珠海市斗门区位于珠江三角洲西南部,总面积674.8平方公里,常住人口50.56万人。宋代前,斗门全境属新会县潮居里,宋绍兴二十二年(1152),改属香山县潮居乡,明洪武十四年(1381)属香山县黄梁都。清光绪六年(1880)改为黄梁镇。民国二十年(1931)属中山县第八区。1965年7月19日,斗门建县,1983年归珠海市。

 古代斗门,原是以黄杨山系为中心的岛屿群。珠江上游江水挟带的大量泥沙沉积在岛屿周围,形成广阔滩涂,先人在滩涂上围垦造田,奠定了斗门人民家园基础。然而,那时根本谈不上水利设施,围堤低矮单薄,难以抵御洪水暴潮的侵袭。无情水灾常淹没田园庐舍。而垦滩成围却内渠不通,窦闸不畅,人们只能大排大灌,粗耕滥作,作物产量甚低且无保障。面对大自然的严酷,只能“望天吃饭”。“年望年好,年年割芒草”,这就是斗门农民当时的无奈感叹。
 斗门地貌状如龟背,地势西南高于东北,中部丘陵隆起,境内河流纵横交错,珠江出海口的磨刀门、鸡啼门、虎跳门三大水道流经斗门,区内7条水道与109条河涌相接汇流入南海。且斗门气候温热多雨,年平均雨量达2019.4毫米。这样的地理位置和自然环境,使斗门得水之利,也遭受水之苦。
 水是自然界产物,是重要的自然资源。斗门得水之利,一是水源丰富,人均占有水量31.1万立方米,拥有充足的生存之本。二是带来源源不绝的土地,年可造田近万亩。三是具有潮排潮灌之利,大旱之年也常能获大丰收。然而,水就像一把双刃剑,也给斗门带来灾难。一是洪涝潮为患,当汛期洪水下泄,南海潮汛汹涌而至,水位暴涨,狂涛巨浪,围堤浸顶崩溃,家园顿成泽国。二是旱咸为害,枯水期又饱受咸水干旱之苦。正是:河道弯又弯,冷然说忧患,别我故乡时,眼泪一串湿衣衫........
 针对“洪潮涝咸旱风”的灾害,英雄的斗门人民以“敢教日月换新天”的大无畏精神,开展一场“全面规划,分期治理”的治水硬仗,坚持不懈奋战30多年,取得治水的全面胜利,创造出许多名传四方的治水工程。
 斗门治水,六期分治。
 1950至1952年,防洪复堤,把百孔千疮的堤围修复巩固,兴修小型水闸水陂,达到一般洪水不溃堤,生产得到恢复的目标,粮食亩产由解放前的59公斤增至1953年的100公斤。
 1953至1957年,兴建联围筑闸和机排站,开始蓄水工程建设。联围筑闸有三沙、上横、横山、粉洲工程和白蕉、竹银、乾务、赤坎等联围工程。1953年9月,三沙机械排水站动工,后又建成十三顷、长安、梁家庄、深水围、大成围等5个排水站。至1957年,共修建17个机排站。1954年秋,小濠涌南坑山塘筑成,贯彻“防洪为主,结合防旱”的治水方针,全斗门共兴建14座小型山塘水库。至1958年,粮食亩产达130公斤。
 1958至1960年,水利建设大发展,工农商学兵参加水利建设,兴建了白藤堵海工程、乾务水库,白蕉、赤坎联围续建,修建小型山塘水库25座,为斗门解除“洪潮涝咸旱”五害打下基础。
 1961年至1965年,是电力排灌工程发展时期,先后完成5期电排工程建设,共建成150座电动排灌站,较好解除大沙田内涝渍水之害。1963年,斗门大旱243天,但水利工程发挥巨大作用,粮食亩产增至144公斤。
 1966至1976年,为“文化大革命”时期,但斗门仍然实施治水方针,先后建成五保水库,大型浮运沉放的白藤水闸,完成白藤湖综合治理,修建乾务水闸和乾务水库配套工程,全区开展围内排灌系统整治等,治水成效显著。
 1977年至1988年,突出经济效益,坚持全面服务的治水改革方向。全面加强工程管理,开展水资源调查和水利规划及河流规划研究。先后完成西安大泵站工程、金台寺水电工程和全区387.8公里堤围的培厚加固、石堤化工程、围垦造田6.4万亩,粮食亩产增至642公斤,治水取得巨大成绩,受到省表彰。
 斗门六期治水,成果辉煌。各级投入1.8亿元,使用钢材近9千吨,水泥9.2万吨,木材3.4万立方米,完成土方1.1亿立方米,石方319万立方米,混凝土17万立方米,筑成30条总长387.8公里江海大堤。建成153座大、中、小型水闸,电力排灌站739座,排涝面积23.45万亩,灌溉面积5.38万亩。建成中小型水塘57座,整治田间排灌面积20万亩。全区基本达到“挡得住、排得出、灌得快”的治水要求。围海造田22.6万亩,开发利用15万亩。建成粮食、糖蔗、水产、水果4个生产基地,并在白藤湖垦区建成全国第一座农民度假村,斗门“甜县”名扬四方。培养了一支水利建设、科学管理的专业技术队伍,创造了生物防浪护堤的好经验,并在全省推广。水利工程获广东省科学大会奖。
