20世纪60年代初期,为应对十分严峻经济形势,党中央发出“全党动手,大办农业”的号召。1962年9月,中共八届十中全会提出:“加强科学、技术的研究,特别要注意对农业科学技术的研究”;1963年4月6日《人民日报》发表了题为《把农业科学技术提高到一个新的水平》的社论,指出:“用现 代科学技术知识武装5亿农民,是一项严重的战略任务。”
     60年代,佛山专区农业仍然按照传统模式耕作,科学技术水平低。如一个高产良种,由于没有掌握 其种性和栽培技术,种后结果显示不出增产性能;一种杀虫效果很好的农药,由于不了解其药性和缺乏 使用知识,不但杀不了虫,反而给农作物带来药害。因此,加强对农民科普教育,实行科学种田,成为 党的重要任务,也是广大农民群众的迫切要求。
     佛山专署(专区)和市(县)两级科学技术委员会(简称科委)和科学技术协会(简称科协)采取 多种形式加强农村科学技术普及宣传,办业余农业技术学校,组织科普知识讲座、科普知识展览、科普 知识演唱会,编印科普知识小报、小册子,巡回放影科教电影等,收到较好效果。
     佛山科学小报由佛山专署科委(科协)主办(以下简称《小报》),1963年7月20日创刊,半月一期,每期8开4版,在当时佛山专区发行面较广,深受群众欢迎,在省内也有一定影响。
     《小报》刊登的文章短小精悍,语言通俗,注重实用性、科学性和通俗性。所谓实用性,就是在每个 农时季节到来之前,刊登与该季节相关的农业技术知识,刊登的每篇文章,深入浅出讲解每一项技术措 施,说明是什么、为什么、怎么做三个问题,使读者知其然,又知其所以然;根据读者对象是具有高小 文化水平的农民和知识青年,内容注重通俗易懂,对一些不可避免使用的专业名词和术语附加注释,比 较难懂的科学道理还要“打比方”,单纯用文字不能说明问题的附加图解。
     与此同时 ,《小报》还开辟一些同农民日常生活有密切关系的科学知识专栏,如《医生的话》 、《破除迷信》等。《医生的话》介绍农村常见病防治常识及计划生育知识;《破除迷信》在春节、清明 节、中秋节等民间传统节日,通过对一些封建迷信思想活动作科学分析和揭露,进行唯物论和无神论宣传,增进读者的科学知识,帮助他们自觉消除头脑中的迷信观念,树立唯物论和无神论的正确思想。
     当时,为了办这份小报,专署科委(科协)发扬“艰苦创业 群众办报”精神。专署科委、专区科协 和专区计量管理所三个招牌、一套人马,合署办公,一共只有6名干部,没有专业的办报人才,没有专门 的办报经费,也在这缺人、缺钱、缺经验的“三缺”情况下,努力争取各有关部门支持,除指定一名干 部负责《小报》主编工作外,争取专署农业、林业、水电、农机、气象、卫生等有关部门支持和合作,从这些单位聘请7位同志充当《小报》的“兼职编辑”,分别负责本部门业务范围内的稿件审查工作。这些同志政治上强,业务水平高,对于稿件的审查很慎重,责任心很强,有效地保证了稿件的质量。与此同时,还发展了100多名通讯员,保证稿件源源不断。
     地委书记杜瑞芝十分关心《小报》出版工作,经常阅读,在一次三级干部(地、县、公社)会议上说,《小报》办得不错,希望大家也要多看。不少公社干部把《小报》视作指挥生产的好参谋。许多公 社广播站、大队和生产队的义务宣传员,以《小报》作为向农民群众进行科学技术宣传普及、传播先进 生产经验的现成材料;不少农业中学、业余农业技术学校还把《小报》作为补充教材及课外主要读物。 由于《小报》密切配合农业生产实际,深受广大农民欢迎,很多农民读者说《小报》是“无声老师”、 贯彻科学技术措施的“标准线”、学习科学技术知识的“指导人”,看《小报》等于“吃科学技术营养攴”。
     《小报》创刊印1000份,发至公社,请公社转发至生产大队及有关单位。出乎意料的是许多公社纷 纷来电、来函反映份数不够,要求增加。当时专署科委(科协)办公经费有限,不可能多印。于是想出 收回工本费的办法,以公社为单位,由公社统一订阅,分发给大队、生产队及有关单位。办法一出,各 地纷纷响应,订阅数直线上升,到1965年底达2万多份。专署领导同志曾指示要从半月刊改为旬刊(每周1期),因受“文化大革命”冲击未实行,到1967年12月出版至124期停办。
     举办科学技术普及馆,把普及科学技术知识与推广先进经验、先进技术有机结合起来,是上世纪60年代向农民宣传普及科学技术的又一种行之有效好形式。顺德县沙滘公社沙滘大队科学技术普及馆, 是当时全专区办得比较出色的普及馆之一,受到当地及周边群众的热烈欢迎。
