郁南县位于广东省西部、西江中游,素有广东“大西关”之称。历史上是南江文化的心脏和腹地。
郁南县在汉代为端溪辖地,晋太康元年(280年),从端溪县地析置都罗县。后几经变迁,县名先后称晋化、威城、安遂、罗阳、正义、泷水、西宁等。至民国3年(1914年)改称郁南县。
历史上,郁南县(西宁县)从明代开始编修县志,计明代1部、清代5部、民国时期1部;新中国成立后,分别于1995年12月、2011年11月各出版1部。
最近,有机会通读2011年11月由广东人民出版社出版的《郁南县志(1979-2000)》,耳目一新,感触良多,异常振奋。全志共29篇,约150万字,时经事纬,横分门类,纵记发展,展示了郁南县改革开放22年经济社会发展的丰硕成果和经验,是郁南文化强县的一大成果。
概括起来,《郁南县志(1979-2000)》(以下简称《郁南县志》)有五大特色值得肯定。
首先,指导思想明确,以马克思主义中国化理论指导修志全过程,把修志工作纳入构建社会主义核心价值体系工作中。广东从2002年开始第二轮新方志编修工作。郁南县按照省地方志办公室的要求,严格按照《中共中央关于深化文化体制改革推动社会主义文化大发展大繁荣若干重大问题的决定》、国务院《地方志工作条例》的规定开展县志编修工作,执行中国地方志指导小组印发的《关于第二轮修志的若干意见》和《地方志书质量规定》,以及省政府《地方志工作规定》等文件要求,坚持以马克思主义中国文化理论指导,坚持历史唯物主义和辩证唯物主义原则,以诠释党的改革开放路线、方针和政策的正确性、诠释郁南广大干部群众的创造力、诠释南江文化的旺盛生命力为使命,严肃编纂,反映历史真实,突出以改革开放为核心的主旋律,打造出一部客观、科学的县志。全志政治观点正确,格调昂扬,体例严密,资料丰富。郁南22年的发展变化跃然书中,成就、经验与教训全盘托出,原则性在志中突显,铁笔无私,无愧春秋。
第二轮修志吸收了第一轮修志的经验,分析第一、二轮修志的区别,突出改革开放的时代特征,对忽略的人物、华侨港澳台同胞、党政要务、村(居)委会工作、文化成果等,作了详细的记述。志中对改革开放的历程和主要举措的记述特别重视,有专门章节记述全县包括农林业、工业、经贸、商业、价格、财税、保险、政法、教育、卫生等方面的体制改革情况。同时,在建筑业、房地产业、交通电力邮电、矿业等内容,还有平反冤假错案、落实党的各项政策工作等,都有扎扎实实的记述。这些记述,脉络清晰,整体上,时代性、历史感和地方印记都非常强烈,细读之下,启迪匪浅。
如何正确理解新中国成立后,改革开放前29年和改革开放22年两个阶段的关系,正确记述好改革开放,这是第二轮修志要处理好的严肃问题。其实29年和22年两个历史阶段,虽然发展路径不同,但它们是辩证统一的承继关系,都是在社会主义革命和社会主义建设实践中的一个整体,1979年以前是基础,改革开放后是以崭新的方式接续发展。两个阶段不能割裂,更不能以后一阶段贬低甚至否定前一阶段。这就需要有清醒的头脑,拉紧指导思想这根弦,运用唯物史观纵观历史与社会,开展修志工作,正确记述历史,正确总结经验教训,让世人以志为鉴。这方面,《郁南县志》处理得较好。志中凡涉及到两个阶段的记述,特别在经济、政治、文化等篇章中都注意阶段的衔接和文字记述上的感情色彩,掌握分寸,体现了两个阶段互为依存、衔接的历史关系,较好体现了历史事实,从而也更加印证了中国必须走改革开放之路,只有改革开放才能建设中国特色社会主义。我认为,这是编修人员正确掌握编修指导思想的一个突出表现、成功表现。
此外,《郁南县志》在记述党政工作、教训挫折、人物等方面,都体现了高度的政治责任感和严谨的历史感,难能可贵。
其次,以科学发展观指导修志全过程,打造科学县志。《郁南县志》在篇目设计上,归类得当,在处理分类、详略、交叉重复、突出特点和重点等方面,都比较合适。有关党委和政府的记述,目前绝大部分市、县(市、区)志都是分开记述,往往造成党委的决策举措和政府的施政工作记述上出现不少交叉重复与矛盾。《郁南县志》则打破常规,采取增设一篇“党政要务”的办法,分两章“党政重要决策”和“重要活动”,统一记述党政工作,避免了交叉重复和出现矛盾的困扰,文字也得到精减。这种处理方法,是有创造性的,是科学的。还有,如无核黄皮是“中华名果”,是郁南县的“拳头”水果,扬名海内外。在设计篇目时,为了加以突出,有人提出黄皮要升格,比其它水果高一格,独立记述。但是,经过论证,最后他们还是尊重科学分类,不特别突出黄皮,与其它水果一样只是节下的一个目。这种处理方法其实并没有影响黄皮的地位。从中可见他们的严谨。
一部志书,记述成就、记述光明是应该的,无可厚非。但也必须以坦然的态度,纵观全局,对问题、对不足、对教训,实事求是,秉笔记述,不护短,不蜻蜓点水走过场。《郁南县志》正是这样做的。如在第四篇第四章“环境保护”中,对于环境污染等单位、污染事故、处理情况,记述都比较详细具体,毫不掩饰。在第二十八篇“人物”中,对入传人物的记述也比较客观公正,毫不含糊。如对曾迺桢(1900-1984年)的记述就比较典型。新中国成立之前,曾担任过国民党县党部要职、乐昌县长等职,做过不少违背人民意愿的事,但他于民国23年(1934年)从外地成功引种两株无核黄皮,新中国成立后,经嫁接、育苗、推广,在全县种植,成为郁南的特色水果,名扬海内外。同时,改革开放后,他及他的家人为乡梓做了许多有益的工作。在曾迺桢传中,这些都作了客观平实的记录,这是对历史负责、对记述对象负责的正确表述。
在修志过程中,有的兄弟县(市、区)志的下限一延再延,大大突破省政府规定的2000年。郁南县志办的同志也有压力。但他们认为,中国地方志指导小组《关于第二轮修志的若干意见》和省政府有明确规定,同时,志书下限内容与现实情况靠得太近,与传统修志“规矩”和史学“原则”都不符合,会打乱今后的整体修志安排,是不科学的行为。他们统一认识,积极向县主管领导反映,得到县委、县政府的支持。事后,他们认为,坚持科学态度,首先要坚持原则,抛开私心,敢冒“风险”。他们是幸运的,郁南县委、县政府的领导是明智的,有正确的“政绩观”,一切从科学出发,合理设定了志书的下限。
由于安排工作科学,郁南县志办不但完成了《郁南县志》,同时完成了《郁南年鉴》(创刊号);组织编修了八部部门分志,共计300多万字;出版了《南江古风》、《南江文化古镇——建城》等地情书,成果显著。
第三,突出郁南特点,彰显郁南个性,打造郁南“名片”。郁南是广东山区、沿江县份,位于西江中游南岸,南江从南到北贯穿县境,资源丰富,环境优美,民风淳朴。为了反映郁南的特点,编修人员在掌握800万字资料的基础上,又进行了大量的调研,反复征求意见,明确了郁南特点所在,着力写好各行业改革开放、农林业、水利、党政要务、民政、文化,以及姓氏、民生、习俗、方言等。作为山区县、沿河区,对有特色的环保工作、农科服务、初级电气化建设、邮电事业、卫生事业,以及界线勘定等,虽然记述的文字不多,但发展脉络清晰,成果巨大,可触可感,令人赞叹。如至2000年,全县邮电业务实现机械化、自动化,步行邮路、委办民船邮路完全取消,全县实现100%机动车邮路。在电信方面,1992年,县内18个镇、177个村委会和30个居民委员会已100%通话;1995年全县农村电话实现程控化,用户可随时直接拨通国内外电话;至2000年末,全县农村实现村村通电话,农村电话用户1.66万户,其中住宅电话13835户,全县移动电话用户2.1万户。在商业方面,2000年全县有商业批发、零售网点3011个,较大自然村都有商店,百户以上自然村村民购买日用品可以不出村。卫生事业方面,文字与17个表格有机结合,涉及到千家万户的变化跃然纸上。郁南县境东接云安县,南邻罗定市,西界广西苍梧县、岑溪市,北与肇庆封开、德庆两县隔江相望,涉及两省(区)、6县(市)、22个镇、115个村委会。由于历史遗留问题,因行政区域边界不明而造成的边界争议事件时有发生。所以界线勘定工作特别重要而艰巨,这也是郁南县的特别之处。《郁南县志》在第二十篇民政第一章社会事务中,设立一节专门记述“界线勘定”,仅用400个字左右,非常简练清晰。由于编修人员抓住了郁南的特点,记述效果很好,让读者神情激奋,感受到了郁南22年跨越式的发展。
第四,以社会主义先进文化引领,充分记述人文成果,丰富南江文化内涵,展示“文化郁南”。一个区域、一个地方的特点,从总体上说,实则是文化特点。历史上,郁南县是中原文化、岭南文化、粤西文化的汇合点之一,拥有丰富的历史文化底蕴。改革开放22年,郁南文化事业得到空前发展。在《郁南县志》中,包括文化事业建设,民间文艺活动,人们新确立的社会观、道德观、财富观、文化观等,都得到充分记述。如婚姻家庭观念、环境观念、经济管理文化、耕作文化、水文化、防灾减灾文化、旅游文化、法治文化、民俗文化、殡葬文化等。在第二十四篇文化中,记述了各项文化事业的发展,特别是精选了一批民间诗词、对联、山歌等作深度记述,这一内容完全有别于一些县(市、区)志仅以举例形式的简单记述,相当有创意,值得肯定。郁南县的文博事业是在改革开放中发展起来的,包括机构、县级文物单位、藏品、其他文物等,志书中都有详细记述。其他各项社会文化、文化市场、广播电视、档案方志、刊物着述等,都有充分反映。在第二十四篇第二章社会文化中,从文化设施、文艺创作、群众文化三方面展开,特别对社会基层的文化成果记述尤其详细,群众性音乐、戏剧、曲艺、舞蹈、美术、工艺等,创作异彩纷呈,各显风流,充分体现了郁南具有厚实的群众文化社会基础,改革开放推动了群众文化事业的发展,意义不凡。
第五,从细节入手,一丝不苟,分工合作,落实责任制,“严防死守”质量关。《郁南县志》出版发行已一年多,还没有发现质量上的问题,这对近150万字的巨著来说是不容易的。对县志质量,他们有应对“硬招”,说来也简单:把关从“细节”开始。细节决定成败。目前的志书,影响质量的因素很多,往往容易忽略规范与文字等,结果伤及质量。郁南县地方志办主要抓四件事:一是精选资料,二是严格规范,三是把好文字关,四是实行个人责任制。特别是文字关,总纂时,他们专门集中学习修辞、逻辑知识,甚至从句子语法学起,从标点符号运用学起,从表格制作学起。编修人员提高了素质,质量相对有了保障。同时,志稿进行多次审查修改,请省地方志办专家把关,最后又在全县公示,广征意见,反复精雕细磨,改错纠偏,最终形成高质量志书。他们的体会是,提高志书质量要从大处着眼,细处着手。
通读《郁南县志(1979-2000)》是一个学习过程,收获不少,启迪不少,从中悟出修志工作的“郁南经验”。有感而作,郑重推介,期望有更多的名志佳作出版,为中国方志名苑增添更加艳丽的花朵。
(附记:本人撰写过程中,郑灿新同志提供了宝贵的资料和意见,谨此致谢)
(作者单位:广东省志办)