阳春三月,风和日丽。清明节的第二天,珠海市斗门区革命烈士纪念碑前,红棉花、杜鹃花、紫荆花鲜艳夺目,尽情地开放。

 下午三时许,井岸镇的霞山脚下,面目清秀、气质不凡的邝大姐手捧着一扎精美的鲜花,在广州、阳江两市的斗门籍抗战老战士陪同下,向着纪念碑方向拾级而上,然后止步三鞠躬,把鲜花庄重地摆在纪念碑前。随后,她在纪念碑后墙那密密麻麻的100多位烈士名录中仔细地寻找,终于,“邝任生”三个字映入了她的眼帘。她用擅抖着的右手轻轻地抚摸着“邝任生烈士”的简介,顿时,热泪夺眶而出……
这位大姐名叫邝冬英,现年70岁,是珠海市(原中山八区)党组织的创始人、中共中山八区第一任区委书记邝任生烈士唯一的女儿。
 
父亲被日军杀害时   她年仅9个月
 
 1937年7月7日,日军为了发动全面的侵华战争,在北平西南卢沟桥附近演习时,以一名士兵“失踪”为借口与中国守军交战,从而制造了震惊中外的芦沟桥事变。
 中华民族到了最危急的时刻,抗日的烽火迅速燃遍祖国的神州大地。1937年9月20日,就在芦沟桥事变后的第73天,一位在广州航海学校毕业、经中共地下党人陈杰介绍参加中国共产党的热血青年,率先在中山八区(现珠海市斗门区)创建第一个党支部──小濠涌党支部。这位创建人就是时年25周岁的邝任生。
 为了壮大斗门地区的党组织,发展抗日武装力量,邝任生先后介绍了36名优秀青年入党,建立了7个党支部和2个党小组。在26岁至31岁这短短5年时间里,邝任生先后担任过小濠涌第一任党支部书记、中共中山八区第一任区委书记、中山县委宣传部长、中共澳门工委书记、中共香港市委宣传部长、中共顺德县工委书记,南(海)、番(禺)、中(山)、顺(德)中心县委宣传部长等党内重要职务。在邝任生的领导和影响下,斗门人民群众性的抗日救亡运动蓬勃兴起,先后有11个乡成立了“抗日先锋队”共1000多人,8个乡成立了“妇女协会”共300多人,还有后援会、大刀会、锄奸队等先进的群众抗日组织,发动面之广,人数之多,在当时中山各区首屈一指,敌人因此对邝任生恨之入骨。
1942年3月25日凌晨,调任珠三角中心县委宣传部长的邝任生,在顺德县林头乡一个地下交通员的家里主持召开对敌斗争秘密会议,他让妻子冯平抱着出生才9个月的小冬英在门外看风。突然传来一片急促的犬吠声,冯平即通知邝任生:“鬼子来了!”邝任生考虑妻子带着幼女撤离不方便,于是当机立断作出安排:“冯平你和英儿就躲在内房的绿麻蚊帐后,千万别出来,其余的同志马上疏散,动作要快!”
当时,邝任生完全可以随同志们一起安全撤离,但他对妻子和女儿放心不下。他在快速烧毁文件之后,选择了离妻女最近的屋前那蔗尾堆里匿藏起来。日本兵见屋里“空无一人”,就用刺刀对着蔗尾堆乱捅乱插,邝任生不幸被刺中,鲜血染红了刺刀,当场被捕。由于敌人并不知道他就是邝任生,加上邝任生对党的机密守口如瓶,坚贞不屈,恼羞成怒的日本兵一无所获,于是,罪恶的刺刀再次捅进了邝任生的心窝。邝任生牺牲时,年仅31岁。
邝任生被日军杀害,令冯平痛不欲生。她曾亲耳听到丈夫被带走的叫骂声,她多想与日本兵拼个你死我活。但是,冯平在关键时刻不能这样做,因为丈夫常常告诫她:“要革命就会有牺牲,但要尽量避免不必要的牺牲!”就在丈夫被带走之时,冯平强忍泪水使劲地捂住女儿的嘴巴,躲过了一场劫难,也保住了邝家的革命后代。
 
