在广东佛山有许多人都知道高明有“三谭”。高明的“三潭”是指谭平山、谭植棠、谭天度三同志。
谭平山1886年9月出生在广东高明明城镇岗头新元坊,1920年夏毕业于北京大学。1921年3月广东共产主义小组成立,谭平山任广东支部书记,党的第三、第四、第五次代表大会当选为中央委员,第四大为中央执行委员,第五大为中央政治局委员,是著名的“八一”南昌起义组织者之一。新中国成立后,先后担任中央人民政府委员、政务院人民监察委员会主任,第一届全国人大常委会委员,民革中央委员会副主席等职务。1956年4月2日在北京逝世。
谭植棠1893年临近中秋出生在广东高明明城镇濠基坊,1920年夏毕业于北京大学。1921年3月广东共产主义小组成立,谭植棠任宣传委员。1924年至1926年国共合作时期,先后任中央农民讲习所第一、第二、第三届教员,第四届中央农民讲习所主任,主持教务工作。由于积劳成疾,便回乡养病。抗日战争在家乡宣传发动群众,支持抗日。1944年到东江抗日游击区出任东江行政督导处财经科长。解放战争时期在香港从事统战工作。新中国成立后,任广东肇庆地区专署工商科长兼西江贸易土产公司、粮食和百货公司经理。1952年6月26日在广州含冤而逝。
谭天度1893年4月出生于广东高明明城岗头七社村,1922年3月加入中国共产党。1927年参加南昌起义,起义失败后转到香港、上海从事地下斗争。1940年任广东省委文化工作委员会书记,1941年前往东江抗日游击区,任东江军政委员会委员、东宝行政督导处主任等职。新中国成立后,任广东省民族事务委员会主任,省委统战部副部长,省政治协商委员会第三、第四届副主席等职。1999年5月31日逝世,享年106岁。
高明“三谭”对中国革命所作出的贡献,广东和佛山的文史资料曾有史志和传记记述。上述是个性记载,就其共性而言,很少见到。为此,笔者作个综述,供大家参考。
第一,最先接受共产主义思想洗礼,积极传播马克思列宁主义,宣传新思想、新文化,唤起民众,改造社会。
十月革命的一声炮响,给中国送来了马克思主义。正在北京大学就读的高明青年谭平山,1918年在陈独秀的支持下,与罗家伦、傅斯年、顾颉刚一道发起成立学术组织——新潮社,出版了《新潮》杂志。谭平山为《新潮》创刊号写了《哲学对科学、宗教之关系论》一鸣惊人,当时在北大引起轰动。北大校长蔡元培先生阅后,亲笔在文章后边写下“右论甚有见地”的批语。1919年3月,谭平山在《新潮》杂志又发表了《“德谟克拉西”之四面观》,热情地介绍马克思、恩格斯的《资本论》和《共产党宣言》,是我国最早介绍《共产党宣言》的文章之一,他因此而成为中国传播马克思主义的先驱。1920年夏,谭平山、谭植棠、陈公博等在广州创办了《广东群报》。自1920年10月至1926年6月刊载了大量宣传社会主义、马克思主义的文章,推动了华南新文化运动的发展和马克思主义的传播,《广东群报》极大地提高了广东知识青年和工人阶级的思想觉悟,为华南地区党团组织的建立奠定了思想基础。1921年3月,广东共产主义小组成立,谭平山为广东支部书记。谭平山的名字和李大钊、陈独秀两位创建人并列在一起,当时流传“南谭、北李、中间陈”的说法。谭植棠为了传播马克思主义,在陈独秀的启发帮助下,很快成为《新青年》杂志的撰稿人,并在北大《政衡》月刊发表了《中国历代政权中心转移之研究》、《关于我国承认新俄罗斯的商榷》、《平民主义最后的胜利》等许多具有独立见解的文章,寄寓他对时代焦点的关注,是对俄国十月革命的向往和新生无产阶级政权的同情与支持。谭植棠还非常关心家乡,经常将《新青年》、《政衡》、《广东群报》等重要文章寄回高明东洲书院,宣传马克思列宁主义。高明后来涌现了像阮贞元、陈权、谭竹山等一批优秀共产党员,是与他们传播马克思列宁主义的活动分不开的。
第二,坚持马克思列宁主义的观点与中国革命的实际相结合,践行和探索中国革命的发展道路。
