斗门一带人家建屋,喜欢在屋顶安上个陶制的“瓦九公”神像。这瓦九公赤身露体,双手抱着一只猫儿贴在胸口,两眼炯炯有神。这里有个传说。

 很久以前,有个更夫叫阿九。打更巡夜很尽责,盗贼不敢前来胡作非为,人们安居乐业,男女老少都尊敬他,称他做“九公”。
 一年腊月,天寒地冻风刺骨,赶狗也不肯出门,九公仍夜夜巡更到天亮。他老婆怕他冻坏,每到三更便起床煮好糖姜汤圆送到更楼,让他吃了好驱寒。有一天,他老婆身体不舒服,叫儿子煮糖姜汤圆,儿子缩在被窝里,“冷呀冷”“冷呀冷”地叫个不停,怎么也不肯起床。她生气地责备儿子:“你只知道‘冷呀冷’难为你老子去守更!”说罢,便强撑着身子去煮糖姜汤圆。这事传了出去,有个人取笑九公说:“你全凭老婆的糖姜汤圆才捱得过寒夜,要是老婆不煮来,我看你捱不到三更半哩!”九公向来逞强好胜,忿忿地说:“你说的是什么话?我老九就是脱光衫裤,也能站在屋顶守到五更!”那人不信,两个便打起赌来。
 这一夜,九公赤条条地爬上更楼屋顶守更。半夜,老婆送糖姜汤圆来,任她怎么叫唤,九公就是不下来吃。当老婆知道他跟人家打赌,差点儿吓昏过去。她想:自己穿了件厚棉衣也觉寒气透心,丈夫一丝不挂的,怎么捱到五更呀?她知道他的脾性硬,叫是叫不下来的,只有骗他,便“喔喔”举起鸡鸣来。村里的鸡听见打鸣声,都跟着啼叫起来。九公在屋顶早已冷得他浑身抖瑟,上牙打下牙。听到满村的鸡叫,以为是五更时分,连忙把抱在胸口紧贴心窝的猫儿放走,从屋顶爬了下来。谁知那个与他打赌的人一直在更楼监视他,见他要穿衣服回家,便对他说:“还未到五更呢,鸡鸣是你老婆学叫引起的!”九公是个说了算的硬汉,二话没说便又爬上屋顶。上半夜有毛绒绒的猫儿暖着心窝,九公还熬得过去。如今放走了猫儿,寒风像刀一样直向他的心里刺去,血差点儿凝固了,还未到四更天,九公就冻僵在更楼顶上。
 传说九公死后升了天,玉皇大帝知道他生前做更夫很尽职,便封他做守更神。于是,人们建新屋都在屋顶安上他的塑像,保家宅平安。因为这是烧制出来的陶塑像,所以又叫“瓦九公”。