OICMS-Markpage-Tar
亲娘面前不敢认   逃跑被“抓”回
 
 在中国的历史上,幼年丧父通常被认为是“苦命儿”,然而,在战争年代,有多少烈士的子女不是遭遇同样的命运呢?邝任生牺牲后,冯平——这位由丈夫邝任生介绍参党的女共产党员,为了继承丈夫的遗志,为了中国人民的解放事业,她忍痛地把还未断奶的小冬英寄养在父母家中,然后跟随关山等珠江纵队的领导一起北上抗日。在以后的抗战生涯中,冯平无时无刻不在怀念着牺牲的丈夫、牵挂着年幼的女儿。那时,关山怀着对战友遗孀的同情和敬佩,在工作上生活上给冯平予无微不至的关怀。几年之后,经党组织的批准,关山与冯平由革命战友变成了革命夫妻。
1949年10月14,广州全境解放。冯平与时任中共粤中地委副书记的关山和两个警卫员回广州寻访女儿。然而,当母女相见那一刻,小冬英说什么也不相信眼前的女人竟然是自已的亲生母亲。因为,小冬英从懂事之日起,周围的人一直都说自己是从路上“捡”回来收养的,非亲非故。现在,这个自称母亲的人居然还带来几个带枪的陌生人,小冬英非常害怕,她担心这是一场“骗局”,担心一但离开这个家就会永远回不来。
外孙女执意不走,令冯平的父亲左右为难,他语重心长地向小冬英说明了真相:“外公外婆所以一直瞒着你,是因为你是革命烈士的后代,而且你妈妈和你姨妈都是地下党员。日本鬼子和汉奸走狗到处都在抓人、杀人,一但走漏风声有个意外,我怎么对得住你牺牲了的爸爸,又怎样去向你妈妈交代啊!好孩子,现在解放了,跟妈妈走吧,那边条件好,以后好好读书,外公外婆等着你长大成人的好消息!”
小冬英哭了,妈妈哭了,外公外婆哭了,左邻右舍的父老乡亲也哭了。次日,小冬英依依不舍地告别了外公外婆,跟随母亲和继父准备返回粤中地委。本来,事情到此应该有一个好的开端,有谁想到,一路沉默、性格倔强的小冬英并不“领情”,就在广州上船那一瞬间,小冬英趁母亲不留意,飞快地逃跑了。要不是两个警卫员左拦右截把她“抓”回来,还不知道会有什么故事发生。
 
刻苦学习创奇迹    出类拔萃进“北大”
 
 也许,每个孩子到了新的环境都要有一个适应过程,小冬英也不例外。她把这次逃跑被“抓”的事看成是自已的一大“耻辱”,甚至半年不叫一声妈妈。到后来,还是妈妈经常给她讲爸爸的革命斗争故事和妈妈南征北战的军旅故事才使得小冬英慢慢安定下来。
“女儿的性格和才智很像他爸爸邝任生!”这是冯平经常在战友面前提起的话。当年邝任生参加革命后,一直从事党建工作和党的宣传工作,曾主编过《八区青年》等先进刊物,他在抗战年代还笔耕不辍,他创作的长篇小说《千金之子》还被拍成电影、搬上银幕,成了鼓舞华侨子弟支持抗日、投身革命的优秀作品。
 先父的遗传基因在小冬英的身上得到充分的体现。三四岁时,外公就教她唐诗宋词,经常是外公出上句,小冬英对下句,每次都能对答如流。以后,只要外公念出第一句,她就能一口气背完整首诗或整首词,甚至连数十句的长诗《木兰辞》她也能倒背如流。外公因此曾经预言,小冬英将来一定是共和国的优秀英才!
 外公的预言没有错,妈妈的观察没有错。小冬英入学之后,学习相当勤奋、相当刻苦。回到家里做作业时,她聚精会神,从来不让外界干扰,经常是母亲催几次才肯吃饭,也经常是母亲强行关灯才肯休息。她那认真的态度和执着的性格使她的学业不断攀升,成绩连年排全级第一。她无法统计获得过多少次奖励,更无法统计受过多少次表扬。
 作为一个革命烈士的后代,邝冬英倍受学校老师的珍惜和爱护。1959年她在广东第一名校——广州广雅中学毕业时,她的班主任孔昭炯送给她一份18岁的生日礼物——《革命烈士诗抄》。50多年过去了,但邝冬英仍可以一字不漏地熟背孔校长在书中的赠言:“十八不是一个简单的数字,而是标志着对中华民族的责任感。这部书不仅有你父亲的声,还有你父亲的形。先烈们牺牲了,换来了新中国。你是无产阶级的女儿,要把共产主义的旗帜高高举起,直到最终胜利。十八年的岁月过去,对你来讲可以得出这样一个结论:你是不能离开党的,而党十分爱你!”当时,邝冬英手捧这份珍贵的礼物,心情久久无法平静。她立志像父亲一样,为振兴中华而读书、为祖国强盛贡献一切。当年,邝冬英经过刻苦努力,以广州市高考名列前茅的优异成绩考入了北京大学。
OICMS-Markpage-Tar
 
