佛山市地处珠江三角洲的腹地、河涌交错、堤围众多,重要的堤围有北江大堤(全国七大重点堤围之一、省直管)、佛山大堤、樵桑联围、顺德第一联围、高明十三围等。全市有山塘、水库909座,其中南海东风水库、高明深埗水库、西坑水库属中型水库、小型水库197座。

“水利工作要从根本上提高我市的抗洪、排涝、防旱的能力”、“水利是整个国民经济的命脉”、“发达的经济要有发达的水利”。全市各级政府按照市委、市政府的要求和部署,加快对江河流域的综合整治与开发,除害兴利,不断地推进水利建设的发展。到2002年,全市捍卫万亩以上的堤围,达到20年、50年甚至100年一遇的洪水标准。北江大堤佛山段的防御标准达到100年一遇。全市先后兴建了禅城沙口水利枢纽、南海官山水利枢纽、顺德桂畔海水利枢纽、高明沧江水闸等一批现代化水利工程和一大批大中型电动排灌站,排涝、灌溉能力进一步提高,有力地保障了全市的社会经济的进一步发展。现对二十世纪九十年代我市几次重大洪灾的危害与教训综述如下:
一、几次重大洪灾发生与造成的危害
1. 北江大堤佛山段抗洪救灾
1994年6月20日,西北江出现大洪水,刷新佛山各江河水位的最高历史记录。北江干流接近100年一遇水位。全市出动13.42万人参加抗洪抢险。受灾乡镇19个,村206条,人口30万;进水城镇9个,淹浸房屋2.19万间,死亡3人;受浸工矿企业2077间,工厂停产1227间,半停产850间;造成经济损失11.38亿元。
1994年7月25日,由于西北江上游普降暴雨到大暴雨,造成西北江水位急剧上涨,具有来势猛、涨速快、水位高、持续时间长等特点。当日到达的洪水是当年的第三次袭击佛山的洪水,又是新中国成立以来第三次大洪水。离“6·20”特大洪水才一个月,堤围均遭到不同程度的损坏和崩缺,多处险段正在修复和加固,抗御能力相对减弱。全市奋战在抗洪第一线的人员29.78万人。受灾乡镇9个,村112条,受灾人口3.2万人。受灾农作物面积3800公顷。受浸工矿企业344间,工厂停产163间,半停产181间;造成经济损失2.05亿元。
2. 高明大沙围决堤
受当年三号台风环流的影响,西北江上游普降大雨到特大暴雨,造成江河水位急剧上涨。1994年6月20日凌晨,高明沧江河上泰河站水位出现最高水位9.3米,比1968年历史最高水位8.92米超出0.38米。6月21日5时25分,高明大沙围决堤141.5米。市区两级政府迅速组织成立救灾、复产和堵口复堤指挥部,立即安置灾民,抢救物资,稳定灾民生活,加强社会治安管理;同时,抽调泵沙船、抓斗船、运输船、运输车,以及推土机、挖掘机等大批机械进行救灾作业。经过20天的奋战,出色完成了158米堤堰修筑任务。这次决堤,受浸农田3400公顷,损坏房屋700间,受灾人口7000多人,造成经济损失2.09亿元。
3. 樵桑联围丹灶段决堤
1998年6月,受西江上游洪峰的影响,三水马口站录得最高水位为9.47米。在洪水回落期间,6月29日上午南海樵桑联围丹灶荷村新水闸斜坡发现微量水渗出,有清水和浊水喷出,中午12时停止。下午船室护坡与底板交接处间隙出现几次较大的向水面涌出带黑沙泥水。在场领导和工程人员决定三项措施,即关闭船室人字门、蓄高船室水位;往船室填砂、石压渗;在闸前外坡用帆布铺盖,砂、石压顶进行堵漏。但这样也无法阻止喷孔的扩大,后又发现涵洞两侧大、小漩涡。市区两级立即组织2000多人的抢险队伍进行现场抢险,由于错失抢险的有利时机,抢险未能奏效。荷村水闸于当日23时30分崩裂决堤。决口总长93米,最大流速4.5米/秒,最大流量1700立方米/秒。
时任中共中央政治局委员、省委书记李长春、省长卢瑞华、副省长欧广源,市委书记林浩坤、市长梁绍棠等与工程技术人员研究决定,在西樵河岗、百东、民乐、吉水依旧基筑长8000米的第二道防线,制止洪水向其他地方蔓延。市“三防”指挥部立即组织500多艘船和2000多辆汽车参与复堤工作。采取了“水上沉船,两岸并进”的围堰截流方案,截水抛填水泥构件,每件重约8吨至21吨,这样的方法封堵。共抛填水砂袋200多万个,定向爆破沉船18艘。经过五天五夜的激战,于7月4日16时52分截流堵口成功,筑成长约200米的弧形围堰。
这场洪水,全市有38个镇,376个村受灾,受灾人口18.05万人;受灾面积1.58万公顷,损坏房屋3943间,停产企业3229间,部分停产企业344间;造成经济损失23.19亿元。
二、几次重大洪灾应吸取的教训
“三防”工作目的是防御台风暴潮、洪水灾害,垮埧和溃堤等引起的最大灾害。多年来,我市各级政府认真贯彻“以防为主,防抗救相结合”的工作方针,在几次重大洪水灾害中,各级党委和人民政府坚持以人为本,做好统筹兼顾和精心组织,加快修复堤围,尽快恢复生产,保障了社会经济和人民群众生命财产安全之目的。在战胜自然灾害的实践中,得出以下几条经验教训。
第一,要牢固树立忧患意识,提高警惕性。
自然灾害具有突发性,不以人们的意志为转移。从主观上来说,要立足于抗大洪救大灾的思想,牢固树立忧患意识,增强警惕性和责任心。我市的“三防”工作,从组织机构、区域划分、堤段防护、报讯预警、防汛物资、信息化建设等方面都实行了责任制。但在几次重大抗洪实践中,仍暴露出不少的问题,需要今后认真克服和改进的。如高明大沙围的决堤时间是凌晨五时二十五分,这是人们处于十分疲劳的阶段,当时处于抗洪第一线的人员思想比较麻痹,警惕性不高,没有发现堤围的任何崩缺迹象,造成了141.5米的堤围突发决堤就是例证。
第二,误判险情,抢险措施不当,延误抢险时间,抢救预案不落实。
南海在“6·29”决堤的调查报告中承认这是教训之一。据水利专家分析,出险的原因是该船室基础为粉细砂基础,且底板与斜坡交接处分缝没有设置止水,形成管涌通道。丹灶水利所及镇没有将险情及时上报,至险情无法控制时才向上报告。此时,派出的2000多人的抢险队伍再行抢险,都未能奏效,已错失了抢险良机,实是教训。也实属人为之过。以致南海丹灶水利所所长、党支部书记、镇“三防”指挥所副指挥陈××犯玩忽职守罪,被判处有期徒刑七年之处罚。
第三,建设单位严重违反法规和程序。
按照佛山市水利工程“建是基础、管是关键、用是目的”的指示,对水利工程实行分级管理,分层负责。而丹灶荷村水闸建设单位严重违反法规和程序,设计对回填土填筑技术指标不够周祥,施工单位无资质,填土质量不达标,致使洪水到来时,水从涵洞两侧接触面集中渗流引起失稳破坏,最终导致荷村水闸堤段崩决。
这些教训是深刻的,今后各地在进行水利工程建设时务必牢记前车之鉴。


 
下载附件: