粤北韶城(亦称曲江古城)有一条贯穿南北的主要街道,名为风度路,该路段曾建有一座“风度楼”。风度楼和路的得名均与纪念张九龄有关。然而,为什么不叫“九龄楼”和“九龄路”,而以“风度”命名,说起来颇有诗意,其经历饱经沧桑。
张九龄,字子寿,又名博物。唐高宗仪凤三年(678年)生于广东韶州曲江,是唐代杰出的政治家和著名的文学家,玄宗开元二十八年(740年)5月卒于曲江私宅,享年63岁。墓葬于韶城西北26里武临源(今韶关市武江区田心路管理区墩子头村,即笔者家乡后山一公里处)。张九龄墓南面50米处建有祠堂一座,名为“张文献公祠”。祠内有房五间,后排三间之中的房为张九龄神位,神位两旁的柱子上悬挂着这样一副挽联:“蜀道铃声,此际念公真晚矣;曲江风度,他年作相孰如之”。据查有关史料,原来记述了一段历史故事。
张九龄是一位有远见的政治家。他为相三年,一向守正不阿,直言敢谏。开元二十四年(736年)四月,向来被玄宗皇帝所宠的节度使安禄山征讨契丹等地时,自持蛮勇,轻易冒进,被打得大败。当时,张九龄以高度的政治敏锐性察觉到安禄山有拥兵自重,危害社稷的阴谋,得出安禄山必反的结论,便上奏玄宗皇帝,提出:“禄山失律丧师,于法不可不诛,且臣观其貌,有反相,不杀必有后患”的意见。但是,玄宗皇帝不但不采纳张九龄的忠言,反说张九龄“卿勿以王夷甫识石勒,枉害忠良”。由于玄宗皇帝没有采纳张九龄“早除隐患”的主张,天宝十四年(755年),玄宗皇帝亲身培植起来的北方边师安禄山,以诛杨国忠为名,在范阳举兵25万叛乱,攻陷京师,史称“安史之乱”。当时,玄宗皇帝避安入蜀,终于从现实中看到了自已的过失,叹息未能接纳张九龄的忠告,深深钦佩张九龄“禄山不杀,必有后隐”的真知灼见和英明预见。
事后,玄宗皇帝想起张九龄的“先觉”,下诏褒赠说:“谠言定其社稷,先觉合于栳策”,把张九龄的政治远见等于用栳草茎证断吉凶的占卜了。玄宗皇帝虽然贬低了张九龄的科学预见的意义,但还是“高”看了张九龄的“先觉”。从此,玄宗皇帝每逢有人荐相,必首先要问“风度能若九龄乎?”把张九龄的风度作为选拔宰相的重要政治标准。“九龄风度”,由此而闻名。至此,张九龄的政治远见和思想风度,总算得到高度的评价和赞扬。那时,距张九龄去世已经15年了,玄宗皇帝还派朝廷官吏到韶州,以钱物抚恤张九龄的家属,要求当地官吏建祠楼纪念张九龄,并在祭奠张九龄之灵时,赠送了上面讲到的那副挽联。可见,后人也同样惋惜玄宗皇帝没有采纳张九龄的忠言,对张九龄的风度也十分敬仰。
宋天禧年间(1018年至1020年),为了追记风度温雅宽博的张九龄及其思想,由当地郡守许申(广东潮阳人)发起,在韶州府治南建楼一座,以作纪念,以“风度”命楼名。后来,邑人又将该楼移至繁华、通达的府治前的上大街和中大街交接处。明嘉靖十九年(1540年),韶州知府符锡(江西新余人)。将该楼重新加高加大,使之更为雄伟。
清康熙二十二年(1683年),经历了140多年的风度楼,已经“荒废崩败,不可攀登”。韶州知府唐宗尧(辽宁辽阳人)勒令曲江教谕何嘉元(广东三水人)重修风度楼,次年完工,基本恢复原来的规模。康熙二十四年(1685年)夏,木瓦结构的风度楼被一场大火烧毁,韶州人士纷纷要求重建。重建工作由韶州知府唐宗尧负责,曲江知县秦熙祚(山西闻喜人)筹办,并决定“严前日之戒”,以石筑台,楼建于台上。建成后的风度楼为石砌平台下有四门,与东西南北街道相连通,以利行人往来。楼高且大,楼上四面开有窗门,游人可登楼远眺韶城风光。楼内雕梁画栋,色彩艳丽,金碧辉煌。乾隆十六年(1781年)、嘉庆十二年(1807年)、道光十一年(1831年)、同治二年(1863年)和同治九年(1870年),当地官吏对风度楼均进行过不同程度的修葺。
民国17年(1928年),韶州市政局成立后,计划拆除韶城城墙扩建马路。为保留古迹,曲江张氏合族代表张绍基等,向上陈述要求保存风度楼。后广东省政府勒令“妥为保存,以留纪念,毋得拆毁”,使风度楼得以保存下来。民国22年(1934年),驻扎粤北的独立第三师师长兼西北区绥靖委员李汉魂、独立第二师师长张瑞贵,发起重建风度楼。后由于抗战形势日紧和经费不足等原因,使“规模甚大”的新风度楼,只建了一层四面开有半圆形拱门的水泥平台后,整个工程就停了下来。抗战期间,只有一层的风度楼一度成为防空警报中心。
1965年春,国务院副总理、中共广东省委书记陶铸到达韶关,在视察市政建设时提起风度楼,他表示拨出专款重建。事后,有关部门计划在原楼基座上,加建五层塔式具有民族风格的楼阁,作为新的风度楼。可惜“文化大革命”开始,该项工程没有得到实施。“文化大革命”期间,这座原来只有一层的风度楼改名为“红星楼”。1978年2月,韶关市整顿市区道路交通,将改名为“红星楼”的风度楼拆除。目前,韶关市政府为发掘市区历史文化的内涵,凸现历史文化名城的特色,加快韶关旅游文化建设,决定打造张九龄历史名人品牌,规划修建“九龄公园”,重建风度楼(地址待定)。
韶城风度路,是因建风度楼而得名,至今已有好几百年的历史了。当时风度楼移建于城区上大街南口,将上大街改名为风度街,全长350米。清末民初,风度街改称为风度大街,风度街以南的中大街又改名为风度大街。后来,原来中大街以南的下大街也改称为风度大街。风度大街的路段得到了延伸。1928年至1930年,韶城扩建马路,风度大街改称为风度路,韶城街名改路由此开始。当时的风度路分为风度南路、风度中路、风度北路三段,路段也有新的延伸。最初的风度街为风度北路,原来的中大街和下大街(后改为风度大街)改为风度中路,下大街以南的采烈街改名为风度南路。全长1.2公里。风度路名和路段的划分,一直沿至“文化大革命”前期。“文化大革命”中期,因“破四旧,立四新”的需要,风度路改名为新韶路。将风度中和风度北路改为新韶北路,风度南路改为新韶南路。1981年,韶关市开展地名普查,风度路名和路段的划分恢复到“文化大革命”前,一直沿用至今。
风度路不仅是贯穿韶城南北的主要道路,同时也是韶城商业网点最为云集的地方。因此,历代官府和名人对风度路的修建都颇为重视。清以前的风度街的路面为青石块和鹅卵石,所宽6至7米不等。1918年至1919年间,粤赣湘边防督办李根源,以及1926年南韶连警备司令部陈嘉祜,曾以沙石灰对风度路进行局部的修筑。1928年至1930年,韶州市政局整治市政建设时,对风度路进行过一次较大规模的修筑:一是拆除路边部分商店民居,扩大路面;二是用混凝土铺筑路面。从而使风度路换颜一新。抗日战争时期,风度路遭到严重的损坏。1938年至1941年,风度中路全段的路面和两旁的商店民居,被日机轰炸三、四次之多,损失甚大。当时,由于广州的沦陷,省政府迁韶,韶关市政筹备处成立,曾对风度路面进行扩建和维修,部分路面得到了扩大,大部分路面宽10米左右。
韶关解放后,历届政府对市政建设十分重视,对风度路曾作过多次的修筑。特别是1999年,市政府斥资在风度中路建设风度广场,并将风度路建设成步行街,对风度全路进行全面的修筑,使风度路面貌发生了根本地变化,成为市区最繁华的商业街和购物中心。
(作者单位:韶关市志办)
(资料来源:《广东史志视窗》2006年第3期)