圩日,是过去人们进行商贸活动指定的日期。每逢圩日,圩市周边乡村不分男女老少皆纷纷涌向圩场,他们有肩挑、车载、手提着土产品,诸如木柴、木炭、橹草、谷类、果类、麻豆类、牲畜类等上圩市出售。而后又买回油盐酱醋、布匹洋杂等日用品。大都属于小额交易,以生活生产所需为主。

二十世纪五十年代至七十年代,现陆河诸镇以河田圩为主要集市,因河田所处地理位置、交通、运输均占优势,故这里的圩日较水唇、河口、螺溪等圩市为之热闹。过去,这些圩市均按农历日期排出1、4、7; 2、5、8; 3、6、9圩期。如农历某月1、4、7日为河田圩,2、5、8为水唇圩,3、6、9日为河口圩等。定圩期有时以区域内几个圩场定圩期,如当时原水东地区有东坑、水唇、黄塘等圩场,于是排出三日一圩期的集市。

解放前(1949年以前),赴圩的多为男子和上了年纪的妇女。年青妇女(特别是未婚闺女)不上圩做买卖,她们要置衣物等项,总由父母长辈代办,也有些小孩尾追大人而上圩凑热闹。过去把常赴圩的人称为“圩愕”,当时有句“乡里精不如圩里愕”的民间说法,意思是常赴圩的人见识多,头脑灵活,懂得生意经。他们多数是卖猪肉、卖洋杂、贩海鲜、青果诸类的小贩,还有中介人(每逢圩日总出入于生猪、耕牛或土特产市场做中介营生)。此处也有游手好闲之辈(俗称“腊石街”),这些人往往靠耍手腕挖点钱混顿饭过日子。

河田圩为西北区(陆丰县时称陆河八镇为西北区)最热闹的圩。河田圩处螺河边,有木船运输,陆地可车运通陆丰、揭西,邻县紫金、五华也有客商赴此贸易。旧时,食盐、柴炭、棉纱布疋都靠船运至盐街上岸或转运(今河田中心小学偏下游处),其时的盐街可谓是盛极一时。来自沿海的食盐、海鲜、百货,来自山区的山货等等也在此销往各地,商业繁盛。

水唇圩(旧时称吉安圩),因地缘优势(东邻普宁县、北连揭西、揭阳等县),又有吉溪、东坑两河汇成一条较大的榕江支流,河运极其方便。抗日战争时期,吉溪、东坑两河上汇聚百余艘木船,不断把本地农副产品运出去,又把当地所需生产、生活用品源源不断地运进来,许多抗战物资也靠船只运送,无形中水唇圩也成了货物的集散地,商贸活动非常活跃,来自潮州、揭阳、普宁等地客商云集至此开展商务活动,那时的水唇圩的商业繁荣程度仅次于河田圩。当时,水唇圩同河田圩一样设有生猪、耕牛及土特产市场,经营京杂、日用百货、布疋棉纱、小五金、裁缝、行医、客栈、饮食等等行业也应运而生,可谓是店铺林立,货物齐全。每逢圩日,二条鹅卵石铺就得街道人头涌动水泄不通,一片兴盛景象。