抗日名将十九路军军长蔡廷锴将军的副官翁云廷,跟随蔡廷锴将军多年,身经百战,在战场上,蔡廷锴将军多次负伤,而与之仅隔数米距离的翁云廷却毫发未损,蔡廷锴称之为“福将”。翁云廷深得蔡廷锴的信任,他是个怎样的人?他的性格和为人有什么特点?他的性格和蔡廷锴身边其他将领的性格有什么共同之处?他们怎么能让蔡廷锴在没有得到当时的国民党元首蒋介石的支持下,也胆敢向日本侵略者开战?带着这个疑问,在2015年反法西斯胜利70周年之际,我随罗定市社科联主席和罗定市委宣传部的干事一起,前往翁云廷的故乡——广东罗定市罗镜镇,拜访翁云廷副官的儿子翁德和,了解翁云廷将军的忠义性格和他的传奇人生。
翁云廷和蔡廷锴一样,都是罗定市罗镜镇人。翁云廷小时候,家庭经济仅可糊口。七岁那年,本来贫穷的家突然遭遇山贼洗劫,父母因为反抗山贼和最小的妹妹一起被盗贼当场打死,大妹妹被抢往山贼的山寨。翁云廷一天之内失去四位亲人,其中三位至亲死去,成为孤儿。为了安葬亲人,他四处借钱,但最后只借到三箩谷,无法买棺材,只好用木板安置亲人的遗体。失去父母的依靠,为了养活自己,翁云廷不得不去打工,给亲戚放牛。放牛的生活过了两年,他就去祠堂读书,但只读了三个月,就没有钱继续上学了。于是,他又去给地主放牛,地主没有给他工钱,只用做衣服和送毛巾作为放牛的补偿。有一年恰逢端午节,翁云廷去放牛,牛不见了,地主怀疑他与盗贼串通一起偷牛,于是把他辞了。那时翁云廷十几岁。放牛的工作丢了,无以为生,邻居有人建议他去当兵,他就在罗镜镇东山庙入伍,开始军旅生活,随部队由广东郁南县的南江口进入广东的江门市,部队的任务是维持当地的秩序。
翁云廷在江门执行任务时,因为机警、能干,被任命为排长,负责巡查码头。在巡码头时,重逢蔡廷锴。那时蔡廷锴已经是团长,他要求翁云廷跟随他。翁云廷的上司舍不得他离开,在蔡廷锴的一再坚持下,翁云廷就离开原部队,跟随蔡廷锴的部队到了广州。翁云廷跟随蔡廷锴是很开心的,因为他俩从小就认识。蔡廷锴比翁云廷年长,他们在乡村生活时经常一起去摸鱼捉虾,还一起去为村民的婚嫁喜事做客郎,帮村民办喜庆事,搬东西,做这样的事经常有食物打赏,那是翁云廷难得的饱肚之时。童年时与蔡廷锴一起玩乐,一起找饭吃的快乐记忆,使翁云廷非常忠心地跟随蔡廷锴。1932年,十九路军在上海闸北抗击日本侵略军时,翁云廷冒着枪林弹雨,背着蔡廷锴的印信,贴身卫护蔡廷锴,用身体保护蔡廷锴的印信,因为文字的材料一旦盖上蔡廷锴的印信,就是蔡廷锴的主张。在闸北战斗结束后,翁云廷又跟随蔡廷锴到达厦门。在厦门作战间隙的早晨,蔡廷锴上山头瞭望,突然被机关枪袭击,被当场打断右腿,翁云廷二话没说,立即背起蔡廷锴飞奔下山,去医院救治。蔡廷锴在福建时,其军队将领被人策反,危机四伏,翁云廷设法找人来帮蔡廷锴开车,自己亲自架枪当护卫,护送蔡廷锴出险境。有感于翁云廷的忠心,蔡廷锴感慨地说:“只要有蔡廷锴一天,就有翁云廷一天。”
后来,翁云廷年纪大了,行动不如以前灵敏,加上他在蔡廷锴将军身边终日过的是战火纷飞,没有一刻安宁的生活,于是,他辞别蔡廷锴回老家罗定。由于翁云廷是十九路军有名的抗日将领,回罗定后他先后担任警察局长和粮所主任。他任警察局长时,在罗定街附近的河边挖很多防空洞,以防日军空袭。他管理罗定境内的治安,很多盗贼慑于他在十九路军作战的英勇,不敢出来作乱,更不敢抢劫。翁云廷虽然不在蔡廷锴身边,但对蔡廷锴将军依然很忠心。他担任粮所主任时,听从蔡廷锴的秘密意见,没有听从国民党长官的命令,把粮食运出罗定境,去支持国民党的军队,而是坚持把粮食留在粮仓里,等待罗定游击队,即粤中纵队四支队十四团来接收,因为翁云廷拒不执行罗定县长外运粮食的命令,而被县长关押起来审讯。后来,多亏得到蔡廷锴的亲人声援,才被放出来。蔡廷锴始终把翁云廷当心腹,中华人民共和国成立前夕,蔡廷锴悄悄给翁云廷写信,让翁去劝说蔡廷锴的女婿放弃财产,要用财产支持共产党的游击队,要投靠共产党。
中华人民共和国成立后,蔡廷锴在北京任中央领导,但翁云廷没有上京拜见他,只有蔡廷锴回乡时,翁云廷才会去相见。尽管如此,翁云廷的忠心仍然被蔡廷锴惦记。翁云廷在农村生活有困难,蔡廷锴经常从北京寄国家粮票回乡,帮助翁云廷一家度日。翁云廷在中华人民共和国成立后曾被划为“五类分子”,1958年蔡廷锴回乡时,翁云廷戴一顶大笠帽去相见,守护蔡廷锴的工作人员问他:“为什么见将军还戴去农田劳动的帽子?”翁云廷回答说:“我本来就是带帽的。”蔡廷锴知道他受委屈了,于是对身边的工作人员说:“如果翁云廷是五类分子,那么我蔡廷锴就是六类分子,因为翁云廷所做的一切,都是我安排的。”事后不久,翁云廷“五类分子”的帽就被摘除。
尽管翁云廷已是一介农民,蔡廷锴是国家领导,但翁云廷仍然很注意维护蔡廷锴的声誉。每次蔡廷锴来信,他看后就马上烧掉。儿子、儿媳有时会问蔡廷锴来信说什么,翁云廷怕家人口疏泄密,绝不与家人谈蔡廷锴信件的内容。翁云廷的儿子翁德和小时候在蔡廷锴回广州时,曾去拜见,蔡廷锴对翁德和最热切的教导是“立志做人”。蔡廷锴对翁云廷的后人寄予希望还体现在其夫妇对翁云廷孙子的帮助,在蔡廷锴去世后,他的夫人罗西欧在20世纪七八十年代仍从北京寄钱回罗镜镇给翁云廷的孙子读书。而且,罗西欧分配蔡廷锴将军留下的财产时,特意安排翁云廷和他的太太何月珍每人都有一份,甚至翁云廷年老因病住院,罗西欧都寄钱回来补贴医药费。
为什么不仅翁云廷本人,就连他的太太何月珍也如此得到蔡廷锴将军夫妇的厚爱?原因是上海闸北抗战时,翁云廷三十多岁,仍然未婚。考虑到翁云廷年纪不小,蔡廷锴和当时的夫人彭慧芳决定为翁云廷张罗婚事,于是彭慧芳物色了抗日队伍中才貌双全的女大学生何月珍介绍给翁云廷。在蔡廷锴夫妇做媒和做主婚人的情况下,翁云廷和何月珍结成连理。何氏很有文墨,帮翁云廷处理公务、公文,深得蔡廷锴夫妇器重。翁云廷因为年少就随部队南征北战,四海为家,他在与何氏结婚前就有一段情缘,用他自己的话说,就是有妾氏,但这个妾氏一直都没有回过翁云廷的老家罗镜镇,翁云廷也没有主动向任何人提起,这件事是怎样被人知道的呢?在翁云廷和何月珍的儿子翁德和出生前,翁云廷请人帮他回乡置办鸡酒,用请吃鸡酒的方式告诉父老乡亲,他添儿子了,这个儿子和他的生母叫什么名字?住在哪里?无人知晓。翁云廷的太太何月珍一直很在意这件事情。翁云廷在处理家中两个不相容纳但又爱他的女人的关系时,表现出他性格中“义”的一面,他虽然与妾氏有约在前,但何月珍是明媒正娶;尽管何月珍有地位、有名分,又深得蔡廷锴夫妇宠爱,但翁云廷无论在跟随蔡廷锴将军的时候,还是辞别蔡廷锴回罗定生活之后,每年他都外出一个月,至于去哪里,和谁在一起,他从不告诉任何人,其他人也不敢随便问。直到他年老,有一次他收到一封来信,当众拆开阅读,他的儿媳看到来信人的落款署名是个“云”字,便好奇地问:“云是什么人?”翁云廷说:“是我的妾氏。”之后就进入屋内,把信烧了。从儿媳的问话中,翁云廷意识到儿媳有文化,自此以后,再也不当众拆启任何信件。直到1976年,翁云廷临终,儿子翁德和恳请他说出自己从来没见过面的兄长的情况,让他去相认。翁云廷说:“我在你家和你兄长的家都留有照片,如果有缘,你们会相见的。”但至今,翁德和已经八十岁,仍无缘与兄长相认。
翁云廷虽然立过不少战功,但一直低调,更不骄傲,相反,对蔡廷锴等上司一直很忠心,他处事有原则,不卑不亢,对家人也很讲道义,言语不多,但有威严。翁云廷这些性格,也是蔡廷锴本人,以及他身边如区寿年、沈光汉、谭启秀等诸多将领的集体性格,这些性格的人凝聚在一起,就具有忠义的道,这种道,会在国家、民族危难时主动承担,这就是蔡廷锴敢孤军抗击日本侵略军,令日军不得不三易主帅的原因。在中华人民共和国成立后,叶剑英当中共广东省委领导时,仍然希望翁云廷能出来帮助管理一些地区的海防,但翁云廷认为自己识字不多,文化不够,就没有继续在政府机构任职。“文化大革命”前的多届广东省委领导,曾多次过问翁云廷的情况,并派人到罗镜镇看望他。1953年,翁云廷的太太何月珍决定回到部队,在广州军分区工作,而翁云廷仍然坚持在家当农民,直到终老。
(作者单位:中山大学)
(资料来源:《广东史志》2017年第四期)