珠玑移民
发布日期:2018-10-31    点击数: 420  

唐宋以前的江门五邑地区多为岛礁林立、海湾环绕、滩涂遍地、沼泽盛行的荒芜之地,据康熙版《新会县志》记载:“厥地汉为海,宋元为潮田”,随着泥沙冲积,逐渐形成可供耕种养民的膏腴之地。

关于早期移民记忆,多流传于民间社会,进而演变为明清时期广府地区族群祖先记忆重构的主体部分。民国新会潮连文人曾道:“我邑民族之始迁,多半本于咸淳九年由南雄珠矶巷来者。今街巷谈话,咸淳二字,成为名词,为最古远之意义”。史料记载,南宋咸淳年间(1265-1274),受蒙元侵袭,迫于战乱、匪患等原因,大批中原移民越过梅岭,南迁至南雄珠玑巷一带定居,但随着南迁移民渐多,很多中原移民为求生计,不得不再次向珠江三角洲地区迁移,继而开荒耕种、立族定居、繁衍后嗣,逐渐成为明清时期珠江三角洲地区根植中原文化的世家大族。以此为据,经民间社会的加工、演绎与重构,最终南迁故事形成一系列情节曲折、细节各异的地方版本,这些不同版本的南迁故事与宗族肇基记忆糅合,在文化、宗族和族群等社会身份的相互认同中,形成逻辑周密、情节曲折、语言生动的“贵祖南迁传奇”。

“贵祖南迁传奇”讲述的是罗贵携39姓97户从南雄珠玑巷南迁至珠江三角洲的故事。南迁之始与传奇故事“苏妃或胡妃之祸”有关。相传,南宋初期,宋帝妃子苏氏(或胡氏),在祭天时打翻祭器,触怒龙颜,被打入冷宫,因其父为朝廷高官,经疏通后,宋帝允许其微服到民间游玩。苏(胡)妃因失宠,心怀怨怼,在微服期间摆脱卫士,逃入运粮进京的南雄府保昌县牛田坊富民黄贮万粮车中,被发现后,谎称战乱逃亡之人,希望跟随其生活。黄贮万见其美艳,就偷带苏(胡)妃返回家乡,纳其为妾。朝廷觉察苏(胡)妃逃亡后,为逃避罪责,谎报其溺亡。后黄家仆从因受家主欺压,愤尔将黄家匿藏苏(胡)妃之事,报告官府,引起原追查其溺亡缘由的朝廷勋贵的恐慌。为免背负欺君之罪,密令驻防军队以剿匪为名,踏平牛田坊,消灭一切知情人士。

世居牛田坊的罗贵,有姑丈梁乔辉在京为官,提前获知消息,遣人密报。为避祸,罗贵以逃难辟荒为由,从始兴县与南雄府获取迁移文引后,率领珠玑巷39姓97户集体南迁。排除重重险阻后,成功抵达冈州大良都古蓢甲蓢底村,经冈州知州李丛芳批准后,申报户口,开立图甲,定居入籍。而后各姓子孙繁衍壮大后,陆续从蓢底村迁至珠江三角洲诸地,各族为感谢罗贵恩情,合议尊称其为“贵祖”。这就是“贵祖南迁传奇”故事。

这则民间传奇故事,被很多岭南世家大族载入族谱,因其传奇性,被广大民众所接受,现珠玑巷还保有胡妃塔、胡妃井等古迹。在蓬江区棠下镇良溪古村罗氏大宗祠正门处悬挂楹联“发迹珠矶首领冯、黄、陈、麦、陆诸姓九十七人历险济艰尝独任,开基蓈底分居广、肇、惠、韶、潮各郡万千百世支流别派尽同源”,简明扼要地概述了罗贵率领珠玑巷39姓97家移民南迁,定居入籍,再分居岭南各地的丰功伟绩。

良溪古村罗氏宗族尊奉罗贵为开村始祖,不仅将其南迁事迹写入族谱,还将《赴始兴县告迁徙词》、《赴南雄府告案给引词》、《珠玑三十八姓迁徙铭》、《南雄府给发文引》、《赴冈州立籍缴引词》、《冈州知州李从芳批》、《单开供状》、《南迁入广州初到住所》等一整套证明迁徙、定居、入籍合法性的官方文书刊入族谱之中,在村中兴建供奉罗贵的罗氏大宗祠、罗贵墓和罗贵像等。清明时节珠三角各地罗氏宗亲还会到罗氏大宗祠举行联合祭祀活动,祭拜罗贵。