敌人的大部队从后山蜂拥而出,恰好走在十二团埋伏的火力圈内,刘绍兰一声令下,机枪、步枪等各式武器一齐怒吼起来。这时,敌人只恨爹娘少生了几条腿,滚的滚,爬的爬,慌慌张张地向东南方向窜逃。在南街,敌人妄想负隅顽抗,我军三股力量汇集一处,愤怒的枪弹呼吼着。敌人犹如水冲沙堤,一败涂地。我军乘胜追击,一直把敌人追赶到10里外的沙湾才收兵。

  战后,罗镜圩人民欢欣鼓舞,大放鞭炮,杀猪送粮慰劳自己的子弟兵,庆祝罗镜第二次获得解放。