今天是敬爱的周恩来总理逝世41周年纪念日,特转发许京生先生的文章以达追思。周恩来总理在谈话中明确指出:“我国是一个历史文化悠久的大国,各县都编有县志,县志中就保藏了各地若干有关生产建设的有用资料,可我们查起来却很困难,所以除编印联合目录外,还要有系统地整理县志以及其他古籍中有关科学生产技术的文献。”这些论述到现在仍有其现实意义,虽然是对图书馆的同志讲的,但同样值得地方志工作者好好研读和学习借鉴。

    周总理最早提出要“送书下乡”
   1958年8月9日,周恩来总理在北戴河会见北京大学图书馆学系教授邓衍林,询问了我国图书馆事业的发展情况。事后,邓教授将谈话整理出来,希望在国家图书馆(当时称北京图书馆)主办的《图书馆工作》月刊上发表。馆领导认为想法很好,于是责成馆办公室给总理办公室写信联系,询问是否能够发表。
 
 
       馆办公室与总理办公室联系的信件和邓衍林教授撰写的稿件至今为国家图书馆档案室珍藏。根据档案的有关记载,当时的情况是这样的:
       1958年8月9日这天,周总理与邓衍林亲切交谈,询问北大图书馆系有多少学生、学生们的学习和劳动情况。邓教授回答说:“有本科生135名,函授生151名。”总理笑着说:“那不多,用函授的方法培养在职干部很好。”并说:“发展图书馆事业是党的文化教育政策的重要环节之一,不要只把眼睛盯在城市,要把图书馆深入农村,送进工厂,遍地开花。要做到村村有馆,社社有书,在每一个工厂里都要有他们自己的文化乐园,这是我国图书馆事业发展的主要方向。”
       在谈图书馆工作时,他说:“图书馆不只是收藏图书,整理图书,重要的是要把图书广泛流通起来,把图书送下乡,送进车间”。这可以说是新中国送书下乡的最早发端。在谈“开门办馆”问题时,他说:“开门办馆不是开着门等人上门,而是要把好书送上门”。
       当周总理得知公共图书馆的开放时间是早8点到晚10点时,他笑着说:“你们在开馆,工人在工厂生产,农民在田间操作,你们开馆的时间只解决了城市读者的问题,而没有解决工农读者的问题。”他建议:“图书馆工作的同志要研究一套新的办法,适应新的需要,创造必要条件把文化食粮,生产技术知识像水磨一般地流通起来,要把好书转得快,流得远,这才是宣传图书馆的有效办法。”
       在谈到图书馆为科学研究服务时,邓教授汇报说全国中心图书馆委员会在国务院科学规划委的领导下,编辑全国图书联合目录、中外文期刊联合目录、各种专题联合目录和编印西文新书联合目录通报,采取了全国图书协调方案和复本提调等措施,周恩来深表赞许,他说这样可将全国藏书做个初步调查,便于全国各地的科学工作者和机关干部参考借阅,这项工作应努力及早完成。但这还不够,还要进一步把科学技术资料、历史文献资料用最新最科学的方法有系统地迅速整理起来,使科学文献工作为国民经济建设服务。他还举例说明了文献资料整理的重要性,他说:“我国是一个历史文化悠久的大国,各县都编有县志,县志中就保藏了各地若干有关生产建设的有用资料,可我们查起来却很困难,所以除编印联合目录外,还要有系统地整理县志以及其他古籍中有关科学生产技术的文献。”对古籍文献整理工作提出了建设性的意见。
责任编辑:共水