当前位置:首页 > 方志动态
江门市实施中国名镇志、名村志文化工程重大发现—— 清末爱国将领张其光家墓重见天日
发布日期:2019-09-12    点击数: 231  

近年来中国名镇志、名村志文化工程在全国开展,对抢救和保存传统文化、乡土文化、民俗文化,充分发挥地方志存史、资治、教化功能,具有重要的历史和现实意义。

自广东省人民政府地方志办公室下发《关于印发广东省贯彻中国名镇志、名村志文化工程方案实施意见的通知》后,江门市人民政府地方志办公室充分利用自然村落历史人文普查文稿,深入基层,多方比较研究,制定实施方案,积极推动名镇名村志编修工作。

2019年4月,经过长期多次深入调查研究和周密部署,在市方志办大力推动下,新会区双水镇正式启动江门市首个“中国名镇志、名村志文化工程”,成立《双水镇志》编纂办公室,在市、区两级方志办的督导下,切实开展镇志资料搜集和编写工作。编纂办人员充分发动群众,对全镇范围内历史人文资源实行地毡式搜索。在整理清末爱国将领张其光将军的资料过程中,编纂办从村民口述资料和自然村落历史人文普查文稿里,了解到新会坊间盛传张其光将军葬于横村,并有张其光将军家墓位于水库附近。

双水镇政府有关领导十分重视这一情况,立即组织查证核实,在原新会区方志办副主任、新会区博物馆理事会理事、《双水镇志》主编赵茂松的指导下,副主编梁怡、资料组组长张与冲及编辑梁国炽、关福凑、梁锦泉对线索进行多次摸排。

江门市方志办十分重视这一重大线索,副主任邝晓宁迅速组织考察组,先后两次带队,会同双水镇志编纂办公室人员,深入到各村、大山、水库一起探寻张其光将军墓原址及其家墓。

考察组首先在横村找到传闻中张其光将军墓原址。在遭遇了当年彻底的破坏后,张将军墓原址今已是乱草丛生,遗下一个二三十平方米的浅坑。周边是村民的果树、蔬菜田。出自对张将军的崇敬,当地村民至今没有在将军墓原址上种树、种菜。据《新会乡土志》,清光绪二十一年(1895年),张其光至宝山阅兵,因积劳成疾,牵动旧伤,是年十一月十九日于海防任上病逝,时年66岁。据口述资料,其子将张其光将军遗体送回家乡双水镇豪山横村安葬,后张其光将军与陆氏夫人合葬。当年原墓挖开后,有两副棺材,棺内头骨完整,陪葬品中官服见光化为黑色丝絮。在二十世纪九十年代已故的豪山村老支书张俊曾讲述,当时从墓取得一棵玉白莱,几个干部用铜面盆盛了一盆水,放进玉白莱,盆水变成绿色,捞起玉白菜,水依然是无色的。当时豪山高地村村民张合(又名张德协)在张其光将军孙子授意下,偷偷为将军及陆氏夫人执骨,共执得4块,并安葬于豪山村牛嘴山上。张合对此一直守口如瓶,至他去世前才将此秘密告诉其徒弟张俭仁。张俭仁后将当年的情况告诉张其光将军子孙。至上世纪八九十年代,张其光曾孙张子琦及其女儿张子怡从香港回来,将张其光将军墓重新修葺,初时墓碑是新刻的,后有一位农民交出原来的旧墓碑,现有的墓碑为原碑。

探寻张将军家墓颇费周折。水库岸线连绵数公里长,经前期勘查,锁定张其光家墓在水库岸边一公里范围内。考察组在崎岖的岸边山路反复摸寻。主编赵茂松仔细查看山势地形,按历代葬格局摸排,考察组披荆斩棘,清理层叠黄土堆和遮蔽草木,终于在山脚荒草荊棘丛中找到张将军家墓土堆。并在水库岸边找到散落湖边的墓的界碑和后土勒石,书刻“张将军第”“张界”字样。墓碑上刻有“民国二十七年七月五日重修,二十世祖妣张母谭太夫人墓祀男 祖杰、祖浚、祖荣”等字样,上联“凤凰于飞永昌百世”,下联缺失。经考证,谭太夫人是张其光将军的第七夫人,与张其光将军育有张祖荣等三个儿子。张祖荣在民国初年曾仼江门市警察厅厅长和粤军李济深部第六旅旅长。从墓碑上得知,当年他有参与其母亲这一墓穴的重修。除下联和后土外,墓地基本保存完好。

《双水镇志》编修启动以来,双水镇政府高度重视,编纂办人员扎实推进,短短数月,取得其他阶段性成果还有:发现省内鲜有报道的“夷皇诞”民俗活动;考证双水镇镇名来历;发现已失秩多年的双水名泉——长流井;考证上凌村为清中期立村;发现嘉寮新村古建筑群;发现陈毅亲笔签名并颁发奖状的战斗英雄双水人邓某;发现寅初学校的冯玉祥题词等等。在编修过程中,充分利用了省方志办开展的自然村落历史人文普查成果,体现了普查工作的巨大作用。

市方志办在肯定《双水镇志》编纂办工作的同时,强调编纂办继续积极作为,充分利用地方志的体裁独特优势,传承好优秀文化,抢救乡土历史,讲好侨乡故事,把《双水镇志》修成一部真正的名志。