政治斗争残酷无情    优秀学子被迫休学
 
 《在雨中》有这样几句歌词:“人生本是一出戏,有欢笑也有哭泣,不知谁能躲得过去?”
邝冬英考入北京大学,母亲高兴,继父高兴,全家人高兴。然而,天有不测之风云。时任广东省民政厅厅长的继父关山一夜之间被打成是搞地方主义的右派分子,而在省工业厅工作的妈妈也因此受到了牵连,不久,同母异父的弟妹也随之下乡接受“再教育”,一个好端端的革命家庭就这样各散东西。
突而其来的家庭变故令邝冬英百思不得其解:继父是在1927年白色恐怖的年代冒着被杀头的危险加入中国共产党的啊!爸爸牺牲后,他和妈妈南征北战,同甘共苦,为党为人民立下过不少功劳,怎会一下子变成反革命右派呢!邝冬英在这个残酷现实面前,身心备受打击,直至得了一场大病,不得不休学。
 正当邝冬英感到无助之时,国务院一位副部级的领导来到北大,一个系一个系地寻访邝冬英的下落。这位领导正是先父邝任生的同乡,是在抗战时期经邝任生介绍入党、曾经跟随周总理在重庆新华日报做过统战工作、后来又跟随毛主席转战南北的邝明同志。当年邝任生牺牲后,邝明一直惦挂着烈士的女儿,并把邝冬英当成亲侄女一样到处打听,希望能尽到一个叔父的责任。当得知邝冬英的近况后,邝明第一时间赶到了北大。
从未见过面的两代人,此刻比久别重逢的亲人还要亲。 邝明紧握着邝冬英的手,激动而又深情地对她说:“孩子,你受苦了。你爸爸是我参加革命的引路人,是我们党的优秀党员、优秀干部,可惜他走得太早了。今后我就是你的亲叔叔,我的家就是你的家。至于你继父的问题,要相信党,总有一天会搞清楚的”(注:在胡耀邦同志的主持下,关山同志问题后来得到了平反昭雪)。邝明还特别告诉邝冬英:“总理很关心烈士的后代,希望你继承先烈的遗志,出色完成你的学业,国家急需你们这样的人才!”邝冬英听罢,扑在邝明叔叔的怀里失声痛哭……
 
继承父亲遗志   为祖国航天事业奋斗不息
 
 北京大学作为中国近代史上唯一以最高学府身份建立的第一所国立大学,以其“勤奋、严谨、求实、创新”的学风和“爱国、进步、民主、科学”的校风而享誉全球,这里培养造就了千千万万个对国家有重要贡献的科学家,邝冬英就是其中的一员。
邝冬英考入“北大”,选学的正是国家专门为培养航天技术人才而开设的数力系力学专业。为了继承父亲的遗志,振兴民族大业,邝冬英以顽强的拼搏精神刻苦学习。毕业时,她又以优异的成绩被分配到航天工业部第五研究院。在“两弹一星”团队里,与钱学森为首的留美归国学者、留苏归国学者和北京大学、清华大学的精英并肩战斗。在一些老科学家的指导下,谦逊好学、聪颖过人的邝冬英浑身上下有使不完的劲。面对当时美国的技术封锁和苏联撤走专家留下的一个个技术难关,她从最基础的电工原理、晶体管、半导体电路、大规模集成电路、计算机原理到钱学森的“空间控制论”,一步一步、由浅入深地刻苦钻研,并用北大读书时运用过的“一题多解”、“举一反三”的方法,从不同的角度去开阔思路,找出创新的技术关键。她先后承担和顺利完成了“曙光一号”宇宙飞船平台计算机系统的硬件和软件设计、“实践二号”姿态测量编码器和姿态控制的设计、“实践三号”卫星计算机系统的软件设计等项重大任务。在多年的科研工作中,她先后获得过国家科技进步三等奖、二等奖、国防科委(部委级)科技进步一等奖和航天部的嘉奖,曾代表航天部受到中央首长的接见,被誉为航天英雄杨利伟背后不平凡的航天人。
 邝冬英为祖国的航天事业倾注了心血,作出了无私的奉献。她清楚地记得,当年为了去基地执行卫星发射任务,她毅然忍痛将未满五个月的小儿子断了奶,牵肠挂肚地奔赴国境边界线。其间,她发现右脚趾上长了一个毒瘤,疼痛难眠,医生和同志们多次劝她去检查治疗,她就是不听,连续几个月忍痛坚持战斗在发射现场第一线,直至圆满完成任务才返回北京接受手术。由于拖延了治疗时间,小小的瘤子已发展成为半恶性的巨细胞瘤,趾骨被严重蚕食。为了防止扩散,为了保住整条腿,她被迫把整只脚趾切除。为此事,医生曾狠狠地批评她:“你为了工作连性命都豁出去了,如果再拖下去,你想再为党工作的机会也没有了!”
OICMS-Markpage-Tar
 脚趾被切除,但邝冬英并不后悔。她说:“国家利益高于一切。卫星发射成功我感到非常幸福和自豪,觉得自己所付出的一切都是值得的,而且,比起我父辈的牺牲还差得远呢!”
 在北大读书第二年就加入中国共产党的邝冬英,自喻与党有着特别的感情,就连她的“命理”也与“七一”的数字有缘:党的诞生是1921年7月1日,邝冬英的出生是20年后的1941年7月1日,而邝冬英在北京大学加入中国共产党又是20岁时的1961年7月1日前夕。也就是说,孔校长关于“你离不开党,党十分爱你”的赠言,既是对邝冬英寄予厚望,又是对邝冬英政治生命的准确预测。
“为共产主义奋斗终身,随时准备为党和人民牺牲一切!”这不仅是两句铿锵有力的入党誓词,同时也是邝冬英和丈夫容文杰共同为党工作的最高承诺。如果说父母亲是抗战时期无私无畏的革命夫妻,那么,邝冬英和容文杰同样是和平年代为祖国科技事业奋斗不息的革命伴侣。
1970年,29岁的邝冬英与北大的同窗好友、在国防科委从事“两弹一星”技术工作的容文杰喜结良缘。邝冬英知道,嫁给科学家实际是选择寂寞,但她是心甘情愿的。因为,他们目标一致、志趣相投、志同道合。邝冬英清楚地记得,结婚后,她们夫妻一个在北京,一个在新疆的的罗布泊,连续十多年两地分居,一年只能见一次面。有一次,组织安排邝冬英去罗布泊看望丈夫,她带去二十多斤的瓜子和糖果,结果被战友们嘻嘻哈哈一下子“抢”个精光。看到丈夫和战友们在这样艰苦的环境下默默无闻地为国争光,邝冬英被感动得热泪盈眶。他还清楚地记得,那时的交通不方面,寄一封信、回一封信,一来一回至少要一个多月时间,要是超过一个多月看不到回信,双方就会牵肠挂肚、坐立不安、度日如年,“不祥之兆”悠然而生。这种最难熬的相思之苦他们足足熬了十多个春秋。直至20世纪90年代初,他们才结束两地长期分居的历史。后来,在组织的安排下,夫妻俩又调到广州市政府,为广州大都市的现代化信息化建设再创新的业绩……