 斗门人民在艰苦卓绝的治水征途中,最值得浓墨重彩书写的一笔,就是白藤堵海工程。上世纪50年代,斗门每年遭受台风暴潮和咸旱侵袭,生产条件恶劣。1958年,中山、珠海两县决定在泥湾门白藤山堵海。这项规模巨大的工程,任务是堵塞泥湾门水道经白藤山两侧出海的东、西海峡。东海峡由白藤头至灯笼西六围界河口,宽4050米。西海峡由白藤尾至三板,宽1675米。海峡平均水深5米,其中460米宽的泥湾门水深达7.9米。
 1958年8月,成立中珠白藤堵海工程指挥部,由谭桂明任总指挥兼政委,魏来书任副总指挥兼副政委,邓永年任副指挥,甘子源、黄敏元任副政委。珠海派出民工1500人,斗门派出民工3500人, 中山地区支援民工5000人。1万民工和大小船只3890多艘。1958年9月12日,白藤堵海工程开始动工。
 堵塞西海峡(白藤西堤)工程。设计堤面宽7米,底宽45-83米,内坡砌石护坡,坡比1:4至1:6,外坡直立重力式或干砌石挡土墙。按照计划,先在堤线外抛护脚石,堤底铺沙1米,然后填土筑堤。沙石数量巨大,采运皆难,且堤身沉降达80%。后改用土填筑。沉降量仍达60%。后采用老农民的合理化建议,在填土时先将树枝沉排垫底,排面填土,层排层土。沉排树枝长度约1-2米,厚度约20厘米,每层压海滩泥土厚约40厘米,使堤身沉降减为40%左右,经8天日夜奋战,9月20日,西海峡全堤合龙,堤顶高出水面0.5米,堤面宽2米。白藤堵海工程初战告捷。
 总结白藤西海峡堵海经验,1958年9月26日,开始堵塞东海峡。继续采用一层土一层树枝的填土方法,全堤分两次加高,先堵口后堵高,工程顺利开展,经过23天时间,有3690米海堤露出水面,高0.8米,堤宽2米,只留下深水槽250米及近桅夹沥的110米未断流。两个导流口水深4-9米,流速为2米/秒,流量达1000多立方米/秒。虽进行两次抛投200多个装石200-300公斤的竹猪笼,但未能止流,反导致全堤决口。第一次截流合龙失败。当年农历十月初一,进行第二次截流合龙,当时潮水位0.65米,又吹7-8级东北风,截流未成却又使全堤决口24个,共决堤1000多米,冲走土方6万多立方米。
 吸取两次合龙失败的教训,进行第三次截流合龙。首先把露出水面的堤线全面加高培厚,达到高出水面1米,宽2米以上。然后充分备足猪笼石和大石,发动民工开展劳动竞赛,采用强堵合龙。先抛大石竹猪笼,并用8艘载5吨木船,装满大石,沉入深水槽,石基露出水面后,填土截流。1958年12月28日,白藤东海峡终于截流成功。堤高出水面0.8米,宽2米。
东西全线堤合龙后,接着加高培厚,外坡抛石。当时发现堤身继续沉陷,有部份堤段沉陷80%。于是改用草头泥分层加高培厚,每隔10天再填土一次,厚0.4米,并在内坡抛护脚石,堤沉陷量逐步减少,直到堤坝离水面2.8米,宽5.7米。至此,白藤堵海取得成功。
 白藤堵海,是斗门人民一曲人定胜天的凯歌。自此,泥湾门口的咸潮被堵绝,淡水集中向鸡啼门排出,咸潮下退,延长了乾务、白蕉、平沙、大小林等地的淡水期2-4个月,13.7万亩农田生产和5万人的生活发生了巨变。春耕提前,粮食增产,解决了种瓜菜、洗衣洗澡等许多生活难题。
 白藤堵海竣工后,堤外形成宽广缓流浅水滩。磨刀门水道挟带的泥沙在堤外沉淤,加速滩涂成田。堤内形成一个面积30平方公里的串湖—白藤湖,湖内3万亩滩地围垦成肥沃良田。到1980年代中期,建成了驰名海内外的“住水边、食海鲜、玩水面”的中国第一座农民渡假村。
 白藤堵海工程也有教训,主要是全面规划和科学论证不足,草率决策,造成了严重的不良水情变化后遗症。上游地区洪峰降低,潮谷抬高,严重影响农田自流排灌,使白蕉、六乡、乾务直至中山,江门新会农田涝渍,粮食产量锐减。最后经国家、省、地区水利专家调研,采用“河湖分家、筑闸排水”的综合治理方案,投资295.8万元,历时4年,建成大型浮运沉放的白藤湖大水闸,实施西堤工程,才妥善解决了难题。
 回顾历史,斗门治水成果辉煌,展望未来,建成小康社会任重道远。而斗门作为“大禹传人”,一定能拼搏进取,再创新的成就。