高明“三谭”最先接受马克思列宁主义,他们把马克思列宁主义的思想、观点和方法与中国革命的实际结合起来,认真探索中国革命的发展道路。谭平山同志亲自经历“五四”运动的洗礼,逐步认识到民众力量的伟大,开始从一般接触、研究马克思主义理论发展到关心马克思主义在中国的实践。他在担任中共广东支部书记期间,积极领导广东党组织广泛宣传马克思主义,创办工会和工会夜校,把中国南方的工人运动推向一个全新的历史阶段,使广州和上海、北京一样,成为中国社会主义运动的核心区。1927年8月1日,南昌起义爆发,谭平山是这次起义的重要领导人之一。早在同年7月19日,谭平山和李立三、邓中夏等同志受新的党中央指派到江西九江,谭平山三次主持召开会议,详细研究起义的计划、纲领、宣言、组织等,为中国革命向反动派打响了第一枪,建立党领导的第一支武装力量作出重要贡献。谭天度也参加了南昌起义。南昌起义失败后,谭平山、谭天度到香港、上海从事党的地下工作。1925年6月19日,谭天度同周恩来、陈延年、彭湃、邓中夏、苏征兆等并肩战斗,领导和参加了震惊中外的省港大罢工。1926年省港大罢工席卷南粤,谭植棠利用中央农民运动讲习所开办“罢工工人补习班”,培养一批干部,支持省港大罢工。同年7月谭植棠担任广东国民运动委员会书记,领导广东的革命统一战线工作,并发起“广东各界对外协会”,号召全国各界人士团结起来,准备武装,广东各地纷纷成立工人纠察队和农民自卫队,谭植棠同志被誉为“反帝斗争的急先锋”。
高明“三谭”以马克思列宁主义的思想、观点、方法,紧密联系中国革命的实际,发动群众,武装农工,进行斗争。这种不怕牺牲,勇于实践,积极探索的大无畏精神令人学习与敬佩。
第三,全力投入抗日救国和解放全中国的斗争,为中国革命的胜利而努力奋斗。
1937年,卢沟桥事件爆发,国难当头,谭平山从香港回到武汉,看到蒋介石假抗战、真反共的伎俩,由于报国无门,便离开武汉赴重庆。中国共产党给迷茫的谭平山无限关怀,周恩来、董必武常到其寓所拜访,向其解释党的方针政策,宣传党的抗日主张。1939年,谭平山向党中央提出重新加入中国共产党并要求到延安工作,党中央考虑其要求,极力劝告和说服他继续留在国统区,争取更多的民主力量。遵照党中央的指示,谭平山发动与联络民主人士召开座谈会,在重庆成立了三民主义同志联合会(简称“民联”),从事争取和平、反对内战的民主运动。1947年,他为了躲避蒋介石的暗害而被迫出走香港,从事推动香港民主力量的大联合。1948年1月中国国民党革命委员会(简称“民革”)在香港成立,谭平山、何香凝、冯玉祥、蔡廷锴、朱蕴山当选中央执行委员会常务委员。
谭植棠为了中国革命,不怕牺牲,艰苦奋斗,长年累月忘我工作,身患重疾仍然筹备“巴黎公社纪念会”、“五卅惨案、沙基惨案”纪念活动和“青年夏令营”讲习班,在一次演讲中与国民党右派分子发生争论。由于情绪激动,突然口吐鲜血,当场晕倒,被送去医院抢救。抗日战争爆发,他一边养病,又一边参与了中共高明县工委领导的抗日救亡活动,宣传发动群众组织“青年抗日同志会”、“妇女抗敌同志会”,联络高明各界成立民众抗日自卫团。同时,积极主动地将祖父遗存下来的一万斤稻谷捐赠给困难中的抗日武装。谭植棠大公无私、满腔热情、工作认真、任劳任怨的品格与态度得到了党组织的充分肯定,并经时任中共南方局领导周恩来的亲自批准,恢复了共产党党籍。1944年,他来到了东江抗日游击根据地,担任东宝行政督导处财经科长,继续从事抗日救国的伟大斗争。
抗战之后,经国共合作谈判,释放一切政治犯,谭天度同志获释出狱,回高明治病。1939年,谭担任了中共广东省委机关刊物《新华南》的主编,次年担任了省委文化工作委员会书记。1941年奉命前往东江游击根据地,参加抗日武装斗争。先后担任中共惠阳前线工委书记,东江军政委员会委员、东宝行政督导处主任等职。解放战争时期,在香港从事统一战线工作,积极参与了护送在港民主人士北上出席新的政治协商会议,为新中国的诞生做了大量富有成效的工作。谭天度曾四次坐牢,始终坚持共产主义的理想信念,对革命事业毫不动摇,并以诗明志。1933年,在南京监狱中写诗道:“人生何处不是家,地狱天堂任由它。忍听群奸相祸国,宁倾赤血换新华。”充分地显现了革命的乐观主义精神和爱憎分明、斗志昂扬、不惧牺牲的铁胆雄心。谭老103岁时,时任全国政协副主席、澳门知名人士马万祺先生赠诗道:“自强须惜年华逝,奋斗莫闲作老翁,策杖仍将参四化,挥毫决不改初衷。”谭老心胸宽阔、淡泊名利、从不争级别职位,从不为个人利益打算,对革命工作和党的事业矢志不渝,不改初衷。
高明“三谭”在抗日战争、解放战争中,奋斗在不同的战斗岗位,他们都在坚持真理、修正错误、服从组织、尽忠职守、勇于实践、率先垂范、崇尚实干的革命精神上作出了榜样,我们要好好学习。
 
资料来源:
1.2004年《佛山历史人物录》第一卷、第二卷
2.1997年《省港大罢工史》
3.《谭植棠传》


 
下载附件: