1966年5月,“文化大革命”开始后,从批判“反动的资产阶级学术权威”,到批斗“走资本主义道路的当权派”,各级党政机关已经处于瘫痪、半瘫痪状况。1967年1月,在江青、张春桥、姚文元等的策划下,上海“造反派”组织召开“打倒市委大会”,宣布夺了上海市的党政大权。随后,各地竞相效尤,“一月风暴”波及全国。
1月20日,以中山大学“中大红旗”为首的一些群众组织,组成“广东省革命造反联合委员会”(简称省革联)。次日晚,他们将正在省委开会的赵紫阳、区梦觉、尹林平等几位省委书记强行带到中山大学主楼,声明要夺省委的权。22日清晨,“省革联”代表向赵紫阳等人宣读“夺权通告”,要赵紫阳等签字,并宣称“今后你们听我们的,我们听毛主席的”。
省委被夺权的消息很快传到了“省人民委员会”(以下简称“省人委”),办公厅干部都十分震惊,感到现在机关群龙无首,如果让社会上造反派来省人委夺权,可能造成难以估计的后果。经过省人委办公厅机要室、秘书处、调研组党支部几位支委的商量,决定由机关已成立的群众组织先行联合起来夺权,以拒绝外来群众前来冲击。大家一致同意当晚通知省人委领导前来参加群众大会,宣布夺权。晚上到会的领导有副省长罗天、赵卓云,秘书长欧初,办公厅主任何文、副主任李绍颜。但不料事前研究的方案被机关一部分持不同观点的群众泄露给了中山大学的红卫兵,并串联了机关印刷厂等单位一些职工参加大会。大会开始后,主持人讲话未完,混入会场的中大红卫兵和一位工人走上主席台,公然指责会议主持人和所代表的群众组织是“保皇派”,而他们才是代表工人阶级的造反派,并宣布由他们夺权,随即把罗天、赵卓云、欧初、何文、李绍颜等人强行带到省人委办公大楼文教办公室会议室(今省政府3号楼3楼),责令他们签字夺权、交出省人委的大印,并马上派人通知住在省人委大院附近的秘书处管印章的何增带回机关开锁取印。何感到事态严重,当即告知同住在附近宿舍的吴群继、林真、邓雄、李殿元等人,经大家商量,一致认为决不能把省人委印章交给外来造反派,决定立即通知各处室干部,特别是会议招待所、交通科的一些职工,赶到省人委办公大楼集中,并把楼下各出入口重重围住,坚决不让红卫兵把公章拿走。何增带到场后,他机警地没有把印章交给红卫兵,而是让领导签字,将印章交给领导。这时闻讯赶来的100多名干部、职工把大楼围得水泄不通,部分职工冲上楼,坚决不让红卫兵把省人委的印章拿走。经过激烈的辩论,最后达成“协议”:把省人委和办公厅的印章由秘书处移放到办公厅印刷厂保险箱。为了不影响工作的正常运作,由办公厅两派代表和红卫兵派人住厂看守。印章使用必须经过三方代表和代省长林李明签字才有效。最后,中大红卫兵不得不悻悻离开省人委大院。事后,留下看守的红卫兵在印刷厂住了几天,觉得没趣,也借机离去。印刷厂参加夺权的工人也不敢负责,只好把省人委的大印“物归原主”,交回秘书处何增带保管。这场省人委夺权的闹剧也到此收场。
鉴于广东地处祖国南大门,战略位置十分重要,为稳定大局,3月15日,中央决定对广东实行军事管制,成立广东省军事管制委员会,省委、省人委党政大权,为广东省军事管制委员会所取代。
(作者单位:省政府办公厅)
资料来源:《当代广东》