     沙滘大队科学技术普及馆,利用一间旧庙宇为场地建立,1964年10月1日落成。馆里按照当地的生产 特点,分门别类陈列着同本地生产有密切关系的作物栽培、植物保护、种子、土壤等方面的技术知识挂 图、标本、实物和书刊;还有当地科学实验小组的实验成果,包括培育出来的农作物新品种、创造出来 的新工具、试种成功的作物标本,等等。馆里还配合各个农事季节需要推广的新经验、新措施,制作简单而又能清楚地说明问题的模型,创造“室内现场”,供社员们参观学习。
     科学技术普及馆落成仅半年时间,接待观众两万多人次,除本大队的社员外,邻近群众也纷纷前来 参观。社员们通过这些挂图、标本、实物、书刊,看到了本地和外地的先进生产经验,从中学到了科学 技术知识,认识了农业生产中的许多“奥秘”。
     这个科普馆落成后,还成为大队青年活动中心和农业夜校的好课堂。许多青年经常带着生产上遇到 的技术疑难问题到馆里来参观,三五成群展开讨论,寻求答案。每逢星期六晚上农业夜校集中上课时, 除学员外,许多社员也自动前来听课。
     1965年5月12日《南方日报》以《普及科学技术知识的新形式》为标题作长篇报道,并发表题为《加 强农村科学普及工作》的评论员文章,文章称赞:“把推广先进经验、先进技术和科学技术知识普及工 作结合起来,沙滘大队举办科学技术普及馆就是一个好样板”,向全省推荐。
     开办公社、大队两级业余农业技术学校(以下简称农校),是当时向农民宣传普及科学技术知识的 另一种形式,也是各市、县科委(科协)的重要工作。全专区14个市、县大多数公社和部分生产大队分 别办起了农校,台山县冲篓公社农校是有代表性的一所。
     冲篓公社地处丘陵地带,沙质浅脚田和反酸反咸田占全社耕地面积的80%,粮食产量低。在台山县 科委(科协)的指导下,冲篓公社于1964年创办农校,向农民普及科学技术知识,培养科学技术骨干, 引领农民开展科学实验,实行科学种田。到1966年底仅两年时间,为大队、生产队培养了100多名科学实 验的骨干。他们在科学实验中,创造了闻名全国的“两禾两肥”耕作制,促进全公社粮食稳产高产;推广了7种快速繁殖竹苗方法,在全公社6000多亩山坡地种上了竹子,荒山变青山。青年学员邓锦俊,把从 农校学到的知识运用到水稻育种技术中去,经过艰苦不懈的努力,终于育成一个定名为“冲南69号”的良种,这个良种推广后,水稻产量普遍增加。莲花大队有280多亩反酸反咸田,年亩产只有200多斤。学员陈修文把学到的改造反酸反咸田的技术知识,对本生产队10多亩反酸反咸田进行改良土壤实验,当年亩产增加一倍多。大队党支部抓住这个典型,发动社员开沟挖渠,排除毒水,把200多亩反酸反咸田改造过来,年亩产达1142斤,使大队由以往要吃返销粮变成向国家提供商品粮。
     在农校学员的带动下,全公社到处都是试验田、高产田、种子田,很快实现了水稻良种化。在推广 杂交高粱、应用微生物农药、制造土农药和土化肥等方面也取得显著成绩。农民称赞农校是带动科学实 验的“火车头”,学员是推广农业技术的“土专家”。
     冲篓农校的一些办学方法至今对农村推广科技工作,仍有一定的指导意义,归纳起来,有如下几个方面:
     一、建立由公社领导干部、贫下中农代表和科技人员组成的“三结合”领导小组,由公社党委副书 记任组长,公社派出一名办校干部负责教学和处理日常事务。
     二、学制一年,每半月集中授课两天,有些课程不能在两天内完成的则适当延长。学员平时以自学 为主,队里来,队里去。
     三、课程内容设置以当时流行的农业“八字宪法”为主,由公社农业技术干部或聘请上级农业技术 干部编写乡土教材,坚持理论与实践的统一。
     四、教学形式灵活多样。教员以公社农业技术干部和专职办校干部为主,有时邀请上级农业科技人 员或本地有实践经验的农民“土专家”讲课,学员之间也开展互教互学。
     五、教学方法实行课堂教学与田间教学相结合,便于学员理论联系实际,学以致用。
     六、大队也办农校,实行社、队两级办校。公社农校学员充当大队农校的教师,大队农校为公社农校的普及班。这种方法更能加速培养造就大批土生土长的农业技术人材。
     七、勤俭办校。每逢集中学习日,学员自带粮食,公社补助菜金,生产队记工分。 当时,台山县委在总结该校的办学经验中称赞它是“一个造就宏大的农业技术队伍的好途径”。
     随着科学技术普及工作的深入开展,佛山专区农业科学实验群众运动蓬勃发展。至1965年5月统计,全专区各级领导办的综合样板田50多个,直接参加样板田活动的领导干部200多人113个人民公社、1459个大队成立了农业科学实验领导机构,18222个生产队成立了科学实验小组 ,加上全专区14个 市、县农科所和良种场、105个公社农业技术推广站和150个公社农科站,全专区联成了一个相当规模的农科网,有组织、有领导地开展群众性的农科运动,有力地促进农业生产发展。

保护知识产权,如需转载,请与佛山市地方志办直接联系)



 
下载附件: