五邑旅美华人撰写《麻雀人生》 讲述餐馆人的人生百态
发布日期:2019-03-14    点击数: 408  

友人把《麻雀人生》送来,书的封面设计清雅而富涵义,令人有先睹为快的强烈意欲;再看就不忍释手,原来真兄在为餐馆人立传传世。由资深报人老真先生执笔,加上主人公丰盛的人生,《麻雀人生》注定是本好书。

麻雀原为麻将,但麻雀除了是麻将的方言之外,又是一种全世界满天飞的小鸟,一生过着漂泊自由的生活,具有顽强、旺盛的生命力,用来比喻华侨的境遇也很贴切。而麻将,则既是娱乐又是博弈,人叫竹战或叫四方城,前者因初期的牌具多用竹木所做,后者则以阵形而名。总之是一种竞技,一种搏斗,由头至尾在考验参与者的智力和耐力,长此下去,会把人磨练得更精明,更善于应变。本书的主人公就是自小在这种苦战中成长、成熟、成材的,所以他的人生格外精彩。

餐馆是多数华侨就业和创业的首选,是走向成功的跳板,是我们切身的事业。目前全美至少有五万家中餐馆,供养着数十万侨胞,为华人经济创造了繁荣。可是相较于其它行业,我们显得太孤单无助,长期被漠视,甚至被讥称为厨房牛、企台狗。我们需要更多社会人士的关怀,需要更多同胞来为我们打气撑腰。现在终于有一本写餐馆人和餐馆事的好书了,我们能不欢欣鼓舞,能不振擘高呼:老真先生,你好嘢!

书中的主人公家乐是著名餐馆人佳叔的化身,他是一位精明强干,一生在欢乐中度过的老侨领。他仙逝不久,有不少事迹和佳话仍为乡亲们所津津乐道,是年轻人学习的好榜样,此刻来为他写传,恰其时也。

不过传记不易写,我认为,那该是个史学与文学的综合体,既须忠于史实,不能天马行空,又要讲究技巧,不可因为罗列事实而忽略了文字的典雅。而摆在我面前的这本《麻雀人生》,兼收并蓄,几乎涵盖了传记和小说应有的一切,不仅是本好书,更是本奇书。作者以细腻独到的笔触,透过感人细节、起伏人生、景色物貌,把几个主要人物栩栩如生的描绘出来,让我们读起来又感动又过瘾,不能不佩服老真先生超凡的笔力。

因为我也是广东台山人,从小在乡下长大,然后由“金山少”变成老华侨,所以捧起《麻雀人生》,就不由自主跟随老真的笔尖,走进时光隧道,返回到久违的故乡。眼下的一切,是多么的熟悉,多么的亲切,彷佛周围都是我的同乡、同学、同事,而我也乐在其中。同时我又是餐馆人,对《麻雀人生》最易着迷,读着读着,就坠进了老真设下的四方城,大战十二圈,却意外地赢得了两顿晚饭,倒也痛快。

但我其实是不打麻雀的,可是又喜欢吃,逢吃必到,而但凡有吃的场合,又必有麻雀助兴,于是我就完成了池边鹤,成了个闻衫领的局外人。不得不承认,身为餐馆人而不从餐馆俗,不仅不合群,简直不识时务,实在惭愧。

这倒不是客气话,因为由“闻衫领”引伸开来的,是个很严肃、很有意义的方言问题。《麻雀人生》中有太多方言,我不知道除了广东人(其实是台山人) 之外,其它地区的读者能不能看得懂。无疑,方言也是语言,也是文化的一部分,尤其台山话,是一种很有研究价值的古语言。

中国有五大方言,台山话还没有计算在内,因而常常各说各话。比如上海,虽然国家大力推广普通话,但上海人还是喜欢讲上海话,上海戏沪剧也还是用上海话来表演。广东、香港更不必说,有些报纸杂志甚至用广东方言发表文章。老真兄在《麻雀人生》中用了大量台山话,是个大胆的尝试,也是这部著作的特色之一。

还有特别令人惊喜的,是老真先生的文风别具一格,无人可以效法。他驾驭文字的功力,不仅做到随心所欲,甚至到了神乎其神的境界。我最欣赏他的短句,不少只有三、四个字,简洁而有力,读起来不但流畅顺口,还能令人过目不忘,是难得一见的佳作。小弟在激赏之余,谨以此文向老友记致贺并致敬。

《麻雀人生》作者简介:

老真,本命甄硕钦,1937年出生,祖籍广东开平。1989年初移民美国。第二年4月,在亚利桑那凤凰城创办当地第一份华文报纸《美国亚省时报》,任总编辑、社长。至今拥有华文报纸、英文报纸、互联网、旅行社等,在传播信息、弘扬中华文化中发挥作用。