化西区,属丘陵地带,原是化县第四区的一部分,包括新安、榕树、钱石三个乡。当时总面积约在200多平方公里,自然村380多条,5万多人口。

1943年雷州半岛、广州湾、廉江县城相继沦陷后,化西地区处在抗日前线和后方的双重地带。当时国民党155师师部驻在石湾乡的波罗埇村,其中郑时曦团1000多人驻在山西、山埇、曲径等一带村庄;另一个团驻在坡头、平坦一带。郑部到来后,曾在廉江地区同日伪军打了几仗,双方均有一定伤亡。1944年下半年155师调走后,由一个保安团来山西接防。同年9月,日军为打通湘桂线,从廉(江)、遂(溪)、湛(广州湾)调来一个旅团,其中一部分途经良垌、笪桥直抵化城后入广西;另一部分则经新安、榕树、中垌、平定进入桂境。当这批日军行至新安乡河介塘村时,驻扎在山西村的保安团,在太平塘岭头虚张声势地扫射一轮轻机后,便逃得无影无踪了。这次日军行动,本意不是占领化县,但他们在山西、富贵塘、塘背岭、水浸启等一带村庄住了三个晚上。群众的粮食和猪、鸡、鹅、鸭则被一扫而光。此外,日军还纵容敌占区的汉奸、伪军家属随军上来抢夺群众的财产和衣物,当地群众的损失相当严重。

日军途经新安、榕树把保安团吓跑后,日伪军从1945年夏季开始,连续多次到化廉边境进行骚扰和掠夺。新安地区军民在保家卫国的精神召唤下,组成几支抗日队伍,奋起与他们作殊死的斗争。一支是在老革命彭中英的组织指导下,由时任新安乡的进步乡长彭荫庭担任中队长,曲径村彭增才任副中队长的130多人的抗日自卫队,下设三个分队:第一分队长时任新安乡队副彭玉声(浑名大狗);第二分队长彭奇一(浑名鬼史);第三分队长彭梓才。

1945年农历四月初十,日伪100多人到化廉边境的下白藤、屋地尾、袁洞仔、中间山、嶂下、老虎枷等一带村庄抢劫,被新安乡彭荫庭自卫队击退;同月19日,日伪军又到上述村庄掠夺时被我方打跑;第三次是农历端午节,他们又来侵犯;第四、第五次分别是农历五月初十和十八。在这五次的反击战中,日伪军抢去了一批大猪、耕牛、鸡鸭、粮食和衣物,我方自卫队与日军进行战斗,起到了保护群众的积极作用,使其免受更大损失,同时也大大地打低了日伪军的嚣张气焰,以后不敢贸然来犯。此外,在战斗中,我方在屋地尾村生俘日军上士田中菊雄一人。后由新安乡公所押解化县,化县县府给新安抗日自卫队一些枪弹和酒肉以示奖励。还有两名因喝醉了酒而离队的日军,被我分界村彭德和、彭元和,文利埇村的彭立道分别用锄头打死在鯇鱼塘和桥头村边,至今他们的坟墓还依稀可辨。

在上述几次战斗中,我方也有伤亡。第一分队长彭玉声在战场上牺牲,袁洞仔村民袁元兴被敌人打死,自卫队员彭集声、彭剑才也受了伤。下白藤村村民彭瑞杰、彭益才两人被日伪军捉去廉江。1944年日军在轰炸我化新中学时投下一个炸弹在球场边,炸死学生彭国义、炊事员彭广福两人。

另两支民众抗日自卫队,是由进步青年陈立达、马文鉴组建的。陈立达于1943年秋在新安乡埤田、大鸭、垌启、姚胡、中村、白叶埇等村庄组织了一个有30人参加的自卫队,由陈立达、赖培坚领导,下设两个班。步枪班长赖培才、副班长陈水保,队员有赖培华、赖培贤等14人,枪械八支;土炮火药枪班长陈道志,队员有陈道盈、陈立钦、彭亚太、彭亚寿等十多人,有长台枪两门、鸟枪十支。马文鉴在此期间,在新安乡沙田、大朗园等村庄组织了一个有三、四十人的自卫队。1945年四、五月间,当日伪军侵犯廉江县属的上井村时,他们联合起来,越界把100多名敌人打退,保护了人民群众的生命财产。

以上几支抗日自卫队,未纳入政府或地方编制,政府也不发给枪弹和粮饷,而完全是群众自发组织起来的。他们有人出人,有钱出钱,有枪出枪。如分队长彭梓才,卖掉自己的耕牛和粮食,购买一挺手提冲锋枪;队员彭增才自己出钱买了一支鸟枪;队员彭强等人也把自家或祖偿所有的枪支都拿了出来。这些队员平时分散在家,随时候命,当训练或有敌情时,自带钱粮或由祖偿开支。他们这些爱国行动,激发周围村庄群众。当敌人进入上述村庄进行掠夺时,不但自卫队在前冲锋陷阵,而且附近村庄数以千计的群众也闻风而起,闻声而动,吹响螺角,敲响锣鼓,手持刀叉棍棒临阵助威。冲杀声此起彼伏,惊天动地,从而使日伪军陷入天罗地网的人民战争的汪洋大海之中。

在抗日战争中,化西区人民特别是新安、榕树两乡人民,在共产党的领导和影响下,和全国人民一道同仇敌忾,为战胜日本帝国主义,做出了自己应有的贡献。化县第一、二任特支书记叶信芳、黄明德同志到任后,在这里站稳脚跟或以此作为基地,大批党员和进步教师也是以此为阵地开展工作的。特派员陈醒亚同志,起义后,也经常来了解情况和进行具体指导。革命老前辈彭中英、彭迁玺,更为抗日救国而上下奔波,日夜操劳,奋斗不息。

1939年秋,张炎专员亲率全副武装,身穿军服,头带钢盔的800学生军从高州出发,途经新安时,对化新小学200多师生做了演讲,充分阐述抗日救国道理,并表示抗日的决心和信心,这使全体师生和广大群众都受到极大鼓舞,留下了深刻的印象。上述种种因素,促使化西区的抗日力量得到迅速发展,人民的的觉悟迅速提高。他们不但积极参与共产党领导下的抗日战争,并多方支援国民党在化西区的抗日部队,为部队当响导、提供营房、运送军粮、挖掘战壕、探听敌情、慰劳将士等等。在多种力量的配合下,我军在廉江地域及化廉边境,多次击败日伪军的进犯,有效地保护了人民群众的生命财产,使化西寸土未失,屹立前沿;最后和全国人民一道,取得抗日战争的最后胜利。