和风中学历史上是斗门地区的最高学府。建于清乾隆二十八年(1763年),名叫“风岗乡校”。光绪十四年(1888年)改名“和风书院”。光绪三十年(1904年)又易名为“和风学堂”。民国10年至民国23年。曾办过师范班。名为“和风师范学校”。以后称为“和风中学”。和风中学教学质量高,历届毕业生每赴广州、石岐升学,甚少落后。斗门沦陷后,日本侵略军占之为兵营,和风中学被迫停办。1944年有人在邝家祠办过升小班,但时间很短,仅学期就停办了。

 抗日战争胜利后,当时任区长的张友名发动恢复和风中学,成立“和风中学复校筹备委员会”。由梁渭祥、黄新国、谭一荣、邝启均、邝乃贞、陈松光、赵荫香、赵顺之、赵德结、黄浩元、黄尊一、赵慕宗、邝汝让、张友名、邝泽生为常务委员;并举吴弟之、吴步云、吴春豪、赖唐韶、梁卫之、赵德浓、赵琼元等数十人为筹备委员。他们做了如下工作:
 一是以戏募捐。当时在斗门和风中学广场搭戏棚,请了廖侠怀等粤剧大佬倌演戏,热闹非常,成为斗门人的盛事。各界人士踊跃解囊相助,得到一笔约3万元港币的办学款项。
 二是筹委会决定将“凤岗乡学”田产、铺租及一切收益,拨出70%为校产,并整顿前凤岗乡都正经手订批的田租、铺位,一律按时值提高租金与修正批期。同时,将地段划为铺位10多间,在1948年1月15日投承。所得之款,全拨作修建和风中学校舍之用。
 三是先办升中班,1947年2月开学,学生80余名。原有校舍已被日本侵略军破环,暂以南村邝家祠为临时校址。并着手在原校址建筑新校舍。当时建筑费预算为40万港元,向热心人士捐助,并请赵顺之先生向美洲华侨劝捐。
 四是推梁渭祥为校长,并举国民党中央委员陈耀垣为名誉校长。1948年初,梁渭祥以任“斗门指挥所主任”职务繁忙为由辞职,由曾在日本留学之中山县参议员赵俊生为校长,当时的《中山报》报道赵“品学兼优,热心教育”。
 
 民盟的活动
 和风中学在1948年已有民盟组织的活动,教师庞炳贤、张逸侬是地下盟员,他们在同学间广交朋友,传阅进步书刊。当时全国学生开展反内战、反饥饿、反迫害的大规模运动,我(赵荣芳)把赵岳雄交来的传单,油印了一批,由赵思简转交张逸侬,他利用在校住宿的方便,把传单贴满了学校内外,在师生间引起了很大震动。当时,张就以有人贪污和风中学校产的事实,鼓动校长赵俊生率领师生游行示威,高呼反对贪污腐化;打倒赵荫香,惩办贪污分子;笔者立即把这一行动在《斗门侨讯》发表了,在斗门地区和海外华侨中引起了广泛的反响。
 可是,民盟的活动当时是比较孤立的。他们还没有和地下党取得联系,很着急。由于张逸侬和我(赵荣芳)私人来往较多,但只是兴趣相投,交换书籍,是朋友关系而已。1949年初,张逸侬由赵思简陪同到我(赵荣芳)家聊天,饭后,张逸侬问我(赵荣芳):“这里有没有CP(即共产党)?”我(赵荣芳)当时感到很唐突,没有正面回答他,只说听说有。张逸侬进一步暴露身份说他是地下盟员,问我(赵荣芳)能不能找到CP,我(赵荣芳)说没有把握,试试看。当晚,我(赵荣芳)找到赵岳雄同志,把张逸侬的情况向岳雄汇报了。他听后很警惕,叫我(赵荣芳)暂时不要见他。过了几天,岳雄突然找我(赵荣芳)说,他向上级党委报告了,上级早接到中山县委的通知,要约他们的负责人庞炳贤见面。于是,由赵思简约了庞炳贤到八甲安哦村的山坡上,由梁其颖同志和庞谈了一次话。从此,斗门地下民盟分部就和地下党联系上了。
 
 新青团的活动
 
 1949年3月,地下党确定以和风中学为重点,开展新民主主义青年团的建设,调派我到和风中学负责团的工作。由于和风中学的学生接受进步思想有一定基础,所以,团组织的工作发展较快,第一批发展为团员的有黄浩生、黄益酬、黄润汉、赵恩泽、邝振声、赵荣枝、梁沃均、黄锐文、黄伟志、赖作礼、黄素媛(绰号小鬼),后来有黄武夫、黄奇伟、赵伟强、赵国利、赵泽环、林松想等人。8月,黄益酬、梁淑媛入了党,加上党员赵思简,成立了和风中学有史以来第一个中共党小组,由我任组长。
 团组织建立以后,主要是组织团员学习,如学习《中国革命与中国共产党》、《论青年的修养》、《论人民民主专政》等,以提高他们的思想认识,为迎接解放大军南下,建立新政权输送干部。同时,团员逢星期六返到各自的乡村,组织青年学习组,对宣传马列主义思想起到了一定的作用,事实证明,这些团员都是好的和比较好的,没有一个坏的。解放后,他们大都在不同的领导岗位上为人民服务,就是出了国的团员,也为祖国做了不少的好事。
 当获悉将解放斗门的通知,团员立即投入配合游击队解放斗门的工作。1949年10月16日解放斗门的前夜,团员分工连夜缝五星红旗,编印宣传材料,油印《中国人民解放军布告》。斗门解放的当天,团员到街上演讲宣传,上门动员商店营业,宣传解放军入城政策。
 解放斗门的第二天,李及兰残部3000多人南逃斗门。当时游击队主动撤到南山,团员由于面目暴露也一起撤到南山。当晚,由赵岳雄召集团员开会,旨定团员配合解放斗门的积极行动。鼓励大家经受考验,同时,把一部分团员分散到各地亲友掩蔽外,参加武装部队和武工队的有梁淑媛、赵荣波、赵夫、赵奕儒、赵思简、黄辉。我则调到黄森部队。与五桂山主力部队一起解放了石岐。
 当时,随同部队一起撤退的还有民盟庞炳贤。张逸侬等。
和风中学当时有党、团和民盟在活动,确实搞得很红,作为校长赵俊生的态度又如何,他没有针镇压和陷害学生,他对赵思简说:“你们不要太过露骨。”暗示不要搞得太红,免得他这个校长难做。1950年,张逸侬邀他到电白县教书去了。
 40年过去了,回忆往事,心潮澎湃,十分怀念前辈赵岳雄和逝去的战友梁淑媛、赵荣波、黄润汉、邝振声。他们为党的伟大事业作过应有的贡献!
 
 
                           
 
 
                                                                           (选自《赵荣芳文集》)