来源:《广东史志》2015年第5期
 《广东省志·军事卷(1979–2000)》(以下简称《军事卷》),于2014年8月由方志出版社出版。捧读该志,深感其是一部优秀的新编省志军事志。在此不作全面评析,只谈几点深刻感受。
 一 卷首概述,写作得法
 《军事卷》开篇概述,与正文上限划一,下限略延,总括全面完整。内容划分3块,一是基本地(事)情与阶段;二是广东国防和驻粤部队建设成果与特点;三是27年所积累的基本经验。基本地情和事情,9行360字,把所处的军事环境勾勒得一清二楚,让读者了解到了地处南疆、陆海兼具、地形多样、海域辽阔、岸线绵长、岛屿众多、洲洋要道、兵备前沿的防区环境,文约事丰,简洁明了。从1979年起笔,落于2005年,昭示战略转变,反映两大课题(打得赢、不变质),坚持科学发展,三个阶段,三次转折,三步递进,环环相扣,脉络清晰。第一部分如看成是纵勾历史的话,那么第二部分就是横向铺陈。拜读便知,改革开放新时期,广东国防和部队建设所呈现的累累硕果,以及重兵驻扎、注重海防、守护港澳、强化“后备”、力援地方的五大特点。一般志书,写清区情、明晰阶段、彰显成就、点睛特点,到此止笔。如果这样,已不失为一篇好概述。而《军事卷》概述作者觉得言犹未尽,于是乎再挥一笔,来了个锦上添花,这就是我们得以看到的第三部分的五条经验。把握方向,改革创新,拒腐防变,重心下沉、军地聚力。这五条基本经验,是深层次的内容,是现象背后的本质,是因果之间的联系。要求专业志概述要总括事情、勾玄提要、沟通联系、彰明因果。该志概述作者深谙此理,精于“修志问道”,“以启未来”可期。
 二 据实列篇,特点鲜明
 该志首设概述、大事记;中为主体,开列7篇,依次是军事环境、军队组织、海边防、军队建设、驻军香港澳门、拥政爱民、国防后备力量建设;末为附录、编后记。以中篇形式归集立类,避免了杂乱琐碎之弊,凸显了浑厚庄重之效。形式服从内容,内容决定形式。志书为载体,事情为客体。好的志书,当是内容与形式、载体与客体近于完美统一的佳作。从前述篇目可以看出,《军事卷》紧扣广州战区及其军事工作实际,按照“突出重点、兼顾一般”的精神,着力体现大军事、大国防的修志意识,充分反映辖区复杂多样的军事环境,健全完善的军事组织,有别于他的海边防和港澳特区守护任务。海边防,从其管理体制、涉及范围、任务类型等特殊性考虑,单设一篇,排位第三,恰到好处。驻军香港澳门,属于“他无我有”之事,内容专一,特点亮眼,影响深远,位列军队建设之后、拥政爱民之前,既彰个性又不偏颇,是得体适当的。拥政爱民,本人曾写专文,提倡浓墨重写,但不少志书轻描淡写,有的甚至略而不写。看到《军事卷》对其单设篇目,升格记述,思想解放,两体(客体、载体)照应,一览无遗,饱含“导向”,笔者甚为欣赏。不少《军事志》将兵役、民兵、预备役、国防动员、人民防空各自单独设置,这是一种选择,无可厚非;而《军事卷》将这些归集在一起;两相比较,“合纵连横”,融合贯通,客观效果似乎更好一些。卷末附录,辖3部分,即重要文献辑录、重要军事纪念地、军事人物英名录。可见这一部分也是着眼实际和需要,经过精心筛选而成。
 三 重点突出,容量适度
 为方便研究,特列下表显示。
 本人看到的一些省志分志和市县志稿,篇与篇之间,多寡悬殊,多者相差10多万字,少者相差3万多字。不能苛求绝对平均,但也不能悬殊过大,过大则不科学、不协调、不规范、不文雅。从上表可以看出,第五篇字虽少些,但并入他类,效果骤减,自立门户,“表薄里厚”,可以理解;第四、第七篇,其内容是军队和国防建设的主体,自是志书重中之重,层、题适当,体量只能服从于此了;其余4篇,均在5至7万字之间,在符合保密原则、淡化“邻居”旧怨、写清事情原委的前提下,目前所呈字数是适量均衡的,可以满足存史、资政、教化之需要。
 四 话不离“行”,注重关联
 这里的“行”,是指“军事行当”;注重关联,是指时时处处想着国防行为与记述对象的密切关系。有关系就选,关系小略选,关系大详述,无关系弃选。笔者曾看过一部省志军事分志,写军事环境,包括地貌、植被、水系、气候、资源、灾害、人口、区划、基础设施、经济状况、科技力量等,把省志其他分志相关内容,略作精简加工,便搬到军事卷中。这些内容,经军事行家分析计算,都可知晓其军事价值。但以“可读可用、好读好用”标准衡量,这些内容还存在写作不到位的问题。而《军事卷》论军事环境、海边防部分,着眼军事行动中的吃住行、藏走打、攻防进退等,当选则选,当简则简,当详则详。方法上,有暗显,有明示,暗显为主,明示为辅,相辅相成,不拘一格。诸如“三面群山环绕”,“高地宽阔平坦”,“山势陡峻”,“脊线曲折”,“山谷纵横,居民地多”,“平原上河流沟渠及水塘密布,水网稻田阡陌纵横,陆地支离破碎”等等,均系暗显,寓示着天公设障、利于机降、难于攀爬、便于周旋和屯兵、离开道路机动困难等军事情报。有一部分是通过“写实加点睛”来钩玄提要,方便阅读和利用。诸如“是抗击登陆作战的主要依托”,“控制南北交通大动脉”,“以西地形平坦开阔,无险可守,是防御的薄弱部位”,“地形起伏较缓,……,便于履带车辆越野机动”等等,这些毫无斧凿之痕、纯属“水到渠成”的文字,就可供指战员直接参考和利用,益于战时争取时间和战机。
 注重关联,还表现在城市的选择和适度的追溯。广东2005年12月31日有21个地级以上市,但在军事环境中,只选择了关系更密、影响更大的7个市,即广州、深圳、珠海、汕头、韶关、惠州、湛江,其他市情,根据需要分散圈点。有些军事环境的重要性,已被实践所证明,因此在述说自然概况时酌附利用情况。如记述九连山脉,穿插了一句:“抗日战争时期,东江纵队曾依托其与日军进行长期斗争”;记述海岛,顺便点到:“这些岛屿在军事上有重要意义,历史上,外敌入侵,多以此为跳板进攻陆地”等等。阅读该类文字,深感作者知情、懂行,笔锋到位,效果甚佳。
 五 露、藏统筹,巧于用笔
 编修军事志,是在求实、弘扬、存史与区别、保密、谨慎中游走,是一项既对立又统一的工作,处于必办和巧办两难之中,暴露无遗和事事保密都不行。这对作者的统筹能力、用笔技巧都是个考验。“考试”结果,作者善于统筹,巧于用笔,经受住了考验,交了份满意的答卷。对越还击,政治性、政策性强,如何把握是个难题。作者坚持“宜粗不宜细”,重“分”不重“统”,战役准备和经过简略记述,写清轮廓和脉络即可;综合情况简明扼要,战斗英雄单位适度详备,把握住了暴露与隐蔽在尺度与分寸上的统一。以人系事,以单位系事,注重以点带面,以小见大,以“神似”代替“物化”,在各个部类,尽量多地记述先进单位和先进个人的典型事迹,藉此既反映了我军良好的军事素质和精神风貌,又不至于把总体实力暴露于人。政治教育、后备力量建设,这些保密程度低一点的内容,适度详加记述。敏感的时间,敏感的地点,敏感的数字,敏感的活动,以模糊定性记述为主,从严控制定量记述。
 
(作者单位:河北省地方志办)
(责任编辑:黄璐)